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股热烘烘的异香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言辞恳切地说:“麻痹滴,混账东西,老子是过来人了,这点屁事还用得着遮遮掩掩的了,你放心好了,虽然我不喜欢这一口,可我理解……理解……”

“叔……叔……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!我动都没动她,她就那样了,你说我……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,用得着跟我急吗?我又不是瞎说,都亲眼目睹了,明摆着事,还费那么多口舌干啥?你放心好了,我不但能帮你把事情摆平,还能替你保守秘密,不会传到任何人耳朵里面去的。”尤一手厉言打断了他。

蔡富贵刚想说啥,尤一手又换成了一副热切的腔调,接着说:“其实吧,就一点屁大的小事,你根本就用不着担惊受怕,不就是寻开心玩玩嘛,小事一桩,用不着放在心上的。走吧……走吧,咱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呢,换个更好的地方,继续考察去。”

“叔,不去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
“操,小屁孩就你毛病多,你敢不听指挥试试?”尤一手说着,扬起了耳刮子。

惊魂未定的蔡富贵不再说话,急匆匆朝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一脚迈出门口,远远就看到陶元宝正站在路边,跟一辆灰色小轿车里的司机说话。

见蔡富贵走过来,陶元宝神色有点慌张,朝着那人摆摆手,小声说:“赶紧走……赶紧走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车里的人问。

“来人了,快……快……”

“谁?”那人探头朝后望了一眼,随即发动车,一脚油门蹿出了老远。

蔡富贵心里咯噔一下,隐隐觉得那张面孔有些眼熟,仔细一想——咦,那不是县城里的小痞子老鬼吗?

他怎么会在这儿?

难道仅仅是巧合?

不对,这里面一定有鬼,自己稀里糊涂变成了“强奸犯”会不会与他有关系呢?

……

看上去陶元宝已经完全醒酒了,一改之前的跋扈神态,主动为蔡富贵打开了车门。

村长尤一手也紧随其后上了车,对着已经坐上了驾驶座的陶元宝说:“走,再找一家,继续考察去。”

“好,那咱就去虎山那边的湖光山色吧。”

村长问湖光山色是什么地方。

陶元宝说:“就是个吃鱼的地方,别具特色,不光鱼做得好,服务也到位,特别是……特别是那里的妹子,个顶个的水灵。”

一听这话,蔡富贵坐不住了,对着村长哀求说:“叔,要去你们去吧,我回去了。”

“你小子,想造反是不是?”

“不是啊,叔,我实在没心情玩了,哪儿都不想去了。”

“谁他妈让你玩了?不是说好是考察项目嘛,回去后还要写报告呢,你不去,还写个吊**啊?”

陶元宝终于忍不住,回过头来,恶声恶气骂道:“看你那个熊样,你心情呢?让狗给吃了?”

蔡富贵眼前一直晃动着老鬼的影子,正满腹狐疑,一听陶元宝骂自己,就没头没脑地喷了起来:“谁心让狗吃了谁他妈知道?我还想问你呢,背后里都做了些啥?”

陶元宝一脸茫然,问村长:“村长,这小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他……他说了些啥?”

村长微微一笑,说:“没啥,还没醒酒呗。”

“我清醒着呢!”蔡富贵执拗地喊。

“瞧,都说醉死不认四两酒钱,还真是一点都不假。”村长沉吟片刻,接着说,“那这样吧,今天就不去考察了,我也觉得累了。”

陶元宝说:“那怎么向镇上交代呢。”

村长嘿嘿一笑,说:“好日子不能一天过完了,改日再说,走吧……走吧……打道回府。”

陶元宝应一声那好吧,就调转方向,朝着桃花村奔去。

一路上都没了话说,直到了村口,蔡富贵下车的时候,才扔了一句话:“明天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。”

村长问他为什么。

蔡富贵说我要去一趟派出所。

村长问你去派出所干嘛。

蔡富贵说没啥,就是想问问今天发生的那些事儿。

村长本来想让陶元宝直接把他送回家,听蔡富贵这么一说,就拉开门下了车,猛劲在蔡富贵的肩上擂了一拳,说:“你小子是不是想作死啊?”

蔡富贵说:“我就是觉得今天这事有些蹊跷。”

村长问他咋就蹊跷了。

蔡富贵朝着陶元宝望了一眼,说:“走,咱边走边聊。”

“你个刁操的玩意儿,怎么是个白眼狼啊?老子豁上一张老脸替你消灾祛祸,你倒好,反过来要害老子。”村长红腾腾的脸瞬间变绿了。

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可我就是想去问个明白,怎么就成害你了?”

“走!”村长拽一把蔡富贵的胳膊,边往前走边说,“你傻呀,我是村长,又是个党员,你要是把咱喝花酒的事给捅出去,那跟成心害我还有啥两样?再说了,派出所是个啥地方,那是阎罗殿!你懂不懂?”

蔡富贵不再说话,只管低头走自己的路。

到了岔路口,他才停下脚步,对着村长说:“那好吧,我听你的,先不去派出所了。”

村长说:“这还差不多,别忘了,你明天一早来村委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以后别再乱跑了,先在村委打个杂吧。”

蔡富贵不假思索地说:“明天不行,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。”

“啥要紧事?”

“我自己的事。”说完,蔡富贵扭头就走。

到了第二天,蔡富贵起了个大早,趁着太阳还没出山,就溜出了村子,直接奔着镇上去了。

到了镇驻地,见时间还早,就去地摊买了一碗馄饨,慢悠悠吃了下去。再看一眼手机的时间,已经八点过一刻,就起身朝着医院走去。

他横下一条心要去会会那个美女院长,想从她哪儿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进了医院大门,他心里有点忐忑,唯恐遇见那个小护士。

可偏偏冤家路窄,刚刚爬上二楼,就被小护士瞅见了,她从病房里跑出来,喊道:“你来了!”

蔡富贵哦一声,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小护士走近了,说:“我本来想去找你,可不知道你家住那儿。”

“你找我干嘛?”

小护士说:“当面感谢你呗。”

“一点点小屁事,用不着感谢。”蔡富贵加快了脚步,直奔着黄院长的办公室走去。

小护士挓挲着双臂,泼辣地拦住他,说:“你别急着走呀,礼物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呢。”

蔡富贵想绕开小护士,可被死死拽住了。

“你拉拉扯扯的干啥呀这是?放开……放开……我去找院长,有急事呢。”蔡富贵一副急火火的模样。

“你找院长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保密。”

“切,准没好事。”小护士撅着嘴,松了手。

“好事坏事又不关你的事。”蔡富贵不想跟她多做解释,快步朝前走去。

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前,他小心翼翼敲了敲门,里面传出了黄丽娟清亮的声音:“请进!”

蔡富贵推门进去,见院长黄丽娟坐在办公桌前,一改上次的着装,白衬衣,浅蓝长裙,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鞋,看上去文静了很多。

“蔡富贵,你可真是个大忙人,上次去你村找你,却扑了个空,让村长给你捎话,一直也不见你来。”

蔡富贵望着黄丽娟,全然不见了上次酒后乱性的一丝痕迹,看来她压根儿就不是个轻薄的女人。

“院长,你去找我了?”

“是啊,你不在家,白跑了一趟。”

“有事吗?”

黄丽娟说她有三层意思:首先是去感谢他的,说那个闹事的女人亲自来医院赔礼道歉了,还给小护士买了一条真丝短裙。

再就是希望他来医院工作,说工资待遇可以再提高一点;

还有一点,那就是她当面找过教育局的领导了,想重新回学校读书的事就别再指望了。

蔡富贵听了,面无表情,说:“过去的事就不说了,我今天登门拜访,是有事求你帮忙。”

“啥事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蔡富贵摇摇头,说:“我来打听个事儿,昨天下午,是不是有个受了伤的女孩来医院诊治过?”

“什么样的女孩?伤到哪儿了?”

蔡富贵说他也不是很清楚,好像是伤到了头部。

黄院长就拿起了电话,拨打了几个号码,照着蔡富贵的描述,问起了对方。

放下电话后,黄院长说:“没有,昨天下午外科只接待过一个车祸老头,其他没有一个病号。”

“不对啊,说好是来医院的。”

“女孩是你什么人?”

“不是,只是一个朋友。”

“大概几点?”

“差不多快三点样子。”

黄院长就坐到了电脑前,点击着鼠标看了起来,看了一会儿,对着蔡富贵说:“你过来看一下。”

蔡富贵走过去,拘谨地站到了黄丽娟的身后,一阵扑鼻的香水味儿瞬间把他包容了。

他心里一阵躁动,眼神也跟着迷离起来。

“这是昨天下午的监控录像,我没发现有受伤的女孩来,你再仔细看一遍。”黄丽娟边滑动着鼠标边说。

蔡富贵哦一声,强迫自己安静下来。

“你离那么远干嘛?我又吃不了你?”黄丽娟回过头来,娇嗔道。

蔡富贵往前挪了挪,深弯下腰,双目盯在了电脑屏幕上。

这样一来,两个人的身体就几乎贴到了一起,蔡富贵明显感觉到黄丽娟身上散发出了一股热烘烘的异香,像极了茉莉花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