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摸到了女孩的床上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短短几秒钟,蔡富贵身上就有了化学反应,变得心燥气短,迷迷瞪瞪。

最要命的是命案部位迅速成长,完全呈现出了一种蓬勃向上的姿态,并且貌似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接触。

蔡富贵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拧了一把,赶忙退后一步,说:“没有……真的没有……”

“蔡富贵,你是不是干啥坏事了?”黄院长转过身,紧盯着蔡富贵问。

蔡富贵以为黄院长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在她后背上的小动作,脸刷一下红了,支支吾吾地说:“没……没……”

“没有?”黄丽娟站了起来,重新坐到了办公桌前,接着问,“没有你紧张什么?”

“我没有紧张啊,我紧张了吗?”蔡富贵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。

“你小子一定是心里有鬼!”

“院长,您别误会,我……我不是有意识的。”

“你真的干坏事了?”

“不……不就是站的近了些,就……就那样了。”蔡富贵尴尬至极,忙低下了头。

“你小子,想哪儿去了?”黄院长脸也跟着红了起来,说,“我是问你昨天的事,女孩是不是你伤害的?”

“黄院长,你……你知道了?”

黄院长一看蔡富贵心虚的样子,随将计就计,故作神秘地说:“不就是屁股大的一个乡镇嘛,啥事能瞒得了我,说罢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蔡富贵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一样,支支吾吾地说:“其实……其实我没有干啥,只怪自己喝多了,就断片了。”

“你小子,真的胡来了?”

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“没有才怪呢,瞧你那个熊样吧,做了坏事还不敢承认,你们男人怎么都一个德性啊。”黄丽娟变得愤怒起来,红扑扑的脸蛋瞬间成了一张白纸。

这种时候,辩解没用,只能越描越黑,倒不如把实情讲出来。

于是,蔡富贵就一五一十地把昨天陪村长出去考察,然后进了那家山庄,以及醉酒出丑的过程说了一遍。

黄丽娟听后,沉思良久,然后一拍桌子,咆哮道:“真他妈的黑,男人就是善于利用酒局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!”

蔡富贵被黄丽娟过激的举止吓得不轻,却又不知道该说啥好。

黄丽娟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望一眼蔡富贵,指了指一边的沙发,说:“坐吧。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黄院长,我该走了。”

“看看你那个窝囊样吧,让你坐你就坐,我给你到水喝。”黄丽娟恢复了平静,她站起来,倒了一杯水,直接放到了茶几上。

蔡富贵坐了下来,双手捧了杯,说:“我怀疑那是个圈套,所以就来打探一下实情。”

黄丽娟坐到了蔡富贵对面,问他:“那你说,他们为什么要对你那样?”

蔡富贵说:“我怀疑是那个老鬼干的。”

黄丽娟说:“用这么阴险的手段,来对付你一个淳朴得几乎透明的男人,目的是什么呢?”

蔡富贵摇摇头,没说话。

“会不会是选择错了目标,也许坏人是冲着你们村长来的。”

“不可能,我觉得肯定是那个痞子头干的,上次我得罪了他,就来找我撒气了。”

黄丽娟沉吟一会儿,随感叹道:“酒啊酒,怎么就成了坏人的帮手呢?用它整人,用它玩阴谋,用它做交易……操他二大爷的,自古以来,有多少人毁在了酒局上!”

“其实那不怪酒,最终还是人在作祟。”

“是啊,酒是死的,人是活的,一定意义上,酒成了坏人们惯用的暗器、投枪,想置人死地都不是难事。”

蔡富贵突然冒出了一句:“黄院长,你不是也喜欢喝酒吗?”

黄丽娟面色沉静,叹息一声,说:“是啊,可我那是用来麻醉自己,是宣泄,是享受着酒后的无忧无虑。”

见蔡富贵手捧着杯子,低头不语,黄丽娟说:“蔡富贵,我听说你是个文人,笔杆子很硬,你帮我写个故事好不好?”

“啥故事?”

“你好好听,记住了。”

黄丽娟接着就讲开了——

她说,那一年,县里的一家大企业出事了,公司老板携巨款潜逃了,数额高达上千万呢。

而这笔款,是刚刚从财政局划拨到他们公司户头上的,作为暂时交易借用。而这笔借款并没有合法的审批手续,只是在某位分管领导的口头授意之下操作的。

这样以来,案情就显得复杂起来,以至于惊动了省委、省府,并及时下派了由省纪委牵头的调查组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,案件毫无头绪,卷款逃窜的犯罪分子无影无踪,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而此时此刻,那位做过口头批示的领导为了逃脱责任,也矢口否认与这事有牵连,死活都不承认他点头答应过划拨款项的事宜。

这样以来,主要罪责就落到了财政局这一方,时任财政局局长被确定为一号嫌犯。

一时间乌云压顶,有关部门开始着手调查,直接把那位年过半百的老局长推上了峰谷浪尖。

更有居心叵测者匿名举报,说是老局长跟潜逃者同流合污,私下预谋好了,想独吞那笔钱。

单凭这些,就足够抓他坐牢了,判个十年八年都不在话下。

一时间,局长一家人全都乱了套,可谓是惶惶不可终日,特别是局长家的女人,整天愁眉苦脸,以泪洗面。

就在一家人急得团团转的时候,省里带队的那个纪检干部到了他们家。

那是个年近五旬的秃顶高个男人,看上去很威严,但却不蛮横,当着局长一家人,竟然还流露出了同情之色。

他坐下来,跟他们拉起了家常,并在女人的一再挽留之下,声言冒着违规的危险,一起吃了晚饭,还跟老局长喝了很多酒,喝的是白酒,高度的那种。

酒喝得很尽兴,交杯换盏,推心置腹,一直喝到了深夜。

到后来,那个人明显有了醉意,竟昏昏沉沉睡在了饭桌上。

老局长只好把他留了下来,让他睡在了中间的小卧室里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那个人竟然悄悄摸到了局长女儿的房间,强行把睡梦中的女孩给强奸了。

那一年,她刚刚大学毕业,正在找工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