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肮脏的交易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到这儿,黄丽娟脸色变得冷峻起来,双目闪着怒光。

她起身走到办公桌前,端起茶杯,咕咚喝一口水,然后愤然道:“情急之下,女孩也喊过,也叫过,尽管那个坏蛋拼命捂着她的嘴,终归还是有声音传出来的,女孩的爸妈就睡在隔壁,可他们怎么就没有任何反应呢?”

“傻呀,女孩她怎么就不跑呢?”蔡富贵问道。

“你说得轻巧,一个女孩子,那种时刻早已经吓了个半死,况且又被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死死压着,她能跑得了吗?”

“这倒也是,那后来呢?”

“那个无耻的臭男人满足了兽欲,穿上衣服偷偷闪人了,女孩直挺挺躺在床上,默默哭过一阵后,就睡了过去。待到醒来之后,无声无息,只当是做了一个梦,一个可怕的噩梦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,女孩就永远呆在噩梦之中,一直都没有走出来,而她的爸爸反倒转危为安,不但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,反而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,就堂而皇之地被提拔重用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那个女孩为他爸爸的提升做出了牺牲?”

“错了,那本来就不是无辜的牺牲,而是一场卑鄙的阴谋,是肮脏的交易,是那个视权如命的父亲丧尽天良,拿亲生女儿的初夜,换取了自己的平安与仕途!”黄丽娟几乎是在咆哮。

蔡富贵被吓着了,愣怔片刻之后,讷讷道:“黄院长,您别激动,让外面的人听见,还以为咱们在吵架呢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黄丽娟冷静下来,走过来,坐到了沙发上,问蔡富贵,“你觉得这故事精彩吗?足可以写成小说了吧?”

蔡富贵说:“是可以写成小说,可虚构的成分太大。”

“你不相信这是事实?”

蔡富贵摇摇头,说:“肯定不会相信啊,谁家的爹娘会那么狠心,拿自家女儿的身体做交易?除非是畜生!”

“你说对了,他们就是畜生,就是恶魔!”黄丽娟双眼迷茫,痴痴盯着对面的白色墙壁。

“不就是个故事嘛,何必当真,还把自己气成那个样子。”

“不,它不只是个故事,而是一盘石磨,沉沉地压在我心里很多年了,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当着你的面,我就忍不住讲了出来,也好,这时候反倒轻松多了。”黄丽娟脸上果然有了笑容。

蔡富贵心头一颤,脱口问道:“黄院长,你的意思……”

黄丽娟点点头,说:“嗯,没错,或许你已经猜到了,那个女孩就是我。”

“你?”

“是的,就是我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蔡富贵满脸惊诧。

黄丽娟长嘘一口气,说:“天下无奇不有啊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你做不到的。”

蔡富贵没有说话,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。

黄丽娟呆呆坐了一会儿,然后面无表情地讲了下去——

她说也怪自己从小就胆小怕事,打掉牙总爱往自己肚子里咽,给别人造成了一种软弱好欺的印象。

也或许,爸爸妈妈并不完全是自私的,处在那样的背景下,他们也没了更好的选择,为了保全那个家,为了女儿以后的幸福安逸,所以才艰难地选择了此下策。

事发之后,虽然黄丽娟没哭没闹,但父母心里照样在流血,他们想方设法弥补着自己的过失。

没多久,爸爸利用自己的权威,把局办公室的秘书小周带到了家中,介绍给了女儿,并草率地成就了一段荒唐姻缘。

本以为组建了家庭,有了老公,就可以忘却那个噩梦。却不料,结婚不足三个月,就有人暗中把那个深深藏起的秘密告诉了小周。

这对于小周来说,自然不亚于晴空霹雳,他立马变了个人,冷得像块冰,他提起过离婚,可又慑于权威的压力,只得忍气吞声留了下来,但夫妻情分已经荡然无存了。

为了摆脱那个表里不一的怪异家庭,也为了给那个男人一份自由,所以黄丽娟选择离开了县城,来到了几十里外的这家乡镇医院,过起了已婚女人的单身生活。

听完之后,蔡富贵问黄丽娟:“那个男人现在还是不能原谅你?”

“没法原谅。”

“可你是无辜的呀,他凭什么恨你?凭什么折磨你?”

“没办法,他觉得我脏,觉得他才是最终的受辱者,从骨子里面无法接受那个现实,我几次提出离婚,他都不同意。”

“就这样耗着,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
“这样也没啥不好,反倒都自由了,一开始我努力坚守着,可慢慢才知道,他早已红杏出墙,并且是遍地开花,我也只好破罐子破摔了。”黄丽娟说完,深埋下了头。

等她再次抬起头来,已是满眼泪花。

蔡富贵局促不安,他想给她安慰,却不知所措。

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,安静得让人心虚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黄丽娟站了起来,走到书架前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枕头大小的布袋,递给了蔡富贵。

“这是啥?”蔡富贵被动地接到手上。

黄丽娟说:“上次去你们村上,听说你家的麦地被坏人给铲了,这是草药种子,俗称龙须草,是一家药材公司的老板拿来让我试种的,你带回去,这时候播种正合时宜。”

蔡富贵犯难了,说:“我连庄稼都不会种,怎么会种草药呢?”

黄丽娟说:“种植方法都给你写好了,包在里面,据说这种草药易种植,好管理,用不着担心。”

“我看够呛。“蔡富贵挠了挠头,接着问,“就算收成了,又能卖给谁呢?总不能留着自己当粮食吃吧?”

“你放心好了,但凡让你种,就不会让你吃亏的,跟你说实话,那个药草公司的老板是我大学同学,我敢向你保证,你有多少,他收多少,并且价格肯定不菲。”

“那好吧,我试一下。”

“嗯,我看能行,真要是试种成功了,你就可以扩大种植面积,也可以增加其他品种,也许真就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”黄丽娟说完,又转身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,放到了布袋上面。

蔡富贵看一眼,见是一本《中草药种植大全》,就说:“我回去好好学习一下,积累点经验,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吧。”

“自信点,没问题的,要是有不懂的地方,就直接过来找我。”黄丽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,一脸慈祥,说,“人呢,不要野心太大,更不要好高骛远,飞得高,必然摔得重,还是踏踏实实的好,我也不强求你出来工作了,就安下心来种你的草药吧。”

蔡富贵被感动得一塌糊涂,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当他百感交集走出了院长办公室时,远远就看见那个小护士正侯在楼道拐弯口。

见蔡富贵走过来,小护士把一个黑色的纸袋拿了出来,说:“这是给你的,拿着。”

蔡富贵一愣,拒绝道:“我凭啥拿你的东西呀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