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章 松软的土地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曹山妮说:“我要是有办法,还能来找你吗?”

蔡富贵想了想,说:“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赶紧找个人嫁了。”

“你说得轻巧,又不是卖个猪、卖个羊,给钱带走就行,那可是一辈子的依靠。”

“那就先找个小伙子恋爱呗,那样的话,癞皮狗就不会再缠你了。”

“去哪儿找呀?”

“村里不是很多男青年嘛,就没有你看上的?从里面选一个就是了。”

“选你个头啊!”曹山妮撅起了嘴,朝着屋门口望了一眼,小声叽咕一句,“我倒是看上你了,你敢吗?”

说完,扭头就走人了。

蔡富贵站在院子里,看着曹山妮的背影,心里再次刮起了热辣辣的风,暗暗自问着:难道曹山妮真的对自己有想法?

不会吧,自己是有妇之夫,她又不是不知道。再说了,她比自己小七八岁呢,怎么会……

这一夜,蔡富贵果然就做梦娶媳妇了,新娘是曹山妮,洞房花烛夜,他把新娘抱上了婚床,褪光衣服后才知道,她还是个女儿身,兴奋得忘乎所以,猴急着压了上去……

第二天醒来,蔡富贵仍沉浸在美梦的幸福之中,心里那个甜呀、那个恣呀,就甭提了!

那个兴奋劲儿挂在脸上,想掩饰都掩饰不掉,为了不引起柳叶梅的主意,他早早起了床,直接奔着北坡去了。

他先到自己家被毁的那块麦地看了看,见地上干得已经板结,别说播种了,就连镐头刨上去,都会叮当一声被弹回来。

看来不下一场透犁雨是没法种了。

好不容易鼓起来的信心泄了大半,蔡富贵走到不远处的一片水塘边,一屁股坐下了,对着浑浊的水面喃喃念叨:“这水里面要是有一条神龙就好了,帮着下一场雨,让我把草药给种上。”

这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悬起,热辣辣地照着,别说是神龙了,连条泥鳅都不敢露头,他只得怏怏地回了家。

这天夜里,在沉沉的睡梦之中,蔡富贵还真就看见了一条神龙。

神龙对他说:“你地里已经下雨了,赶明儿去种草药吧。”

蔡富贵再也睡不着了,起身摸黑赶到了北坡的地里,俯身用手一阵扒拉,泥土果然湿润蓬松,看上去足足有一犁多深。

神了!

简直是神了!

难道这水塘里面真的有一条龙?要不然,怎么会这么灵验呢?

但很快,他就否定了自己,什么神龙啊,无非是自己睡着的时候,下了一场雨罢了。

但不管怎样,蔡富贵心中还是欣喜不已,一路狂奔回了村子,直接去了方光荣家,求他帮忙去种草药。

正在院子里刷牙的范佳爱听到了,回过头来,晃荡着胸前的两团肥肉肉,眉心拧成了麻花,一副见鬼的模样。

“嫂子,你咋这样看我?”

范佳爱喷出口中的泡沫,说:“蔡富贵,你想中草药?”

蔡富贵点点头,说:“是啊。”

“你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?”

“你才进水了呢。”

范佳爱说:“就咱村这兔子不拉屎的地茬,还能长出草药来?我看你这是逼着尼姑生孩子,胡来!”

蔡富贵不服气了,嚷道:“女人就是头发长,见识短,等我把草药种出来,卖了好价钱,你就知道尼姑能不能生孩子了。”

“小子,要是种不出来呢?”

“种不出来,我……我免费给你打一年工,你看怎么样?”蔡富贵话说得很满。

“好,嫂子把话撂这儿,你要是真能种出来,再卖个好价钱,嫂子让你吃一年奶!”范佳爱泼辣得过了火。

方光荣在一边听不下去了,瞅一眼老婆,说:“熊娘们,你嘴上能不能干净点,人家富贵可是个正经人呢。”

范佳爱鼻翼一翘,说:“正经人个屁,还不是一样的货色!”

当着方光荣的面,蔡富贵有些下不来台,冷下脸来说:“嫂子,我怎么就不正经了?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别闹了。”方光荣又转向了蔡富贵,说,“不过吧,你嫂子说得也有几分道理,咱们桃花村祖祖辈辈就靠种庄稼过日子,啥时种过草药啊?我看这事还真是有点儿玄。”

“光荣哥你放心好了,有地,有种,就能出苗,再说了,上头还有专家指导呢,一准行!”

“那好,你乐意种就种,一会儿我直接开手扶拖拉机去,也省下刨地的力气了。”方光荣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一听光荣哥要开拖拉机过去,心里就有点过意不去了,说:“要不这样吧,我付给你油钱。”

范佳爱一边插话道:“油钱就不用付了,等你输得口服心服,直接给我打工就成了。”

“嫂子你就是看不起人,不信等着瞧,我肯定能种出草药来,并且还能换来大把大把的钞票。”蔡富贵下意识地攥了攥拳头。

“那好,嫂子给你留着奶,到时候让你吃个够。”范佳爱说完,咯咯笑个不停,胸前的饭团抖得像是要落下来,肉感十足。

简单吃过早饭,蔡富贵就坐在方光荣的手扶拖拉机上去了北坡,到了地里一看,两个人的眼睛都直了——

地里的土松软清新,透着湿气,就像刚刚犁过一样。

方光荣蹲下来,抓一把土嗅了嗅,说:“这地没必要耕了,我只给耙一耙就成了。”

“这就奇怪了,谁干的呢?”蔡富贵满地转了一圈,也没发现蛛丝马迹,心里不由得又想起了梦中的神龙。

方光荣说:“这是沙土地,旱了那么久,逢了一场透犁雨,地温一升上来,就跟在锅里蒸了差不多,可不就这样了嘛。”

蔡富贵点点头,说:“是啊,我明白你的意思,地里干透了,绷得很紧,遇到雨水就膨胀了。”

方光荣没接话,把铁耙挂在拖拉机上,在地里忙活了起来。

耙好之后,他们按照种植说明书上的步骤,不到两个时辰,两个人就把一大包种子播到了地里,然后再用耙子轻轻拉了一遍,就算大功告成了。

天时地利人和,这是个好兆头!

蔡富贵异常兴奋,他对着坐在地上抽烟的方光荣说:“光荣哥,中午请你喝酒。”

“酒就不喝了,下午我还有事呢。”

“有啥事?”

“我要去邻村,找那个包工头,问一下进城打工的事儿。”

“倒也是,这眼看着都快三月了,再不出去,连麦子都要熟透了,你还怎么挣钱?”

方光荣微微颔首,说是啊,是该走了,就闷头抽起了烟,抽完一支,又点燃了第二支。

看他一时半会儿没有回家的意思,蔡富贵干脆也坐了下来,来来回回瞅着清新的土地,恍若已经看到葱茏茂密的龙须草,以及大把大把的钞票,禁不住喜上眉梢。

方光荣看他一眼,说:“富贵,你真的不打算出去找活干了?”

“不去了,我能干啥?粗活笨活干不了,技术活又不会,没人愿意带我这号的。”

“陶元宝不是要聘请你当副总吗?”

蔡富贵摇摇头,说:“狗屁,那种地方,给个正总都不稀罕。”

“为啥?”

蔡富贵也不多言,只说自己不适合。

方光荣说:“不去也罢,陶元宝那人是聪明,可聪明得过了火,让人觉得不踏实。”

“不知道,反正就是不喜欢跟他在一块儿。”

方光荣拍了拍蔡富贵的肩膀,说:“富贵老弟,我看好你,你是个有福气的人,在哪儿都一样有出息。”

蔡富贵苦笑着说:“光荣哥你就别逗了,我要是有福气的话,那天下人就没有一个倒霉的了。”

“反正我是看好你,别走偏了,准有出息。”

不管方光荣的话是不是发自肺腑,但听起来的确受用,蔡富贵心里面难得畅快了一回。

“富贵老弟,有一件事儿,哥想求你帮个忙。”方光荣扔掉了手中的烟蒂,正色对着蔡富贵说。

“光荣哥,咋了这是?搞得跟上政治课似的?”

方光荣说:“其实吧,我早就想跟你正儿八经地聊聊了,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”

“啥事呀?这么严肃。”

“富贵老弟,你跟哥说句实话,你觉得哥对你咋样?”

“那还用说嘛,就跟亲哥哥一个样。”

“那好,你可一定要保密,不得对任何人说出去。”

蔡富贵被弄得一头雾水,皱着眉问:“哥呀,你咋了这是?不会是被神鬼附体了吧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