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谁留下的套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老弟呀,被鬼魂附体的不是哥我,而是你哥的老婆啊!”

“嫂子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嫂子她……她怎么了?”

“富贵老弟,最近一段时间,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。”

“啥问题?

“你范佳爱她有点儿不对劲。”

“咋就不对劲了?”

“她一定是在外面养汉了?”

“养汉,养汉是个啥意思?”

“真傻,连这个都不懂,白识了那么多字,全都喂狗了。”

“书上也没有养汉这个词呀,再说了,我觉得与佳爱嫂子也不搭边呀。”

“要是不搭边,我就不随便说了。”

“到底是咋回事?你说给我听听。”

方光荣叹一口气,说:“范佳爱一定是跟野男人胡搞了。”

蔡富贵笑着说:“哥,看来真的是你疑神疑鬼了,嫂子是那种人吗?你还不了解她?”

“富贵,不是我说你,咱年龄差不多,又是结过婚的人了,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?是装傻呢?还是真傻?”

蔡富贵哼一声,说:“我就是觉得不太可能,这种事情,可不好胡乱猜疑,搞不好会闹出人命的。”

可方光荣还是忍不住,吐一口唾沫,接着说,“不是胡乱猜疑,我有铁的证据。”

“你还有证据?亲手逮着了?”

“倒是没逮着,可有人在我家门上贴纸条了,那上面写得很清楚,说你嫂子是个发情的猫,发情的猫是什么意思?这还不明摆着吗?”

蔡富贵膈应起来,可他又不能直白地说自己也知道那码子事儿,就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有人往你家门上贴纸条了?”

方光荣说:“又好几回,我起得早,出门就看见了。”

蔡富贵说:“那一定是有人恶作剧,跟你们闹着玩呢。”

“滚,你懂个屁!一定是知情人暗中提醒我,这种事怎么好拿着来闹玩?还有之前那个电话,这不都凑到一块了嘛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切,这你也信?”

“当然信了,再说了,你范佳爱明显不像以前了,变得爱打扮,有事没事就往街上蹿,这还不说明问题吗?”

“光荣哥,你心眼可真小。”蔡富贵一脸赖笑,其实他也有同感,觉得范佳爱的确不像从前了,特别是那天看到四条腿缠在一起的光景后,他就坚信这一点了。

但他不能乱说话,万一被方光荣抓住了话柄,那可不是好玩的。

方光荣摇摇头,说:“我心眼没法不小,女人一旦变坏,就没法过正经日子了。”

“怪不得呢,你半道里又杀了个回马枪,钱都顾不上挣了。”

方光荣点点头,说的确是放心不下。

沉默一阵子,蔡富贵宽慰他说:“光荣哥,都说捉奸捉双,没抓到现行,那就不能当真,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糟践嫂子。”

“不像,我有感觉,男人的感觉是很准的。”

“你有啥感觉?”

“就拿两口子夜里睡觉来说吧,她就跟以前大不一样了。”

“怎么个不一样法了?”

“以前躺在男人身子底下一动不动,这会儿变得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,翻来滚去的,嘴里还猫叫似的,哇哇不停,这……这……”方光荣说不下去了,埋下头,长吁了一口气。

“这倒也是,不过吧,我还是觉得你有点儿捕风捉影的意思,单凭几张纸条,能说明啥问题呢?”

“是,我有时候也这样劝自己,唉,这种事吧,宁信无,不信有,要不然真就走不出去了。”说到这儿,方光荣扭头望着蔡富贵,说,“富贵老弟,哥求你一件事。”

“你说!”

方光荣这才把心里话说了出来,他要蔡富贵暗中盯紧了点,如果发现范佳爱有任何风吹草动,立马打电话告诉他。

蔡富贵说:“你的意思是要我当私人侦探了?暗中监视着嫂子的一举一动,那样不好吧?万一被嫂子知道了,她会怎么想?”

方光荣说:“这事只要咱不传出去,谁能知道?”

“你啊,也太不信任自己的老婆了。”

“不是我不信任,是很多现象表明,她确实有情况,有好几回,她以为我睡着了,深更半夜就溜出了门,还鬼鬼祟祟的,这不明摆着吗?”

蔡富贵随想到自己约了嫂子,夜里蹲守抓坏人的事儿,可一旦说出口,连自己也就说不清了。

“富贵老弟,你说吧,这个忙你到底帮还是不帮?”方光荣冷着脸,话说得也硬。

蔡富贵只得答应下来,还信誓旦旦地说:“光荣哥,你放心好了,我不但要暗中盯紧了嫂子,还要保护好嫂子,如果有人想打嫂子的主意,我就坚决对他不客气!”

方光荣这下高兴了,找到了救星一般,中午还请蔡富贵去村头的小饭馆喝了点小酒,说既然这样,自己也就没啥顾虑了,过几天就进城。

偏偏这个时候,他家里又出了一桩龌龊事。

因为有了对方光荣铁骨铮铮的承诺,蔡富贵自那天起,心里面就多了一份责任,想方设法留意着范佳爱的一举一动,几乎把他们家的事儿看得淋漓尽致、透透彻彻。

那天早晨,天刚放亮,范佳爱早起做好了饭,进屋喊方光荣起床。

方光荣慢悠悠翻转了一下身子,轻车熟路地把手伸进了女人怀里,嘴里含混地说:“急啥呀,还没睡醒呢。”

女人往外挪了挪身子,猛劲甩开男人的手,说:“不行,你必须要起床了,这眼看着就进城了,好歹也得帮着家里干些啥。”

“干啥呀?地里的活计不是都打点得差不多了嘛。”方光荣说着,一翻身,又睡了过去。

女人那肯歇气,对着他的深躬着的脊背娇踹了一脚,全然没有了女人的柔顺,虎着脸叫嚷起来:“睡……睡……你狗日的就知道睡,找了你这个男人,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还不如嫁头猪,嫁条狗呢!”

方光荣理都不理,继续睡他的。

女人气愤之极,顺势一把扯掉了男人身上的被子。

大概是由于头夜里两个人操练得时间过长了,这时候男人的确有些困乏,看上去他根本没了还手之力,静静地侧卧着,就像一头被褪了毛的白皮猪。

看到男人狼狈不堪地蜷缩在那儿,没有一点精神气儿,女人忍俊不禁抿嘴笑了起来。

不再说啥,掩着嘴出了门,去院落里撒粮喂鸡去了。

男人起身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又眯起眼睛缓了一阵子,想到媳妇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,就擦下床。

可当他的光脚一着地,就踩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,差点儿栽了跟头,弯腰捡起来一看,傻眼了——

卧槽!

竟然是个避孕套子!

打开来一看,里面全是黏糊糊的脏东西,糨糊一般。

这就不对了,自己跟老婆做那事的时候,从来都不用这玩意儿,很明显,这是另一个男人戴在上头用过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