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这事儿很严重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这个臭娘们儿,口口声声不让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,她却把野男人勾引到了家里,并且还是在自己睡觉的床上,戴着套子,正儿八经干起了那样的事情,这简直也欺人太甚了!

方光荣大着脑袋就蹿了出去,大声质问范佳爱:“你说!你给我说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范佳爱脸唰一下白了,白成了一张纸。

“怕了吧?你给我老师交代,这套子是哪里来的?”

“我……我哪里知道是哪里来的!”范佳爱回过神来,毫无底气地回了男人一句。

方光荣说:“我可从来都没用过这个玩意儿,你好好给我解释解释。”

“你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范佳爱慢慢冷静下来。

方光荣冷笑一声,阴阳怪气地说:“你在哪儿用过的,我就是从哪里弄来的,说吧,给我个说法。”

“你妈逼!我哪儿用过那玩意儿?”范佳爱反倒瞪起眼睛,耍起横来。

方光荣说:“你可真够粗心的,用完了咋就不就是扔掉呢?”

“扔你姥姥个头啊,我时候用过?在哪儿用过?”范佳爱梗着脖子,喷起了唾沫星子。

“人家用过的会跑到咱们家的床下边?”

“不是我!就不是我!”

“不是你会是谁?你说,麻痹滴,你今天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,我就跟你没完。”

“解释你奶奶个棒槌!”范佳爱边气急败坏地骂着,边把半瓢喂鸡的玉米粒子撒在了方光荣的头上。

“操!你这个娼妇!”方光荣冲到墙边,抄起了一把铁锹,朝着老婆反扑过来。

范佳爱见势不妙,朝着门外跑去,嘴里大声喊着救命,一直跑到了蔡富贵家里。

其实这时候蔡富贵已经听到了隔壁的对骂声,正打算过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,迎面就看到了落荒而逃的范佳爱,忙把她护在身后,问她:“嫂子,这是怎么了?”

范佳爱躲在蔡富贵身后,歪着头,惊恐地望着大门口,见方光荣没有跟过来,才把过程说了一遍。

蔡富贵听完,凝眉想了想,然后说:“嫂子……嫂子,实在对不住了!”

“富贵,你咋了这是?”范佳爱成了丈二和尚。

蔡富贵说:“那只套子肯定是我不小心落在你家的。”

“是你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你怎么会把套子带到我们家呢?”

蔡富贵憨憨一笑,说:“那是我跟柳叶梅用过的,怕孩子看见,就放在了裤兜里,本想着出去扔掉,却忘了个干干净净,一定是昨天在你家跟光荣哥说话的时候,从兜里窜出来了。”

“真的?”范佳爱貌似还有点儿怀疑。

蔡富贵说:“嫂子,对天发誓,绝对是真的。”

“你怎么就这么大意呢?”范佳爱埋怨起来,说,“假如我不过来向你求救,我还说得清楚吗?”

蔡富贵连声道歉,说:“嫂子,你放心好了,我这就过去跟光荣哥解释,他肯定会相信我的。”

“好吧……好吧,你赶紧过去解释吧。”范佳爱一屁股坐下来,说,“我喘口气,等你解释清楚了,我再回家。”

蔡富贵应一声,就去了隔壁,见方光荣仍举着铁锨站在院子里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就说:“光荣哥,你相信不相信兄弟我?”

“怎么?那套子与你有关?”

“是啊。”蔡富贵点点头,问,“套子呢?我看一眼。”

方光荣不屑地哼了一声,跺了跺脚。

蔡富贵蹲下来,打眼一看,果真有几分眼熟,就站了起来,说:“哥,这套子真是我用过的。”

方光荣冷冰冰的问一声:“你跟范佳爱有一腿?”

“那好,既然你这么想,就把铁锨朝着我这儿劈,用不着心软,一劈两瓣就是了,我毫无怨言!”蔡富贵说着,站直了,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。

“兄弟,你别刺激我!”范佳爱瞪大眼睛喊。

蔡富贵说:“我不是刺激你,我是向你表达自己的清白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,这套子不是你的了?”

“是,是我的,真的是我!”

“操,你……你这个没良心的,我那么信任你,你却干出这种脏事来。她虽然不是你亲嫂子,可……可我却一直把你当亲兄弟啊!”

“是啊,我也一直把范佳爱当成自己的亲嫂子呀。”蔡富贵神色异常坦然,说,“光荣哥,跟你说实话,那个套子,是我跟柳叶梅用过的。”

“那怎么会在我家里呢?”

蔡富贵就把刚才跟范佳爱说的那一套搬了出来,并且说如果他不相信的话,他们可以一起去县公安局,请他们帮忙化验一下,也好证明里面的排泄物是他自己的。

方光荣听完后,吧嗒一声,把铁锨扔到了一边,不无埋怨地说:“富贵兄弟,你也太大意了,这差点被你闹出人命来。”

蔡富贵连声道歉,然后掏出香烟,递给方光荣一支,为他点燃了,然后说:“光荣兄,不是我说你,你也不该这么小肚鸡肠。”

方光荣吸口烟,问他:“我这么就小肚鸡肠了?”

蔡富贵说:“想一想这一连串的事情,先是你接了一个匿名电话,就从几百里地的城里赶回来,不问青红皂白就质问自己的老婆;再就是陶元宝来你家,你还甩冷脸子给人家看;再就是这个套子,为什么一上来就认定是自己的老婆跟野男人用过的呢?为什么就不想一想,万一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,挑拨你们两口子的关系呢?”

方光荣说:“我也是觉得你嫂子有点儿不大正常,特别是这一阵子,变得好打扮,描眉涂唇,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的,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人了。”

蔡富贵笑了笑,说:“哥,你也太不懂女人了,她们到了三四十岁这个年纪,往往会担心自己变老,所以就想方设法妆扮自己,在关键时刻浪一浪,这叫抓住青春的小尾巴,懂了吧?”

方光荣摇摇头,说:“不懂,女人的事儿,我他妈真心不懂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