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三章 救命的中草药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说:“你放心好了,嫂子她不是那种人,再说了,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嘛,只要我在家,就一定帮你把门给看好了。”

“好,富贵兄弟,哥相信你!”方光荣扔掉烟头,站了起来,说,“一大早,工地上就来电话了,说要是我再不回去,就安排其他人顶替我的位置了。”

“嗯,你放心走吧!”

“那我明天就去,家里的事全靠你了。”

蔡富贵站了起来,说:“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该干啥干啥去,如果家里有啥情况,我立马就给你打电话,好不好?”

方光荣点点头,站了起来,说:“中午再喝一杯吧?”

“不了,我手头有个稿子还要写呢。”蔡富贵也跟着站了起来,边朝外走边说,“你去我家,向嫂子道个歉,也好把人领回来。”

方光荣答应下来,跟在蔡富贵的身后,去了他家,实实在在地向老婆道了个歉。

范佳爱没有再让方光荣难堪,而是朝着蔡富贵翻了翻白眼,说:“蔡富贵,你这不是成心害人吗?真要是出了人命,你罪过可就大了!”

“对不起了,嫂子,实在对不起了!兄弟我一定将功补过,光荣哥不在家,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,您尽管说话。”

范佳爱没再吱声说话,气哼哼地出了门。

“那我也回了。”方光荣点点头,紧脚跟了上去。

他们俩走后,蔡富贵匆匆忙忙进了屋,钻进了卧室的床底下,翻找了起来,可找来找去,也没找到那个从村委会捡回来的有人用过了的避孕套子。

我擦!

这可真是奇了怪了,那个本想着有朝之日用来当做“罪证”的套子本来是藏在一只破鞋里面的,这时候,怎么就无踪无影了呢?

难道自己为了平息他们两口子的战争,而随口编造的谎言,果真就成了现实?

可那个避孕套子,怎么就跑到他们家去了呢?

不对!

会不会真的就是方光荣去北岭种中草药的当儿,范佳爱招来了野男人,带上套子成了好事呢?

这个人又会是谁呢?

蔡富贵百思不得其解,脑袋都快想爆了,也没理出个子丑寅卯来,在他心目中,直接成了一个“悬案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仅仅过了四天,村子里又出现怪事了。

一大早,两个活蹦乱跳的男人就被双双送进了镇上的医院里。

一个是大能人陶元宝;

另一个是村支书的儿子吴法天。

他们俩得了同一种毛病,那就是后心的部位红肿,且灼痛难忍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就像被烧红的戳穿了心脏,那种痛苦可想而知。

找来了村里的赤脚医生,有模有样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啥名堂来,说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症候,只得转到了镇上的医院。

入院后,又是B超,又是CT的一圈下来,还是没有结论,连医生都觉得稀奇,说脏器好好的,没有破损,也没有病变,怎么就痛成那个死熊样了呢?

主治大夫没了主意,只得汇报给了美女院长黄丽娟。

黄丽娟换上白大褂,戴上听诊器,亲自上阵去了病房,一番望、闻、问、切之后,凝眉思索了几分钟之后,就把两个人隔离开来,分别进行了细致的交谈。

谈完之后,黄丽娟回到了办公室,给蔡富贵打了个电话。

一听是黄丽娟的声音,蔡富贵就有点儿抵触,担心她又有逼自己去医院当保安了。

可黄丽娟并没提那事儿,上来就问起了中草药的事儿。

蔡富贵放松下来,说:“黄院长你放心好了,草药苗儿出的很齐,长势也不错,已经绿油油一片了。”

黄丽娟说:“你这就去看一看,看完后立马向我汇报。”

“咋了?”蔡富贵有些不情愿,说自己前天刚刚去看过,好着呢,今天还要帮奶奶去锄地,没时间。

黄丽娟说:“不行,立刻马上就给我去,一秒钟都不能耽搁!”

一听黄院长语气这般严肃,蔡富贵就不敢怠慢了,揣起手机,一路小跑去了后坡。

到了地头一看,奶奶个头,他傻眼了——

地里的草药苗子被糟蹋了一大截,看上去足足毁了总面积的五分之一,跟上次的惨遭“杀戮”的麦子几乎一模一样,同样是被齐刷刷碾倒了。

我靠,这是哪一个狗杂碎干的?

蔡富贵蹲下身,心痛地抚摸着蔫巴巴的小药苗,泪水在眼眶里晃悠转了半天,最终还是流了下来。

正哭得伤心,突然听到不远处的泥潭里哗啦一声闷响。

蔡富贵起身跑了过去,只见浑浊的水面上一条大“鱼尾”在摇摆着,左一下,右一下,看上去不紧不慢,优哉游哉。

蔡富贵突然有了一种清晰的意识,会不会水中真的有神灵,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呢?

嘴里就叽叽咕咕念叨起来:“你是何方神圣啊?我家的药苗子是被什么人弄坏的?为什么跟我过不去呢?”

正胡思乱想着,突然听见水面上一阵啪啪的响动,随着荡起了阵阵涟漪,就像一条硕大的鱼用尾鳍拍打着水面。

蔡富贵有点儿发蒙,回过神来盯着水面,潭水却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回家的路上,蔡富贵就给黄丽娟打了电话,告诉她草药苗儿被糟蹋了大一块,问是不是该重新种。

黄丽娟说:“重新种已经来不及了,这种草药季节性很强,不过吧,我会想法子给你补偿的。”

“我不要你的补偿。”

“不是我补偿你,是作恶的人给你补偿。”

“作恶的人?你的意思是祸害药苗的人抓到了?”

黄丽娟说:“你别管那么多了,在家等着,会有人找上门的。”

“黄院长,你实话告诉我,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干的?”

黄丽娟说:“是谁并不重要,你还记得塞翁失马的故事嘛,有时候看上去是坏事,说不定真的就能变成好事。”

药苗子都成那样了,还好事个屁啊!

蔡富贵还想说啥,对方却已经扣了电话。

虽然觉得黄丽娟是在安慰自己,但蔡富贵还是按照她的意思,回家之后,真就搬了个小板凳,坐在了树荫下,找出了塞翁失马的那篇课文读了起来。

可琢磨了半天,也没悟出啥新意来。

干脆合上书,打起盹来,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脚步声。

睁眼一看,陶元宝已经站到了自己跟前,手捂着胸口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富贵老弟,求你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一看陶元宝满脸痛苦的样子,蔡富贵心软了,急急忙忙站起来,问他:“元宝哥,你说吧,我该怎么救你?”

陶元宝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看上去痛得不老轻,咬牙切齿,满脸涨红,哎哟哎哟呻吟着。

“你咋这样了?还是赶紧去医院吧。”

“医院已经去过了,大夫给开了药方,要我来找你。”

“找我?”

“是啊,赶紧了……赶紧了……”

“找我又啥用?”

“你快……快点去北坡,采一些药苗子来。”

“采那个有啥用?”

“拿……拿回来,我吃了就好了。”

“这不是胡来嘛,就那么一点点小嫩苗,能治你的病?”

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”陶元宝哀求道,“你赶紧去吧,再不去就痛死我了,快……快点……”

蔡富贵不再说啥,捡起身边的篮子,就去了北坡。

不到半个时辰,他就挎着满满一篮子药苗回到了家中,放到了陶元宝跟前,问他:“你说吧,咋个吃法?是炒着吃,还是凉拌着吃?”

陶元宝咽一口唾沫,说:“就这样生着吃。”

“生着吃?”

“是,哦,对了……对了……医生说,必须要用你家的井水浸泡了,才……才管用。”

蔡富贵皱起了眉头,心里泛起了叽咕:这可不是好闹玩的,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啊。

于是,他拨通了黄丽娟黄院长的电话,还不等开口,黄院长就吩咐道:“照着病人说的办,用井水泡三分钟后,捞出来给他吃下,记住了,一次服用七十七棵,一棵20元,你照价收下后才生效。”

“就这么点草药苗,咋值那么多钱呢?”蔡富贵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值!要不然他就没命了!”

“那么严重?”

“是,赶紧泡给他吃吧。”

蔡富贵收起电话,打来了井水,数出77棵小药苗,泡在了里面,三分钟后,捞出来递给了陶元宝。

陶元宝趴在地上,就像个饿急了的牲口一样,一口气吃了下去。

吃完之后,看上去缓解了许多,他站了起来,从随身带的小包里取出了一沓钱,数都没数,递给了蔡富贵。

蔡富贵说啥都不接。

陶元宝哀求道:“富贵老弟啊,这钱你无论如何要收下,就算你帮哥一回好不好?”

蔡富贵摆着手,连连后退,说:“元宝哥,你对我那么好,这钱我不能收……不能收。”

陶元宝说:“富贵老弟,你要是不收,就是害我,有些事哥是对不住你,可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”

“元宝哥,你这是说的啥话呀?”

陶元宝叹口气,说:“我是暗地里干过对不住你的事儿,可哥的动机也是为你好呀,你别记仇,中不中?”

蔡富贵想了想,说:“那这样吧,就算顶账了。”

“顶啥账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