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轻柔牵引着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平静的心突然就开始慌乱起来,他低头接过鞋,再也不敢看黄丽娟一眼。

等他换好了鞋,抬头一看,黄丽娟已经走进了客厅,一个人坐到了沙发的右侧,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坐着。

在她的面前摆着一张硕大的茶几,茶几上摆了几个大菜碟,碟子里全都是花花绿绿的菜肴,正中间还摆着一瓶红酒。

咦,这是咋回事,人还没回来了呢,咋就备下了吃喝?

“用不着觉得奇怪,是保姆提前做好的。”

“那……那保姆呢?她去哪儿了?”

“我已经打发她回家了。”

蔡富贵转动脖子,满屋子看了个遍,问:“你们家是不是有客人?那……那我就不打搅了,修完电脑就走。”

其实他知道修电脑就是个幌子,是个借口,自己一个庄户人,连上网都不会,修得哪门子电脑啊?

果然,黄丽娟干脆地说:“电脑用不着修了,压根儿它就没坏,客人的确是有,但不是别人,就是你!”

“我?”

“是啊,蔡富贵同志,快过来入席吧,我都等不急了。”黄丽娟随和地拍了拍身边的沙发。

我靠,这女人不会真的给自己下局了吧?

蔡富贵心弦绷得很紧,脑袋里也像是飞进了无数只小蜜蜂,嗡嗡响成一大片。

“黄院长,你家的电脑怎么……怎么就不好用了?”这话问得连蔡富贵自己都觉得很多余。

“我不那样说你能来吗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“得了,别啰嗦了,你赶紧过来坐下,我酒瘾又上来了,快一点,快点!”女人急吼吼地喊他。

“黄院长,这样不好吧,万一……万一你老公他突然回来了呢?我……我还是赶紧看一下电脑吧。”蔡富贵慌里慌张,看上去很猥琐,很没出息,还刻意做出了转身寻找电脑的架势。

“胆小鬼!”黄丽娟骂了起来。

“不是啊,万一姐夫回来了,见我们一起喝酒,会怎么想呢?”

“他不会来,这是我一个人的家,你明白了吧?别说是一起喝点小酒了,就是留下来过夜都没人管。”

“你一个人的家?”

“是啊,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家,你懂了吗?”

蔡富贵蒙了一会儿,悬着的心这才扑腾一下落了下来。

“傻啊你,还不快点过来!”黄丽娟站了起来,沉下脸说:“我是吃人的老虎呢?还是勾魂的狐狸精?看把你吓成那个样子。”

蔡富贵摇摇头,说:“您……您别误会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怕给你惹来麻烦。”

“没啥麻烦,我一个人的家,想干嘛就干嘛,谁也管不着,要不然,我也不会这么大的胆子呀,你说是不是。”黄丽娟说着,一把攥住了蔡富贵的手腕,轻柔地往前牵引着。

蔡富贵竟然动了恻隐之心,觉得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能一走了之。

黄丽娟虽是一院之长,也算得上是个强人,但她毕竟是个女人,女人是水做的,伤不起,一伤就化掉了。

她这样一个有着光鲜背景的女人,能够堂而皇之把自己带进家门,一定是费了很多纠结,下了很大决心。

如果自己执意要走,那不等于扇人家耳刮子吗?

再说了,既然她老公不到这里来,保姆又被她打发走了,那还有啥好顾虑的呢?

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来说,彼此之间也无需过多遮掩了,毕竟相互间已经不再陌生,甚至……甚至连身体都看过。

想到这些,蔡富贵转身走了回来,不等落座,便壮着胆子问黄丽娟:“干嘛要弄那么多好吃的?”

“吃呀,咱们一起吃。”

“这半天半地的,吃啥饭呀?”

“不吃饭干嘛?你是不是想直接跟我上床啊?”

不管黄丽娟说的是不是玩笑话,但在蔡富贵听来都有点心惊肉跳的味道,毕竟之前早已目睹过,这个女人一旦放纵,特别是沾酒之后,那种恣意妄为的挑逗还是十分惹火的。

“黄院长,我可把你当成姐姐了,不能再开那种玩笑了。”

“小屁孩,什么姐啊妹啊的,你连邻居家嫂子都不放过,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?”黄丽娟说着,松开手,坐了下来。

蔡富贵被打了脸一般,心里纳起闷来:是什么人在她面前谗言了?又是怎么编排自己跟范佳爱之间的故事呢?

“被我揭疮疤了吧?”

“黄院长,你可不能听信坏人的谗言,我跟范佳爱之间啥都没有,清清白白,天地为证!”

“急了吧?”黄丽娟朝他招了招手,说,“不就是随便说说嘛,我怎么会知道你有个漂亮的邻居嫂子呢。”

“这种事怎么好随便说呢,传来传去就成真的了,洗都洗不净。”

“成真的怕什么?你不在意不就得了,真是个胆小鬼,赶紧过来坐下,陪我喝酒。”

蔡富贵弄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,嘟嘟囔囔地说:“敢情就是让我来陪你吃饭了,大老远的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呢。”

“陪我吃饭你还心不甘啊?”

“不是心不甘,是我压根儿就不饿。”

“你一个小屁孩,哪有那么多的狗事猫事的要你去干,过来陪我说说话,解解闷还不行啊?再说了,有了那块草药田,保你日后发财,衣食无忧,你信不信?”

说到种植草药的事儿,蔡富贵就有点儿气短了,他走过去,紧挨着黄丽娟坐了下来。

黄丽娟倒了两杯红酒,递给蔡富贵一杯,自己举起一杯,冲着蔡富贵说:“小陈同志,我首先想对你说句真心话,我们之间也许真的是前世有缘,自打第一次见到你,就觉得很眼熟,并且……并且还真就放不下了。”

“那就拿我当弟弟好了。”

黄丽娟摇摇头,说:“当弟弟不成,不是那样的感觉,这样吧,还是做我情人吧,好不好?”

黄丽娟的直爽让蔡富贵难以接受,他红了脸,嗫嚅着说:“不……不……这事可不好乱说。”

“瞧把你给吓的,姐姐逗你玩呢,来喝酒……喝酒……。”黄丽娟说着,举起了酒杯。

蔡富贵双手捧了酒杯,目光紧盯着杯中好看的酒色,微微点了点头。

两个人轻轻碰了碰杯子,各自轻抿了一口。

不等放下杯子,蔡富贵突然想起了什么,抬头问道:“对了,你跟姐夫咋就不住在一起呢?”

“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嘛,夫妻只是名义,实质上就跟陌生人差不多,真的。”

“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夫妻?”

“是啊,合不来,又住不到一块,就只能这么着。”

“可……可万一他突然来这里找你了呢?”

黄丽娟莞尔一笑,安抚他说:“你就放心好了,他几乎连我住哪儿都不知道,怎么会来呢?说实话,要不然我也没有这个胆量,来,吃菜……吃菜……”边说边撕下了一条鸡腿,放到了蔡富贵面前的碟子里。

蔡富贵没胃口,动都没动一下。

“里面又没下药,你放心吃就是了,保姆是个好人,都跟我好几年了。”黄丽娟说着,举杯喝了一口酒。

“看你说的,就像我信不过你似的。”蔡富贵僵硬地笑着,拿起鸡腿,咬一口,慢慢咀嚼着。

边说话,边吃喝,气氛渐渐融洽起来,直到喝完了大半瓶红酒,蔡富贵才彻底放松下来,这才正眼打量着正往自己杯子里斟酒的女人——

此时的黄丽娟穿着严谨,发型考究,纹丝不乱,百分百一个雍容华贵的阔太太,完全颠覆了上次酒后的疯癫形象。

女人见他痴痴盯着自己,羞赧一笑,问:“蔡富贵,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?”

蔡富贵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一点都不真实?”

蔡富贵把酒杯放在唇边,低声说:“我的确不知道哪一个你是真,哪一个你是假。”

“两个都真实,你相信吗?”

蔡富贵颔首应道:“知道了,都说每个人都有两面性,看来你也不能例外,对吧?姐。”

“当然是,可你小子就是会装,装得人模狗样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内心里面吧,却藏着很多见不得阳光的小虫子。”

“姐,你要是说我善于伪装,那就大错而特错了,我只是没见识,没胆量罢了。”

“好,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带你玩嘛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一来是觉得我们之间有缘分,看着就顺眼,就动心;这二来嘛,就是想历练历练你,也好有所出息,将来能够独当一面。”黄丽娟举起杯,冲着蔡富贵晃了晃,接着说,“小老弟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我可不想历练这些,不就是喝酒嘛,跟出息不出息有啥关系?”

黄丽娟长吁一口气,眼神迷茫地说:“喝酒有什么不好?可以让你开心,可以让你幸福,可以让你忘却所有的烦恼。”

“可醒来之后呢?终究还是泡影。”蔡富贵沉吟片刻,抬起头,直直望着黄丽娟,说,“我呀,就这样了,一辈子都是吃屎的命!”

“切,不许作践自己,我坚信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肯定会好起来的,会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的!”黄丽娟宽慰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