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我需要你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孬好都无所谓,一辈子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眨眼就混过去了。”蔡富贵不无伤感地说。

黄丽娟白他一眼:“真没出息,我就看好你,不远的将来,你一定是个人物,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!”

“拉倒吧,能吃几碗干饭我自己心中有数,来,喝酒……喝酒……”蔡富贵主动喝了起来。

一瓶酒喝干后,两个人都有了些醉意,黄丽娟把玩着空酒杯,说:“其实吧,小的时候,我也是个好女孩,也有理想和抱负,想不到就……就成了现在这个熊样子。”

“现在怎么了?不是挺好的嘛。”

黄丽娟坦然说道:“好个屁,变坏了。”

“谁说你变坏了?我可没觉出来。”。

“没办法,我的变坏也算是身不由己,可没想到一发就不可收拾了……”黄丽娟轻咳一声,接着说,“其实吧,我也是无奈,也是需求,因为……因为……你懂吗?”

“因为什么?”蔡富贵问道。

“我变坏没变坏,也就你一个人知道,其实在认识你之前,我还是尽量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好女人。”

“你本来就是个好女人嘛。”

“臭小子,你也跟着装,我又不是个糊涂蛋,早就知道你把我看成是一个坏女人了。”

“你误会了,我可没有把你看成是一个坏女人。”

“那为什么要躲着我?”

“我不是忙嘛,要种药,要持家,还要……还要……”

“还要干啥?”

蔡富贵差点就把方光荣让自己盯梢范佳爱的事说了出来,多亏理性尚存,及时刹了车。

“你小子,水倒是蛮深的,一定有事瞒着我。”黄丽娟又开了一瓶红酒,边往杯里倒边说,“不过这倒无所谓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隐私,再说了,我又不是你什么人。”

可能是酒劲上来的缘故,蔡富贵竟然动了真感情,他伸手拍拍黄丽娟的肩头,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真的不是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“谁怪你了?我知道你还年轻,是个正经男人,我上次那样做,完全是酒后失态,没了分寸,所以才……”黄丽娟说着,泪水夺眶而出,顺着白皙的脸颊滚落下来。

蔡富贵不由得心生爱怜,起身往黄丽娟身边挪了挪,轻轻搂住了她圆润的双肩。

黄丽娟就像一团软面,缓缓靠在了蔡富贵的身上,头枕在他不算宽阔的肩头上,微微眯起了眼睛,眼泪扑簌簌流淌不止。

蔡富贵虽然有了几分醉意,但他毕竟单纯幼稚,未经多少风雨,这时候稍显局促。

他尽量往后扭着脖子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复杂,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怀中的女人,只是傻傻地挺在那儿。

流过一阵子泪水后,黄丽娟擦一把眼睛,说:“其实吧,我那样做,还有另一层意思,那就是报复他,报复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,是他逼我这样做的。那个混蛋太冷血,心肠也硬,十几年了,他一直冷着我,拿我当表子看,从来都不想沾我的身子。”

“真的是这样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会吧?你们是夫妻啊。”

“我要是骗你,就让我去死!”

“你用不着发毒誓,也许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原来的激情没了,就变得那样了。”蔡富贵胡乱安抚着。

“你还小,不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,跟你说多了也没用,等慢慢长大后,也许就知道我的苦衷了。”

“我还小啊?都已经是成年人了。”

“你也敢说自己是成年人了?”黄丽娟端直了身子,紧盯着蔡富贵,泼辣地说,“那好,你要是敢跟我上床,我就承认你是个真男人了。”

“不成……不成……不能这样。”蔡富贵一下子慌了神,连连摇头。

“怎么就不成了?你不是说自己已经是成年大男人了嘛,是男人就该履行义务啊。”

见黄丽娟一脸坏笑,蔡富贵脸红了,嗫嚅着说:“那不是一回事儿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虚伪!”黄丽娟一把推开他,重新坐到了沙发上,一脸嗔怒。

“姐,啥事我都可以帮你,唯独这事,我……我……”蔡富贵显得很局促,不停地搓着手。

黄丽娟情绪低落下来,喃喃地说:“我是人,是个女人,正是如狼似虎的好年纪,我受不了那份被唾弃的感觉,所以才想找个喜欢的人,一起制造一点温馨,寻求一丝慰藉,你说,这个要求过分吗?”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蔡富贵恢复了平静,走过去,紧紧地握着女人的手,意味深长地揉捏着。

“另一方面,我也是在报复他,报复那个无耻的混蛋,他不但折磨我,还……还把我的好姐们拉上了床,他简直就是一条狗,一条卑鄙无耻的狗!”黄丽娟几乎咆哮了起来。

“这从何说起?”蔡富贵皱起了眉头。

“他是个小人,地地道道的小人,特别是当了干部之后,就变本加厉心狠手辣起来,却又善于伪装,表面上看是个很好的人,尤其是在老婆之外的女人身上,格外的细腻。”

“他外面有人了?”

黄丽娟点点头,说:“是啊,我一个最要好的闺蜜,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跟他睡到了一起。”

蔡富贵心中一沉,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跟他离?”

“离了又能怎么样?再说了,他也不傻,一旦离了,他的事业,他的仕途就会受到影响,所以就算我提出来,他也不会答应。”

蔡富贵哦了一声,没了话说。

黄丽娟端直了身子,脸上瞬间挂满了轻松的笑容,就跟换了个人似的,她举起酒杯,说:“去他个狗曰的!说那些伤心事干嘛,来,继续喝酒!”

“说出心里话也好,闷在心里面会发霉的。”

“说得够多了,咱们难得一聚,老说那些,影响气氛。”

蔡富贵羞涩一笑,举起酒杯,跟女人轻轻一碰,仰头灌了下去。

他突然有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把自己彻底灌醉,忘却从前的一切,然后换成另一个角色,跟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忘情欢愉一回。

为了她;

也是为了自己。

可越是这样想,他就越清醒,心里面的弦就绷得越紧,几乎听到了嘶嘶断裂的声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