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章 柔软似水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又不忍就此离开,因为他不忍伤害这个外表风光,内心却又十分脆弱的女人。

“想什么呢?”黄丽娟娇滴滴问一声。

“没……没想啥,来,咱们喝酒……喝酒。”蔡富贵主动跟她碰一下杯,然后一饮而尽。

你来我往,两个人喝得不亦悦乎,又一连干了好几杯,看上去都已经明显有了醉意。

黄丽娟满脸绯红,面若桃花,连脖颈都变得晶莹剔透了,犹似一块琥珀色的碧血美玉。

但她却表现得异常理性,安静地望着蔡富贵,说:“咱们不喝了,再喝下去会醉的,真要是醉了,这场幽会就毫无意义了。”

蔡富贵明白她的意思,默默地收起杯子,两眼痴痴盯着黄丽娟,一副痴呆模样。

“小蔡同志,你敢留下来吗?”黄丽娟把酒瓶拿到一旁,声音柔得让人酥软。

蔡富贵一时弄不清黄丽娟的真实意图,这个妖娆的小娘们儿,究竟是真情?还是假意?要么就是在有意试探自己。

“敢还是不敢?你倒是说话呀。”

蔡富贵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“怕吗?”

蔡富贵没有说话,只用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嘴唇。

“我虽然打心底里想过分一回,但我不会强迫你,更不会为难你,该去该留,你自己决定。”黄丽娟话语间又多了一丝隐忧。

“难道你就不怕?”

“姑奶奶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泡个小白脸有啥好怕的?”

“你可是个有身份的人,就不怕毁了自己的前途?”

“怕个屁,前途值几个钱?我算是看透了,一切都是他妈的浮云,飘来飘去,早晚是个泡沫。”

黄丽娟这样说着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忙纠正道:“倒也是,你还年轻,美好的未来在向你招手呢。”

“我的未来才是个屁呢!随风而去,无声无息。”蔡富贵消极地说着,默默闭上了眼睛,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突然说道:“那好吧,我留下来!”

黄丽娟不再说话,起身站起来,去了卫生间。不大一会儿,就听到里面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洒水声。

蔡富贵知道,她在洗澡了,眼前又浮现出了上次醉酒后,她袒露在大红床单上惊艳之美。

只是瞑目一想,立马就被撩拨得心猿意马,玉蝶纷飞。

他咽一口唾沫,浑身跟着燥热起来。

正在如痴似醉地想着,黄丽娟推门走了出来,她披一件薄薄的浴衣,肢体的曲线凸显无疑,胸口之处大开着,里面若隐若现,随着莲步轻移,一颠一颠挑逗着他的底线。

蔡富贵痴痴地看着,直看得热血喷张,心旌摇摇,连呼吸都急促得透不过来了。

“你也去洗洗吧,我先上床了。”黄丽娟平静得令人吃惊,就像面对着的是自家男人一样。

蔡富贵应一声,起身进了卫生间,扒光自己,草草地搓洗了几把,然后抓起黄丽娟早已为他备好的一件浴衣,披在身上,灰溜溜进了卧室。

卧室内灯光幽红,朦朦胧胧,梦幻一般。

黄丽娟斜倚在床头上,脸盘粉嫩,凤眼迷离,望着蔡富贵说:“你用不着拘谨,这张床是我的,除了你,没有第二个人上来过,包括女人。”

“真的?”

黄丽娟点点头,说:“你用不着怀疑啥,不信你就上来闻一闻,上面全是我一个人的气味儿。”

蔡富贵貌似平静,心里面却暗潮涌动: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确美丽,但美得似乎过分了些,深红的灯光下,看上去很妩媚,很勾魂。

这样一个女人,注定不是个活菩萨,而是个勾魂的妖精,可她把自己勾上床的目的是什么呢?

不会单单是为了一解寂寥之苦吧?

还有一点,那就是他的老公,听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就算他们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,但毕竟还是合法夫妻,一旦知道自己给他戴了绿帽子,弄死自己就像踩烂一条小虫。

“来吧小老帅哥,别傻站在那儿了。”女人说着,随手撩开了盖在身上的毛毯,双目炯炯放光。

面对床上女人的诱人,蔡富贵早已气喘不畅,心率加快,几乎都要窒息过去了。

女人的美丽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儿,在用力拉扯着自己,使得蔡富贵完全处在了身不由己的状态之下。

他爬上床,小心翼翼躺了下来。

黄丽娟不再说话,静静伏在他的耳边,娇喘如兰,一股清新的气息瞬间把蔡富贵包裹了。

他酥了。

他软了。

直接软成了一滩不可收拾的泥巴。

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好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,黄丽娟柔声问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啥?是不是你紧张了?”

“嗯,我……我从来没有这样过。”

“那你老婆呢?”

“她除外。”

“嘴边的肉都不敢吃,你可真傻!”女人说着,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垂。

蔡富贵哎呦一声,立马有了活力,翻身而起,伸出一只饥渴的大手,懵里懵懂探寻着。

刚一上手,黄丽娟就知道这小子是个实诚孩子,他没有跟自己撒谎,百分百是个青毛桃子。

“姐。”蔡富贵叫一声,竟然泪水滂沱。

泪水冰凉,滴落到黄丽娟的胸前,俨然一颗颗子弹,穿透了黄丽娟如火的欲念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姐。”

“没事干嘛要哭?”

“谁哭了,我这不是激动的嘛,没事……没事……姐,我开心着呢,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蔡富贵抹一把眼泪,胡乱地动作起来。

这个熊男人,这那是恩爱啊?简直就跟在田地里撒野,笨手笨脚,一点都不懂套路。

靠,也不知道他平日里的夫妻生活是怎么过的?难道跟自己在一起,他心里面产生了隔阂与障碍吗?

如此以来,黄丽娟心里膈应起来,哪还有兴致所言,就连呼呼燃起的内火也几乎要熄灭了。

她不再主动。

却也不拒绝。

一任这个虽然结过婚,但却笨手笨脚的大孩子一般的男人没头没脑玩耍着,倒也炽热,但却笨手笨脚。

……

突然,蔡富贵说话了:“姐……姐……小姐姐……我……我想看看。”

“你想看啥?”

“看你那个地方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