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肚子花花肠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直起腰,朝路边望了望,见是小白脸李朝阳,脸一阵发烫,回应道:“这还要问了?锄地呗。”

看看四周没人,李朝阳干脆把自行车立在路边,快步走进了麦地里。

“你过来干嘛呢?快忙你的去吧。”

李朝阳一脸淡定,说:“没事,就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“你还是快些离开吧,我可不是个好女人,小心沾染了是非。”柳叶梅说着便弯下了腰,继续锄起地来。

“你是好人,我知道,感激你还来不及呢。说句真心话,这次多亏了你,要不然可就惨了!”

柳叶梅叹口气,说:“还好人呢,差点就把你给害死了,要不是因为我,你还用得着顶那个屎盆子了?”

“都已经过去了,用不着再说那些,我李朝阳心中有数,知道你是个好人,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女人!”

两个人聊过几句岳三木娘的案子,李朝阳又提出来,说打算带她去县城玩,却被柳叶梅拒绝了。

见李朝阳死皮赖脸,缠着不放,柳叶梅就说:“你赶紧走吧,蔡富贵一会儿就来,肯定又会往歪处想了。”

李朝阳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。

柳叶梅望着他挺拔的背影,心里面涌起了一股别样的情感。

她没有心思再干活,扛起锄头,溜溜达达回了家,见屋里面没了动静,就冲着里面喊开:“富贵,蔡富贵,你出来活动一下吧。”

见里屋没有回应,柳叶梅干脆就闯了进去,竟然看见蔡富贵躺在床上睡大觉,四仰八叉,只穿了一件小裤衩,一团丑乎乎的东西顶得老高。

“狗日的,你不是写东西吗?这怎么就睡上了?”柳叶梅心里燃起了一股无名之火。

蔡富贵这才哼唧了一声,吃力地睁开眼睛,一看是柳叶梅,就说:“写东西太累了,休息一下大脑。”

“滚,累你姥姥个头啊!你以为你还是个小孩子呀,写个作文有啥用?能当饭吃?还是能当水喝?”

“那不是作文,是小说,懂不懂?”

“还不一样嘛,不都是往纸上写吗?”

“操,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,小说是可以印在报刊上的,一旦发表了,就会有稿费。再说了,还有机会获奖,真要是获个诺贝尔啥的,那可就吃穿无忧,要啥有啥了,我给你买最高档的化妆品,买国际名牌衣裳,对了,还可以去城里买房呢!”

“那诺……诺什么尔是你姥爷呀?一下子给你那么多钱?”

蔡富贵扑哧笑了,说:“得了……得了,对牛弹琴,快忙你的去吧,我又来灵感了,再写一会儿。”

虽然柳叶梅不知道诺贝尔是谁,但她知道当个作家很了不起,很光荣,也许蔡富贵真就能鼓捣出点名堂来。

她默默退了出来,提着菜筐子到了院子里,坐在树荫下,专心地择起菜来,边择边云山雾罩地想着。

“柳叶梅,你在干嘛呢?”

柳叶梅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是好姊妹杨絮儿扭着水桶腰进了门,忙站了起来,问她:“好几天不见你影子了,忙啥去了?”

“你哪还有心思惦记我呀,屁股里面都着火了,四处乱窜乱跑的,我都过来八百趟了,才见着你。”杨絮儿奚落道。

“这不是忙吗?刚从麦田里回来。”

“去麦地里干嘛了?”

“薅草了。”

“薅草了?”杨絮儿诡异一笑,接着说,“切,又骗我了不是?是不是去跟小白脸约会了?”

就像是隐私被无意撞破了一样,柳叶梅脸上一阵发烫,心里直打鼓:难道她看到自己跟李朝阳在麦地里说话了?

看见又能怎么样,又没干见不得人的事情,就理直气壮地说:“放你狗臭屁!谁约会了?李老师打那儿走,见我在麦地里,就走过去,顺便聊了几句小宝学习的事情。”

杨絮儿翻一翻白眼,说:“骗谁呀,又不是没看出来,一公一母眉来眼去的,一看就知道,早就干过那种事了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就急了,连忙摇头,指了指里屋,悄声说:“他在家呢,别乱放屁,让他听见多不好。”

“听见就听见呗,不就是开个玩笑嘛,他还能吃了你?心虚了是不是?”杨絮儿随即压低了声音,问她,“柳叶梅,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真的跟那个小白脸好上了?”

“浪货!你再满嘴喷粪试试,我飞剪断你舌头不可!”

“又不是我说的。”

“哪是谁说的?”

“反正街上很多人都那么说。”

“说啥?”

“说你跟小白脸好上了呗,还说你为了给他顶罪,把跟他好的实情都秃噜了,是真的吗?”

柳叶梅脸刷一下红透了,佯装生气地说:“一帮子臭娘们!闲B浪肉的,就知道整天嚼蛆,孩子在学校不听话,人家小李老师来家访,偏偏就被怀疑上了,你说我能昧着良心不去给人家做个证吗?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知道呀?我是那种胡乱放臊的人吗?”

见柳叶梅真的动了肝火,杨絮儿就安慰她说:“人家不就是说说嘛,又没当真。再说了,都什么年代了,还那么保守,都跟不上潮流了。要我说呀,真的好上了也不是啥坏事儿,那倒是好呢,也体验一回那种新鲜滋味,你说是不是?怎么就只让男人在外面疯玩,我们就只能耗着呢?这也太不公平了吧?”

柳叶梅顺手拿起笤帚,边扫地边说:“你也就是刷耍嘴皮子,有本事你去找呀,去体验啊,女人找个男人还不容易,母狗一撅腚,公狗保准就贴上来,去吧……去吧……”

“哼,我是没看上对眼的,不然早就找了。对了,我家那个老东西进城了,咱们一起解放一回吧?”

“解放啥?怎么个解方法?”柳叶梅好奇地问。

杨絮儿诡异笑着,说:“他年前回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大堆带色的片子,咱把门一关,看个够,看看人家是怎么办那个事儿的,也跟着学习学习,开放一回。他妈那个x的!活了大半辈子了,白活了,看人家那活法,才叫有滋有味呢。”

“呸!我才不稀罕看那些呢,还是留着你自己慢慢看吧。看吧……看吧……早晚看出事来!”柳叶梅佯装生气地说。

杨絮儿撅起嘴巴,酸溜溜地说:“跟我还装,背地里肯定也没少解馋,还不知道偷吃了几箩筐了呢?哼,柳叶梅你就装吧……装吧……才懒得理你呢。”说完转身走了。

柳叶梅没搭话,心想你走你的好了,这会儿蔡富贵在家,说不定吐露出啥狗屁来,会给自己惹来一身骚。

吃完午饭后,柳叶梅对着蔡富贵说:“你种的那些稀罕物,这阵子长的咋样了?”

“你说那些中草药吧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应该不错吧。”

“那好,一会儿我去看看。”

“哪有啥好看的?”

“看个稀罕。”

见柳叶梅起身朝外走去,蔡富贵就跟了上来,说:“要去我陪你吧,也顺便看看北坡的麦子。”

两个人一起出了村子,先去看了看麦子,见实在旱得不行了,连刚刚抽出的麦穗儿都耷拉下来,柳叶梅心疼得不行,连声叹息。

蔡富贵安慰她说:“你用不着犯愁,墙内损失墙外补,等中草药收成了,换来了大把大把的钞票,这点麦子算个屁啊!”

“吹吧你,我就没听说哪一家是靠种药发财的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只要不出现意外,肯定发财,发大财!”

“对了,你说种子是医院的院长给的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听说是个女的,人长的还挺漂亮的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“她凭什么给你种子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蔡富贵心里一阵潮涌,就想起了黄丽娟光鲜亮丽躺在床上,要自己给他“下种”的景况。

柳叶梅见他脸上不自然,啧啧逼问:“他是不是对你有想法了?是不是已经跟你上床了?你说!”

“切,你觉得可能吗?人家黄院长那可不是一般的人,是人上人,我这号的连给她提鞋都不配。”

“那她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?”

蔡富贵只得把去医院看癞皮狗,碰巧有人闹事,出手帮着制服的过程说了一遍。

当然了,后面的一概省略了,只说黄院长为了报恩,所以就给了种子,让回家试种。

柳叶梅听了,反问他一句:“你真把那女人给倒立起来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一个男人家,当众羞辱一个赤手空拳的女人,你也太过分了吧?”

“这个怪不得我,那个女人太过分了,把人家小护士的衣服都给剥了,我要是不那样,肯定会干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。”

“这么说,你看到小护士的光身子了?”

一看柳叶梅脸色冷了下来,蔡富贵忙解释说:“那个女人只是把小护士的胸罩给撕下来了,可小护士用手死死地捂住了,啥也看不到。”

柳叶梅白了他一眼,说:“你肯定没少看,我还不知道你嘛,一肚子花花肠子。”

“我怎么就花花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