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癫狂之状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怎么花花你自己还不知道呀?我问你,要是被欺负的不是个女孩,是个男人,你还会冲上去当英雄吗?”

“当然会了。”

“放狗屁!鬼才信呢。”柳叶梅说着,朝着种草药的那地块走去。

到了地边,看到中草药长势旺盛,一片绿油油,蔡富贵乐得嘴都合不拢了,四下里转着,撒欢蹦跳,就跟个大孩子似的。

看上去柳叶梅也踏实多了,脸上有了喜悦之色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晚饭之后,蔡富贵本想着继续写小说,突然听到尤一手在广播喇叭里喊他,要他火速去一趟办公室。

这寂静的薄暮下,自己的名字在桃花村上空飘来荡去,这让蔡富贵无比自豪,感觉自己已经成了名人似的。

他不敢怠慢,穿上一件新衣服,急匆匆朝着村委会奔去。

村长尤一手坐在办公桌前,见蔡富贵走进来,就说:“你当干部的事情,我已经向镇上的有关领导汇报过了,从现在起,你就放开手脚好好表现吧。”

蔡富贵越发激动起来,问尤一手:“叔,那你照直说吧,我该怎么个表现法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个很简单,平常多参加村里的一些集体活动就行了,譬如今天晚上,我就给你安排了一个表现的好机会。”

“啥表现的机会?”

“在村委会值班。”

“值班?”

“是啊,最近村里的治安状况不好,你开着灯,做出值班的样子来,也算是给犯罪分子一个震慑。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蔡富贵点点头,问,“要值一黑夜吗?”

尤一手想了想,说:“要不这样吧,你值上半夜,我值下半夜,你看怎么样呀?富贵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蔡富贵答应下来。

“行,那就这样了,我先回家睡,十二点以后,我来替你。”

“叔,要不你就在家里踏踏实实睡吧,我值一夜就成了。”

尤一手点了点头,伸出了大拇指,夸赞道:“嗯,不错,是棵好苗子,值得培养!”

“叔,你就别夸我了,感谢你还来不及呢。”蔡富贵显得有些腼腆。

“咱爷俩,谈啥感谢呀,见外了不是。”尤一手说着朝外走去,临出门时,又指了指墙边的沙发,说,“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睡吧,只要开着灯,让外面的人知道有人值班就成了。”

“你放心吧,叔。”蔡富贵说着,掏出了手机,打通了柳叶梅的电话,告诉她自己在村委会值班,要她关门睡觉就行了。

柳叶梅接完电话后,就关了里里外外的门,走进了东屋,掩门上了床,扯过被子从头到脚把自己囫囵包裹了,想踏踏实实睡一觉。

可闭上眼睛就没了睡意,眼前全是跟李朝阳亲热的画面,两个人上下翻腾,深深相吸的场面历历在目,令她回味无穷。

实在难以忍耐,她便自己安抚起来,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小白脸李朝阳的名字,独自沉醉其中。

自己折腾过一阵子,火焰才缓缓熄灭,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像是在睡梦之中,突然听到有人在模模糊糊地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柳叶梅一骨碌爬起来,懵懵懂懂朝外看着,窗前竟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在晃动。

一阵惊悸后,她装着胆子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外面那人把脸紧贴了窗玻璃上,说:“是我,快开门!”

“你是谁啊?”柳叶梅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,根本分辨不清外面站着的究竟是谁。

“是啊,快开门!”

不对呀,这声音听上去也不像蔡富贵了,再说了,他正在村委会值班,怎么好半道回来呢?

那人不耐烦了,压低声音,发着狠说:“你耳背呀,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,我,尤一手!”

“你是村长?”

“是啊,快开门。”

“叔,这时候你开干什么呢?”

“有急事,天大的急事,快点开门。”

“是不是蔡富贵出事了?”

“在外面不好说,你赶紧把门开了。”

柳叶梅一阵心慌意乱,整个人就蒙圈了,懵懵懂懂走出来,想都没想,就拔开了门的插销。

村长尤一手就忍耐不住了,直接推开虚掩的门,摸黑进了屋。

来不及开灯,话都不曾说一句,柳叶梅的嘴便被一张胡子拉碴,喷着酒气的嘴堵上了。

“村长……村长……你干啥……你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你不能这样……”柳叶梅拼命挣脱着。

酒壮色胆,此时的尤一手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死死地压在柳叶梅身上,毫不顾忌地撒起野来。

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你不是说有急事要说吗?先告诉我是……是啥事?然后再……再……”柳叶梅坚决不从,疯狂抵抗。

她急中生智,弯腿收臀,用膝盖猛地抵上了尤一手的裆处。

“哎呦……”尤一手一声惨叫,双手捂在了双腿中间,咬牙切齿地蹲在了地上。

顿时,他闻到了一股异样的香味儿,有血的腥气,也有花的芬芳,瞬间便溢满了整间屋子。

整个人完全处在癫狂之状,呈骑马之状,驰骋腾跃,摸爬滚打,看上去好不惬意。

一阵疯狂之后,尤一手终于停了下来,惨叫一声,软塌塌趴在了地上,嘴里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喘息声。

这下,柳叶梅终于松了一口气,之前她真的有些担心,担心村长真的疯了,或者是得了某种怪异之症。

万一有个好歹,就算是连屁股上都长满了嘴,也难以说清了。

本想着把他喊醒,让他赶紧滚回家去,可喊了两声,尤一手只是哼哼,身子却一动未动,感觉那就是个死人了。

这也难怪,他都把自己折腾成了那个样子了,一时半会儿肯定回不过神来,干脆就让他睡一会儿吧。

柳叶梅站起来,打算去西屋,却被尤一手一把扯住了。

这才知道,尤一手并没有死心,他只是体力不支,做了短暂的休整,这时候已经重振雄风,想着再次跨马开弓。

“开门……开门……”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喊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