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就是玩玩嘛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在威胁我?”

“不是威胁,是怕你犯糊涂,不知道自己该干些啥。”

柳叶梅嘘一口气,小声说:“你是村长,自重点好不好呀?算我求你了,别再弄出响声来,孩子刚睡着,会吵醒他的。”

“那好,怕弄出动静是吗?你自己乖乖顺从我。”尤一手边说着,边开始从解她的纽扣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柳叶梅依然不从,死死抓住尤一手的手,说,“你也太没数了,这样下去怎么行呢?把我逼急了,不一定会干出啥事来。”

“你还能咋样?”

“我去告你,去揭发你,最次也把你搞臭,让你在桃花村站不住脚,别说当村长了,连村民也当不成!”

“小娘们儿,你这是反过来威胁我?”

“不是威胁,是真的想那样做。”

“哟呵,柳叶梅,你还蛮厉害的嘛。”尤一手紧盯着暗影中的柳叶梅,咽一口唾沫,说,“你不想知道小白脸的事了?”

“他能有啥事,纯粹是在吊我胃口。”

“我可告诉你,胡校长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你以为你为他作证了,事情就了结了吗?”

“还能怎样?”

“看样子胡校长不会善罢甘休,他还在想方设法治那个小子。”

“他……他怎么个制法?”

“那老小子,坏点子多着呢,不信等着瞧,早晚有一天,他会把你小情人弄进大牢里面去。”

“滚!谁是我情人了?就不怕闪了你的舌头!”柳叶梅嘴上很硬,心里面却瑟瑟发抖了。

“行了,别他妈当了表子又立牌坊了,老子都看到了!”

“你这熊人,谁是表子了,别捕风捉影好不好?老混蛋,真不是个东西!”柳叶梅骂道。

尤一手奸笑着,反问柳叶梅:“咱俩是谁先不是东西的?是你招惹我?还是我招惹你了?”

“你什么意思你?”

“咱们就从第一次说起吧,你要是不把屁股抵在我的胯下,还把衣服揭开了,我能有了那种想法吗?能进去吗?”

“去你的!谁让你进去了?”柳叶梅忍不住再他背上擂了一掌。

“打……打……你打呀,舒服着呢。”尤一手顺手捉住了柳叶梅的小手,爱惜地揉搓着,说,“我就不信你会忘得一干二净了,我告诉你,不但进去了,并且还湿了一大片。”

“放屁!我身上干干净净的呢。”

“那是被衣服擦干净了。”

“衣服上也是干干净净的,连裤腰带都没敞开,你骗谁呀,狗日的老王八羔子!”柳叶梅猛劲甩开了尤一手。

“忘了就忘了吧,反正你是主动的,有了第一回,这往后也就没啥好在意的了,你说是不是?柳叶梅。”

“滚球的!就凭你那一身臭皮囊吧?我才懒得去招惹你呢!”

“你不撅屁股,我能闻见臊味儿?”

“你再这样说,我可就告你去了。”

“告我啥?”

“告你强暴我。”

尤一手哧哧笑着,说:“你怎么告我呀?这自始至终都是你情愿的,一路畅通,顺顺溜溜,再说了,你又没留下啥证据,谁信呢?”

“有,肯定有!”

“有个屁啊,不信化验化验看看,要说有,那也不是我的,是那个小白脸的,你服不服?”

柳叶梅气呼呼地说:“你就别再瞎咧咧了,有没有我还没数啊。”

“取不到证据怎么立案?不信你去问问内行人。按你的说法那可麻烦大了,就是用眼睛看看也算犯罪了。”村长一副赖皮相。

“好了,不听你胡诌乱扯了,天不早了,你点回去吧。”

“你赶我走是不是?”

“是啊,你赖在这儿多不好呀,万一让外人知道,我们还说得清吗?”

“说不清就不说吧,磨那玩意儿比磨嘴皮子舒服多了。”

“我求求你了,别再胡说八道了,好不好?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,你的意思是连自己家的事情也不想听了?”

“我们家的事?我们家啥事?”柳叶梅一惊,感觉他话中有话。

“操,你们家的事够他妈严重了,蔡富贵跟他叔偷看女孩子撒尿都够判刑了,你不会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?”

柳叶梅心头一震,说:“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?”

“想得美,就你这样的态度,能过去了?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我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,只要你好好配合我,一切都好说,否则……否则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说完,尤一手在柳叶梅身上摩挲了一阵,酸酸地说,“看看你吧,又不是个小姑娘了,何必把自己兜得那么紧呢?放开点,不就是玩玩嘛,图的是个舒服,又缺不了啥。”

“要舒服回家找你老婆去,别再我这儿动手动脚的好不好?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,真的不是!”

“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最清楚,要不然我也不会三番五次的来找你,你这个小娘们儿,咋就一根筋呢?老子不会让你吃亏,你放心好了!”

柳叶梅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,挖苦道:“你也不照照镜子瞧瞧自己那个熊样,都老成一根蔫茄子了,不中看,更不中用,还想三想四的,啊呸!”

“你还敢羞辱老子?能耐你了,老子还真就赖上你了,好饭慢慢吃,我还没舍得动真的,你当然不知道咱的厉害,要不这就试一回?保准让你喊爹叫娘,你信不信?才怪呢,来,这就来……”村长说着动起手来。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别闹了,你都快把人逼疯了,还有完没完了啊?”柳叶梅往后退了几步,躲避着他。

“熊玩意儿又不是泥做的,就那么容易坏?别跟我耍娇气了,来吧……来吧,保你那个啥。”尤一手向前一步,伸手搂住了她。

柳叶梅不情愿地撕挠着,但动作幅度又不好过大,唯恐弄出动静来,惊醒了睡梦中的儿子。

这更给了尤一手以可乘之机,他两只胳膊像钳子一般,死死地牵制住了怀中柔弱的女人。

一双劲头十足的大手,粗野地扒扯着她的衣服,嘴里不住地念叨着:“这次跟你来真的,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,看你还嫌我老不……”边说边把女人抱上了床。

情急之下,柳叶梅憋足了劲,用力一蹬,毫无防备的尤一手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

趁着这个机会,她一个闪身,人就躲到了一边,谁知由于身体活动的幅度过大过猛,竟然把身后的一面镜子给碰倒了,哗啦一声摔了个粉碎。

两个人都被吓住了,静立在原地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寂静的夜色里,镜片的破碎声异常尖利,惊醒了熟睡中的小宝,小宝惊叫道:“妈,是啥动静啊?怎么了……怎么了?”

柳叶梅担心吓到儿子,会跑到自己房间里来,便慌慌张张走了过去,透过门缝对小宝说:“没事的儿子,好像是外面的声音,我这就出去看看,你继续睡……继续睡。”

儿子答应着,安静下来。

柳叶梅回到自己屋,扯着尤一手,压低声音说:“你快走,快走……快走……别再瞎闹了。”

尤一手一甩手,嘴里嘟囔着:“还不晚呢,还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,再玩会儿,还没办一回真格的呢。”

“不行,让我家小宝看到就麻烦了,再说了,太晚了,你老婆也会四处找你的,如果找不到你,她还不把你给生吃了呀,快走……快走吧……”柳叶梅硬扯着尤一手的一只胳膊出了门。

“不晚,这才几点呀,你放心好了,我有办法对付那个老娘们的。”尤一手人已经站在了院子里,还是一副恋恋不舍的赖皮样。

柳叶梅下了狠心,手脚并用,硬生生把尤一手推了出去,呼啦一声关了门,插紧了门闩。

回到屋里后,她先悄悄地把碎镜片打扫干净,然后拉灭灯,坐在浓浓的夜色里,默默流起了眼泪。

她的哭是无声的,只有明晃晃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。

此时的她可谓是五味杂陈,想笑却又忍不住泪水婆娑,想哭却又没有太多的悲伤。

是憎恨?

是失落?

是愧疚?

是……

又好像什么都不是。

她的意识有点儿混乱,但想的最多的还是小白脸李朝阳,她是真心惦记他,牵挂他,猜想着此时此刻他在干什么。

会不会仍在街头游荡?

是不是心中装满了委屈和无奈?

也或者……

唉,都已是深夜时分了,夜露寒凉,会把他身体搞垮的。

而更让她担心的是校长对李朝阳的下一步行动,那个无赖会不会恼羞成怒,利用他手中的权利去报复他,排挤他?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再也坐不住了,摸一件外套穿在身上,锁了门,轻手轻脚出了院子。

大街上黑茫茫,空无一人,寒气扑面。

柳叶梅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,拢了拢上衣,径直奔着学校的方向走去。

此时的学校一片空寂,漆黑一片,平静得就像啥都没发生似的。

这让柳叶梅心生质疑,会不会是尤一手那个老混蛋故弄玄虚,拿谎话来逗自己呢?

要么就是他对校长和李朝阳心存芥蒂,故意在自己面前编瞎话糟践人家。

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怕是自己真的上了老东西的当了,这才抄起双手,转身往家赶。

此时的她内心已经释然了许多,但愿平安无事,那样的话,大家都可以心安理得地睡个安稳觉了。

当她走到大槐树下的时候,突然看到在不远处的墙角下有一个黑影在晃动,看上去是个人,个头很高,像是个胖子。

那黑影像是也看到了柳叶梅,迅速掉头,风一般溜走了,出奇地快,眨眼间便没了影踪。

看那人行踪鬼祟,柳叶梅就断定绝对不是个好人,夜幕之下,他躲在哪地方干啥呢?

柳叶梅禁不住头皮发紧,浑身冷得直哆嗦,她咬了咬牙根,跟在后面追了几步,然后站定喊了起来:“谁啊?谁躲在那儿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