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 暧昧之夜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的喊声在阴森的胡同里回旋,不但没有把黑影震慑住,反倒把自己给吓得不轻,一时间魂飞魄散,撒丫子就跑。

等她哆哆嗦嗦开了门,再回头锁紧了,这才趴在门板上,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。

突然觉得腿间冰凉一片,伸手摸一把,这才知道是尿裤子了,自嘲道:瞧瞧这个没出息样吧,平日里的能耐呢?

这也难怪,之前就被村长折腾了大半个晚上,一个鲜活的人短时间内历经了数次沸腾,冷却,再升温,再冷却的循环过程,身体的能量基本被耗了个干净,刚才又被吓了个半死,不虚脱才怪呢。

柳叶梅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屋,上床躺下,却一点睡意都没有,满脑子都是杂乱无章的画面——

飘忽不定的鬼影;

孤立无助的李朝阳;

被诱骗出去的蔡富贵;

猥琐下流的村长尤一手;

还有……还有那个变*态的胡校长;

……

越想越乱,越乱越想,柳叶梅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,是啊,再这样下去的话,不疯才怪呢。

她谴责起了自己:柳叶梅啊柳叶梅,这才短短几日啊,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?

很多事情要是放在之前,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,譬如默许男人黑夜里走进自己的家门;

譬如心甘情愿让坏男人动自己的胳膊、腿,甚至还有胸脯和屁股,虽然没有结纳他们进入,但似乎再也没有之前的纯洁了;

再譬如,为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小男人牵肠挂肚……

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从大年初一醉酒之后开始的,变化之快令自己都难以置信,真是不可思议,就像被魔魂附体了一样。

正胡乱寻思着,她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咕咚一声闷响,顿时警觉起来,趴在窗口上,察看起来。

自己家院子里静悄悄的,不见有任何反常的迹象,就想到也许是从邻居家传出来的。

难道是有人翻墙而入,进了他们家院子?

可又会是谁呢?

是贼?

还是偷腥的野男人?

她竖起耳朵听了半宿,不见开门的声音,也没有脚步移动的声音,更不见那种挠心挠肺的猫叫声,也就不再胡思乱想了,睡自己的去了。

而另一边的范佳爱也在同一时间听到了那声闷响。

她爬起来,光溜溜下了床,赤脚走到窗户前,透过玻璃朝外张望了一会儿,不见有啥异常,就重新上了床

可她怎么都睡不着,看看时间,才十点多一点,突然想到都好几天时间没有跟方光荣联系了,于是就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,拨了过去。

电话嘟嘟响着,却没人接听,她再次拨了过去,结果还是无人应答。

这就奇怪了,方光荣以上是手机不离手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不会是出啥意外了吧?

范佳爱心里一沉,担心起来。

正云山雾罩地琢磨着,手机响了起来。

看一下号码,果然是自家男人的号码,赶紧接听了,却不是方光荣的声音,那人上来就问:“你是范佳爱吗?”

“是啊,你是?”范佳爱心里咯噔一下,犯起了疑惑。

“你没听出我声音来?”

“没呀,你是谁呀?”

“你别管我是谁,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,你平日里又对我又不薄,我告诉你一个事儿。”

范佳爱更加摸不着头脑了,着急上火地问:“你到底是谁啊?你想告诉我啥事?快点说呀。”

“范佳爱,连怎么就我都听不出来了呢?白白惦记你这么多年了。”对方奸笑一声,接着说,“方光荣他出去了,和一个女人,还没回来呢。”

“啥?方光荣跟一个女人出去了?啥女人?他们出去干嘛了?”范佳爱警觉起来。

“是啊,一个城里的娘们,粉白细嫩的,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,天还不热呢,就穿着露出雪白大腿的裙子,馋煞人了。”说着咕咚一声,像是吞咽了满满一嗓子眼的口水。

“你就编吧,骗谁呢你?我才不信呢,城里的女人会看上方光荣,就跟个土鳖一样?”

听上去对方不高兴了,说:“信不信由你,不识好人心,那我挂电话了啊,不信拉倒!”

范佳爱说:“你连自己是谁都不肯告诉我,叫我怎么相信你的话,骗人,肯定是骗子!”

“你以为我傻呀,如果方光荣知道我把秘密偷偷告诉了你,他不杀了我才怪呢。”

“那你说,那女人怎么会找上他的?找他干嘛?”

“这还要问了,男人女人找在一起,黑灯瞎火的还能干嘛?还不就是玩玩那些技术活儿嘛,不过我跟你说,光荣那小子艳福确实不浅,好事尽让他给碰上了,那女人可叫一个有滋有味,细皮嫩肉,一掐就出水,哎哟,还不舒服死啊!”说着又奸笑起来。

等停了笑声,对方接着说,“对了,范佳爱,你问我那女人是怎么找上他的是吗?”

“是啊,说来让我听听,就知道靠谱不靠谱了。”

“也好,我就跟你说实话吧,就是前几天,那女人家的卫生间墙砖脱落了,找我们过去帮着拾掇一下。你老公和我两个人去的,看了情况后,我们分了工,我去购料,你老公负责清理墙面。你猜我回来后看到了什么?”

“你就别兜圈子了,快说!”

“等我带着料回来后,看到你老公活没做多少,外套脱了,只穿着里面的小内衣,脸通红通红的,埋着头,半天都不敢抬起来。而那个女人好大一会儿才从卧室里走出来,竟然换上了睡衣,脸上还桃花一样鲜艳,再笨的人也能看出点啥来吧,你说是不是?好了,跟你说这些就不少了。”那个人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范佳爱半信半疑,躺在被窝里,翻天覆地想开了。

正煎熬着,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,差点没把范佳爱的魂给吓掉。

她急切地拿起来,看一眼屏幕,见是方光荣打过来的,就按了接听键,放到耳根处。

光荣喊一声范佳爱,然后平静地问她:“你刚才打来电话了?”

“是啊,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有事吗?”

“没事就不能说说话了?我问你,刚才你干啥去了?”

“去洗澡了呀,怕弄坏了手机,就扔床铺上了。”

“在家的时候你可大半年都不洗一回澡,是身上弄上啥脏东西了吧?天还不热呢,就跑到外面去洗澡?”

方光荣打着呵呵说:“不洗不行啊,这几天一直忙着帮人家处理厕所的墙面,臭烘烘的,不洗自己都闻着恶心呢。”

范佳爱心头一热,看来刚才那人说得没错,他们的确是帮人家修厕所了,难道真的是跟女主人勾搭上了?

“喂,家里没事吧?女儿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光荣听老婆这边没了动静,就主动问了起来。

范佳爱扯起嗓门喊:“方光荣,你少给我打岔!我问你,你没做对不起我们娘俩的事吧?”

“说啥呢你?我天天干活挣钱,这也叫对不起你们呀?”听上去男人有些委屈。

“你就没跟城里的女人干点啥?”

“干啥?”

“装傻啊你,男人女人还能干啥?”

男人干笑两声,说:“城里的女人会看上我?图啥,别逗了,范佳爱你就放心吧,咱也就是想想的份儿。没事挂了吧,大成他们喊我过去打牌呢。”说完真就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这个熊男人,跟自己钻了十几年的被窝,几乎夜夜都嘴馋,如今一个人在外头,一连几个月不沾女人身子,他能受得了吗?

特别是到了夜里,孤零零躺到铺上,硬是找不到个热乎的地方,那种憋在里面的火辣劲儿可真是够人受的。

这样一想,范佳爱心就软了,是啊,男人也不容易,兴许找个女人解解闷也是正常的,只要别把家里老婆孩子给忘了就成。

这样一想,她心里反倒舒坦了,也好,这不就扯平了嘛,自己跟野汉子们不清不混的,给自家男人一点点自由难道不应该吗?

正不知羞耻地想着,突然听到外面风声大作,飞沙走石,一眨眼的工夫,瓢泼大雨就下了起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二天一大早,天刚蒙蒙亮,蔡富贵就从离开了村委会,头昏脑涨朝着家走去。

这时候晨曦初现,东边的天幕上有了淡淡的亮色,蔡富贵值守了一夜,又累又困,沉沉的睡意纠缠着他

回到家中,见柳叶梅仍睡得香,也没有打扰她,躺到床尾就迷糊了过去,瞬间便呼声大作。

一觉睡到了大半饷,柳叶梅进屋喊他,见没有回应,就伸出娇嫩的手掌,猛劲拍打他的屁股。

“你干嘛呀?”

“看看……看看你都睡到啥时候了?快点起来,村长在喇叭里喊你呢,说是有急事,要你去村委找他。”

“他又找我干啥?我这才刚刚回来呢,不去……不去……”蔡富贵很不耐烦地嘟囔着。

“蔡富贵,你这个死熊人,不睡觉会死呀,你还想不想当村干部了?”柳叶梅站在床下骂他。

“狗日的村长,他这不是成心折磨人吗?老子一夜没睡,这才刚刚打个盹呢,他又喊开了!”蔡富贵眼睛都没睁一下,骂骂咧咧。

“妈逼,你嘴上干净点好不好?”柳叶梅有点儿怕了,埋怨起了蔡富贵:“你个熊杂碎,咋好骂村长呢?你活腻了是不是?”

“老杂种,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