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残忍暴行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公爹毫不含糊,摸起菜刀就蹿进了儿媳家门,这才把坏人给吓跑了。

郑月娥说,考虑到人家是新媳妇,顾及脸面,坏人又没实打实地把坏事给办了,所以就没报案。

今天把妇女们交集来的意思,就是为了给大伙提个醒,特别是男人外出打工的,一定关好自己的门,守好自己的人,加强自身防范。

接下来由尤一手讲话,他又把新媳妇被侮辱,以及案发现场的情况说了一遍,说得更详实,更具体。

他说坏人用刀子拨开门闩,然后摸进屋,先用被子捂住了女人,再用胶带封了嘴巴,然后就开始胡乱摸索,再然后就死扯硬拽地脱人家小媳妇的贴身小衣服,接下来就实施侵害……

他断言,这一次虽然半道里被搅合了,没成事,但从手段上看,跟上两起案件很相近,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。

柳叶梅留意到尤一手讲这些情节的时候,并没有表现出对坏人的痛恨,也少见对弱者的同情,相反倒显得很亢奋,津津有味,并且言语间还流露出了某种怪诞的味道。

不难看出,他是在把玩那些细节,并以此来满足邪恶的情趣。

老不死的,十足的王八蛋,真该遭雷劈!

柳叶梅在心里痛痛快快骂着,表面上却冷静得很,规规矩矩地听台上的人讲话。

最后,尤一手要求与会的妇女们共同讨论两件事情:一件是新媳妇被糟蹋的事要不要报案;

第二件是如何做好妇女的安全防范工作。

就在大伙吵吵嚷嚷讨论的时候,柳叶梅心里面豁然一亮,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。

既然连警察都已经把前两起案件定性为系列强奸案了,村长又从作案手法上作了具体分析,称新媳妇的侵害案也属同一个人所为。

那么,就应该排除对李朝阳的嫌疑,很明显,他没有作案时间,因为他早就被警察带走了,人压根儿就不在村子里,怎么会有机会再次作案呢?

柳叶梅心血来潮,想立马就把这个疑问提出来,可试了几次,最终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。

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傻逼啊!这不等于没事找事吗?

村上的人,特别是女人们,本来就在暗地里嚼舌头,议论自己跟小白脸李朝阳相好的事,这时候再明目张胆地跳出来为他说情,还不等于承认自己真的与他有一腿吗?

散会后,蔡富贵收好纸笔,对着尤一手说:“叔,我觉得会上说的这些事情,还是不写出来好。”

尤一手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蔡富贵说:“这不等于把屎盆子往外端吗?再说了,里面还牵扯到了个人隐私,真要是张扬出去了,那个被害的小媳妇,还有法活吗?”

尤一手想了想,说:“这倒也是,不过,你可以变一变说法,只说咱号召广大妇女提高警惕,别说小媳妇那事了。”

“那样的话意义就不大了。”

“不管大不大,点到为止,这样吧,你先回去写吧,写完拿给我看一看,好用就用,不好用拉倒!”

“那好吧,我回去写了。”蔡富贵说完,转向了柳叶梅,说,“走,咱们回家吧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先回去吧,我还有点事儿要跟村长说。”

蔡富贵问她啥事。

柳叶梅说:“女人的事儿,别问那么多,该干啥干啥去!”

蔡富贵碰了一鼻子灰,翻了翻白眼,抬脚走人了。

柳叶梅迟迟没走,直等到屋里只剩了村长一个人,才靠上前,想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。

“咋还不走?是不是想吃肉了?”村长粗野地问道。

“想吃肉也用临不着你呀!霜打的茄子似的,软鼓囊囊的,还嫌脏了我的嘴巴呢。”柳叶梅也跟着泼辣起来,她觉得,对待尤一手这样的无赖型人物,压根儿就没有必要客气,适当给他点颜色瞧瞧还是有必要的!

“姜是老的辣,你是吃少了,没品出真正的滋味来,要不抽空我把那玩意儿养肥了,再让你尝一尝?”尤一手反倒更加猥琐了。

“去你的,老不正经!我想跟你说个正事。”

“啥正事?”

柳叶梅捋了捋前额的头发,反问道:“你咋就敢把新媳妇被糟践的事儿给定性了?”

“定性啥了?”

“你不是说这次糟蹋新媳妇的,跟上两次是同一个人吗?”

“是啊,很多人都这么说呀。”尤一手边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,边解释道,“你想呀,开门用的还是刀子,上两次不也是一样吗?还有猛劲撕扯衣服的手法,以及那个残忍劲儿,不都差不离吗?还……还女人家的身子都咬碎了,难道是个狼不成?柳叶梅,你知道这说明了啥?说明这个人是病态,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。”

柳叶梅稍加沉吟,说道:“我也觉得你分析得有道理,可见你的村长没白当了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耍女人耍出了经验。”

村长一笑,骂道:“去你狗曰的玩意儿,我除了耍你还耍谁来着?”

柳叶梅冷笑一声,说:“这还要我一个一个的说出来吗?那我就点点名你听听,只要你不觉得寒碜就行。”

“得了,麻痹滴,你就别胡咧咧了,我这不是为广大妇女同志排忧解难吗?男人们不在家,那块地茬闲着也是闲着,放时间长了一准长草,我帮着深耕一下,再使点大肥大水的,慢慢不就滋润起来了嘛,一来二去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好吗?不但不感激,还在背后挤兑我,良心全他妈被狗吃了。”村长很不要脸地说完,端起水杯,呼啦喝一口水。

“老混蛋,占了便宜还卖乖,谁稀罕啊!”柳叶梅狠狠剜了他一眼,接着言归正传道,“按你的意思推断,也就是说,昨天夜里的案子肯定不是李朝阳老师干的了?”

村长白一眼柳叶梅,不无醋意地说:“左一个李朝阳,右一个李朝阳,你就是跟那棵豆芽菜说不清楚!”

“别胡咧咧,我这不是跟你说正事嘛!”

“是不是他干的那得由警察说了算,我可不敢断言!”

“那我就去找警察说去。”

村长瞪大眼睛,紧盯着柳叶梅,吼道:“你敢!不是说好不报案的嘛,都已经集体讨论通过了,你再去瞎捣腾,是不是嫌咱们村臭得还不够啊?上一茬人中出了个你二麻子叔,搞得村里的青年人都讨不到媳妇,你再把现在村上连续祸害女人的事抖擞出去,我看连你儿子也要打光棍了!你要是再给我惹出乱子来,全村的老少爷们都不会饶了你!”

柳叶梅讨了没趣,灰塌塌地走出了村委大门,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,心里乱到了极点。

这算啥事啊,事实明明摆在那儿,却不让澄清,这不明摆着是混账吗?就算是自己跟李朝阳毫无干系,可也不该看着好端端一个人被冤屈啊!

想来想去,柳叶梅决定去一趟新媳妇家,让受害人自己去报案。

那样的话,警察必定会再次来村里调查,就算抓不到坏人,对李朝阳的嫌疑也就解除了。

对了,村长不是要蔡富贵写故事嘛,那就叫上他一起去,也好让他帮着自己造声势。

柳叶梅回家喊蔡富贵,可蔡富贵说啥都不答应,称这个时候去不合适,那不等于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?

再说了,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家,去问女人那种事情,难以启齿。

柳叶梅无奈,只得一个人去了。

蔡富贵嘴上没答应,心里却痒得不行,他也想尽快弄清事实真相,除暴安良不说,起码得让村里的女人过上安生日子。

说起来,遭遇不幸的那个新媳妇与柳叶梅还沾亲带故,她的婆母娘是柳叶梅的一个远亲表姑,平日里就有来往。

这样一来,柳叶梅就无所顾忌了,路上买了半袋水果,提在手上,大摇大摆走进了表姑的家门。

表姑一见柳叶梅,就扯着她的手不放,泪水扑簌簌直往下滚,带着哭腔说道:“侄女啊,可吓煞俺了,好好的一个小媳妇,这才过门几天啊,就叫人给祸害成那样了,还让人怎么活呀?”

“表姑,不是还没……没那个啥吗?”

“唉,那还有啥两样呀。”

“可也是,吓也被吓死了。”

“都怪那个龟儿子,说好今年不让他出去打工的,可他就是不听,说是结婚借下的钱急着还,扔下媳妇就走人了。”

柳叶梅叫一声表姑,安慰道:“丑事已经出了,就该想开些,你如果这样哭哭啼啼的,人家新媳妇不是更受不了吗?”

表姑说:“谁说不是来着,你说,一个小女孩家,能不害怕吗?里面的小衣服被撕得一缕一缕的,那得多大的劲啊!人家白白净净的身子,你看看被那贼人弄的吧,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,上面尽是牙印子,看都没法看了,外面那些肉肉被挠了不说,连……连下面都……都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老太太又嚎哭起来。

柳叶梅搂紧表姑颤巍巍的肩头,气愤地说:“狗曰的,简直就是个野兽,是畜生,是杂种,该抓!该杀!该千刀万剐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