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一章 引狼入室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哭过一阵子,表姑安静下来,抹一把眼泪,说:“已经遭过一回了,我还真的怕再有第二次,可也不能天天夜里守着她吧?”

“那就叫俺大兄弟回来呗。”

表姑摇摇头,说:“使不得呀,他在大老远的城里,要是知道自己的新媳妇被坏人给糟践了,还不得活活急死啊!”

“是啊,这倒也是,自己都没稀罕够呢,就被外人给祸害了,给弄脏了,这该怎么办呢?”柳叶梅也跟着犯起愁来,连声叹息。

表姑双手抱着蓬乱的脑袋,只知道唉声叹气。

柳叶梅思量了一阵,然后拍了拍表姑的后背,说:“去报案吧,别前怕狼后怕虎了,必须赶紧去报案!”

“使不得……使不得……使不得啊柳叶梅,我的大侄女!”

“咋就使不得了?总不该白白让坏人欺负了吧?再说了,他要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来欺负咱呢?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“表姑呀,你开明点好不好?只要把坏人抓住了,咱们以后的日子才能过安生,要不然就永无宁日,就……”

尽管柳叶梅费尽了唇舌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但表姑死活就是不答应,坚决不让儿媳妇去报案,说丢不起那个人,一个还未生养的女人家,传出去,脸面没处搁。

柳叶梅说:“就算你不报案,脸面就有地方搁了?村长都已经在会上讲了,还是当着全村人的面,话可比风跑得快呀表姑,说不定这时候已经传到几十里、几百里之外了,你不报案,坏人抓不到,搞不定哪会儿他还会来的,后果不是更严重吗?”

表姑愁得没了主意,叹口气,说:“表侄女啊,你说得也在理,可媳妇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呀。再说了,村长都来嘱咐过俺了,让俺无论如何不能报案,咋好跟他对着干呢?”

“别听那个老混蛋的,他不让报案,那是因为怕传出去坏了村里的名声,对他这个当村长的不利。这样吧,你儿媳妇如果真心想不通,我去做做她的工作,相信她一定能分出个孬好来的,再怎么着,也不该白白让坏人给糟蹋了呀!”柳叶梅满脸诚恳地说。

“儿媳妇头晌就走了,让她娘家兄弟接走了,说是送医院去了,下边伤得那么重,不治治怎么行呢?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生孩子……”表姑满脸惆怅,悲声哽咽。

“表姑,只因为咱们是亲戚,所以我才特地跑过来,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案是一定要报的,不然坏人抓不到,村里所有的女人都不得消停,说不定哪一天,就会临到咱们自己的头上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柳叶梅不好再多说啥,扔下几句狠话,就转身出了门。

柳叶梅回到家里,一边做饭一边思量,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鲁莽了,自己是对李朝阳是有好感,还偷偷摸摸跟他腻歪过,难道仅仅凭这些就能证明他不是个坏人了?

这分明也太感情用事了,万一他真的就是个坏人呢?

自己又明里暗里的帮着他,那自己岂不成了同流合污的帮凶了?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就后悔了,觉得自己还是少管闲事好,能够清清静静过日子就知足了。

下午三点多钟,柳叶梅接到了胡校长的电话,说是夜里过来找她。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现在村子里乱腾腾的,还是改日吧,只要你把我求你的事情处理好了,以后机会多得很。”

校长不答应,说:“那不行,不早些把事情谈开了,说不定啥时上面就来人调查了,万一措手不及呢?那我可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
柳叶梅知道他是心怀鬼胎,借着处理问题的名义,来吃自己的“豆腐”,说白了,就是惦记着自己这一身细软。

但无论如何,这都是一次绝好的机会,只要把握好尺度,就能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,把心腹之患给彻底解决掉了。

“怎么不说话呢?你说个时间,把门给我留好了。”胡校长催促道。

“那……那就……九点吧。”

“好,九点就九点。”

柳叶梅再次叮嘱道:“你可要讲信用,一定把东西给我带来,要不然,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

“忘不了……忘不了……你放心好了,我保证把所有的证据都带给你。”校长说完,哧哧笑着,听上去就很奸诈。

没办法,开弓没有回头箭,只得见机行事了。

吃过晚饭后,见蔡富贵坐在灯光下抽闷烟,心里面就急得慌,可又不敢明着说。

挖空心思想了一会儿,就走到了蔡富贵身边,说:“开完会后,你知道我跟村长说啥了?”

“你不是说女人的事嘛。”

“不是,是你的事。”

蔡富贵抬起头来,问:“说我啥事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就是惦记着你当村官的事情,私底下掏了掏底儿,老东西说,他那儿觉得没问题,关键是你自己表现不积极。”

“我怎么就不积极了?”

“村长说,就拿夜里值班那事说吧,你态度就不好。”

“我不是已经值过了吗?”

“看看,果然被村长说着了。”

“他说啥了?”

“他说你就是被动应付,昨天夜里把你喊了去,今天肯定就不去了,这样的态度,没有说服力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要主动要求去村委会值班了?”

“这不说明摆着的事吗?不过村长说了,要我不要提示你,他想看看你的主动性。”

“是这样啊。”蔡富贵猛抽了几口烟,扔掉了烟头,说,“那好吧,我再去值一回。”

“爱去不去!我也觉得你不一定是块当官的料。”柳叶梅故意刺激他。

蔡富贵站起来,去里屋拿了一件衣服,边朝外走边说:“我还不是怕你夜里害怕嘛,值个班有啥?”

“我把门关得紧紧的,有啥好怕的?再说了,村委有人值班,全村的女人都能睡个安稳觉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去了。”

“你先去村长家拿了钥匙,向他表明态度,就说你要去值班,其他不要多说,明白了吗?”

蔡富贵应着,抬脚迈出了院门。

柳叶梅跟到了大门口,见蔡富贵身影消失在夜色中,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。

她赶忙关了门,黑灯瞎火坐在屋子里,等着校长来。

果然,九点钟不到,就听到外面有了轻轻的敲门声。

柳叶梅蹑手蹑脚走过去,贴近门缝问一声:“谁?”

“是我。”胡校长小声应道。

柳叶梅小心翼翼开了门,等校长进了里屋,她稍加犹豫,又把门闩严严实实插上了。

校长站在黑影里,转身问柳叶梅:“你男人呢?”

“值班去了?”

“为什么不开灯?”

“你怕了?”

“黑影里咋办事儿?”

柳叶梅走过来,说:“亏你是个精明人,灯火通明的是好,可万一有人来呢?看见你在屋里晃来晃去的,有你好果子啃吗?”

“你这小娘们,万一黑影里设了埋伏呢?”胡校长轻咳一声,半真半假地说,“柳叶梅,你不会害我吧?”

“老话说得好,啥人啥心,我还担心你害我呢。小心眼,一点儿都不像个真男人!”柳叶梅讥讽道。

胡校长嘿嘿笑了,说:“你说我不像个真男人?那是你没正经体验过,不是咱老吴吹牛,老子威武着呢,天下数一数二的,你信不信?等一会儿,我让你见识见识。”

“你又喝酒了吧?”

“哦,喝了一点点,不多。”

“说好是来处理问题的嘛,干嘛要喝酒?”

“酒壮英雄胆,要不然,我真不敢进你家门。”

“算了吧,我可没你那么坏,不早了,该干啥干啥吧。”

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卧室,门一关,校长就亟不可待地抱住了柳叶梅,一只手直接狂野起来。

柳叶梅抓住他的手,狠狠掰着,毫不留情。

校长疼得嗤嗤吸气,赶紧松了手,嘴上说着:“小娘们儿,你手上的劲头可真大呀?好,我就喜欢你这号的,一旦在床上嬉闹起来,那可叫一个龙腾虎跃,错不了!”

柳叶梅摔一下身子,说:“你也太着急了吧,最重要的事情还没办呢。”

校长装起了糊涂,问啥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柳叶梅说:“先把东西拿出来吧。”

“哦,你说那个呀,小事一桩,小事一桩,等你把我打发舒服了,顺手就给你,放心好了。”

“不行,要不然我没那个心情。”

“我说柳叶梅,你不会等我把罪证给处理掉了,再翻脸不认人吧?到时候不让我欢心怎么办?”

柳叶梅说:“人都已经进屋了,你还有啥好顾虑的?万一你跟我耍花招呢,白白占了我的便宜,一怕屁股走人了呢,我找谁喊冤去?”

“柳叶梅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毛孩子了?老子孬好也是个领导干部,小瞧人了不是?”

校长说着,从腰间解下了一个袋子,放到床上,摸摸索索打开,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。

“那是啥?”柳叶梅问。

“微型录像机。”校长在手中掂了掂。

“那你打开我看看,是不是真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