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致命的撩拨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胡校长倒也乖顺,摸索这操作起来,不大一个儿功夫就找出了蔡富贵趴在地上偷看女厕所的影像,边操作边对着柳叶梅说:“柳叶梅,大美女,你好好看看,看看你男人的丑态吧,他这不是犯罪是什么?人家女人明明在里面拉撒,他偏偏就看得那么过瘾,你说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柳叶梅气呼呼打断了他。

“咋了这是?”

“你……你把那些都给我删掉了,删得一点儿都不剩,快点!”柳叶梅命令道。

胡校长又想耍滑头,说:“都已经让你看过了,还有啥不放心的呢?咱先上床放松一下,随后就处理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,我等你处理掉!”

“唉,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这不是故意折磨人吗?你明明知道我早就等不及了,那种滋味儿可不好受啊,就跟猫咬似的,你就忍心看我难受?”

“别啰嗦那事了,快点动手!”

“女人就是任性,那好吧,这就删……这就删。”说着,胡校长便动手操作起来,也就几秒钟的时间,就说大功告成了。

柳叶梅还是不放心,让他再回放一遍,见上面过真啥都没有了,显示为一片空白,这才踏实下来。

“这下你放心了吧?”胡校长把录像机放到了对面的柜子上,急吼吼地脱起来了自己的衣服,边脱边催促着柳叶梅:“别傻站在那儿了,快脱啊,抓紧了,抓紧了,哎呦我的妈呀,实在忍不住了。”

柳叶梅却站在原地一动未动,看着胡校长手忙脚乱脱起了衣服,三下两下就把自己搞成了一个光腚猴子。

“你干嘛?是不是想耍我呀?”胡校长双臂抱膀,问柳叶梅。

“胡校长,在我心目中,你可是个了不起的大干部,就是借我十个胆儿,我也不敢耍你啊。说实话,刚才被你几句话忽悠得不轻,撩得我五脏六腑都痒痒,还真想跟你闹腾一回呢。”

“那就来吧,还等啥?”

“可我还有一块心病呢,想跟你说叨说叨,就算是向你求个人情吧,你看中不中?”

“小娘们,我就知道你会耍这一手,还是为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吧?”

“胡校长大哥,你大人大量,别跟那个小屁孩一般见识,这样闹来闹去的,还不毁了人家一辈子的前程啊。”

“毁了活该!”胡校长咬着牙根说。

柳叶梅心头一震,却没有当即指责他,而是走过去,摊开手掌在胡校长肥硕的前胸摩挲起来。

细嫩的手儿活像两条小鱼游来游去,不时弹一下手指,直弄得半老头子酥痒难持。

胡校长已经开始气喘不匀了,他向前一步,把柳叶梅紧紧搂在了怀里,嘴里喷出来了浓重的酸腐之气。

柳叶梅猛劲推一把,差点把毫无防备的胡校长推倒在地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胡校长被吓着了。

“正事还没谈呢,你就急着干那事儿?”

“柳叶梅,那个小屁孩的事儿你最好不要管!”

“不中!我就纳闷了,那么好的一个小伙子,还是个大学生,你干嘛就处处为难人家,跟人家过不去呢?”

“我那样做,自有那样做的道理,原因很多,还不止一条两条。这样吧,咱先亲热,等把好事办完了,我再慢慢告诉你,这时候说会坏了我的情趣。”话没说完,胡校长一把攥住了柳叶梅的手,猛劲往床边拖。

这一次柳叶梅没有反抗,她顺势跟了过来,还故意把腿往胡校长身上蹭,娇里娇气地说:“求求你……求求你,我的大校长,快点告诉我好不好呀?要不然,我心思都在那事上了,还咋跟你玩亲热啊。”

胡校长终于看到了希望,血流骤然加快,一颗老心脏被逗弄得酥酥麻麻,百爪乱挠一般。

“你不乐意跟俺说是不是?那好,不说拉倒,你这人,还说自己有情有义呢,也太不拿女人当回事了!”柳叶梅一甩手,退了回去。

胡校长长吁一口气,感叹道:“你这小娘们啊,也太会玩软刀子了,光说我不了解你,你又了解我多少呢?”

“胡校长,哥,亲哥。”柳叶梅腰肢一扭,撒起娇来,“人家就是想知道嘛,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,告诉我好不好呀?等你把实情说出来,我就老老实实让你玩个痛快。”

胡校长想了想,苦笑着说:“你这手可真恶毒,让我光溜溜站在这儿耗着,就一点儿都不心疼?柳叶梅,你看这样好不好?咱俩一起上床,先暖和暖和,我再告诉你,这样总该可以了吧?”

“那也中,你先上去吧,我这就来。”柳叶梅嘴上说得轻松,可心里却在纠结。

唉,看来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了,干脆,一不做二不休,脱就脱吧!反正大黑夜的,灯又没开,充其量眼前一抹白,细处的东西啥也看不到。

见胡校长已经上床躺下,柳叶梅坐到了床沿上,一件件脱起了外衣,直到只剩了秋衣秋裤,才骗腿上了床,倚墙而坐。

“干嘛不躺下呀?”胡校长问。

“你还没告诉我呢。”

“你躺下我就告诉你。”

柳叶梅依然坐着,不再说话,伸出一只小巧的脚丫,有意无意地撩拨着男人,蜻蜓点水一般。

胡校长有了更为强烈的反应,近似于失控状态,先是鼻腔里哼哼哧哧,紧接着身子也开始抽搐。

正等他抽搐的频率明显加快时,柳叶梅陡然停止了动作,直接把那只温热的小脚丫挪开了。

“柳叶梅,别停下,那样……那样挺好的,来……来吧……继续……”胡校长连声音都颤成了碎片。

柳叶梅没有听他的话,不但没继续,反而把身子往外移了移,说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呢,说说看,小范老师究竟哪儿得罪你了?”

“那小子坏,一家人都他妈的坏,简直坏透了!”

“咋个坏法了?你说来听听。”

“哎哟哟,你这个熊娘们儿,故意折磨我是不是?好……好……那我就告诉你吧。”

“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“你可一定不要告诉别人,你发誓。”

“好,我发誓,要是出卖了你……你是一条狗。”

胡校长这才道出了实情,原来当年的那个第三者,也就是勾引他老婆的那个领导,就是李朝阳的亲舅舅,不过人早就没了,十几年前,就因脑中风一命归西了。

“你没弄错吧?那个男人确定就是李朝阳的舅舅吗?”

“是啊,错不了,百分百错不了,他们家的事儿,上至祖宗八辈,下至子孙远亲,我都暗中仔细调查过了,况且我还特地看过李朝阳那小子的档案,这还有错?”

“就因为这事儿,你就给人家穿小鞋了?”

“可不,老话说得好,有仇不报非君子嘛,这怪不得我,你说是不是呀?柳叶梅。”

“呸,还君子呢,我看你就是个小人!就算是他舅舅勾引了你老婆,与人家外甥有啥关系呢?给你戴绿帽子的人已经死了,有本事你到地狱里去找他理论呀,何必嫁祸到一个毫不知情的孩子身上呢?”

胡校长一阵长吁短叹,说:“没办法,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,这都是溶在骨子里的恨,想忘掉不容易,也许只有找到了报复的机会,把淤积在心底的那些恶气全都泄出来,才能轻松,才能释怀。”

“胡校长呀胡校长,想不到你还是个阴险之人,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好,免得有那么一天,你也会暗地里害我。”柳叶梅边说边往外挣脱。

胡校长伸手抱住了柳叶梅的纤细小腰,讨好地说:“我怎么可能害你呢?你不但与我无冤无仇,还是我的梦中情人,爱惜还来不及呢,来……来……时间不早了,春宵一刻值千金呢,咱们抓紧了,来吧……来吧……”

“不行,你必须答应我!”

“不要再扯那事了好不好,我……我都已经受不了了,不信你试试……试试……都已经挺到天上去了。”

“爱挺哪儿挺哪儿,反正我就是想听你说实话,要不然就坚决不答应,一辈子都不答应!”

“柳叶梅,求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你就应了我吧,我实在是难受,难受得不行了呀。”

柳叶梅没再吱声,沉默一阵,缓缓地往胡校长身边挪了挪。

胡校长以为柳叶梅有了想法,要跟自己来真的了,越发狂乱起来,呼出的热气一阵强过一阵。

眼看着水到渠成,柳叶梅却突然又来了一个急刹车,控制了他的动作,问道:“你说,以后还跟他过不去吗?”

“啥意思你?”

“说,还会对他不依不饶,暗中陷害吗?”

“哎哟哟,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成心折磨我是不是?我啥时跟他过不去了?啥事陷害他了?”胡校长真的生气了。

柳叶梅倒是不愠不怒,娇声说道:“好哥哥,胡大校长,你心眼也太小了点吧?听听你都说哪儿去了?我这不是已经开始喜欢你了嘛,咋就成折磨你了?其实吧,都怪你自己,自己掘下陷阱井,再跳进去,能怪得了别人吗?”

“跟你说实话,一开始我是想借机报复那个小子的,觉得他亲舅不是个东西,欠了我的,就该由他外甥来补偿。可后来那些祸端,都是他自己惹来的,与我无关,说白了,他纯粹是他自作自受!”

“啥祸端是他自己惹的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