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章 女人的秘密武器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柳叶梅,你不该不清楚吧,别看李朝阳年纪轻轻,却是个采花大盗,来村里没多久,就四下里招蜂引蝶,没有一夜消停过,我真怀疑那小子是不是得了某种怪病,要么就是变态,或者是畸恋,最起码也是人格扭曲……”

“胡校长,你又开始栽赃陷害了是不是?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呀,让你给说得臭狗屎不如了。”

“对,他就是一块臭狗屎!”

“瞎说,小李老师是个好人!”

“你可不能被他的外表蒙蔽了,你好好想一想,为什么自打他来到桃花村之后,就频频出现女人被糟蹋、被强暴的案件?这还不说明问题吗?”胡校长说得很认真。

可柳叶梅还是不相信,反驳道:“你就别瞎扯了,人家斯斯文文的一个大男孩,能做出那种事情来?亏你想得出。”

“柳叶梅,你要是不听我的话,早晚要吃大亏,不信等着瞧。”

“谢谢校长大哥的关心,我会报答你的,会的……”柳叶梅梦话一般说着,柔软无骨的手搭在了校长胸前,轻轻摩挲着,继而嘲弄道,“瞧你这点出息吧,一点儿都不像个真男人,让你难受……让你折腾……让你煎熬……我就是要煎干你……就是要烧焦你……”

“柳叶梅,好妹子啊,你就别折磨我了,都想你好几年了,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,求你了。”胡校长快要崩溃了,苦苦哀求道。

“打住,你别猴急,先把话给我说清楚了,以后还欺负人家不?”柳叶梅逼问道。

胡校长那只被按住的手往下挣脱着,想坚持着进一步深入,但却被牢牢籀住了。急得直晃身子,哀求道:“好……好,我服了……服还不行嘛了,答应你,答应你就是了。”

“那好吧,你还得答应我一件事儿,明天就去找警察,就说是你看花眼了,李朝阳老师那天晚上压根儿就没出去过,让他们立马把人给放了。”柳叶梅步步紧逼着说。

“柳叶梅呀,姑奶奶来,你干嘛管那么多闲事啊?你是不是真的跟他有一腿,跟他睡过啊?”

“这与睡不睡没关系,我就是觉得你不应该欺负一个小孩子,你这样,会毁了人家一辈子,也太缺德了吧?”

“我算是看透了,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,我说不是他就不是他了?警察能听我的?你也太高估我了。”

“事实摆在那儿,你只要跟警察说,村里又发生强x案了,手法跟上两回一模一样,很可能是一个人干的,他们就会排除对李朝阳的嫌疑了。”

“操,你纯粹是让我自找难堪,破不破案与我有啥关系?不去,老子就是不去!”

“那好,随便你。”柳叶梅松了手,身子一软,躺了下去。

胡校长见时机一到,一只脏手伸了上去,隔着衣服,就像一只饥饿的老鼠,急于钻进肉肉里面去。

“不行!”柳叶梅灵醒过来,猛劲推开了那只脏手。

“你有完没完呀?”胡校长实在按耐不住了。

柳叶梅倒也激灵,随即又换成了一张笑脸,撒起娇来:“哥呀,亲哥,你今天必须答应我,要不然,我真的没心情跟你做啊!”

“那小子的事儿就那么重要?”

“你别误解,就算我与他素不相识,可他的遭遇让人听了心酸,更何况我们还打过几次交道,打心眼里觉得他是个好人。”

“好人,好个屁!”

柳叶梅放浪起来,散乱了满头长发,直往胡校长胸前拱,娇滴滴地说:“那个小伙子他就是好人嘛,至少人家不像你,见了女人就撒野。再说了,不管怎么样,你也是他领导,帮他一把是应该的吧?”

“好吧……好吧……”胡校长拧不过,只得答应下来。

“那你明天一大早就去,找警察把事说明白了,我等你的消息,好不好?”柳叶梅说着,双手搂住了校长的脖颈,用力往上一挺,身体就贴了上来。

胡校长趁机撩开被子,双手扯住了她的裤带,试探着往下拽。

柳叶梅扭扭捏捏,半推半就,侧身躺了下去。

“柳叶梅,可以开灯吗?”胡校长低声问道。

“别呀,为啥要开灯呢?”

“黑灯瞎火的我……我有点儿怕。”

“不嘛,会被外面的人看见呢。”

“不是已经关门了吗?没关系的。”

“不嘛,那怎么好意思呢?”

“有啥羞的呢?你很美,算得上是人间的大美之物,要细细的用心去品味才对,你说好不好?”

柳叶梅搔首弄姿,哼哼唧唧,撒娇道:“不嘛,还没被男人那么看过呢,多不好意思呀……”

“你男人也没看过?”

“没,真的没呢。”

“我才不信呢,那说明我有福气,成了第一个看你的人。”

“你好坏啊,老东西。”

“可以开灯了吗?”

“嗯,你开吧。”

胡校长下了床,却没找到开关。

柳叶梅只得起身,顺手摸着了墙上的开关,随着“叭”一声响,屋里豁然亮了起来。

胡校长转身上床,就在倾身上床的一瞬间,柳叶梅目睹了他的丑陋——臃肿肥硕的身体,皮囊般的肚腩,黑乎乎,丑得吓人。

顿时泛起了恶心,蜷缩起身子,直往墙角里靠。

而胡校长却一反常态,自己笔挺躺了下来,闭上眼睛,自我陶醉起来,全然忘记了柳叶梅的存在。

一阵疑惑之后,柳叶梅又想起了几天前的一幕:村长尤一手也曾经这样过,简直如出一辙,一模一样。

冷静想一想,她得出了一个令自己都感到意外的结论——

难道是自己身上也许有了某种神秘的力量,或者说是特异功能,当男人强迫自己,而自己又不情愿的时候,体内就会散发出一种扑鼻的香气,这种香气就像迷魂药,让男人沉迷,并产生幻觉,神使鬼差地被引领进了那种如痴如醉的状态之中……

这个发现让柳叶梅欣喜不已,不亚于得到了一件秘密武器,也就是说,自己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受男人欺负了,只要自己不乐意,谁都近不了自己身,只能自己玩去。

正在天马行空地想着,柳叶梅听到校长爆发出一声怪异的嘶鸣。

睁眼看过去,他已经停止了动作,五体投地趴在床上,皱褶密布的脸上流露出沉醉和满足。

柳叶梅看着,忍俊不禁笑起来,暗骂道: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,上辈子一定是头公猪!

胡校长紧闭着眼睛,嘴里噗噗喷着浊气,粘稠的口水无所顾忌地流了出来,顺着嘴角,像一条倒挂的胶状物。

柳叶梅再次泛起一阵恶心,直想吐。

胡校长活动了一下手臂,又伸了伸腿脚,然后又安静下来,几秒钟后,竟然打起了呼噜。

“起来……起来……别在这儿睡了,快回去吧。”柳叶梅朝着胡校长的屁股,猛踹了几脚。

校长像是被踹痛了,嗷地一声叫唤,弹跳而起,直接窜到了床下边,双手紧紧捂着羞处,咬牙切齿蹦跶着。

柳叶梅哧哧笑着,胸前一对刚出锅的大馒头跟着悠悠颤动,她顺手撩过了被子,捂住了自己。

“你这个……小娘们……怎么……怎么下手……这么狠呢?”胡校长咬牙切齿埋怨着。

“谁下手了呀?俺的手不是搭在你的肩上吗?”

“你这小浪货,早知道我直接把你给弄晕了。”

“你有那个能耐吗?”

校长探下头,瞅着自己下身,说道:“告诉你,今天我状态不佳,没有使出真本事,不然的话,一准让你晕过去。”

看来他的确是产生幻觉了,全然不知道那一切都是假象,柳叶梅嬉笑着说:“吹,你就吹吧,我也警告你,要是逼我使出真本事,没准就废了你。”

胡校长慢慢恢复了常态,色眯眯地说:“你这个娘们儿,瘾头够大的,嫌不过瘾是不是?”

柳叶梅冷冷地哼一声,挖苦道:“瞧你一身烂肉吧,皮粗毛厚的,脏得像头猪,就算油炸了我都不想吃!”

“傻丫头,嘛也不懂,老肉更香,刚才不是都把你给整晕了吗?”胡校长干笑着,看上去很滑稽。

柳叶梅往他腿上推了一把,说:“快回去吧,时间不早了,村里最近不安宁,回去晚了不好。”

胡校长死皮赖脸地说:“不回去了,都盼了好几年了,好不容易来一回,就玩一个通宵好了。”

柳叶梅决然说道:“不行,呆久了不好,被人看见就麻烦了。”

胡校长却不以为然,说:“这有啥?咱俩两厢情愿,又不是谁强迫谁,就是看见也无所谓。现在这个世道,偷点腥算什么,喜欢的人多了去了。告诉你吧,人家比咱玩得野多了,大城市里的人更烂,还有专门提供那种服务的场地呢,男的女的都有,刺激着呢。你老呆在村里根本就不知道,等有机会我带你出去见识见识,怎么样?”

“才不稀罕呢,跟你玩这些,已经够便宜你了,知足吧!要是让俺男人知道了,不杀了你才怪呢。好了……好了……该做的都做了,快穿好衣服走人吧,时间久了不行,我家男人会回来的。”

“哼,你以为自己男人就是好东西了?他在城里打工的时候肯定也没少玩,只是没人告诉你罢了。”

“瞎说!他可不像你这么嘴馋,本分着呢。”

“你呀,可真是个傻女人。”

“我怎么就傻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