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真不要脸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露出脸来,说:“是啊!你以后别再私心太重,报复人家了,年纪轻轻的,还不毁了人家一辈子啊!”

“柳叶梅,可真有你的,吃着碗里的还瞧着锅里的,有个老的疼你还不够呀,还要惦记着个小子的。放心吧,忘不了,但我可把话说在前头,我照着你说的去做了,可万一不起作用,你就不能再怪我了。”

“你别把两个事儿扯到一块好不好?我跟他啥也没有,也用不着跟你多解释。好了……好了……我都快被你折腾散了,想睡了,走你的吧。”

胡校长应一声,摸着黑开了房门。

他先在院子里站定了,朝四下里扫视一番,见平安无事,这才急匆匆出了院子。

柳叶梅下了床,跟在后头,看着胡校长渐渐消失了的背影,心里竟然怯懦起来,她真怕那个疯狂的恶魔突然从暗处蹿出来,一下子把自己摁倒,或者用钝器直接把自己击晕了,再然后……

想到这些,她禁不住头皮发麻,后背冰凉,不停地打着寒战,返身进了屋,咣当一声把门关了。

这闹得是什么鬼呀?简直吓死人了。

柳叶梅心慌意乱地走进了里屋,心里还是不踏实,又趴在窗子上张望了一阵子,才慢悠悠爬上床。

闭紧眼睛,本想好好睡一觉,可心里却突然燥热起来,心里面就像是着了火一样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突然,她再次听到了咕咚一声闷响,慌忙缩到了墙根下,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也就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,她听到外面吱喽一声敞门声,就以为是蔡富贵回家了,朝着窗口喊了一声:“富贵,是你回来了吗?”

听不见外面有回应,她又壮着胆子大喊一声:“外面是谁呀?”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,你也听到动静了是吧?”竟然是隔壁嫂子范佳爱的声音。

柳叶梅这才大起胆子来,趴到窗户上一看,见墙头上有个黑乎乎的脑袋在晃动,隐约觉得那就是范佳爱,就说:“是啊,你也听见了?”

“可不是嘛,都想过两回了。”

柳叶梅心头一紧,看来有人往自己院子里扔石头的声音她也听到了,这样的话,会不会连胡校长来自己家的动静也没逃过她的耳朵呢?就说:“嫂子,你怎么还敢呆在外面?可得小心着点。”

范佳爱说:“你家蔡富贵不是在村委会值班嘛,有啥好怕的?”

“嫂子,你咋知道蔡富贵在值班?”

“我打那儿走,看到办公室里亮着灯,过去一看,原来是蔡富贵在值班,说了几句话就回来了。”
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

“对了,柳叶梅,我听到那些怪声好像离咱们两家不远,如果有啥情况,你就喊我。”

“知道了嫂子,你快回屋睡吧。”

听见隔壁传来了关门的声音,柳叶梅就爬到了床上,仰面躺了下来,却怎么都睡不着,心里乱成了一团麻。

想来想去,她就想到了蔡富贵身上去了,难道真的像胡校长说的那样,这个小子在外头的时候,真的会耐不住寂寞,也是不是地会嘴馋,会去找那些涂脂抹粉的**人了?

他那个窝窝囊囊的模样,女人会搭理他吗?

就不嫌弃身上的汗味儿?

还有,他那个鲁莽劲儿,人家肯接受他吗?

也难说,现在的世道变了,那些狐狸精只认钱不认人,只要把钞票递过去,身上的一切就是别人的了,哪还在乎对方是谁啊。

可自己呢?

这一阵都做了些啥呢?

柳叶梅在心里一遍遍梳理起来,先是村长尤一手,这个老东西没脸没皮的缠磨自己,还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;

当然了,李朝阳跟他就不是一回事了,说实话,自己打心底里喜欢他,愿意为他付出一切,为了他,脸面不要也值了,一点都不后悔;

再想到了刚刚离开的胡校长,这个色胆包天的熊玩意儿心术不正,诡计多端,真该好好提防着他。

但值得欣慰的是自己头脑还算是清醒,就是不让他近身,不让他实打实的进入自己的身子,只是用手那么一阵应付,狗日的就晕过去了,看来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也不是那么难对付。

……

此时的柳叶梅心里翻涌不止,五味杂陈,有喜悦,有担心,也夹杂着无限的悔意。

或许自己真的变坏了,堕落了,成了人不人、鬼不鬼的妖孽了。

唉,世道在变,人心不古,由不得自己呢!

想着想着就睡着了,一觉睡到了大天亮。

当院子里的鸡们饿得咕咕乱叫,一个劲地扑棱棱乱飞上时,才把他给惊醒了,刚刚起床走到院子里,蔡富贵就拖着一身疲惫进了家门。

柳叶梅问一声:“累了吧?”

“可不是嘛,夜里有动静,没怎么捞得着睡觉。”

“有啥动静?”

“也没啥,踢踢踏踏的,好像是脚步声。”

“夜里肯定也有出门走动的,脚步声还不正常吗?只要是别再发生乱七八糟的怪事就成了。”

“没事,我睡了。”

“你不吃饭了?”

“不吃了。”蔡富贵说着,径直去了西屋。

柳叶梅草草洗把脸,再穿戴齐整了,然后撒一把喂鸡的粮食,这才锁了院门打算去二婶家看看儿子小宝。

当她刚刚走出胡同口没几步,就看到妇女主任郑月娥远远走了过来,还不时朝她招着手,示意着等她一会儿。

柳叶梅压根儿就瞧不上她,心里开始犯堵,这个狗仗人势的女人,她招呼自己干啥呢?

郑月娥走近了,脸上表情有些肃冷,气喘吁吁地说:“村长找你呢,让你去一趟村委,抓紧了。”

“啥事?”柳叶梅问她。

“说是问你胡校长的事儿。”

柳叶梅打一个激灵,问:“胡校长,胡校长关我啥事?”

郑月娥凑向前,咬着她的耳根说:“校长昨夜里出事了,被人打晕了,差点儿出了人命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骗你干嘛?还有,连录像机也被人抢走了。”

柳叶梅浑身一紧,惊出了一身细密的冷汗,看来昨夜里胡校长的担心还真不是多余的,也许真的是有人在暗中算计着他了。

如此说来,自己跟校长干的那些不干不净的事儿,也一定也没逃过那个人的眼睛。

那个人会是谁呢?

他是抱着何种目的而来呢?

又为什么要谋害胡校长呢?

竟然还抢了摄像机……

“叶梅姐,还愣着干啥?快去吧,村长在等你呢。”郑月娥还算客气地催促道。

“胡校长他出事就出事呗,关我屁事?我才不去呢!”柳叶梅收敛了脸上不安的神情,口吻坚决地说。

郑月娥急了,说:“村长说了,要你务必去一趟,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谈。”

“他找我……找我能有啥重要的事儿?”

“不知道,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嘛。”

“狗屁事,不去!不去!我还要去坡下瞧麦子呢。”柳叶梅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郑月娥疾步追上来,一把扯住了柳叶梅的胳膊,指责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犟呢?无缘无故的村长能喊你去村委吗?你也不想想,这一阵子村里乱糟糟的,老闹出些吓人的事情来,我想他肯定也是为了这些事才找你的,你也真是的,一个女人家,摆啥谱呢!”

柳叶梅站定了,盯着郑月娥发了一会儿傻,没再说啥,扭头便朝着村委的方向走去。

走出几步远,听到郑月娥在后头喊:“柳叶梅,你自己去就行了,我还要到别家去呢。”

柳叶梅淡淡应一声,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。

刚到村委会大门口,见村长尤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,便止住了脚步,两眼紧盯着那张胖乎乎的冬瓜脸,问:“你不是找我有事吗?咋我一来,你就走?”

村长阴着脸,头也不抬地说:“走,你跟我走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还能去哪?我家!”

“有事在办公室说就是了,干嘛要去你家?”

尤一手恶声恶气地说:“奶奶的!我家那个老臭娘们儿,长了一副猪脑子,她一大早去了镇上,临走时把烧水的锅放在了炉子上。”

说完,就大步流星地走在了前头。

柳叶梅心想,那个老娘们儿也真是够粗心的,怎么好把锅烧在炉子上就走人了呢?这多危险啊,搞不好会引起火灾来。

都说水火无情,想想的确也够急人的,便不再多说话,紧脚跟了上去。

村长开门进了屋,见柳叶梅紧随身后,便回过头来,随手掩了门,诡秘地笑了笑。

柳叶梅没有在意他的表情,却火急火燎地直奔了灶间,瞪大眼睛朝炉子上看去,却并不见有啥着火的迹象,就问村长:“炉子不是没着吗?”

“上面有锅吗?”

“有啊!可下面没着火呀?”

尤一手扑哧一笑,说:“我没说着火了呀,只说上面有锅,没错吧!”

柳叶梅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老不死的是在跟自己动歪脑筋,耍弄自己,就低声骂一句:“你这个老驴蹄的,你把俺当三岁小孩了。”

尤一手正色道:“你先别骂,我这不是找你有正事吗?本来是想在村委跟你谈的,可吴支书也去了办公室,有些话又不好当着他的面说,就找个借口回家来了,这样也好,可以敞开了说。”

“还有啥话不好当着他的面说的?是不是又不怀好意了?”

“你先别咋呼,坐下来,有话我们慢慢扯。”说着返身把门闩插了。

柳叶梅急了,从背后扯他一把,问:“大白天你关啥门呀?你老婆回来看到多不好?你不要脸,我还要脸呢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