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章 他动了我的身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是跟你说她去镇上了吗?一时半会儿不回来的,你给我乖乖地坐下,别不识抬举!”村长一甩手,装出生气的样子说。

“把门敞开,有话光明正大地说,不然就把门敞开,让我走。”柳叶梅往前挣着,想去开门。

村长站在原地,并不拉扯她,言辞尖刻地说:“柳叶梅,你给我听好了,要不是看在我沾过你身子的份上,才懒得理你那些破烂事呢,你可别把好人心当了驴肝肺,也好,你非要走的话就走吧,我绝对不拦着你,走吧!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,你现在出了这个大门,你的事,包括你家的事,我就统统不管了,爱咋着咋着!”

几句话还真的把柳叶梅给唬住了,先是愣了一阵,接着就乖乖坐到了尤一手的身边,低眉垂目,连嘴巴都闭紧了。

尤一手点燃一支烟,深深吸了几口,咳了两声,才开口问道:“昨夜里,胡善好那个表子养的去你家了?”

“胡善好是谁?”

“就是那个狗日的校长。”

“你说胡校长吧?”柳叶梅一怔,抬头望着尤一手,想从那张脸上读出些啥,却被一口烟雾挡了了严实。

“是他,还能是谁?”

正琢磨着该如何作答,尤一手却直截了当地说:“我知道他去你家了,用不着遮遮掩掩了,一个好好的娘们儿,老玩些弯弯勾勾的鬼道道。”

柳叶梅也不反驳,淡然问道:“我听郑月娥说他出事了?是真的吗?严重不严重?”。

“是出事了,脑袋上被敲了个大窟窿,流了很多血,还差点要了他一条狗命,多亏二癞子碰到了,不然早就呜呼了。”听得出,村长的话里有了幸灾乐祸的语气。

“听说还丢了一个摄像机,找了吗?”柳叶梅最担心的还是那个拍录了自己在床上的小机器。

“找个屁!向哪儿找去?”

“你说会是谁干的呢?”柳叶梅问。

尤一手把烟蒂插到了烟灰缸里,用劲摁着,说:“有人说是你干的?要不然我找你干嘛?”

柳叶梅一怔,忽闪着大眼睛问:“谁说是我干的?你相信吗?我一个女人家,黑灯瞎火的,能有那个胆量?”

“也不一定非要你亲自出马呀,你暗地里指挥一下,别人不是照样可以帮你去解决吗?”

柳叶梅急了,直着嗓子喊:“凭白无故的,我为啥去害他?我柳叶梅是个杀人狂?还是个女特务?咋就这么糟践人呢?”

“别激动……别激动……只是私下里有人反应,说你有那个犯罪动机,还看见过你俩在一起。”

“谁?”

“这个不能告诉你。”

“犯罪动机?啥叫犯罪动机?”

“装傻是不?”

“俺真的没有啊。”

“他是不是没有答应你的条件?”

“啥条件?”

“这还要问我?你他妈自己心里最清楚。”

柳叶梅蹭地站了起来,骂咧咧嚷道:“是哪一个瞎眼的驴背后嚼舌了,如果是我柳叶梅干的,天打五雷轰!让我出门撞死在南墙上!”

尤一手倒是冷静如常,说: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你激动个球呀,我这不是已经给你压住了吗?不让他们乱说,更不会让他们报案的,今天让你来,就是想跟你落实一下有些事情的。”

“本来就不是我干的,还有啥好落实的?”

尤一手重新把柳叶梅拽到沙发上,让她坐下来,问她:“对我说实话,昨夜里你是不是跟校长做那个了?”

柳叶梅明知故问:“做哪个了?”

“我说柳叶梅,你在跟我装傻是不是?做了就做了,没做就没做,跟我瞪啥眼呀?”

柳叶梅白他一眼,爽直地回应道:“没做,就是没做!”

尤一手冷笑一声,说:“小娘们,你也用不着骗我。”

“我没骗你,骗你干嘛?”

“柳叶梅,你自己想一想,这孤男寡女的,黑灯瞎火的凑到一块,还挤到了一张床上,能不做?”

柳叶梅咬了咬嘴唇,说:“跟你交个实底吧,一开始他是有想法,可我死活都不答应,还蹬了他那地方一脚,等缓过劲来,儿子就过来了,坐在我跟前一直没离开。”

村长大口大口抽着烟,眼睛痴痴地紧盯着墙角某件东西,低声说:“你还是在骗我。”

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“柳叶梅,在我面前你就用不着装了。”

“谁装了呀?”

尤一手扔掉烟头,恶狠狠地问道:“你们不但做了,还是你主动!”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好了,我不追问你了,你也是被逼无奈。”

“干嘛呀你,总把人往坏处想,我爱咋着咋着,你管得着吗?”柳叶梅板起脸,撒起泼来。

“我是村长,又是你叔,你说能不能管得着你?”

“村长个屁,整天价正事不干,就知道偷鸡摸狗,谁服你呀!”

“小娘们,敢诬蔑老子?我问你,村里的正事都是你干的吗?尽他妈胡说八道!就算你目无尊长,老子拿你没辙,可起码我们……我们还正儿八经地做过那事呢。”

“做啥事了?”

尤一手赖笑着,说:“就是男女之间那事呗,不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嘛,按照时髦的说法,咱这也算是情人关系吧?”

“谁跟你一日夫妻?”

“喝酒后的那一回还不就够了?”

“这么说喝酒后,你真的强x我了?”

“没……没……那可不是强x,都是自愿的,情人之间的正常活动。”

“就你?还情……情人?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,都死半截的人了,别在那儿寒碜人了!“

“熊女人,看把你狂妄的吧!”尤一手脸都被气歪了,哆嗦着双唇说:“我可告诉你,有人打算去告你,你要是再不识抬举的话,老子可就不管了,让你进号子蹲几天,看你还嘴硬不?”

“吹牛逼!空口无凭的,你有啥证据把我弄号子里面去?”

“人家既然要告你,就必定是有证据的,事实再清楚不过了,那个狗曰的校长耍了你,又没满足你的要求,你就动手打人了,不但把人家的脑壳给敲碎了,还抢走了摄像机。”

“放屁,我提啥要求了?”

“那里面有你男人看女厕所的录像啊,要不然,怎么会把人家的录像机偷走了呢?还不就是为了销毁罪证嘛,这些材料就足够了吧,足够把你送进去,说不定还会把你男人的事儿也顺便抖落起来,到时候你们两口子可就出双入对了,倒是挺般配的,可你家小宝怎么办?你想过这事没有?”

柳叶梅的意念似乎一下子被尤一手控制住了,她眼前随即浮现出了一副凄惨的景象——自己跟男人都被逮了进去,小宝一个人孤零零哭喊着。

虽然自己心里也清楚,尤一手是在说气话,是在要挟自己,但此时此刻,心里还是禁不住酸楚起来,声音也跟着软了下来,问:“你还当真了?”

“你能当真,我为什么不能当真?”这时候的尤一手倒像个争风吃醋的大孩子了。

柳叶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换了一副笑嘻嘻的甜面孔,说:“叔啊,其实吧,他根本就没捞得着近我的身。”

尤一手瞟一眼柳叶梅,吧唧吧唧嘴,说:“操,鬼才信呢!饿极了的狼能不吃小羊?”

柳叶梅坦然地说:“你以为我那么傻呀,干干净净的身子谁爱动谁动?我的真实目的,就是想把他诱惑过来,要他毁了那盘录像带。可谁知他看都不让我看,惹急了,我就拼着命地把他给推出了门。”

“他就老老实实让你推?”

“是啊,一开始是不老实,可我嚷着要喊,还说要去找警察告他,威胁他说前几起强x案都是他干的,他就怕了,灰溜溜地走了。”

尤一手摇了摇头,说:“这事吧,听上去不像真的,与他那个人的风格半点都不相符,柳叶梅啊,你有所不知,那个胡校长他可不是一般的男人,下边那活儿厉害得很,说白了,是个闻到腥味就不要命的主儿。”

柳叶梅矫情起来,晃着尤一手的膀子说:“耍,人家对你说的都是真话嘛,你干嘛不相信俺……”

“其实,我倒希望他真的对你做了些啥。”尤一手叽咕道。

柳叶梅一惊,她想不到村长会说出这种话来,随哭丧着脸说:“你心可真够狠的,是不是想让他把我也给糟蹋死了?那样的话,你才觉得过瘾,才觉得解恨是不是?”

尤一手只是傻笑,不说话。

柳叶梅扳过他的肩膀,大幅度晃悠起来,拖着长声说:“我以为你真的心疼我呢,原来巴不得我被人祸害,以后谁敢相信你,谁还敢依靠你啊!”

说着说着,就装模作样抹起了眼泪。

“你懂个屁啊,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毁了他,把他轰出咱们村去。”

“为啥?人家可是上面派来的校长啊,你又管不着人家。”

“你不知道,他这个人心眼太坏,不管走到哪儿,都好沾花惹草,恨不得把一个村上的女人都抱上床。这还不算,还他妈整天向村委提条件,要这要那的,就说厕所的那个事吧,竟然变着招数地要挟村委,要我们帮他重新盖厕所,烦人!最可恶的是……是……”说到这儿,尤一手戛然打住了。

“最可恶的是什么?”

“还……还……跟我抢女人。”

柳叶梅眼珠一转,问:“他跟你抢谁了?”

村长掏出香烟衔在嘴上,吐出一口烟雾,说:“这还要问我了,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?”

柳叶梅没有回答他,直愣愣问他:“那如果我告诉你,他真的动了我的身子了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