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八章 上了床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说:“嫂子,亲嫂子,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对比一下,这字体有半点相似之处吗?还有,早上我跟你见过面后,就急着回来写稿子了,哪有工夫跟你玩那个呀。”

范佳爱一下子泄了气,嘟嘟囔囔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不是你?可……可那又会是谁呢?”

“嫂子呀,是谁就别再没完没了的追究了,一张纸分量很轻,但足够给你敲响警钟啊!”

“敲啥警钟?”范佳爱一脸无辜。

蔡富贵长长吁了一口气,接着说,“还是那句话,以后收敛点,别再乱跑了,千万别做对不起光荣哥的事啊。”

范佳爱心里一阵闷热,热得就像着了火,可嘴上却示弱,说:“蔡富贵,你胡说八道什么呀?我怎么就对不起你光荣哥了?我还一直拿你当好人看呢,没想到你也跟着瞎起哄,嫂子一直在忙家里家外的正事,从来没胡来,你懂个屁,还在嫂子面前装圣人。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,嫂子你要是不喜欢听,就算我没说,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,玩野了早晚要出事,不信等着瞧!”

“谁玩了?玩谁了?”范佳爱咄咄逼人。

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你想咋玩就咋玩吧,我要赶稿子了,村长急等着要呢。”蔡富贵说完,埋头写了起来。

范佳爱嘴上不服,心里面却不是个滋味儿。

这时候柳叶梅跟了过去,说道:“这怎么好好的,就吵起来了呢?”

范佳爱说:“没事,蔡富贵说话不中听,我骂他几句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嫂子,富贵说得也在理,男人不在家,咱都得时时处处提防着点,别让坏人钻了空子?”

“柳叶梅,你也怀疑我?”范佳爱眼睛瞪得鸡蛋大,直直盯着柳叶梅。

柳叶梅不温不火,说:“嫂子,你别误会,我这不是为你好吗,万一弄臭了名声,一家人的脸都没处搁。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我?先撒泡尿照照自己!”范佳爱不轻不沉的扔下一句,就跺着脚出了屋。

蔡富贵低头写着东西,叽咕道:“这个女人,就是个疯狗,不管逮住谁就乱咬。”

柳叶梅问他:“富贵,那纸条是不是真的是你写的?”

蔡富贵抬头一笑,说:“你觉得像吗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觉得有点儿像。”

“不是,不是我写的。”蔡富贵说完,就继续埋头写东西了。

柳叶梅心里再次乱了起来,倒不是关心那张纸条的来历,她是在思量范佳爱扔给自己的那句话。

难道她知道了些什么?

譬如校长摸黑进屋;

譬如跟村长明里暗里的交往;

再譬如与小白脸之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……

想着想着,一阵困乏泛了上来,她转身去了东屋,上床倚在了被子上,想闭眼反思一下自己的情绪。

可刚刚闭上眼睛,就想起了村长尤一手让自己告校长的事情,觉得这些男人们真滑稽,真无聊,仗着自己手中攥着的一点点小权利,就变着法子的折腾人,你折腾我,我折腾你,折腾来折腾去,又有啥意义呢?

简单吃过午饭,她本想去麦地里里看看,可当她把锄头拿到手里,走了没几步,又放下了。

她觉得浑身酸痛,散了架子一般,特别是腰眼那个部位,僵硬得很,一定是跟尤一手撕扯时扭伤了,心里就骂——

尤一手,你这个死老东西,早晚会遭报应的,不信等着瞧!

……

这样想着,骂着,心里渐渐轻松下来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一直睡到了日落时分,才醒了起来。

下床后,见蔡富贵不在家,就简单做了点晚饭,还是觉得身上不利索,就再次爬上了床。

正犯着迷糊,儿子小宝走了过来,不安地问:“妈,你怎么了?是不是又不舒服了?”

“没事,困了。”

“那我想看一会儿电视。”

柳叶梅有气无力地说:“不看了!妈妈心里不痛快,怕吵,吃完饭就去自己屋里写作业吧。”

小宝不乐意了,嘟囔着说:“电视上要放‘灰太狼与喜洋洋”呢,我想看一会儿再完作业。”

“你整天就知道看那些烂东西!学习呢,考试成绩上去了吗?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呢!”柳叶梅斜躺在床上,突然就发起了脾气,连她自己都弄不懂是哪儿来的火气。

小宝被惹恼了,顶撞道:“就不学……就不学……气死你……气死你!”说完转身离去,咣当一声摔上了门。

柳叶梅并不担心,她知道儿子一定是去了二奶奶家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刚刚调整一下姿势,闭上眼睛,手机响了起来,看一眼号码,是自家男人蔡富贵打过来了,赶忙接听了。

蔡富贵说他跟村长在村头的小饭馆里喝酒,喝完酒后就不回家了,直接去村委会值班。

柳叶梅本来就懒成了一滩泥,连饭都不想吃了,男人不回来,正好合了他的心意,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收起手机后,她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一觉就睡到了近十点,爬起来,迷迷瞪瞪对着儿子房间喊了几声小宝,却不见回应,这才想起儿子又去了二奶家。

这怎么连脑子都不清醒了,糊糊涂涂的呢?

柳叶梅下床走出来,把院门、屋门都关了个严实,顺便又解决了一下内急问题,这才回屋上了床,把自己脱得仅剩了里面的衣裤,钻进了被窝,想踏踏实实好好睡一觉。

可刚刚犯迷糊,突然听到窗外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,声音压得很低沉,很神秘。

没错,声音很粗混,是个男人,却分辨不清究竟是谁,柳叶梅心里一阵惶惑,发起毛来。

她小心翼翼爬起来,用劲眨了眨眼睛,望向窗口,果然见有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贴在窗玻璃上。

柳叶梅的小心脏立马提到了嗓子眼里,失声问道:“是谁啊?”

“是我……是我呢,李朝阳。”外面那人把嘴巴对准了窗子的缝隙,压着嗓子回应道。

“真的是你吗?”柳叶梅一阵惊喜,翻身擦下床,抄一件外衣披在身上,赤脚跑了出去。

一开门,黑色的身影便闪了进来。

是他,没错,是李朝阳身上的味道!

柳叶梅随手关了门,问他:“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李朝阳叹息一声,说:“找你说说话呗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我男人在家呢,你就不怕?”

李朝阳说:“一来我是正大光明找你说说话,二来嘛,我进村的时候,看到他跟村长在饭馆喝酒了。”

“哦,那快点进屋坐吧。”

李朝阳跟进屋里,坐到了沙发上,不知道是因为夜露太重,还是过于激动,他身上瑟瑟抖个不停。

“你冷吗?”柳叶梅问他。

“有一点。”

“那就到床上去吧。”

“那……那不合适吧,万一大哥回家看到,会怀疑我们的。”

“没事,他今晚上在村委会值班呢。”

李朝阳站起来,走到了床前,柳叶梅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他:“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?”

李朝阳大概是饿极了,脱口说道:“那你就找点吃的东西吧,随便对付一下就行。”

柳叶梅把李朝阳按在床沿上坐定,自己转身去了外屋。

当柳叶梅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到里屋时,李朝阳早已侧卧在了床上,睡着了。

柳叶梅向前晃一把,小声说:“李老师,小李老师,先起来吃点东西吧,可不能空着肚子睡啊。”

李朝阳爬起来,抹了抹眼睛,边下床边自嘲说:“瞧我都成啥样子了,人不人,鬼不鬼的,唉!”

柳叶梅心中一阵酸楚,满满都是怜爱,眼里溢满了汪汪的泪水,她问李朝阳:“你是啥时候回来的?”

李朝阳用筷子抄起面,边吃边说:“其实他们把我带过去也没怎么着,就是问询一下,录了个口供,当天就把我打发走了。”

“那你咋没回来?去哪儿了?”

“哦,我顺便回了一趟家,然后又去找同学玩了玩。”

“你先吃饭吧,吃完再慢慢聊。”柳叶梅说完站起来,到外屋烧水去了。

等水烧开了,她返身回来时,一大碗面早就被李朝阳吞进了肚子里,正低着头,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发呆。

柳叶梅把一杯开水递到李朝阳手上,问他:“你回学校了吗?”

“还没呢,听小王老师电话里说,那个混蛋校长被人打了,担心我这时候回去不好,会怀疑到我头上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呢?昨天夜里你又不在村子里,咋会赖到你身上去呢?是你自己想多了。”

“不是我多想,是小王老师听到了风声,才偷偷打电话告诉我的,说姓胡的心太黑,如果找不到真凶,极有可能要拿着我当替死鬼,他那人,太狭隘,太龌龊,啥事都能干得出来!”

“可你压根儿就没回来过呀?”

“是啊,可我自己能说得清吗?谁能为我证明?”

“你的同事呢?好几个老师呢,他们不是可以为你证明吗?再说了,还有那么多的学生,你没在学校,他们也是知道的呀。”

“那没用。”李朝阳叹息一声,说:“说到底吧,其实也没必要过分害怕,他们只不过是在怀疑,又没用真凭实据。只是这些馊事摊到到自己身上,觉得晦气,闹心,弄得心里面不是个滋味儿。”

柳叶梅见李朝阳捧着杯子的手有些微微颤动,就说:“还是到床上来说吧,下边冷。”

说着自己蹬掉了鞋子,先一步上了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