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女人的欲求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姐,你老公不会半道里回来吧?”

“不会的,他在值班呢,怎么好半道回来。”

李朝阳这才放下杯子,跟着爬了上去。

柳叶梅随手扯过一床被子,盖在了他身上,小声叽咕道:“你说这是咋的了?都已经说好了的,不该再那样了,怎么就又怀疑到你头上了呢?”

“说好的?说好什么了?”

“哦,是这样……”柳叶梅回过神来,掩饰道:“俺为你烧香拜佛了,在菩萨面前说好了的,要他保佑你平平安安。”

李朝阳淡然一笑,说:“那个有啥用啊?是胡校长那鸟人太卑鄙,看我不顺眼,小事挑我刺,大事找我茬,命中注定是我的灾星。不过我敢断言,像他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适合在教师队伍里面混,更何况还是在一校之长,用不了多久,肯定会被掀翻在地的,不信你等着瞧!”

“可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,听说他上面有人,是个不小的官,根子深,有依靠,这样的人一时半会儿是趴不了的,惹不起,咱就躲呗,你说呢?”柳叶梅分析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你们村子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说:“既然你知道他是你的灾星,你又在他的手心之中,是很难有出头之日的,说不定哪一天,又被他算计了,依我看,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他,越远越好,离开那个狗东西。”

李朝阳气恼地说:“不行!他越是这样,我越是想跟他较量较量,毕竟邪不压正,我就不信搬不倒他。”

“你又抓不到他的把柄,咋扳倒他?”

“操,那狗曰的坏事做得够多了,随便就划拉就够用,老子也算是为民除害了,省得让那个鸟人占着茅坑不拉屎,整天尽干些缺德事儿。”

“你呀,还嫩着呢,他老奸巨猾,你能你得过他?弄不好会把自己给毁了。再说了,这不已经有人为咱出气了嘛,听说下手还挺狠的,差点要了他的狗命,看来那人对他也是恨之入骨了。”

“多行不义必自毙!对了,姐,你说会是什么人干的呢?”

“这个不好说,仇人呗。”

“听说连学校的摄像机都给抢去了,抢那玩意儿干嘛呢?”

柳叶梅心头一紧,赶忙岔开话题,说:“不说那些了,咱们俩难得聚到一块儿,就不说那些丧心事了,开心些,痛快点儿,好不好?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就是个听话的大孩子。”柳叶梅笑着说。

李朝阳咧嘴笑了,笑得很甜。

柳叶梅心疼地说:“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不管怎样,还是自己活得开心些好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

李朝阳长抬头望着柳叶梅,眼里有了闪烁的光亮,语气轻松地说:“你就放心吧,我会处理好的,不用担心。”说着往柳叶梅身边靠了靠,一只手不知所措地抱在胸前。

柳叶梅鼻腔里发出轻微的哼唧声,伸手攥住了李朝阳身上的手,轻轻摩挲着,一会儿功夫,便把一个僵冷的身体抚慰得热火朝天。

李朝阳对于男女之事还不开窍,正处在朦胧状态,对于异性充满了好奇和渴望,可此时此刻,却紧张得面红耳赤。

柳叶梅见他已是双目迷离,亢奋如醉,似乎已经把之前的尘世烦扰全都抛到了脑后,自己的心境也跟着瑰丽烂漫起来。

她抚摸着李朝阳,像松紧适度地握着一件稀世珍宝,直到炙热得难以忍受,才低下头,空灵低语道:“小东西,你是不是想姐了?”

“是啊,可……”

“可什么?”

“可是姐是有夫之妇啊,相见恨晚呢。”

“也许你要的不只是夫妻之情吧?”

“我也说不好,反正就是感觉挺喜欢你的。”李朝阳依然仰卧着,双眼紧闭,屏声敛气,轻声细语,唯恐惊扰了梦境一般。

“不对吧,你要是喜欢我,能这样?”

“咋样了?”

“怎么一动不动呢?”

李朝阳身子猛然一抖,醒过来,慌乱地说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姐,男女授受不亲,不敢那样的。”

“你怕了?在小饭馆的时候,咋就那么大胆呢?”

“那不是喝多了嘛,就失控了。”

“那你告诉我,你真的打心底里喜欢姐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“喜欢就好。”柳叶梅爱怜地抚摸着李朝阳的头,平静地问他:“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好?”

李朝阳想都没想,说:“只是这样的话,应该也没什么不好吧?”

“这可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啊!”

“我们只是坐在一起说说话,又没干那种坏事,有啥好戳的?想戳就让他们戳去,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。”

“可姐要是想了呢?”

李朝阳偏过脸一看,果然见柳叶梅面若桃花,双眼迷离,咽一口唾沫,说:“别开玩笑了,我知道姐是个好人,是个好女人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

“那你说,姐好在哪儿?”

“哪儿哪儿都好。”

“那你就不想体验一下更好的?”

李朝阳憋红了脸,连喘息都粗重起来了,咬了咬嘴唇,梦话一般的说:“说句良心话,自打一见到你,我就有了一肚子的坏水,心里就直犯痒痒,你说怪不要怪?”

“见到别的女人就没感觉?”

“也有,但只是想想,转念即逝,不那么强烈。”

柳叶梅叹口气,黯然说道:“咱这样,以后该咋办?”

“我会一直对你好的。”

“你只是耍耍嘴皮子了,怎么可能呢?以后你也会娶老婆生孩子的,那还记得我呀。”柳叶梅话说得有些伤感。

“怎么会忘记呢,对于你我是刻骨铭心的啊,不信你摸摸这儿。”李朝阳抓起了柳叶梅的手,紧紧捂在了自己的胸口,说,“摸到了吗?真实不真实?”

“就算这会儿真实也是暂时的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怎么样才算长久?”

柳叶梅抿一抿嘴唇,正经说道:“办法倒有一个。”

“啥办法?”

“我离婚,你娶我!”

李朝阳禁不住打一个寒颤,瞠目结舌地望着柳叶梅,眼神里满是诧异。

“你瞪啥眼睛呀李朝阳?咋了这是?吓着了吧?”

李朝阳嚅动着双唇,支吾不语。

柳叶梅冷下脸,厉声说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喜欢我吗?这时候咋就不好意思了?”

“是啊,可……可是……”

“怕了是吗?”

李朝阳手抚着额头,喃喃地说:“怕倒是不怕,只是觉得有些不太现实了,你说呢?”

“那我们现在这样就现实了?偷偷摸摸的,你就心安理得了?”柳叶梅步步紧逼。

李朝阳坐了起来,满脸难色地说:“我倒没想过这些事儿,这不,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吗?”

柳叶梅也跟着坐了起来,做出一副一不做二不休的架势来,说:“我还就赖上你了,铁了心想跟你一辈子了,你看着办吧!”

李朝阳憋得脸通红,无奈地低着头,无言以对起来。

柳叶梅嘲讽道:“我就知道你跟那些臭男人们一个德行,需要你的时候甜言蜜语,玩腻了就一脚踹开,你承认不承认?”

李朝阳低头不语,任凭柳叶梅刻薄地数落着。

沉默了好一阵子,柳叶梅突然噗地一声笑了起来,拍着李朝阳的后背说:“小东西,看看把你给吓的吧,还当真了?这不逗你玩吗?”

“你在逗我玩?”李朝阳这才抬起头来,一脸茫然地望着柳叶梅,正经说道:“可我管不住自己,对这份感情好似产生了依赖,不管你的话是否当真,我都会认真考虑的。的确,这样偷偷摸摸地走下去也不好,特别是对你,万一被你老公知道了,会惹出大乱子来的。”

柳叶梅蛮不在乎地说:“我还没怕呢,你倒是先怕起来了?真是个有心无胆的小男人!”

李朝阳说:“自古奸情惹命案啊,冷静下来想一想,这事儿也确实不能随随便便拿来玩,只是为了贪图一时之快,以后肯定会惹来很大的麻烦。”

“你这小坏蛋,咋不早想到这些呢?之前不顾一切的跟俺好,等把人家的心勾去了,你才道出了实情来,不觉得一切都晚了吗?你让俺咋收脚?”柳叶梅一副气呼呼的样子。

李朝阳叹口气说:“姐,我这不是在跟你分析嘛。其实吧,之前也没想那么多,只是觉得跟你一起开心、快活,一旦有了亲密的接触,就失去理智,难以自拔了。”

“李朝阳,你的意思是现在后悔了?”

“不……不是后悔。”

“那是啥?”

“对于这段特殊的感情,我不但没有后悔可言,而且还觉得很美好,只是担心会影响到你以后的幸福,要知道,你已经是有家庭、有孩子的女人了,怎么好……”李朝阳表情凝重,话也说得很认真。

“那你以后是不是就不想找我了?”

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李朝阳反问她。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柳叶梅把脑袋紧靠在李朝阳的肩膀上,娇声说道:“只是说说罢了,我可不舍得你,你不是说过嘛,现在这种事都很正常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暗中想着、惦着就行了,你说呢?”

李朝阳机械地点了点头,是啊是啊地答应着。

两个人又紧紧搂在了一起,彼此想占有,却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极力克制着欲念的泛滥……

突然,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叫声:“不好了,起火了……起火了……快来救火呀……快救火呀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