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与班花的激情时刻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朝阳反应灵敏,一咕噜爬起来,却被柳叶梅一把拽住了,并且拽的还是关键部位,想动都不敢动。

柳叶梅说:“你别动,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床上,只要房顶不塌,你哪儿也不能去,记住了吗?”

“可……可外面起火了呀,能不救吗?”

“火又没烧着你屁股,怕啥?再说了,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,我先出去探个虚实。”

“起火还会有假?”

“傻瓜,这都已经大半夜了,哪儿来的火?说不定里面又藏着啥道道呢,我看看去。”

柳叶梅说着,跳下床,朝着窗口望一眼,果然见院墙外面有红彤彤的火光在跃动,就摸上菜刀,冲了出去。

呼啦一声推开大门,这才知道,只是东边的墙根下一堆柴禾燃着了,并无大碍。

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,柳叶梅看到有两个人正在手忙脚乱地扑打着,一个手持扫帚,另一个好像高举着一根木棒。

“噗嗒……噗嗒……”

“咕咚……咕咚……“

我靠,这哪是救火啊?分明是在挑火夜战练功服。

柳叶梅扭头回了院子,从水缸了盛了满满两桶水,双手提起,快步走出了院子。

到了火堆前,大喊一声:“闪开!”

一个闻声躲开了,另一个却没动,还在嘿哟嘿哟的扑打着。

柳叶梅顾不上多想,抄起水桶,呼一下浇了上去。

火焰瞬间熄灭了,胡同里跟着黯淡起来,柳叶梅直起腰,想看一看救火的两个人是谁,可眼前一片模糊,啥也看不到。

过来好几分钟,烟雾才渐渐散去,那个手持木棒的人还在嘿哟嘿哟地敲打着灰烬。

柳叶梅这才知道,原来是刘二傻,就冲着他喊:“二傻子,你娘喊你回家吃饭呢。”

刘二傻这才停下来,问:“哦,你听见了?”

“是啊,听见了,快点回家吧。”

“不救火了?”

“火已经灭了,快回家找你娘吧。”

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俺回家找娘了。”刘二傻扔下棍子,一蹦三跳地朝着胡同口跑去。

柳叶梅转过身,看到另一个救火的人正在扑打着身上的尘土,不是别人,正是邻居范佳爱。

“火是咋起的?”

范佳爱直起身,说:“这还要问了,傻子点的呗。”

“真的是傻子?”

“你问傻子去。”

“又在说谎,是不是你干的?”

“是我怎么样?不是我又怎么样?”范佳爱硬梆梆甩一句,转身回了家,呼啦一声关了大门。

柳叶梅胸口一阵发闷,暗暗骂道:妈逼,能耐你了?竟敢甩脸子给我看,看我咋收拾你!

可她为啥要点火呢?

还选在这个时候,难道是……

柳叶梅心里有谱了,一定是范佳爱看到,或者听到自己屋里有男人的动静了,又不好跳出来制止,就故意纵火惹乱子了。

操,爱咋着咋着吧,不就是个臭娘们嘛,一时半会儿反不了她!

柳叶梅回到家里,重新关严了房门,摸黑进了屋。

这时候李朝阳早已下了床,穿好衣服侯在门口,见柳叶梅进来,就急着问失火的情况。

柳叶梅轻描淡写地说:“没事,就一个傻子,玩火引燃了柴禾。”

“扑灭了?”

“嗯,一桶水就解决掉了。”

“没啥事吧?”

“还能有啥事?”

“我听见你跟男人说话了。”

“是啊,就是那个傻子。”

“那……那个女人呢,是谁?”

“邻居家的娘们儿。”

“她是不是听到了在你家了?”

“没事,听到还能怎么样?”

“不行,我该走了。”

“这才几点呀,没事的,再说会儿话。”

“不行……不行,我还是趁早回学校吧。”

“这时候回去合适吗?”

“没事,我有钥匙,如果他们问起,我就说头天夜里回来的。”

“能骗的了人吗?”

“谁会在意那么多呢?再说了,明天还有我的语文课呢,早点回去准备一下。”

“小李老师,你说校长那个混球会不会找你麻烦呢?”柳叶梅仍在担心。

“没啥怕的,无依无据的,他能把我怎么着?”

柳叶梅问:“这就走?”

“趁着街上没人,还是早些回去吧,神不知鬼不觉的,回到宿舍里再睡一会儿,鬼都不知道我是啥时回来的。”说完又抱紧了柳叶梅,在脸上亲一口,才恋恋不舍地转身出了门。

柳叶梅倚在门框上,呆呆望着,直到男人的身影远了,淡了,消失在了混沌的雾霭之中。

这才返身回来,刚刚上床睡觉,却又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开门声,吓得一咕噜爬起来,大声问道:“谁呀?”

“我!”

柳叶梅这才知道是蔡富贵回来,心里面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里,天老爷来,这也太危险了,小白脸若是晚走半个时辰,就被他抓到了。

“你咋回来了?”柳叶梅不敢直接拉开电灯,担心会有小白脸的痕迹,就摸起了枕边的手电,照着里屋门。

“我喝了点酒,困得实在不行了,就回来睡一会儿。”蔡富贵进屋后,就开始脱起了衣服。

“那你不值班了?”

“有人替我值。”

“谁替你值?”

“毛大山的儿子毛四两。”

“他不是在城里上学吗?”

“操,上个屁,在学校搞流氓,被学校开除了。”

“搞流氓?你说是,他搞女同学了?”

“是啊,那小子太不地道,搞就搞呗,还挖好哥们的墙角,被撵回来是活该倒霉!”

“咋回事?”

“先别问,赶紧把衣服脱了。”

“你想干嘛?”

“我也想搞女同学了。”

听见蔡富贵的笑声有点儿不正常,柳叶梅拿手电朝着他的下身一照,顿时就心慌意乱起来。

“麻痹滴,蔡富贵,怎么那么大呀?就跟……就跟驴的差不多了。”柳叶梅惊问道。

蔡富贵偏腿上了床,直直把手伸进了柳叶梅的内衣里,说:“本来就有点儿酒后乱性,又听了毛四斤说了那些流氓事儿,就吼不住了。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你先跟我说说是咋回事?”柳叶梅突然想起,自己刚才跟小白脸搂在一起的时候,有了那种冲动,下面肯定蓄了不少水水,就借机挪开了身子。

其实这时候蔡富贵的手早就触到了那个地方,手指上裹满了粘稠的液体,就问:“怎么那么多水?”

柳叶梅随口应道:“死人啊,刚才你把那么大个东西让我看,我能受得了吗?再说了,都好几天没那样了,这不一下子就变成泉眼了嘛。”

“好,正合我意,媳妇,赶紧把小衣服脱了。”

“不嘛,你小说,毛四斤是咋回事?”

“你摸摸,都这样了,还怎么说事呀,先泄完火再说。”蔡富贵说着,直接把柳叶梅压在了身子底下,一把扯掉了小巧的贴身内衣,连身子都没分一下,就直接进入了……

这一腾嬉闹,好不快活,两个人直接飞到天上去了,然后又双双跌落下来,沉沉睡去了。

睡了没多大一会儿,柳叶梅醒了过来,她晃一把蔡富贵,说:“你不是说搞完那事就告诉我毛四斤那事嘛,你说呀,到底是咋回事?”

蔡富贵睡得正香,眼睛都没睁,嘟嘟囔囔地说:“没啥大不了的事,等明天再告诉你。”

“不行,你答应好了的,必须告诉我。”

“老婆……老婆……你别闹了,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。”

“你不告诉我是不是?”柳叶梅说着,把手伸到了下面,攥住了那个软虫子,说,“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就帮你充气。”

“已经被你抽空了,再闹就疼了,放手……放手……好……好,我告诉你就是了。”

柳叶梅这才松了手,趴在蔡富贵厚实的肚皮上,听他敷衍了事地讲毛四斤的故事。

他说毛四斤在上晚自习的时候,突然停了电,教室里漆黑一片,大概是女同桌想站起来伸个懒腰,不知道为什么,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腿上。

女同桌本来就穿着短裙,露着雪白的大腿,很惹火,可更让毛四斤流鼻血的是女同桌短裙里面竟然是光着的,啥也没穿。

毛四斤本想推开她,可浑身软成了柿子,所有的力气好像都集中了一个部位了,就是两腿中间的那个玩意儿上,陡直立了起来。

也不知道女孩是怎么想的,只感觉她身上一抖,然后就把一只软乎乎的小手伸到了毛四斤裤门里,摸索着掏了出来,一屁股就坐了下去……

毛四斤说他当时不知道是过于紧张,还是过度兴奋,几乎都晕过去了。等女孩有节律的活动了几下,他才慢慢清醒过来,想着赶紧抓住大好时机,好好感受一下这份刺激性的美丽。

这在之前是可想而不可及的,因为她不仅仅是最最美丽的班花,更是名花有主的人了,她的“老公”是全年级的“一哥”。

这种惊心动魄的时刻,毛四斤几乎忘记了身边的一切,咬紧牙关,悠着劲往上耸动着,尽量不弄出可疑的动静来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

可偏偏天公不作美,正当他闯入了今生第一次涉足的境地,深入到了最极点,被一方滑润的甘泉紧紧包容时,妈了个逼的!

来电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