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进没进去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啊!”

班花袁秀荣惊叫一声,弹跳到了一边。

“一哥”闻声过来,问怎么回事儿,班花没说话,红着脸跑了,他就一脚把还在浑身战栗的毛四斤踹倒在地,然后返身追了出去。

让毛四斤做梦都想不到的是“一哥”能耐通天,竟然撺掇校长,直接把他给开除了。

好在毛四斤爹娘都是老土,他回家后,编了个瞎话,说在外面得罪了道上的人,要杀他,天天堵在学校门口,为了保住小命,只得回家了。

他爹毛大山本来就傻儿巴叽的,又在外面打工,听到老婆哭诉后,就说:“学就不上了,保命要紧。”

女人就问他怎么办。

毛大山说:“先让他在家养养身子,等秋后跟我出来打工。”

毛四斤本来学习就了了,巴不得逃出“牢笼”,这下正好随了心愿,可刚刚逍遥了没几天,“一哥”就打电话找他了。

“咋又找他了?”柳叶梅真的就被毛四斤的故事吸引住了,呼一下爬了起来,盯着蔡富贵问。

蔡富贵这时候也渐渐回过神来,说:“那个‘一哥’告诉他,女孩怀孕上了他的孩子。”

“什么……什么?就那么插了一下下,就怀孕了?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说给我听听。”

蔡富贵就睁开眼睛,正儿八经地说了毛四斤找的过程。

他说他正在村委会值班,突然听到院子里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赶紧起身走出里屋,朝外张望着。

“是谁啊?”蔡富贵头皮有点发紧,担心有坏人溜进了院子。

“富贵哥,是我。”

蔡富贵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黑影待在台阶下面,就大声问:“是谁?你是谁?”

“是我,富贵哥。”

蔡富贵用力眨巴了眨巴眼,这才隐隐约约看清了毛四斤的轮廓,就说:“你不是去上学了吗?怎么回来了?”

毛四斤说:“那样的破技校,有个吊上头啊?”

“技校也能学得真本事呀。”

“本事个屁。”毛四斤说着,朝着身后贼溜溜望一眼,然后说,“富贵哥,我能不能到屋里面说话。”

蔡富贵一愣,问他:“你有事吗?”

毛四斤点点头,说:“是啊,我遇到了一点麻烦,实在不知道该咋办了,听说你在这儿值班,就过来找你说说话。”

“你找我说话?”

“是啊,我思量了半天,觉得全村的人也就你有知识,明事理,所以才来了找你了。”

蔡富贵被恭维得有点儿飘飘然,走下台阶,把毛四斤领到了办公室,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富贵哥,就你一个人值班吧?”

“是啊,不过,如果发生了紧急情况,我可以用大喇叭喊。”蔡富贵说着,打量着毛四斤,见他满脸惆怅,惶恐不安,就说:“你有话就直说吧。”

毛四斤叹一口气,说:“富贵哥,我遇到天大的麻烦了!”

“啥麻烦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男人女人那一方面的问题。”

蔡富贵心里灵动了一下,随口问他:“你不会是在外面搞女人了吧?”

“富贵哥,你早就听说了?”毛四斤瞪大牛眼问他。

“我听说啥了?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我搞女人了?”

“我猜的呗,男人女人还能有啥事?”

“哦,我还以为有人告诉你了呢。”毛四斤低下头,双手搅在一起,用力搓着。

“到底是咋回事呀?你倒是说呀,你想让哥帮你干嘛?”

毛四斤朝着门外张望了一番,然后叫了一声哥,说:“我想问一问,嫂子怀孕了,肚子里有了小孩,会有啥反应?”

蔡富贵一愣,问:“谁怀孕了?”

“富贵哥,你先别管是谁,只告诉我是个啥模样就行。”

蔡富贵却拗上了,说:“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就不跟你说。”

“富贵哥,不是你想的那样,是……”

“是咋样?你小子,是不是在外面把女人女人的肚子搞大了?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“啥叫有可能呀?你小子,真的是个花心大萝卜呀?”

毛四斤摇摇头,说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只是那么一次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跟同桌搞到一起了。”

蔡富贵被勾起了好奇心,逼问道:“你说,要是不把实情说出来,我就把你轰出去,再也不管你的屁事了!”

看上去毛四斤很难为情,说:“还是不要打听了吧,脏了你的耳朵。”

“你信不过哥是不是?”

“没有,信不过能来找你吗?”

“那是咋回事儿?你不跟我说实话,那就拉倒,你不走我走!”蔡富贵说着,真就做出了一副抬屁股走人的架势。

毛四斤一把抓住他,软了下来,说:“那好吧,我告诉你就是了。”

“那还差不离,可不许说瞎话,你要是敢骗我,我就直接报警,要警察来抓你。”

毛四斤只得乖乖交代了自己的“罪行”,说完后,还一再嘱咐蔡富贵不要说出去。

蔡富贵听了,心里面很不是滋味,就问他:“四斤老弟,你会不会是被他们耍了呢?”

“谁耍我?”

“就是那个一哥呀。”

“应该不会吧,可我的的确确是把同桌那个女孩给那个了。”

“你确定进去了?”

“是啊,她用手拿着,我觉得是进去了,紧紧的,还……还有很多水呢,这怎么会错的了。”

蔡富贵稍加沉吟,说:“那可难说,说不定就是他们设下的套,引着你往里钻。”

毛四斤抬起头,问:“他们为什么要害我?”

蔡富贵说:“应该是为了消除异己,独享美女吧?”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平日里也看不出同桌女孩有多喜欢一哥,倒是对我有几分好感。”

“你小子,还是嫩了些,看事只看表面。”蔡富贵站起来,往前走了几步,又折回来,问毛四斤,“你没找班主任,或者校领导说明情况吗?”

毛四斤说:“我哪敢呀,一哥家有钱有势,我可不敢,再说了,那个家伙跟道上人有联系,搞不好会灭了我。”

“对了,你都回家了,是怎么知道女还怀孕了的?”

毛四斤说:“是一哥打电话告诉我的。”

“他打电话过来了?什么时候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他说怎么说的?”

“他说有件事必须告诉你一声,还要我一定要挺住了。我问他啥事,他就说袁秀荣怀孕了。”

“袁秀荣就是你的女同桌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毛四斤说:“我一听就蒙了,不亚于晴空炸响了沉雷,震得我意识都断片了,清醒之后,便急吼吼地说,就那么一下下,怎么可能就怀孕了呢?”

“他怎么说?”

“他就把袁秀荣的一些情况告诉了我,说人老犯困,不吃不喝,还呕吐不止,并且连大姨妈都停了,还说,肚子都慢慢鼓起来了。”

“他这么说,你就相信了?”

“一开始我也不太相信,可回家后,翻看了一下生理卫生课本,才知道她真的是怀上了。”

“你再说说,那个女孩她到底是和什么情况?”

毛四斤若有所思琢磨了一番,然后说:“听说天天吐,连上课都在吐,还嗜睡,几乎连课都上不了,只得请假,对了,她还喜欢吃酸东西,譬如山楂啥的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她的腹部明显增大了,就像抱着大皮球。”

说到这儿,毛四斤问蔡富贵: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嫂子怀孕的时候,是不是就那样?”

“卧槽!”蔡富贵骂一声,说,“小鳖羔子,那还不是怀上了嘛,这还了得,人家还是个学生呢,以后该咋办?唉,作孽啊!”

“那该怎么办?”

“打掉呗。”

“可……可……”

“可啥可,赶紧让她去医院做人流啊。”

“可一哥说,那孩子不是他的,死活都不带她去医院。”

“你确定是你吗?”

毛四斤叹一口气,说:“他来电话的目的,还不就是想告诉我,孩子就是我的嘛。”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”蔡富贵眉头紧蹙,又来来回回走了起来,边走边骂骂咧咧,“原来你小子还真不是个好玩意儿,把人家女孩给耍了,还怀上了孩子,这还了得!”

“富贵哥,我不是成心的,真的不是,我觉得吧,就插了那么一下,肯定不会怀孕的。”

“操,都说不见棺材不落泪,你是见了棺材都不落泪,不会怀孕,人家女孩的肚子是怎么大起来的?”

“当时是她主动坐到了我的腿上,还用双腿夹着我的那个地方,我就直接昏过去了,可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,就来电了,怎么就怀上了呢?”

“你确定当时没x进去?”

“啥?”

“就是你身体里的那些脏乎乎的东西!”

“没……没,应该没有吧。”

“操,毛四斤,你这个傻小子,啥叫应该没有呀?射击不射击,你自己竟然感觉不出来吗?”

“富贵哥,我当时晕了,真的晕了啊,就像死过去了一样。”

蔡富贵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苦笑着摇了摇头,接着说:“那样的好事儿,你完全晕过去,是绝对不可能的!你现在好好回忆一下,你下边的小xx是不是真的钻进女同桌下面的窝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