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玩走了火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应该没有吧,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呢,突然就来电了,袁秀荣离开我身子的时候,我下边还硬着呢……”

“对呀,这就完全可以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。”

“可……可‘一哥’在电话里说得清清楚楚啊,他怎么会骗我呢?”

“操,你傻呀,他那是想以此威胁你。”

“他威胁我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威胁我什么?”

“你说,那个叫‘一哥’是不是跟你条件了?”

毛四斤点点头,说:“提了,要我去履行义务,带女孩去医院堕胎,要是觉得不方便去的话,就付给他两千块钱。”

“啥?两千块钱?”

“是啊,说只要给钱,一切了断,包括袁秀荣的青春损失费、贞操费、营养费等等,一笔勾销。”

“你答应了?”

“没有,我说没钱,他就破口大骂,说要是48小时内不给,就跟我面对面谈一谈。”

“你这个傻瓜!”蔡富贵凝眉一想,说,“你都没跟女孩上过床,没真刀实枪的干过那事,咋能怀上?”

“可我觉得吧,这种事情,怎么好拿来骗人呢?”

“你呀,一定是小时候,被门夹了脑袋

“有两个可能,一是他被迫无奈;再就是他也叛变了。”

毛四斤一脸无奈,问蔡富贵:“富贵哥,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?”

蔡富贵徘徊了一阵,返身回来,对着毛四斤说:“你有手机吧?”

“有。”

“给我用一下。”

“干嘛呢?”

“你找出‘一哥’的号码打过去,我跟他说个话。”

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”毛四斤急了,说:“富贵哥,使不得,万万使不得,那样会把事情闹大的。”

“你还想不想解决问题?”

“当然想了。”

“那好,你找‘一哥’接电话。”

毛四斤只得把电话打了过去,接电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“一哥”,就小声说有人找你。

蔡富贵一把夺过了手机,一板一眼地说:“我是毛四斤的哥哥,亲哥哥,听说他女朋友怀孕了,我打算明天就去处理一下。”

“你谁呀?原来咋就没听说他还有个哥哥。”“一哥”一听不对劲,就喊道:“你让毛四斤接电话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他已经接不了电话了,饭不吃茶不思的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这不没办法嘛,才让我出面办这事。”

“你是他哥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亲哥?”

“当然了,你要是不相信的话,明天我带村里的介绍信过去,顺便把该办的事了结了。”

“你想怎么个了结法?”

“我有两个方案,第一个嘛,就是先去找学校领导,替毛四斤向他们认个错,然后直接带着那个女孩子去医院,把胎儿打掉了;第二个嘛,就是直接把女孩接到家里来,反正她已经跟毛四斤上过床了,活是俺家的人,死是俺家的鬼,简简单单把婚事办了,等着生孩子就是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“一哥”傻了。

“你觉得这两个办法哪一个好?依我看,还是第二个好,那样的话,我们家就可以双喜临门了,你说呢?大兄弟。”

“滚,神经病!”“一哥”大骂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
听到电话里传出了嘟嘟的声音,蔡富贵像是还意犹未尽,有很多话要说似的,继续喂喂地喊着。

“行了,人家已经挂了。”毛四斤提醒他说。

蔡富贵把手机还给了毛四斤,满脸成就感,问:“咋样?这法子应该好使唤吧?”

毛四斤仍阴着脸,怀疑道:“那小子太恶毒,吓不住他的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我敢打包票,他要是还敢拿这事要挟你,我给你摆平了,小逼养的,不废了他才怪呢?”蔡富贵说着,把胸脯拍得啪啪响。

毛四斤想了想,说:“倒也是,你那两招也够狠的,量他也不敢把事情闹大了。”

“行了,回家吧,踏踏实实睡自己的觉就是了。”蔡富贵在毛四斤蓬乱的头上摸了一吧,说,“你小子,白白讨了人家女孩的便宜,只是时间短了点,还没咂摸出啥味道来。”

“富贵哥,不是那么回事,我真的晕乎了。”

“得了……得了……睡觉了。”

“富贵哥,我出来的时候,跟我娘说了,不回去睡了。”

“那你想怎么着?”

“我留下来跟你一块值班吧,好不好?”

“这儿只有一张沙发呀,两个人怎么睡?”

“可……可,我娘已经关门了呀。”

蔡富贵稍加思索,说:“那这样吧,你睡到沙发上,我回家。”

“你不是值班吗?怎么好回家呢。”

“你替我值就行了,如果有情况,就打我电话。”蔡富贵说着,把自己的号码写在了一张纸片上,递给了毛四斤,接着说,“你把门关了,睡自己的就是了,不会有啥事的。”

毛四斤是个做事认真的孩子,说:“我是替你值班,就怎么好睡觉呢?你回家睡吧,有情况我就向你汇报。”

蔡富贵笑了笑,转身走了门。

柳叶梅听完后,哧哧笑了。

“你笑啥?”

“我笑你们男人真傻。”

“怎么就傻了?”

“你也不想想,毛四斤才回来几天呀,就算是他真的把地给种上了,也不到肚子鼓起来的时候呀。”

“对呀!”蔡富贵这才恍然大悟,说,“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。”

柳叶梅翻一下身,说:“我估计,那个叫‘一哥’的就是为了讹他钱,说不定还会跑到咱们村上来。”

“他来干嘛?”

“找毛四斤要钱。”

“不会吧,我都已经警告他了。”

“你警告他管个屁用!”

“他敢!我都已经把大话说出去了,他要是敢来,我就跟他没完!”

“得了,你就别吹了,就你那两下子,一脚就能把你踹个半死!”柳叶梅调整了一下姿势,说,“睡吧……睡吧……小屁孩,自己惹下的祸,自己对付去,咱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蔡富贵没再说话,可他怎么都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女孩坐在毛四斤腿上的画面。

果然被柳叶梅说中了,第三天上午,十点多钟,蔡富贵正在坡下耕地,突然就接到了毛四斤打过来的电话,说“一哥”来找他了。

蔡富贵问他在哪儿,他说跟“一哥”约定了去村东的土沟里接头,正沿着去镇上的那条土路往前走。

“好,你不要慌,一会儿我就过去。”

毛四斤还想说什么,蔡富贵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他爬过一道高高的土坎,便是一条坳沟,刚刚走进沟底,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的一棵大柳树下。

毛四斤愣住了:狗日的“一哥”,还真他们的有些派头,竟然开那么扎眼的汽车来了。

“毛四斤……毛四斤……”一哥推开车门,钻了出来。

毛四斤竟然一下子忘记了与“一哥”之间的不快,笑嘻嘻迎了上去,问道:“老同学,你还会开车呀?”

一哥说:“我会开,可老爸不让开,是带了司机来的。”

毛四斤朝着车里望一眼,见驾驶座上坐着一个胖乎乎的男人,正侧着身子看自己,眼神很冷。

一哥指着离路稍远的一块大石头,说:“咱到那边坐着说话吧。”

“都已经来了,还是去我家吧,让我娘烧茶咱们喝。”毛四斤竟然跟他客气了起来。

一哥说不了,也就那么几句话,说完就回去。

“都已经来了,干嘛那么急呀?”

“只请了半天假,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,狗日的于大头本来就看我不顺眼,不敢迟到了。”

提到学校,毛四斤胸口一阵堵:日个姥姥的!还不是因为你啊,老子连学都上不成了。热情瞬间没了,阴沉着脸跟在一哥后面,朝着大石头走去。

一哥坐在了石头上,啐一口唾沫,说:“毛四斤,你被学校开除后,我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,心里面很不舒服,所以就过来澄清一下。”

“你听到什么了?”毛四斤一脸漠然。

“有人说是我陷害你,特别是你那个铁哥们小六子,他妈的不但威胁我,还举起凳子砸我,你看看……看看……”一哥伸出胳膊,手指着上面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青紫说。

“你把小六子怎么着了?”毛四斤瞪大了眼问。

“我是没跟他计较,可这事被捅到校长那里了,性质就变了,说他故意伤害,所以……”

“小六子是不是也被你弄开除了?”

“校长的意思是想直接开除他,可我看不下去了,为了一个女孩,两名同学被断送了前程,这也太不值了啊!”一哥说得很动情,连眼圈都红了。

“你能管得了?”

“我是管不了,可我爸出面帮着说情了。”

“你爸爸?他……”

“这个你用不着怀疑,我爸一句话就管用,人是留下了,可是……可是被贬到渣子班去了。”

“我靠他个狗日的!”毛四斤心里头轰隆一声闷响,随之热辣辣的躁动起来,就觉得浑身的血直往头顶冒,把天灵盖都顶得咔咔响。

一哥好像没意识到我的变化,平静地说:“毛四斤,这所有的一切不愉快,其实根子都在你身上。”

“在我身上?”

“可不是嘛,你玩火自焚,还连累了别人。”

我靠!

这块鸟粪不光会嫁祸于人,还会血口喷人,毛四斤两眼直冒火,喝道:“你他妈什么意思?”

一哥往后缩了缩身子,看上去有些怕,但嘴皮子依然很硬:“毛四斤你用不着瞪眼,今天我来的目的,就是把想袁秀荣的事情做个了结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她真的怀孕了?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一哥说着,双手抱拳,流里流气地说,“一哥我在此恭贺了,恭贺四斤老弟喜得贵子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