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神秘录像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别打他……别打他!”毛四斤一个箭步蹿了上去,护住了一哥,蔡富贵的耳刮子却实实在在抽在了他的脸上。

毛四斤啊呀一声叫,噗一下倒在了地上。

所有的人低下头,齐刷刷望了过去,个个惊得目瞪口呆。

我勒个去!

感情蔡富贵这是铁砂掌呀,竟然把毛四斤的脸打开了花,满脸都是血,红得让人触目惊心。

“蔡富贵,你作死啊?把人给打死了!”柳叶梅蹲了下来,摇晃着已经昏迷了的毛四斤,连声哭喊着,“毛四斤……四斤兄弟,你醒醒……醒醒……快醒醒啊!”

毛四斤微微睁开眼睛,伸出一只手,朝着一哥无力的摆了摆,嘴上说着:“一哥,老同学,走吧,你快走吧。”

“不行,不能放他走了!”蔡富贵喊道。

毛四斤说:“不管他的事情,放他走吧……走吧……”

“他走了,你怎么办?”

“我没事……没事……”

好在柳叶梅还算是开明,说:“算了,别闹了,只要闹来闹去的,还不得出人命呀,放他一马吧。”

蔡富贵说:“就这么轻易的放他走了?也太便宜狗日的了,让他拿钱,放下两千块钱再走人!”

毛四斤仍然躺在那儿,轻轻摇摇头,说:“不管他的事,让他走吧。”

柳叶梅眼珠一转,对着一哥说:“要不这样吧,今天这事儿就算拉倒了,不过你得保证以后再也不找毛四斤的茬了。”

一哥早就被这阵势吓蒙了,再看看满脸是血,半死不活的毛四斤,恨不得扎翅飞走,听柳叶梅这么一说,感觉遇到了救星,忙答应了下来。

他命令司机,去车里拿了纸笔,当场写下了保证书,发誓再也不找毛四斤的茬了,要是再招惹第二次,就让车给撞死。

蔡富贵拿过来看了一遍,见态度还算诚恳,就让他走过去,蘸着毛四斤的鲜血,按下了手印。

不知道一哥是害怕了,还是被毛四斤的“义举”感动了,他蹲在地上哭出了声,边哭边说着对不起。

毛四斤笑笑,说没事,你走吧。

一哥站起来,往前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,带着哭腔说:“毛四斤,你放心吧,袁秀荣没怀孕!”

说完就钻进了车里,扬尘而去!

直到车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毛四斤才爬了起来,一句话也没说,走到小河沟边,捧水洗起了脸。

当他返身回来后,大家才看到,原来他脸上并没有。

柳叶梅眉头凝成了一个大疙瘩,问他是怎么回事,毛四斤说:“没事,只是破了鼻子。”

“你把鼻血弄得满脸都是?”

“是啊,要不然他能良心发现,写下保证书吗?”毛四斤说完,说了声谢谢你们了,就朝着村子走去。

村长尤一手听说了“勇斗加智斗”的故事后,兴奋不已,说想不到桃花村竟然是一块卧虎藏龙之地,日后定会百毒不侵,外敌难入。并自掏腰包,在村头的小饭馆里订了一桌菜,请毛四斤以及蔡富贵他们喝酒去了。

柳叶梅一个人回了家,她觉得自己是个女流之辈,不好跟那些男人们瞎掺合。再说了,这段时间,村长就跟个馋猫似的,一直盯着自己,见缝插针就想吃自己的豆腐,占自己的便宜,还是离他远一点好。

特别是当着蔡富贵的面,万一做出不雅的动作来,还不知道会闹出啥动静来呢。

她一个人回了家,见儿子小宝早就回了家,就做了点饭菜,娘俩坐下来吃了起来。

吃完之后,小宝看了一会儿动画片,就乖乖去了西屋。

柳叶梅知道他去完作业了,就不再多说什么,关上电视,躺在床上犯起了迷糊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大一会儿,她被手机铃声吵醒了,拿起来一看,是蔡富贵打过来的,就接听了。

听上去蔡富贵很开心,说吃完饭后,村长招呼着一起打牌,夜里就不回家睡了。

柳叶梅说:“打牌就打牌吧,权当是值班了。”

“是啊,我也这么想的,你把门关好了睡自己的吧。”蔡富贵说完,就扣了电话。

这时候夜已经慢慢深了,柳叶梅下床望了望小宝的房间,见已经熄了灯,就坐了下来,一个人发着呆。

正想着心事,突然听到门板响了两声。

柳叶梅走出来,小声问:“谁啊?”

“我呀,还能是谁!”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柳叶梅这才放下心来,开门走出去,见是好姊妹杨絮儿慢慢悠悠走了进来,手里还拎着个方便袋,就问:“带啥好东西了?”

杨絮儿故作神秘地摆摆手,悄声问道:“小宝在家不?”

“在家,在自己屋里呢。”

杨絮儿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揣在了怀里,小声说:“好东西呢,等小宝睡了再拿给你看。”

“一定不是啥好东西,看你鬼鬼祟祟的样子吧。”柳叶梅说着,闪到了一旁,让杨絮儿进了里屋。

然后转身走到了小宝的门前,侧耳听了听,见里面没了动静,就知道儿子已经睡着了。

杨絮儿进屋后,却没直接落座,而是闪身走到了床前,利索地将揣在怀里的东西掖在了床单下面。

柳叶梅不解地问道:“干啥呢这是?”

杨絮儿眨巴着眼睛,故作神秘地对着柳叶梅使着眼色,问道:“蔡富贵今夜里不回来了吧?”

柳叶梅说:“应该不回来了,说是在村委值班。”

柳絮儿伸手摸了摸床铺,说:“试一下你的被褥软乎不软乎,我今夜里就住这儿了。”

“干嘛跑俺家来过夜呢?自己又不是没地方,臭娘们,你就不怕你男人查你的岗?”

“是他让我来你这儿的,人家把你当成贴实人了,你倒好,还那么生分。”杨絮儿板起脸,佯装生气的样子。

“再贴实也不好来跟人家挤床啊,一个老娘们家的,也不嫌膈应的慌。”说着转身给杨絮儿倒水去了。

接过柳叶梅递过来的一杯热水,杨絮儿抽了抽鼻翼,小声逗笑道:“看看,说漏嘴了吧,你只稀罕男人过来跟你挤床是不是?”

柳叶梅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李朝阳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的情景,脸刷一阵红透了。

好在有了灯光的掩映,倒也不怎么露痕迹,抬手对着杨絮儿的后背轻拍一巴掌,娇嗔地说:“快闭上你的臭嘴吧,要不咱再看一会儿的电视吧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你是想多了,俺只是一个人在家害怕,所以才来找你做伴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些日子尽出些吓人的事情。”

“那也是个别的,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嘛。”

“对了,柳叶梅,今天警察又来我们村了。”

“来干嘛?”

“去学校了。”

“去学校干啥了?”

“不知道,大概是找校长吧。”

“找校长干嘛?”

“还不是校长被打那事嘛。”

“还有完没完了?不是已经结案了吗?”

“啥时结案的?”

“那个……”柳叶梅差点把小白脸李朝阳的事说出来,忙收住了,敷衍道,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具体是咋回事,就不知道了。”

杨絮儿说:“听人家说,校长是为了保护集体财产才受伤的,还说那叫……叫什么来着,见义……”

“见义勇为。”

“对……对……见义勇为!”

操,见义勇为个屁!那个老色鬼,明明是出来偷腥的,到了这节上却成了保护集体财产了,真是滑稽透顶了!

柳叶梅心里骂着,下意识地朝着床上望了一眼,恍惚中就看到了自己跟校长在床上黏黏糊糊的那一幕,心里泛起了一阵潮热。

想着想着,就想到李朝阳身上去了,这个倒霉蛋,你早不回晚不回,偏偏就在刚刚出过事后,就赶着回来了,这能不让人家怀疑吗?

还有,如果校长这案子正儿八经查下去的话,那可就糟糕了,搞不好就把自己跟校长私通的事给抖落出去了,那可就丢大发了!

柳叶梅想到这些,五味杂陈一股脑地涌了上来,心头七上八下,难以名状。

“柳叶梅,想男人了吧?”

“滚,你才想男人了呢。”

“眼神那么直,不是想男人才怪呢。”

“呸,啥人啥心。”

两个女人是发小,算得上是正宗的闺蜜,互相之间几乎没有隐私可言,随便得很。

就在杨絮儿打开电视,频繁地调换着频道的时候,柳叶梅已经爬上床,斜躺在叠好的被子上,眼睛半眯着,继续想她的心事。

杨絮儿蹑手蹑脚去了小宝的门前,仔细听了一会儿,然后折身回来,小声说:“孩子已经睡着了,不用在提防他了。”

“啥事还得提防他?”柳叶梅问。

杨絮儿朝着她的肥臀猛拍一巴掌,兴奋地说:“快起来……快起来……有好东西给你看呢。”

“啥好东西?”

“录像。”

“什么录像啊?看把你兴奋得那个死熊样子吧。”

“别急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,刺激着呢!”杨絮儿说着,从床单下面摸出了她带来的那个布兜,伸手从里面掏出了一沓子VCD,手忙脚乱地放进了影碟机,按了播放键,然后猴急地跳上床,双眼直勾勾看了起来。

转过了一段空白带,画面上豁然现出了一个皮肤光滑的黑女人,搔首弄姿,很恶心人,特别是胸部大得惊人。

过一会儿,一只手朝划过平滑的腹肌,朝着下面游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