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两个女人的风情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时候,一个高高大大的壮汉子推门走进来,笑逐颜开,边走边脱着自己的衣服。

“天哪,死杨絮儿!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种破烂玩意儿呀?”柳叶梅的眼瞪得比牛眼都大。

杨絮儿瞥一眼柳叶梅那副欲罢不能,却故作清纯的模样,说:“没见识了吧,城里买的,多了去了,要啥有啥。”

“放屁!谁敢卖这个呀?我咋就没见着有人卖呢。”

“这样的好东西谁还放在眼皮子底下卖呀,都是偷偷摸摸招揽生意,旮旮旯旯里到处都是,不信过几天我领你去见识见识。”

“就没人管呀?”

“这算个啥?大白天干那种事情都没人管,谁还管这点屁事儿啊,吃饱了撑的!”

“死杨絮儿,又嘴无遮挡了,谁大白天干那事啊?”

“不信你去城里的大宾馆看看,有多少男男女女进进出出,大多数都是躲在屋里头干那事的,弄得呼天号地,没个人动静。”

柳叶梅嘿嘿笑着,说:“你这破嘴,就知道胡说八道,那还叫宾馆吗?干脆改成鸡院得了。”

“算是你说对了,挂羊头卖狗肉呗,上面管得严,不让开那玩意儿,要是放开的话,一准比菜市场生意都红火。”

画面上的女人蹲下身来,挑弄着男人,很专心,很亲昵。

“咋……咋……还带这样啊?”柳叶梅绯红着脸,感叹道。

杨絮儿坏笑着说:“开眼了吧。”

“去你的吧,就知道满口喷粪。”柳叶梅白她一眼。

“你说也怪,他们外国人就是比咱们开放,啥都敢干,瞧瞧,还他妈下嘴啃了,真不要脸!”

“死杨絮儿,假的,这你也信,那不是在演戏嘛。”

“放屁,演戏能那样,你看那玩意儿,你看那眼神,哪一点像演戏了,百分百是玩真的。”

“天呢,这也太厉害了,谁还受得了呀。”

“柳叶梅,想了是不?那就让蔡富贵多挣钱,你也去国外快活快活,要不然,枉活一世了。”

“破嘴,明明是自己馋了,还说别人,快看,来真的了。”柳叶梅手指了一下电视屏幕。

“还真是来着,嘿嘿,不孬,真不孬。”杨絮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“别看了……别看了!”柳叶梅捂一把眼睛,羞得低下了头。

“装啥装?想看就看呗,何必呢,就算是学点见识还不成吗?这算啥呀,充其量算是科教片,这些电视就是教人怎么过好生活的,是你自己心里不干净,胡思乱想罢了。”

“哪见过这个呀,丑死了,真的不想看。”

“丑什么呀?你看看人家,就是比咱会闹腾,不看你能知道?好好学着点,那都是经验,宝贵经验。”杨絮儿一脸坏笑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柳叶梅支吾着,擦下床,奔了电视过去。

杨絮儿以为她要关掉电视,急着阻止道:“柳叶梅,你干嘛呢?别关……别关了……”

柳叶梅只是把声音调低了一些,她是担心儿子听到了,万一他跑过来看个究竟,那可就麻烦了。

“声音那么小,都听不见喊啥了。”

“喊啥呀,鬼叫呗。”

柳叶梅回到床上,忍不住再次看起来,脸上着了火一样,声音含混地说:“你还别说,人家外国人就是懂得疼老婆,咱哪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呀?不像咱这边的老爷们,一开火就往死里整。”

“你慢慢看,还有更新鲜的呢,你就当咱这是学习经验好了,都是过来人了,有啥呢?大惊小怪的,人跟牲畜还有啥两样?不都是一回事嘛,就依靠着那玩意儿打发点时间,取个乐子,甭想歪了。”杨絮儿开导说。

柳叶梅冷静下来,心里竟隐隐有了一丝自卑感,像是自己真的比杨絮儿浅薄了许多、少了很多见识似的。

想来也是,自己未免也有些故作声势了,在杨絮儿面前还用得着虚伪了,不就是一起看个电视嘛。

电视上画面更加不可入目了,女人呼天号地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嘴里不时叽里呱啦的说上几句外国话,看上去要死了一样。

“柳叶梅,想啥了?”杨絮儿突然问道。

“没想啥呢。”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早已像滚烫的开水,翻转涌动起来。

“有感觉了吗?”杨絮儿问。

“啥感觉?”柳叶梅装出一脸平静。

“想不想男人?”杨絮儿话音含混地问。

“去你的,不想!”话越是这样说,柳叶梅心里就越发躁动起来,又像是有成百上万只毛茸茸的爪子在挠着自己的肺腑,酥痒难耐。

“柳叶梅,你说那些人,是不是跟咱不一样?”杨絮儿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,双眼迷离,浑身紧绷。

“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子吧,没羞没臊的。”柳叶梅轻轻推搡了杨絮儿一膀子,声音竟是嗲嗲的。

“滚,还真是怪难受的,都很久没做那事了,都快生锈了。”杨絮儿满脸潮红,额头布满了明晃晃的细汗,双眼呆直,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。

柳叶梅也被搅动得心旌摇摇,血脉喷张,几乎都要疯掉了。

“柳叶梅,男人走了一个多月了,实在是憋得慌了,唉,真的好想呢。”杨絮儿含混地嘟囔着。

“活该,谁让你看这种片子的,神仙看了也受不了。”柳叶梅嗔怨道。

“不看不是更想吗?一个人闲呆着,睡都睡不着。谁不知道咱这正是如虎似狼的年龄啊,男人们一走就是一年,中间回个一趟半趟的,又不解渴,整天旱得干巴巴的,能不馋吗?不馋才是有毛病呢!”

“想了就去找人呗。”

“你说得轻巧,谁敢呀,想被唾沫星子淹死咋的?”

“没胆量就拉倒,好好忍着就是了,这样胡思乱想的下去,肯定不好,稍不留神就要出墙。”

“还劝我忍着,你呢?人前一面,人后一面,嘴上咬得紧,裤腰却松得见风就开。”

“死一边去,尽在那儿胡说八道!”柳叶梅转身挠一把,正巧挠在了杨絮儿前胸上。

杨絮儿不由得轻哦了一声,虽然只是一个音符,却有着电视上那个女人相似的音律。

柳叶梅追着话茬问道:“以后不许再胡说,我啥时候那么不检点了?”

杨絮儿的眼睛半眯着,弄出一副迷迷荡荡的神情来,说:“你还瞒得了我,咱可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姊妹,人家说这叫心有灵犀,你小尾巴往哪儿翘我能不知道?”

“我看你是啥人啥心?你就瞎琢磨吧,是不是琢磨那些事的时候,心里面特别舒服啊?那你就使劲琢磨吧,直到琢磨得你心里开花,下面长牙!”柳叶梅声音颤颤地说着。

杨絮儿说:“柳叶梅,说实在话,我打心眼里羡慕你,换了我也会那样,还求之不得呢,能跟那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好一回,死了都值!”

柳叶梅知道她是在拿李朝阳说事,却故作糊涂地问:“说梦话啊是不?哪儿来的年轻帅气的小子了?胡乱放啥呀?”

“你就别蒙我了,就是那个小白脸老师啊,这个你还骗得了我,那天……那天……”

“那天什么呀,把屁放利索了不好呀。”

“那天你们在土坎下边,我都看到了。”

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“看到你们搂在一起了呀。”

“还怎么了?”

“他还看……看了你那个地儿,你承认不承认?”

柳叶梅的脸立马烫得像着了火,伸手捏在了杨絮儿的软肉上,嘴上说着:“浪货,让你胡说八道……让你胡说八道……”

杨絮儿反倒被捏舒服了,哼哼唧唧着,说:“咱俩谁跟谁啊?是你不够姐们儿,想当初我第一次跟团支书睡的事都告诉你了,还把他怎么摸我,又怎么那个啥的都仔仔细细跟你说了,你却好,都半老徐娘了,还拿姐们我当外人,掖掖藏藏的,真不够意思!”

“他不是帮我忙了吗?所以我才对他好,算是……算是报答吧。”

“对了……对了……柳叶梅,说说那个小白脸的功夫咋样?”

“啥咋样啊?”

“还给我装糊涂是不是?”

“不是啊,我们根本就没那样。”

“鬼才信呢。”

“不信拉倒,看电视了。”

柳叶梅两眼盯上了电视屏幕,看着一对男女在发疯发狂,自己也跟着浑身酥软起来。

看到了顶峰处,整个人就软成了一团面,直接摊在了床上。

……

翌日,天刚蒙蒙亮,杨絮儿就醒了过来,望一眼仍在酣睡的柳叶梅,小声说道:“我可先走了啊,想着去镇上赶集呢,你去不去?”

柳叶梅闭着眼睛,呜呜啦啦地说:“闲着没事去放骚呀?我才不去呢。”

“你在家才是闷骚呢,我去买点菜种子,男人临走的时候吩咐过了,要我把村前的那二分水田全都种了菜。”

“干嘛非要听他的呢?种菜多累呀,小菜苗娇贵着呢,要时常浇水,还要除草、施肥……麻烦死了。”

杨絮儿下了床,拢了拢头发,说:“你还不知道他那个人,心眼小得就像个针鼻儿,一准是怕我闲着招惹是非,这才想着法子让我不得清闲呗。”

“去吧……去吧……别耽搁我睡觉了。”柳叶梅不耐烦地说。

杨絮儿走后,柳叶梅又眯了一会儿,才不得已下床做了早饭。

等一家人吃完,各忙各的去了,她却懒得动弹,觉得浑身又酸又痛,散了架一样,只得重新爬到了床上,闭上了眼睛。

一直睡到太阳偏西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踹门,踹得很急促,呼隆……呼隆……就跟打雷似的。

这是谁呀?

把门踹坏了咋办?就不会喊一声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