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能不一杆子到底吗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我……是我……快开门!”

竟然是蔡富贵,就骂道:“发啥疯呀你?火上房了咋的?看把你急成那个死熊样子。”

“快点,别啰嗦!”

柳叶梅呼啦一下开了门,蔡富贵弯着腰钻了进来,话没说一句,跐溜一下就钻进了厕所里。

随即就传出了噼里啪啦的喷溅声。

敢情这是闹肚子了?听上去好像还很严重。

拉了足足有十几分钟,蔡富贵才走了出来,说:“麻痹滴,上午跟毛四斤一起去吃西瓜,大概是吃多了,撑得肚子疼。”

“活该!谁让你那么没出息。”柳叶梅冷着脸说。

蔡富贵朝着屋里走去,边走边说:“毛四斤那小子为了报恩,把我领进了他二叔家的西瓜地里,一气摘了三个,砰砰敲开,硬逼着吃了下去。”

“他逼你吃屎你也吃呀。”

“毛四斤那么热情,不吃对不住人家。”

说话间,两个人进了里屋,蔡富贵躺到了床上,说:“肚子还是有点疼,你给揉揉吧。”

柳叶梅没说啥,坐到了床沿上,伸出一只白白嫩嫩的手,搭在了男人的肚子上,按揉起来。

蔡富贵舒服得哼哼唧唧,说:“还是自家老婆好啊,真叫一个无微不至,柔情似水。”

柳叶梅酸溜溜地说:“瞎说!不都说媳妇还是人家的好嘛。”

“我就是觉得自己的女人好。”

“操,城里的女友有什么好?一个个臊拉巴几的。”

“你尝过?”

“没有啊,只是闻着呗。”

“没有才怪呢。”

“我说实话你不要生气,有时候还真想,想尝一尝是个啥滋味,城里的女人整天洗得白白净净,只是那个香味儿就叫人发昏,我敢打包票,是个男人就馋,不馋是有毛病。”

不知道是被蔡富贵抚弄撩拨的缘故,还是故作姿态,柳叶梅脸上也有了迷醉之意,她声音绵软地说:“那种女人也特别喜欢男人,会把男人伺候得服服帖帖,神仙一般。”

蔡富贵一定是把老婆想象城里的女人了,闭上眼睛,手伸过去,饥渴地摩挲了起来。

不大一会儿,女人便酥软成了一滩泥。

“柳叶梅,咋湿的这么厉害?”

“厉害啥?”

“是啊,觉着都成涝灾了。”

“富贵,我说了你别不乐意。”

“说吧,啥事?”

“就是男人女人间的事情。”

“尽管说,咱是夫妻,又啥不好说的?”

“你说那些大鼻子外国人,咋就那么厉害呢,男人女人一碰面就干那个,瞧那个厉害劲吧,简直就跟牲口似的。”柳叶梅说着,扭动了几下。

男人解除了女人的所有装备,手上就没了方寸,低声问她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看那种电视了。”看上去柳叶梅已经云里雾里。

男人穷追不舍,问:“啥电视?”

“就是,就是人家说的那种叫毛片的吧。”

蔡富贵一愣,动作着的手也跟着停了一下,接着问:“在哪儿看的?”

柳叶梅梦呓一般,说:“在咱家。”

“咱家哪有那个呀?”男人游走的手停了下来,呆呆地望着被抽走了半个魂的女人。

“有。”

“在哪儿?”

“在锁着的抽屉里。”

蔡富贵抽出手,翻身下床,找出钥匙,匆匆忙忙开了锁。

手忙脚乱一阵子,他从柜子最下面找出了碟子,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,然后按进了CD机子里,放了开来。

一开始柳叶梅有点儿害怕,以为自己惹祸了,清醒过来,搜肠刮肚想着应对的办法。

岂料,蔡富贵不但没生气,还喜滋滋跳上了床,紧挨着她躺了下来。

两个人一起看起来,一开始神情还坦然一些,不大一会儿功夫,四只眼睛就开始直勾勾,不打弯了。

画面上的男人女人哪还叫人啊?简直就跟禽兽差不离,生咬活吞,凶猛得得吓人。

蔡富贵实在忍耐不住了,试探一下,女人也是水到渠成,就瞄准目标,忙活起来。

柳叶梅像个刚刚出笼的精粉馒头,热气腾腾,芳香四溢。

一路跟着画面上的场景走下来,两个人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受,当画面停止下来后,彼此也到达了终点,土崩瓦解一般倒在了床上。

静静的呆了半宿,蔡富贵先开了腔,问:“是啊,他们就是厉害,那疯劲儿,就跟一头牛似的。”

“人家有经验呗,活也厉害。”

“我觉得也不仅仅是有经验,是他们天生就厉害,对了……对了……你看那女人,长得真他妈招人喜欢。”

柳叶梅有了醋意,撅着嘴巴说:“是男人厉害,男人猛,比你强多了,强了五分都不止!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不厉害了?”

“这还要说了,你自己还不明白?”柳叶梅玩笑道。

蔡富贵果真就没了底气,嘀咕道:“那是外国人来,听说人家整天价吃牛肉,喝红酒。”

“中国人不天天吃牛肉,可也有厉害的。”

“谁的厉害了?”

“校……”梦呓一般的柳叶梅猛然清醒过来,后怕得小心脏都提了起来,该死!差一点点就失口了。

蔡富贵一骨碌爬起来,挨近了,直盯着媳妇问道:“你说……你说谁?是谁的比我厉害?”

柳叶梅故作镇静地笑笑,说:“哪儿说谁了,不就是跟你瞎逗嘛,咋了?伤你自尊了是不?”

蔡富贵板起脸说:“你都差点说出来了,还不承认。”

“哪有啊?”

“校什么?”

“是说小,不是校。”柳叶梅狡辩着。

蔡富贵说:“我心里就是觉得不对劲嘛,外面风言风语不说,回来就觉得你神色不对,还偷偷摸摸看起了这种录像,不变坏了才怪呢。”

柳叶梅一下子降下温来,降到了冰点,她爬了起来,面对面顶撞起来:“你胡说什么呀你!看看这样的录像就是学坏了?你不是也看了吗?难道你也变坏了?”

“我这不是跟你一起看的吗?夫妻之间,不为过吧?可你是跟谁一起看的呢?真怀疑你是不是跟别的男人一块了,边看还……还……”

“还啥怎么着?”

“还像咱刚才那样,一边看一边干。”

柳叶梅实在忍不住了,发起火来:“放你娘的臭屁!你去问问我跟谁一起边看边干了?你这个狗熊,胡说八道的。”

“没干你急啥?心中有鬼才那样!”

“说话可得有证据,你有吗?有吗?”

“你自己做的事,你自己说,我还嫌脏了自己的嘴呢。”

“好,我说,我是跟杨絮儿一起看的,怎么着吧?”

“胡说八道,尽骗我!这还哄得了我,你看看你跟我办事的样子吧,跟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,还学了那么多花花点子。”

“放你娘的臭狗屁啊!”柳叶梅恼羞起来,收起一条腿,用劲一蹬,便把蔡富贵踹到了床下边。

蔡富贵推一把柳叶梅的大腿,嘟嘟囔囔,厚着脸皮又往床上挨。

柳叶梅喝一声:“滚一边去!到小宝床上睡吧,别在这儿惹我烦!小心眼,神经病!”

蔡富贵便不再说啥,气呼呼转身去了西屋,钻进被窝里,一宿无语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蔡富贵就去了杨絮儿家。

杨絮儿开了门,见是蔡富贵,惊讶地打量着他,问:“哟呵,你咋来我家了呢?”

“我咋就不能来?”

“全桃花村的人谁还不知道啊,如今你是村长的大红人,不是陪吃陪喝,就是打牌赌博,哪有工夫来看我呀?”

“看你,美得你!”富贵,抢先一步进了屋。

杨絮儿紧随其后,边走边数落他:“蔡富贵,你算是啥鸟啊?大清早的,进门就甩脸子给我看,哪里学来的臭毛病?”

富贵进了屋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气呼呼地说:“还问我咋过来了,再晚几天,没准我老婆就是人家的了!”

“啥意思你?”

“你就没听到啥风声?”

“啥风声?”

“柳叶梅她不要脸,养汉了!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是谁你别管,反正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了。”

“就你耳根子软,听风就是雨。”杨絮儿坐下来,满脸疑惑打量着蔡富贵,问:“你到底听到啥风言风语了?柳叶梅她咋的了?”

“有人说她在家搞破鞋了!”

“搞破鞋?搞她娘的破鞋啊,柳叶梅她是那种人吗?”杨絮儿心头一紧,她知道是有人存心不良,在暗中祸害柳叶梅了。

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看来柳叶梅还真是暗地里下水了。

再转念一想,那又怎么样呢?俗话说得好,捉奸捉双,他蔡富贵两手空空,凭啥就咬定老婆出轨了?

那不扯淡嘛!

想到这儿,杨絮儿便轻描淡写地说:“富贵啊,我看你是天天喝酒喝傻了,还傻得不轻呢。”

“是,我是傻,是傻得不轻,要不然她柳叶梅能在家里胡搞吗?”

“你凭啥说柳叶梅胡搞了?证据呢?拿出来……拿出来啊!”

“人家既然能告诉我,就肯定有证据。”

“证据在哪儿?是亲眼所见了?还是亲手抓到了?”

富贵支吾着,憋得脸通红,讷讷半天,才说:“要是没变坏,她……她能在家看那种东西?”

“看哪种东西了?”

“就是那些洋鬼子,公的母的搂在一起胡搞的那种录像。”

杨絮儿噗嗤一笑,说:“蔡富贵啊蔡富贵,看你那个熊样吧,不就那么点破吊事吗?用得着你杀气腾腾的了?”

蔡富贵脸上一阵不自然,叽叽咕咕地说:“我怀疑她是跟野男人一起看的,你想啊,如果男人跟女人一起看了那样的录像,会咋样?能不想做那种事吗?能吼得住吗?能不真刀实枪的一杆到底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