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光天化日下的丑行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的思绪飞速翻转着,片刻之后,她搪塞道:“孩子正在家害肚子痛呢,等我先回去看看再说吧。”

“那你看着办吧,要不……要不……你觉着在我这儿不方便,那我就到你家里去吧。”

“不是告诉你了吗,我儿子在家呢。”

“那就晚上吧,晚上我去你家。”校长的口气不容置疑,说完背着手折了回去。

“我男人在家呢。”

胡校长一笑,说:“这一段时间他不是在村委值夜班嘛。”

“你连这个都知道?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

“你咋知道的?”

“村长告诉我的呀,说这也算是联防联动,要我们赞助一下。”

柳叶梅嘘一口气,心想:这些熊男人,都一个德性,除了女人,就是钱,就没点正经事了!

她脚步沉重地走出了校园,她觉得这次自己真是大祸临头了,想不到自己投其所好,消灾祛祸,到头来却招惹来了更大的麻烦。

唉,该咋办?

一阵纠结之后,柳叶梅心中凛然一动,她有了自己的见地——这会不会是校长他在自编自演的一场闹剧呢?

他是不是想借机敲诈、算计自己呢?

这个人可是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,这种卑鄙的事情他是做得出来的。试想,在这样一个蔽塞的小村子里,谁会想出这么“高大上”的点子来呢?

又有谁懂得玩弄那个录像机呢?

还有提出来的价码,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,如果是村里的人,哪怕他穷疯了,也不敢狮子大开口的!

柳叶梅回到家里,对儿子说已经帮他请假了,上午好好玩一玩,等吃完中午饭再去上学。

小宝答应着,就去东屋看电视了。

柳叶梅站在院子里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,然后走进了西屋,觉得把实情跟蔡富贵说出来,也好一块儿想想办法。

可进屋后不见了男人的影子,柳叶梅就问小宝:“你爸去哪儿了?”

小宝应一声:“被大能人喊走了。”

柳叶梅问:“你说陶元宝?去哪儿了?”

小宝说不知道。

柳叶梅站在西屋门口发了一会儿呆,觉得暂时不告诉蔡富贵也好,他心眼本来就小,肯定会怀疑自己真的跟校长干了那种事情,都呆在一张床上了,还能干净得了?说破天他都不会相信。

再说了,坏人出口要那么多钱,不把他吓死才怪呢!

思来想去,她觉得村里最有见识的人,恐怕就数村长了,敲诈这事会不会是他干的呢?

嗯,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。自己跟胡校长偷偷幽会,在床上“相好”的事也只有村长一个人知道,并且还为此吃醋、嫉妒,看上去都咬牙切齿、恨之入骨了,莫非这诈骗之事是他干的?

柳叶梅扭头就走,加快脚步去了村委会。

村委会的大门紧锁着,柳叶梅就直接奔了村长家。

她心里清楚,这时候自己急着想见村长,并没有确切的目的性,只是想跟他打个照面,也好进一步察颜观色,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捕捉一丝信息,也许就能有个大概的判断。

村长家的大门紧闭,外面并没上锁,也就是说人在家里。

柳叶梅轻轻推一把,门后像有硬物顶压着,再用一把力,随着唰一声闷响,门慢悠悠开了,原来后面是用一把大笤帚挡住的。

柳叶梅进了门,刚想对着里面喊,却听到从屋里传出了异样的声响,那是一个女人的叫声,尖细、压抑、扭曲、有痛苦,又痛快……

柳叶梅是过来人,她知道那是什么声音,只是她有点儿纳闷:这大白天的,老夫老妻还有那么高的兴致?

并且还能有如此好的发挥,让女人喜极而涕,哇呀乱叫?

再仔细一听,柳叶梅断定那肯定不是村长老婆的声音,因为那个老女人的嗓门是粗混嘶哑型的,绝对不是这种尖细的猫音,可又会是谁呢?

柳叶梅猫起腰,蹑手蹑脚走了过去。

两扇门的中间有一条窄缝儿,柳叶梅眯起了一只眼睛,把另一只眼睛贴了上去。

屋里的一切令柳叶梅目瞪口呆,只见村长尤一手赤膊光背,满脸通红,看上去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,在辛勤耕耘。

此时虽已是初夏季节,但气温还透着凉意,而屋内的两个人此时却是一派热火朝天,大汗淋漓的景象。

女人紧靠在沙发背上,乌黑的长发肆意披散,丝丝缕缕的缝隙间,露出一张流光溢彩的脸,两个凸起的腮帮上飞满了好看的潮红,细密的香汗把额头涂得明晃晃一片,发出了爹啊娘啊的叫唤声。

柳叶梅看得清清楚楚,她不是别人,正是他尤一手的远方侄媳、现任村妇女主任郑月娥。

她不由得感叹道:这一老一小,还真是豁出去了,为了男女之乐、一时之欢,竟甘愿背个被世人所不耻的骂名——乱lun!

而更令柳叶梅心中五味杂陈、翻涌不止的是,女人所躺的那个位置,以及所摆出的那个姿势,竟与自己被村长扑倒那次一模一样,但相比之下,看上去这一次更真实,村长也更为投入,更为卖力,更为神魂颠倒。

麻痹滴,禽兽不如!

柳叶梅热血沸腾,五脏躁动,不知道处于什么目的,竟然下意识地大喊了一声:“村长……村长你你在家吗?”

屋内瞬间没了动静,柳叶梅依然站在门前,朝里张望着,她看到村长僵成了一根木桩,半弓着身子,两只手搭在女人身上。

过了足足几分钟的样子,见外面没了动静,屋内又响起来劳作之声,只是比之前舒缓了许多。

“村长,你在家吗?”柳叶梅恶作剧地又喊了起来。

“谁啊?”

“是我,村长。”

“你是谁啊?”

“哟,村长呀,你连我都听不出来了村长?是我,柳叶梅!”

“操,是你这个熊逼养的玩意儿啊,你干嘛?”村长骂咧咧问道。

“没事能找你吗?快开门呀。”

村长恶狠狠地叫嚣道:“滚,老子喝醉了,正睡觉呢,起不来了!”

“村长,你还好吧?”

“没死!”

“那你开门,我找你有事。”

“滚!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”

柳叶梅反倒拧上了,她扯着嗓子喊道:“你无情无义是不好?竟然还骗我,那好吧,我今天还就是豁出去了,见不到你的面,还就是不走了,不信就试试,看谁耗过谁!”

屋里不再搭话,传出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。

等村长拉开门的时候,虽然衣衫不整,但总算是有了遮体蔽羞的衣物,一张肥嘟嘟的脸上却依然热气腾腾,嘴角还挂着半截子口水。

他没好气地问柳叶梅:“你干嘛?”

“找你肯定是有事了,要不然敢登这金銮殿吗?”

“有事快说,有屁就放,我还忙着呢。”

“哟,村长可真是够忙的,在外面忙,在家还忙,这么个折腾法,身子骨能挺得住吗?”柳叶梅旁敲侧击,尖酸异常。

“老子硬棒着呢。”

“那不见得!”

“说……说……你有啥事?”

“事情复杂着呢,让我到屋里慢慢说呀,你拦在门口干嘛?”

“有话在这儿说吧,你婶子不在家,不方便。”村长粗滚滚的身子立在门口,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
“你老婆不在家我就不能进了?”

“你就不怕别人看见说闲话?你不怕,我还怕呢!”村长一脸严肃,说得很认真。

柳叶梅鼻子一哼,故意撒泼道:“你这时候知道避嫌了,不是着急上火找我的时候了,现在有了地儿泻火,不需要我吧?”

“你……你这臭娘们儿,胡说八道什么呀?操,真拿你们没办法。”村长心虚了,他害怕柳叶梅把屎盆子尿盆子一股脑地搬出来,赶紧退让了一步。

见村长心虚气短,有了怯意,柳叶梅反倒胆量陡增,滋生了几分野性。

娘那个屁屁的!

你算个鸟村长啊?整天就知道偷鸡摸狗,为所欲为,老百姓的死活不闻不问,抛在了脑后,简直就是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垃圾!

此时此刻,他的小尾巴已经牢牢抓在了自己手里,何不借机敲他一杠子,也好让他有所反省!

于是,柳叶梅挺起了高耸的胸脯,大义凛然地走进了屋里。

外屋不见了那个女人的踪影,柳叶梅抬脚就往东边屋里走,却被村长一把拉住了。

柳叶梅挣脱着,问他:“你这是干嘛?”

尤一手意识到刚才的一幕是被柳叶梅偷看了,便没了底气,说:“柳叶梅,有话你就说呗,找来找去的就跟丢了东西似的,说完就回吧,一会儿你婶子回来,碰到你在这儿,又该疑神疑鬼了,是不是?”

柳叶梅轻蔑一笑,说:“用不着骗我,你老婆赶集去了,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。”

“我的小祖宗来!有啥事你快说呀,别弄出那个阴阳怪气的样子来好不好?”尤一手脸上有些挂不住,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哀求。

“大村长,心虚了吧?”

“柳叶梅,别跟你叔过不去中不中?”

“你是村长,一手遮天,谁敢跟你过不去呀?”

柳叶梅就像是被鬼魂附体了一般,胆子一下子大上了天,完全是一副撕下脸皮做尿布的架势。

草泥马!

好不容易逮着这次机会,一不做,二不休,姑奶奶这就把话跟你挑明了!

柳叶梅一屁股坐下来,仰起脸,对着腰杆子弯成了九十度的尤一手说:“我听说村两委今年就要换届了?”

“是啊,你咋知道?”

“你以为只有你上头有人啊。”

“你也有?”

“那当然了。”

“那人跟你说啥了?”

“他说要我找你,要个村干部当当。”

“啥?那么大的口气?”

“可不是嘛,上面的人,官大着呢。”

“不是说好打算培养蔡富贵吗?你咋又插一杠子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