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这女人竟是辣味的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他当他的,我当我的,互不相干,共同进步!”柳叶梅一板一眼,理直气壮地说着。

尤一手眼珠子一转,知道她这是在故意刁难自己,就想尽快把她打发走,就敷衍道:“说吧,你觉得自己能当个啥干部?”

柳叶梅正了正身子,大声说道:“我想当妇女主任!”

尤一手的脸唰一下子由红变黄,表情尴尬起来。

见村长这般窘态,柳叶梅横下心,将计就计,步步紧逼:“村长,我可是来跟你谈正事的,不待敷衍我的,给我个实诚话好不好?”

尤一手气得鼻子都歪了,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也想当干部?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能耐吗?”

柳叶梅梗起脖子,信誓旦旦地说:“有,当然有了!不然我能去自讨没趣吗?告诉你吧,我不但能把女人生孩子的事儿管好,还能把全村的广大妇女们组织起来,干些实实在在的、对大伙有力的事,省得她们整天东游西逛,满街放臊,动不动就去勾搭别人家的男人。”

说到这儿,柳叶梅有意朝着东屋瞥了一眼。

尤一手心里暗暗叫苦:真她妈倒霉,自己好不容易趁着老婆不在家,开开荤,找个乐子,偏就被这个辣女人撞见了,竟还拿着当成了要挟自己的条件,你暗地里说还好,偏偏就当着人家郑月娥的面说,这……这真是要了狗命了!

尤一手一时没了主意。

“说话呀村长,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“那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呀,是要经过选举才产生的,还有镇政府那边,也是要严格考察的。”

“选举,选个屁举,不就是闹个形势嘛,我又不是不知道里面的内幕,还不都是你一手遮天,想给谁给谁,当然了,你也没少借此捞好处。”

“麻痹滴,别胡说八道,我捞啥好处了?”

“别的咱不说,暖暖身子,戳戳鸟窝啥的没少干吧?”

尤一手被戳了软肋,一时没法应对,装起傻来,问柳叶梅:“啥叫戳戳鸟窝啊?闲得没事干了,我去戳那个,你这熊女人,真他妈会扯淡!”

柳叶梅狡黠一笑,说:“叔啊!别装糊涂好不好?刚才不是正戳得欢吗?是不是啊,村长大人?”

尤一手忍俊不住笑了起来,嗔骂道:“去你妈的!胡说八道什么呀?跟你说正经的,人家郑月娥才刚刚干了一届,又干得好好的,可不好让人家下来,你要是实在想干,等到届再说吧。”

柳叶梅本来就对郑月娥有看法,讨厌她整天端着官架子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,这时候村长还在为她撑腰,气就不打一处来,喊道:“她好啥好啊?我问你,超生的有没有?”

“有是有,但没超出上头规定的指标。”

“那她带着妇女做啥了?不但啥也没做,反倒搅得满村子不安宁,不是这个被糟蹋,就是那个被祸害,这还了得!继续下去谁还敢在村里住下去啊。”

“好啦……好啦……你就留点口德吧,打住……打住!”尤一手见柳叶梅越发放肆,怕她说出更加过分的话来,赶忙制止了她。

柳叶梅反倒一竿子到底,豁出去了,嚷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为啥不能说?不让在这儿说是吧?那好,我到镇上去说。”

“熊娘们,别给脸不要脸好不好?”尤一手板起了脸,说,“柳叶梅,你今天这是咋了?那一根筋出问题了?瞧瞧你那样吧,蹬着鼻子就上脸,你诈唬啥呀你!就算是你找上面的领导了,那也该到选举的时候按程序走,你在我这儿说不着个数,你就好自为之吧,别在这儿呼天号地了,真没教养,看看把你给狂的吧!”

柳叶梅毫不相让,冷脸相对,回道:“说我没数!我看是你没事,我可告诉你,如果你不答应我,有你好瞧的,你们办的那些丢人现眼的事,我可全都看得一清二楚,不怕丢了祖宗八代的脸你就试试!”

“好啦……好啦……你是俺祖宗还不成啊?我今天算是见识你的厉害了,佩服,佩服啊!就此打住吧,赶紧回家,别再惹老子心烦了。”尤一手做出了驱赶的架势。

“也好,你是俺叔,又是村长,总该给你留点脸面,但你可一定给我记好了,那个官我是当定了!”柳叶梅说完,转身出了门。

一通发泄闹腾之后,柳叶梅心里轻松敞亮起来,回家拿了锄头,直奔了春茬地,一个下午的工夫,就把整整一亩多地锄了透彻。

回家后,见蔡富贵已经做好了晚饭,心里暖了一下,说:“还是你在家好,干活回来还能吃碗热乎饭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今天又被陶元宝缠着去店里呆了一天。”

“干就干呗,只要给钱就行。”柳叶梅洗罢手,坐到了饭桌前,说,“我觉得他那人也还行,跟着他好好历练历练。”

蔡富贵冷笑一声,说:“他呀,就他妈的一个驴粪球,表面光鲜,里面臭不可闻。”

蔡富贵喝一口粥,说:“这个世道,赚到钱就是高手,看看身边这些人,但凡日子过得滋润的,又几个好东西。”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还是好人多。”

“多个屁!连村长都成坏地瓜了,还指望啥?”

“柳叶梅你别小心眼好不好?村长是冒犯过你,可那不是喝醉了嘛,这一阵子不是对咱挺好的吗?”

“他那人,坏的是根子,可得提防着点。”

“啥意思你?”

“你都不知道他不要脸到啥程度了?”

“啥程度?”

“他连自己的侄媳妇都不放过,你还说他是好人?”

“你说他跟郑月娥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咋回事?”

柳叶梅看一眼儿子小宝,说:“赶紧吃饭吧,不管咱的事儿。”

蔡富贵明白老婆的意思,是当着儿子的面不好说,也就不再多问,把一碗粥喝得呼啦啦响。

吃过晚饭后,柳叶梅站起来,偷偷扯掉了电视后面的天线,对着儿子说:“小宝啊,咱家电视坏了,你写完作业就早些睡吧。”

儿子果然挠起了头皮,摆出了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说:“今晚上有葫芦娃呢,我想看一会儿。”

柳叶梅装出怜惜儿子的样子说:“那咋办呢?要不……要不你去二奶家看吧。”

小宝这才笑着点了点头,说:“那我就住奶奶家了,不回来睡了。”

柳叶梅答应下来,等儿子出了家门,她就把在尤一手家听到的脏事儿说了出来。

蔡富贵听了,问她:“你亲眼看到了里面的女人是郑月娥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她躺在尤一手的身子底下,没太看清楚,看样子有点儿像,村长除了哪个女人头发那么长?身上那么白?”

蔡富贵说:“这种事情你可不能捕风捉影,会惹出大麻烦的,再说了,就算他们搞上了,又不关咱的痛痒,爱咋着咋着,搞烂了都不管咱的事儿。”

“我就是看着那个**人不顺眼,看看她吧,当了一阵子妇女主任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”

“得了……得了……你那是嫉妒人家。”

“我嫉妒她?”柳叶梅不屑地哼一声,说,“她算个老几呀,不信问问村里的婶子、大娘,有几个服她的?”

“人家又没惹咱,不背后议论人家好不好?”蔡富贵点上一支烟,抽了几口,突然说:“有个事情,我想让你帮着操办一下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今天曹山妮又找我了。”

柳叶梅脸色冷了下来,问:“那个小臊丫头,她是不是真的看上你了?”

“你胡说什么呀?她是遇到麻烦了,有些话又不能跟父母说,就找我打打谱。”

“还不是把你当心上了吗?”

“扯淡!人家是把咱当亲哥嫂了。”

这么一说,柳叶梅也就平静了下来,问她遇到啥麻烦了。

蔡富贵说:“癞皮狗贼心不死,又开始缠磨她了,想着法子的想把生米做成熟饭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这种事情可不好管,那小子本来就不是个善茬,他爹又是村支书,万一惹恼了,还不挤兑咱吗?”

蔡富贵说:“咱可以想个策略的办法。”

“啥办法?”

“我跟曹山妮说让她找个男朋友,对外声张出去,那样的话,癞皮狗就不会再缠她了。”

“她同意了?”

“同意了,说条件不高,只要有文化,懂事理就行了,还让我帮着物色一个。”

“你答应了?”

“是啊,我琢磨了一下,她跟毛四斤倒是挺般配的。”

柳叶梅若说:“倒是也行只是毛四斤半道里被退学了,名声不太好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他是被坏人给栽赃陷害了,其实啥事都没有,那个坏小子不是已经承认了嘛。”

柳叶梅低头想了想,觉得这倒是件好事,一来帮曹山妮摆脱了癞皮狗的纠缠;

二来也省得那个小丫头再时不时地来找自家男人说这说那,弄得自己心里面翻到了醋瓶子一样。

于是她主动请缨,说:“我先去一趟毛四斤家,跟他们聊聊,看他们中不中意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他父母都不在了,等我问一下毛四斤就行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可不行,找对象是一辈子的大事,必须要经过家人同意,我去找他奶奶探探风声。”

“这倒也是,那好,你赶紧去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