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吓蔫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谁让你拿钱了?压根儿我就没那么想过,你只给我身子,乖乖地跟我亲热一回就够了,柳叶梅,我是真心喜欢……喜欢你,真的,不信你摸摸这儿……这儿。”

“嗯,那好,咱把话说开了,不许赖账,我只答应你这一次,其他问题全都由你一个人扛了。”柳叶梅娇喘着说道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我答应你,除了你的身子,我啥都不稀罕,来……来……快来吧。”汹涌的口水把校长的嗓子挡了个严实,话语含混不清。

“嗯,我相信你,相信你这一回。”柳叶梅扭动着腰肢,呼呼喘着粗气,一股扑鼻的香气从她体内蒸腾而起。

就在这时,窗外突然想起了“咕咚”一声响。

校长立马停止了动作,呼一下子站了起来,颤声问道:“外面有动静,你听到了吗?听到了吗?”

柳叶梅屏声敛气,静静听了一会儿,见窗外无声无息,便说:“没啥啊,是刮风吧,门关着呢,不会有人进来。”

“咱还是把灯关掉吧?”

“好,那你就关了吧。”

胡校长顺着柳叶梅的眼神提示,找到了电灯开关,轻拉一下,屋里瞬间漆黑一片。

保钱?

还是保贞操?保人格?

钱没了可以再挣,可名声坏了,那就一辈子都无法修复了!

怎么办?

……

再看欲火中烧的胡校长,早就等不及了,褪净了身上的衣物,一骗腿,猴急地翻上了床。

柳叶梅慌乱不堪,她隐隐意识到胡校长来的时候,一定是被恶人盯梢了,也许此时此刻,他就站在窗子外面。

果不其然,就在校长兽性大作,刚刚把柳叶梅压在身下时,窗外又响起了一声沉闷的爆响。

柳叶梅啊一声惊叫,猛劲推开了胡校长。

胡校长仰身倒在床上,骤然降温,瑟瑟地抖个不停。

过了好大一阵子,见并无异常,校长才小声问道:“到底是啥动静呀?不会是真的有坏人吧?”

柳叶梅也被吓得不轻,夹着嗓子说:“不知道呀,我也感觉不大对劲儿,怪吓人的。”

“会不会是猫啊狗的?”

“不像,那声音就像扔石头。”

“看来真的是有人盯上我了,妈了个巴子,他想干啥?”胡校长战战兢兢地骂道。

柳叶梅又侧耳听了一会儿,问道,“你怕了?”

“姥姥!我怕啥?有本事就进屋啊,看我不捏死他!”胡校长说着大话,一来是逞强,二来是为自己壮胆。

“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有,坏人黑了心肠,会下狠手的。”

“不会吧,谁跟咱有那么大的仇恨?”

“我觉得吧,肯定是冲着你来的,谁让你以前得罪过那么多人呢,这回子怕是来复仇了。”

校长慢吞吞坐到了床沿上,心灰意冷地说:“我还是回去吧,在这里会连累了你。”

柳叶梅故意捉弄道:“你不想那个啥了?”

“算了,早就吓蔫了。”

“咋了?”

“哪还有那心思啊。”

“你就这点胆量呀?”

“总该为你着想吧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你那些上天入地的本事呢?刚才不是还杀气腾腾的吗?”柳叶梅见他这般窘迫,越发嘲弄起来。

“柳叶梅,你就别耻笑我了,咱可不能因小失大啊。”胡校长下意识地直往床里边靠了靠。

“你也太不中用了吧?一点动静就吓成那个死熊样子,胆量也太小了点儿,还以为有多大能耐呢,原来就是个纸老虎啊。”

沉默了一阵子,胡校长说:“行了,今晚好自为之吧,我先回去了,太晚了不好。”

柳叶梅叹息一声,感叹道:“你说村里最近这是咋了?老发生一些可怕的怪事情,不是奸就是盗的,搅合的老老少少都不得安生。”

胡校长边穿衣服边说:“村上的青壮劳力都出去打工了,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,防范意识又差,不出事才怪呢。”

“可村上还有干部呀,他们咋就不管呢?”

“谁去管?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怎么管?能够看好自家门户就不错了,反正管与不管都是一回事儿,又不影响村干部们的工资。”

“他们可都是村里人投票选出来的呀,怎么好辜负了大伙的信任,不都说在其位谋其政嘛,起码得让老百姓过上安生日子吧?”

“说着容易,做着难呢!”

“有那么难吗?不就是组织起来开个会,出面张罗了一下,安排人轮流值班就行了?”

“说得轻巧,安排值班,又没工资,谁干?”

“我觉得没问题啊,每天夜里三五个人值班,大家轮流着,一年到头都轮不到几回。那样歹人就不敢胡作非为了,多好的事啊,不就是买个手电,砍几根木棍的事嘛。”

“你就别瞎操心了,听上去你比村长都能耐。”胡校长已经穿好了鞋子,打算回去。

柳叶梅说:“你先别急着走呀,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。”

“啥话?”

“我想了很久了,觉得当个村干部也挺好,你看中不中?”

“就你,凭啥?”

“我就不信了,如果让我当了村干部,起码我会把年轻妇女召集起来,首先把值班站岗的事情做好了,也免得她们整天闲着没事,满大街地放骚。”

“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能耐?”

“有,当然有了!”

“我看够呛,老实说,是不是冲着那几千块钱的工资来的?”

“也不是没有那层意思,但更多的是想干点实事,我敢打包票,如果让我干上村干部,一准比现在强,并且还要强很多!”柳叶梅显得雄心勃勃。

胡校长站在床前,随手摸一把柳叶梅饱胀的怀,取乐道:“你别带领着广大妇女风流成性就好。”说完干笑了两声。

“滚,胡说八道,人家跟你说正事呢。”

胡校长止住笑,说:“那好吧,等我找人给你探探路子。”

“你有啥路子?”

“这你就不要问了,等我问了再告诉你。”胡校长说完走出了房门。

“你会帮我?”

“当然,一日夫妻百日恩嘛。”

“谁跟你夫妻了?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胡说八道,滚你的蛋吧!”

“那好,今夜未能如愿,只得改日再同床共枕了。”胡校长酸溜溜地说完,夹起尾巴出了门。

虽然胡校长的阴谋最终没有得逞,抱憾而去,但院子里“不合时宜”出现的咕咚声成了一个谜,搞得柳叶梅思绪难宁。

胡校长走后没几分钟,她偷偷出来看过一次,根本不见院子里有任何可疑的东西。

这就怪了,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呢?

是人为?

还是天籁?

直到天快亮了,才睡了过去。

一觉睡到了半响,高音喇叭里突然传出了吱吱啦啦的开机声,紧接就是一个好听的女人声,听上去是个播音员,用标准的普通话念道——

莲城市人民广播电台,下面播放特约通讯员蔡富贵采写的报道:《街上流行红裙子,不如流动红袖标》。

内容是桃花村村两委,面对社会治安环境日趋恶化的情况下,积极组织广大留守妇女,换下红裙子,戴上红袖标,轮流值守,加强防范,确保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。

柳叶梅正听得津津有味,看见蔡富进了门,就咋咋呼呼迎了上去:“富贵……富贵,听到了吗?喇叭里正念你写的文章呢。”

蔡富贵冷着脸,看上去并不高兴,骂咧咧道:“妈逼!这哪是新闻报道啊?简直就是胡编乱造的口水,自己明明只是根据会议纪要,写了一点对当前村级治安现状的认识,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长篇大论的表扬稿呢?

“不知孬好的东西!都上广播了,还弄出那个死熊样来!”柳叶梅说着,转身进屋拾掇早饭去了。

吃过早饭后,想来想去,蔡富贵呆不住了,起床去了村委会,他想问一问村长,这稿子咋就变味了。

村委大门开着,却不见尤一手的影子。刚想转身返回,就听到后面有人喊:“蔡富贵,你等一等。”

蔡富贵回过头,见是村支书吴有贵站在村支部办公室的门口,冲着他喊:“你小子,还真行来!”

蔡富贵知道他说的是那篇稿件的事儿,却不以为然,说:“我找村长有点小事儿,他没在,就回了。”

“村长不在,你跟我说说就不成了?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就一点小屁事。”蔡富贵说完就想开溜,因为吴支书是吴法天的亲爹,那个熊玩意儿莫名其妙地把自己树为了“情敌”,因此还闹出了不少矛盾,这时候唯恐被过问。

“蔡富贵,你是不是觉得我权利没村长大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是那个意思,是他让我写的稿子出问题了。”

“出啥问题了?”

“本来不是那样写的,播出来却变味了。”

“刚才我听过了,写得很好嘛,连镇上都引起了重视,刚才是镇宣传委员直接通知我,让我打开广播喇叭,让全体村民一起收听,不错……不错……真的不错!”

蔡富贵摇摇头,说:“不错个屁,全都是假的了,你见过咱们村有人值夜了吗?你见过女人戴红袖标满街走了吗?这不是瞒天过海,自欺欺人吗?”

“嗨,你小子,咋就一点经验都没有呢?通讯报道就是不能写实了,都写真事,还有啥意义呢?”

“错,错了!通讯报道不是编故事,就该实事求是地写。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咱不探讨那个了,反正你这次立功了,立大功了,为咱们村做了很大贡献!”

“这算什么呀?连个屁都不如!”蔡富贵说完,抬脚便走。

“哎,蔡富贵你给我站住!”吴支书大声喝令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