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仙人仙语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被吓了一跳,回头怔怔地望着村支书。

“蔡富贵,你回来……回来……我正想找你呢,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谈一谈。”吴支书招招手,示意蔡富贵回来。

蔡富贵走回来,跟在吴支书身后,懵懵懂懂进了办公室。

“小陈啊,说起来,咱还有老亲呢,你该喊我表叔,可表叔对你关心不够啊。”吴支书明显是在套近乎。

见蔡富贵没接话,吴支书接着说:“你都回村很长时间了,表叔也没顾得上去探望你,都怪平日里太忙了,大侄子多加谅解啊。”

蔡富贵一头雾水,搞不懂吴支书究竟要耍啥名堂,支支吾吾地回应道:“表叔,你……你咋这么客气呢?”

吴支书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包,递给了蔡富贵,说:“这五百块钱,你拿着,是表叔的一点心意,别嫌少。”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我不要!”蔡富贵断然拒绝,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“大侄子,这个你必须拿着!”

“无功不受禄,不要,我不要!”

吴支书见蔡富贵态度很坚决,叹一口气,声音软了下来,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表叔我有事相求!”

“你有事求我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算不是求,有事您尽管说话就是,只要我能帮上忙,绝不推辞,一定帮,一定帮。”

吴支书朝窗外望了望,说:“蔡富贵,表叔想问你一个事儿,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。”

蔡富贵点点头。

“你种的那是啥草药?咋就那么邪道呢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咋一沾身就中毒了呢?”

“谁中毒了?”

“我儿子吴法天。”

“支书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是,我儿子自打误闯到了你家的草药地后,身体就连连出毛病,先是痛得死去活来,去医院治疗过几天后,才稍稍好了点,可后来一直浑无力,皮肉酸麻,连门都出不了了。”

妈了个巴子,明明是去糟蹋我的草药苗子,到这儿却成误闯了,真他妈不要脸。

“蔡富贵,大侄子,你肯定知道那药的底细吧,是不是?”

蔡富贵说:“那是医院的黄院长给的种子,就是普普通通的中草药,没听说杀伤力那么大呀。”

吴支书叹口气,黯然说:“你不知道,我儿子现在都快成废人了,再这样下去……”

蔡富贵见支书的眼圈都红了,心里一塞,问他:“叔,你说的是真的?真有那么严重?”

“是啊,比说的还严重。”

“是不是得了啥重症呀?”

“已经去县城的医院看过了,做了全面检查,没查出哪儿有毛病。唉,实在愁得不行了,昨天去问过黄仙姑,她说让我去找你。”

“找我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我能干啥?”

“黄仙姑说你自有办法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大侄子啊,你大仁大义,就算我儿子不懂事理,你也不要跟他一般见识,毕竟还是个孩子。”吴支书说着,硬把红包塞到了蔡富贵手里,连声哀求着,差一点就给蔡富贵跪下了。

“我能有啥办法呀?”

吴支书说:“就知道大侄子是个好人,不会拒绝老叔的,这样吧,等你治好了吴法天的病,我请你去城里吃大餐。”

“不是啊,我怎么会治病呢?”

“可黄仙姑说你会呀。”

“黄仙姑说着玩呗,你也当真。”

“不是,她是正儿八经说的。”

“咋说的?”

“她说你既然会种草药,就肯定会治病,还说,她亲自去看过,你种的那可不是一般的草药,说不定是神仙草啥的。”

“切,这你也相信?”蔡富贵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,“那就是一种普普通通的药草。”

“蔡富贵,大侄子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救救我儿子好不好?”吴支书皱巴着脸,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蔡富贵转念一想,看来他是被黄仙姑洗了脑,完全相信他他儿子的病与自己有关了。

既然这样,自己越是推卸,他就越怀疑自己是有意跟他儿子过不去,倒不如应承下来,说不定既能安抚他,又让竖起自己的威信,便故弄玄虚地说:“那好吧,我去找专家问一下,看看能不能帮着想想法子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大侄子,谢谢你……谢谢你……”吴支书说着,硬是把红包塞进了他的手中。

“这个就不用了。”蔡富贵淡淡说一句,直接把红包扔在桌子上,快速出了门。

黄仙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?

难道她真的通灵仙道,知道自己种的草药不一般了?

要不然怎么会直言要支书找自己呢?

还有,上次已经给他用过药了,症状全无,明显转好,这时候怎么就又痛起来了呢?

莫非是……

蔡富贵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,就去了黄仙姑家。

一进门,就看到黄仙姑盘腿坐在树荫下,正双手合十,闭眼打坐,就静静地侯在一边。

过了很长一点时间,黄仙姑才睁开了她那双浑浊的眯缝眼,打一个哈欠,问蔡富贵:“大侄子你来了?”

蔡富贵觉得一阵凉风旋地而起,冷飕飕刮进了他的裤裆,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说:“老姑,我是不是打搅你作法了?”

黄仙姑吧嗒了一下嘴,说:“没有,你一进院子,我就闻到了一丝灵气,不但没有打搅我,还增了几分法力呢。”

“老姑,我一个凡胎素体,哪里来的灵气?”

黄仙姑摇摇头,说:“不,你错了,早就有上仙告诉我了,说你前世是玉皇大帝侍奉的仙童,虽然投胎到了凡世,也是有别常人的。”

“老姑,你就别奉承我了。”

“真的,老姑没说瞎话。对了,还有你种的那仙草,可有扶正祛邪,起死回生的功效呢。”

“老姑,您越说越玄乎了。”

“你可别不服,要不然,那天倒了一片,过了没几日,咋就齐刷刷立了起来呢?还有,大能人跟吴家那小子,病得那么厉害,还不是亏你的仙药,才活过来了吗?”

“老姑,那与仙药无关,是医院的医生给治好的,照你这么一说,要是谁家有病有灾,就可以去采些草药来,熬一熬,喝下去不就得了。”

黄仙姑摇摇头,说:“错了,仙药还得仙人调,在凡人手中,那就是一般的草,只有到了你手里才有疗效。”

“这么神奇?”蔡富贵被说得头皮都一阵阵发麻。

“是啊。”黄仙姑抬头望望天,再低头看看地,又把目光打在了蔡富贵的额头上,说,“还有一件怪事,你也许不知道。”

“啥怪事?”

“自打你种了仙药后,前边那个泥坑里就来了一条龙。”

“啥?”蔡富贵彻底被吓着了,瞪大眼睛,惊问道,“你说那个脏兮兮的泥塘里有一条龙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”

“用不着怀疑,我孬好也是个半仙之体,知道里面的道道,老姑实话告诉你吧,吴家那个小子作恶多端,惹怒了神龙,所以才暗中惩治他了。”

蔡富贵这才知道吴支书为什么坚信不疑自己能够治他儿子的病了,看来就是被黄仙姑蛊惑了。

黄仙姑叹一口气,说:“看来你还是不相信。”

“老姑,说着玩玩可以,可千万别说出去,会笑掉人家的大牙。”

“信则有,不信则无,看来你还是不开悟。既然这样,你就帮不了姓吴的小子。”黄仙姑说着,微微眯起眼睛,手指凑在一起,掐捏着,口中念念有词:“仙童啊,你有所不知,其实上仙这是在帮顽童正骨呢。”

“帮他正骨头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从何说起?”

“那个孽子,天生一副邪骨头,稍不收敛,就会惹出祸端,所以就想着法子帮他正过来。”

“还有这种事?”

“是啊,你是肉胎,自然看不到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正过来后,他就变成正直的好人了?”

“本来是这么想,可现在看来,并非易事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天意所致,修行使然,老身也无奈啊!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也就是说,他只能一辈子做坏人了?”

“可以这么说,通过几天来的布法施治,看上去并无起色,也许一辈子就那样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那就顺从天意吧,免得损了你的功法,折了你的寿限,还给他造成了痛苦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?”

黄仙姑默念良久,说:“你这个小顽童,果真是心软如水啊!不过也好,权作是你行善积德,消除业障了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不为别的,只是看不得他爹那副痛不欲生的表情,实在是于心不忍罢啊!”

“那好吧,你去采些灵药回去吧。”

“干嘛呢?”

“我给作法熬制,让他服下去,就能元神归体了。”

虽然一开始蔡富贵并不相信,但被黄仙姑如此这般的一番说教,脑袋就无限大了起来,整个人变得迷迷瞪瞪,就像走进了梦中一般。

他站起来,双眼呆滞,身体僵直,迈步走出了黄仙姑家的大门,朝着北坡的草药田走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