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竟然怀上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来也奇怪,蔡富贵感觉自己真的像是步入了另一个世界,他途经那个泥坑边时,身不由己地走到了岸边,静静打量着浑浊的水面。

话音刚落,一条金黄色的泥鳅从水中一蹦而起,弹射到了岸边,落在了蔡富贵放面前。

“怎么是一条泥鳅呢?”蔡富贵大惊。

水面再次泛起了涟漪,一个粗混的声音说:“拿回去,不煮不炖,用那小子自己的尿液泡了吃。”

“啥,用自己的尿泡了吃?”

“是啊,只能用自己的。”

“生吃?”

“对,用新鲜的尿液,泡三天三夜,再加些药草,然后躲在门后,一次性吃完,半根骨头都不能吐,记住了吗?”

“这……这也太难吃吧?”

“坏人就该用怪招,这是法则,服用之后,立马见效。”

潭水震荡,有水珠溅落到了蔡富贵的脸上,他打一个激灵,这才醒了过来,低头一看,脚下果然有一条金黄色的死泥鳅。

他把泥鳅捡起来,一时间云里雾里,搞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了,也不去多想,飞跑着去了中草药地里,采了几把就折身返回了。

到了黄仙姑家后,蔡富贵满脸慌张,如此这般的描述了一番。

黄仙姑听后,微微颔首,细声细气地说:“我说的没错吧,那个泥坑里真的有一条龙。”

“老姑,不对吧,我觉得那只是一个梦。”蔡富贵依然觉得云里雾里。

“梦个屁!跟你说话的就是神龙。”黄仙姑打一个呵欠,声音黏黏地说,“我赶紧去找吴支书吧,他在家里等着你呢。”

“老姑,这事还是你去吧,我怎么能跟他说得清楚呢。”

“你就按照神龙说的去做吧,我肉体不便出门,要云游了。”

虽然隐约觉得黄仙姑是在故弄玄虚,可蔡富贵说服她,也说服不了自己,只得出了门,朝着吴支书家走去。

果然像黄仙姑说的那样,村支书吴有贵正坐在院子里等着他,见蔡富贵进了门,就站起来,满脸堆笑迎了上去。

虽然他觉得蔡富贵给的药方很荒唐、很离谱,但也不得不接受,因为这里面不但有黄仙姑的点化,还含纳了神龙的力量。

送走蔡富贵后,村支书就进了屋,亲自动手炮制,让儿子吴法天服下了。

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“神药”果然灵验,不到半个时辰,躺在床上迷瞪了好几天的儿子就活蹦乱跳起来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天夜里,蔡富贵没去村里值班,早早就睡下了。

柳叶梅正在看电视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小白脸李朝阳打过来的,慌忙走到了院子里。

一上来,柳叶梅就酸溜溜地埋怨起来,说:“你还记得我呀?都好多日子见不到你的人影了,是不是怕了,在有意躲着我呢?”

“姐,你说啥呢?我这不是在县教育局培训中心学习嘛,事先也没提前下通知,直到报到的那天才知道,是乡中心小学直接派车去村里接我的,根本没机会告诉你。”

“其实告诉不告诉也无所谓,俺又不是你啥人,用不着告诉的,更用不着惦记啥。”

听上去李朝阳那边好像不方便,极力压低声音说:“柳叶梅,这叫啥话呀?如果不惦记着你,我还用得着偷偷摸摸打电话找你?”

“说得好听,县城里的美女多了去了,满大街到处都是,你会想一个乡下的半老娘们儿?”嘴上这么说着,柳叶梅心里却是甜丝丝一阵涌动,毕竟这么多年来,让她最动心,最牵肠挂肚的就是这个小白脸了。

自从见到他后,几乎就无法释怀了。

虽然冷静下来后,也知道自己是在犯邪道,却仍管不住自己,总是无端地想起他,念着他,拽一点说,那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

唉,女人一旦有了外心,就是这么不要脸!

李朝阳说:“我可没看到有几个比你更美的女人,城里的女人是多,可大多都是狐狸精,看着就倒胃口。”

干笑两声后,他接着说,“哪有你漂亮啊,你才是美的真,美的纯,我打心底里喜欢你这号的女人。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你就别拿好话哄人了,都快把俺给吹上天了,一个土里土气的庄户娘们儿,哪敢跟城里的女人比,你就瞎说吧。”柳叶梅打断了李朝阳的表白。

李朝阳接着说:“不过,以后的日子长着呢,告诉你吧,我已经决定长期留在你们村里工作了,等培训结束后,就可以直接跟教育局签订劳动合同,至少也要在你们村待上五年。”

柳叶梅心头一热,不知该说啥好了。

李朝阳那边急了,不迭声地喊着:“姐……姐……柳叶梅……你倒是说话呀,怎么了?”

柳叶梅这才回过神来,对他说:“你可不要犯傻啊,你一个大学生家,咋好跑到山沟里来呆一辈子呢?”

“怎么就不可能了?”

“你不想要前途了?”

“那不就是前途嘛,我觉得很有意义啊!”

“意义个屁!你会后悔的,这算个啥地方啊?要啥没啥,穷得叮当响,还是想办法留在县城吧,你还年轻,以后的路长着呢,可不能一时心血来潮,犯糊涂啊。”

“不是有你吗?只有呆在你们村,就可以一辈子见到你,守着你啊!”听上去李朝阳的话很真诚。

柳叶梅提高声音说:“我可告诉你,你不要拿我太当事儿,我只是跟你闹着玩罢了,我已经是个有男人、有孩子的主了,你如果这样太认真,我以后就不再理你了。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你可不能不理我了,我可受不了那份折磨。”接着话锋一转,说,“对了,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一声呢。”

“啥事情?”

李朝阳咳嗽一声,清了清嗓子,说:“胡校长被敲诈那事儿,你一定不要掺合,更不要帮他出钱,他被讹诈是活该,与你无关,就算是他缠着你不放,你也不要搭理他。”

“你是咋知道那事儿的?”

“这个你就不要管了,我只想告诉你,暗处的那个人是冲着姓胡的一个人来的,趁机要挟他,让他出出血。你就放心吧,那人绝对不会为难你的,更不会伤害你,记住了吗?”

“你说得轻巧,如果把那些录像带传到外面去,可不就糟了,我以后还有脸见人吗?”

“没事,你就放心吧。不过吧,我也该说你两句,你真不该那样,为什么要让他深夜进你家?更不该让他上你的床!”

“那不也是无奈嘛,再说了,我们啥都没干。”

“是啊,就算你们没干,可你还能说得清吗?”

“有啥说不清的,没干就是没干!”

“你呀,就是太单纯。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别说了,都已经过去了,以后不要再提那些烂事了!”柳叶梅心里一阵躁热,不耐烦地嚷嚷起来。

“那好,就这样吧,可你必须记好了,一定不要再跟那个老东西死缠滥打了,更不能帮他出钱。”说完,李朝阳就挂断了电话。

柳叶梅站在漆黑的院子里,心潮起伏,不知不觉中,脸上竟然挂满了涟涟的泪水。

刚想起身去洗一把脸,突然泛起一阵恶心,赶忙跑到院子的墙根处,嗷嗷吐了起来。

吐过一阵子后,觉得轻松许多,这才站起来,朝着屋里走去。

刚走几步,心窝里又泛起了一阵热辣辣的酸,直往嗓子眼里顶。

柳叶梅禁不住汗颜起来,她意识到这种感觉似乎久违多年了,那还是刚刚怀上小宝的时候。

这样一想,心就乱了,脑门子上溢出了细密的汗沫子,她随手抹一把,脚步松软地奔着里屋去了。

柳叶梅躺在床上,拖一床被子,胡乱搭在身上,右手不由自主地摸到了自己的腹部。

天呢,那部位竟然凸起了许多,莫非是怀上了?

可这怎么可能呢?

这一阵子,虽然自己没少跟蔡富贵亲热,可几乎每次都是采取措施的,不是带套套,就是直接排到外面,怎么会怀孕呢?

对了,会不会是其他男人的呢?

譬如村长、譬如校长、譬如小白脸……

可又怎么可能呢?前面两位,自己都是迫不得已装装样子,或者是用手、用脚,以及其他超常刺激措施,直接搞晕他们,根本就没有让他们正儿八经地进入过。

至于小白脸李朝阳更不可能,虽然自己喜欢他,但是也就仅限于相依相偎坐在一起,或者是偷偷摸摸抱一下,从来没有越轨一次,连种都没播下,怎么会长出苗来呢?

难道是无意间被他们钻了空子,偷偷侵入了?

……

绞尽脑汁想着,可越想越乱,越想越复杂,直接乱成了一团麻。

柳叶梅一夜没睡踏实,第二天一大早,就进了西屋,对着还在炕上犯迷糊的蔡富贵撒了谎,说去镇上买一件夏天的衣服。

蔡富贵应了一声,就继续睡他的了。

柳叶梅怀揣着忐忑去了乡里的医院,直接去了妇产科。

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医生啰啰嗦嗦问个不停——

你家几个孩子呀?

男孩还是女孩啊?

你男人在家吗?

以后是不是还想生第二胎啊?

你觉得男人不在家习惯吗?

那架势,那腔调,完全像是在审问,搞得柳叶梅心里很不舒服。

问过话后,先诊了脉,老医生说:“看上去不像是怀孕了,可脉络不清晰,也不能完全肯定。|”

柳叶梅问:“大夫,不对吧,要是没怀上的话,咋就会有……有害喜的感觉呢?”

“是啊,我看这样吧,为了安全起见,你还是去做个B超吧?”不等柳叶梅回答,老大夫已经埋下头,刷刷地写起了单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