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 被非法侵入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点点头,说:“是啊,说不定今夜里那贼就能去。”

“算了吧,你也太幼稚了,坏人是那么容易抓到的吗?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睡觉吧。”蔡富贵说完,抬脚出了门。

是啊,一个娘们家逞啥呀?你能抓到贼,天下早就太平了。

连杨絮儿都以为柳叶梅只是随口说说,把自己打发走,也好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。

吃过晚饭后,一个人坐下来,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。

等到两集电视剧都播完了,却仍不见柳叶梅来,就暗自思量起来:死柳叶梅,就是嘴皮子紧,看来是挺不住了。

于是就起身关了电视,走出去重新把门关严了,打算上床睡觉。

正当她脱掉了身上厚重的衣服,只穿着贴身衣物钻进被窝时,外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响动,随有女人夹着嗓子喊: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……开门呢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浪货,连我都听不出来了啊!”

一听是柳叶梅的声音,杨絮儿这才披了件外套下了床,踢啦着鞋子,快步走了出去。

当她哗啦一声开了门,一个黑影随之闪了进来,还不等反应过来,一只冰凉的手早就伸进了她的胸前,严严实实攥住了她胸前的两团柔软,并且还在不安分地用劲抓挠着。

杨絮儿下意识地叫了一声,往后挣脱着。

但胸前的那对“布袋”却依然在那只黑手里,被扯得老长,疼得她嘶嘶直吸气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柳叶梅忍不住笑起来。

杨絮儿心里一阵燥热,颓然贴在了墙上。

柳叶梅一看这阵势,知道是把她给吓着了,慌忙双手扳着她的肩头,轻声唤着: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……你没事吧?熊女人,你胆子不是挺大嘛,这是咋了?咋了你?”

杨絮儿回过神来,抬起手,对着柳叶梅的后背拍了起来,恶毒地咒着:“死逼,你想吓死我啊,你这黑心的娘们儿,让野男人祸害了是咋的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不是整天吹着自己的胆子大吗?我就想考验你一下,看看到了关键时刻,能不能挺得住。”

“有你这么考验的吗?”

“考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呀,不及格!就你这胆量,坏人真要是进了屋,非吓昏不可,哪还有半点反抗能力啊!”

“那可不是一回事儿。”杨絮儿心有余悸,手捂着胸口朝里屋走去,嘴上说着:“死柳叶梅,苦胆都快被你给吓破了,不瘫才怪呢。”

柳叶梅哧哧笑着,跟在后头进了里屋,看着杨絮儿上床躺下来,才说:“杨絮儿,我跟你说正经的,如果真的有了意外情况,你一定要镇静,不要自己先把自己给吓晕了,尽量冷静,稳住阵脚,装出一副顺从的模样来,但必须要弄出一些响动来,知道了吗?”

杨絮儿白她一眼,嗔怨道:“又在编瞎话吓唬我,我看你自己就没按好心,还好姊妹呢,诚心是来折腾我!”

柳叶梅却不恼,正经说:“杨絮儿,你听我的,绝对没错,真的!我估摸着火候快到了,没准就能钓到大鱼。”

“你就别在那儿胡咧咧了,我不想跟你贫了,眼看着都快被你吓死了,哪还有精神头跟你瞎胡闹,睡了……睡了……不跟你胡闹了。”杨絮儿说着便躺了下来,撩起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,闭上了眼睛。

“你这就睡呀?”

“是啊,都被你迷糊了。”说完,杨絮儿又睁开了眼睛,问柳叶梅,“蔡富贵呢?他咋没来?”

“被村长喊去值班了。”柳叶梅应一声,替杨絮儿拉灭了电灯,一个人摸摸索索去了西屋。

屋子里安静下来,黑得就像一个无底黑洞。

刚才柳叶梅的恶作剧真的把杨絮儿吓得不轻,等缓过劲来,感觉身心疲惫,神思恍惚,不大一会儿工夫,就憨然睡去,睡得很香,很死。

也不知道睡过了多久,睡在东屋的杨絮儿突然觉得身上有一只手在游走,先是在胸前,慢慢揉搓着,接着就往下划去。

“别闹了,快睡吧。”杨絮儿大概以为是柳叶梅又来胡闹了,就梦呓般嘟囔一声。

那只手一顿,停在了那儿。

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样子,又开始不安分了。

“干嘛呀你,死柳叶梅,变态了呀?滚……滚……睡你的去吧。”杨絮儿翻个身,继续睡。

那只手停了下来,却不抽走,伏在杨絮儿的私密之处,一动不动。

“别闹了,困死了。”杨絮儿嫌弃地摆弄一下身子,接着嘀咕道,“你这浪货,是不是男人不在家痒痒了,嘴馋了吧?那就自己解决去,别在那儿耍弄我,撩拨得别人也跟着难受。”

那只手随之又动了起来,一点点深入下去,弄得杨絮儿奇痒难耐,扭动着身子,骂起来:“浪货,这样不好,受不了,哎呦,你……你这是何苦呀?死柳叶梅,真的受不了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
杨絮儿边说边调正了身子,想攥住那只手。

那只却不安分的手却乘势而入,像一条粗壮的蛇,亟不可待地钻了下去,灵动起来。

一个饥渴难耐的女人咋能耐得住这般挑逗,早已是润泽有声,心旌摇曳,一步步进入了状态。

就在杨絮儿找到了感觉,飘然若仙、如痴如醉之时,突然感觉到一阵由外至内的胀痛感。

像是被啥东西充塞着,撕裂着……

不对,那不是柳叶梅的手!

分明是一根粗硬的钝物在捣腾着自己,用劲奇大,几乎把五脏六腑都给搅乱了。

杨絮儿打一个冷战,知道伏在自己身上的不是柳叶梅,而是那个专门糟践女人的歹人,顿时被吓得直冒冷汗,大声喊了起来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快……快来救我呀!”

歹人的动作戛然而止,利索地拔身而起,一跃下了床,飞一般地朝着外面窜去。

此时的房门大开,就连柳叶梅挂上的渔网也早已被解除了。

黑影如鬼魅一般,一阵风似的溜出了院落,没了踪迹。

柳叶梅只身追出了老远,夜幕下的小巷愈发清冷空旷,虽不见一个人影,却又好像四处魅影蹿动,阴森恐怖。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快回屋吧,别站在那儿了,小心坏人。”杨絮儿跟了出来,声音颤颤地对着柳叶梅说。

柳叶梅回首看一眼,见杨絮儿前倾着身子,脚步蹒跚,小步小步地挪着,就问:“杨絮儿,是不是伤着了?”

“没,狗日的还没来得及下狠手呢。”

柳叶梅转身回来,伸手搀着杨絮儿的一只胳膊,一起回了屋。

进屋后,柳叶梅察看了一下自己事先挂在门框上的鱼网,早就被摘了下来,扔在了门后的草堆里。

看来这个人的身手还真是不一般,身板硬朗不说,似乎还是个练家子,说不定还会点轻功啥的,要不然他开门进屋,又把团在门板上面的鱼网摘掉,然后再轻手轻脚进屋,爬到杨絮儿的身上……

说起来,这一连串的动作也够复杂,可他硬是没弄出丝毫动静来。

按理说,柳叶梅是应该听到的,因为她压根儿就没睡踏实,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警觉中。

这样的高手会是谁呢?

桃花村难道真的是块卧虎藏龙之地?

柳叶梅绞尽脑汁想着,她把村里留守的男人挨个儿过筛了一遍,却都一一否决了,凭自己的印象,她整个村子里就没这么有种的茬儿。

心里就自然而然想到了村外,她觉得也许是外来流窜作案,是个功夫不得了的高手淫贼。

但很快,她又把自己的想法否定了,外头的人怎么会对桃花村的情况了如指掌呢?知道得那么透彻,连哪一家的男人外出打工了,哪一家的女人独住,甚至连安放床的位置都一清二楚,这可能吗?

“柳叶梅,赶紧进屋吧,还呆在外头干啥呢?就不怕坏人把你拖走?”杨絮儿进屋后,直接上了床。

柳叶梅应一声,这才关门进了屋,看一眼躺在床上惊魂未定的杨絮儿,问道:“贼人动你身子了?”

杨絮儿苍白着脸,冲着柳叶梅点了点头。

柳叶梅凑过去,一把撩开了盖在杨絮儿身上的被子。

“你干嘛呀?”

“让我看看,他把你伤成啥样子了。”

“看啥呀看?有啥好看的?没事……没事……”

“不行,必须得看看,不看咋知道被祸害成啥模样了,严重了的话就赶紧去医院,马虎不得!”柳叶梅边说边粗鲁地脱着她的衣服。

大概是刚才被惊吓过度的缘故,杨絮儿没了精神气儿,虽然极不情愿地挣脱着,但一点力度都没用,三下两下,就被柳叶梅“生擒”了。

柳叶梅分开杨絮儿的身子,跪到中间,查看起来。

“柳叶梅,没事吧?”杨絮儿有气无力地问,看来自己心里也不踏实。

“还没事呢,都快成烂泥坑了。”柳叶梅边说边用手摆弄着。

“下手狠吗?”

“狠不狠你自己还不知道呀?你怎么就那么傻呢,半天都不喊。”柳叶梅有些气愤地说。

杨絮儿脸微微红了一阵,说:“还以为是你瞎闹呢,就没在意。”

“你傻啊,我就那么没出息!再说了,你就感觉不出来,我能用那么大的手劲吗?”

“你就别数落我了,人都快被吓死了,那还顾得上别的呀?快说说,你看清那个人了吗?”

柳叶梅叹口气,说:“我又不是火眼金睛,咋能看得清呀?姥姥!白白让他给溜了,不行!不能白白便宜了他。”

“人已经跑了,还能怎么着?”

“明天我就去报案。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”杨絮儿急了,她起了起身子,冲着柳叶梅说,“你可别出去声张,丢死人了!”

“你是受害者,有什么好丢人的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