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好像用的是木棒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身子都让你糟蹋成那样了,还不丢人?”

“杨絮儿,你是不是想让那个坏蛋继续祸害人?”

“反正不许你去报案,这又不是啥光彩事儿,你要是给我抖落出去,我就跟你没完!”

“傻呀你,把坏人抓到了,以后不就安生了嘛。”

“道理我懂,可你嚷得满天下都知道了,俺家孩子以后还娶不娶媳妇呀?打了光棍咋办?”杨絮儿真急了。

柳叶梅不再说话,退下床来,去外边的餐桌上拿过一瓶酒来,问杨絮儿:“家里有新棉花吗?”

杨絮儿指了指屋角的那个木柜子,说:“里面的塑料袋里有。”

柳叶梅返身放了酒瓶,敞开柜子拿出了棉花,拣起一朵,手指捻一下,再触到酒瓶口上,招呼杨絮儿:“你往下挪一点,我给你洗一洗。”

“洗那个干嘛?”

“消毒!”

“辣酒搽到里面受得了吗?会很痛的。”

柳叶梅板着脸说:“弄得那么严重,还不知道坏人用的是啥东西呢?你就不怕感染了?”

杨絮儿剜她一眼,手臂撑着床,往下挪动着身子,嘴里念叨着:“浪货,破嘴就知道乱喷粪,好好的人让你给咒出霉运来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手捏着蘸满了白酒的棉絮,轻轻触到了杨絮儿的身子上,痛得她哦哦直叫唤。

“娇气,比生孩子时叫得都欢,有那么痛吗?”柳叶梅训斥道。

杨絮儿只得闭紧了嘴巴,咬紧牙关忍耐着。

柳叶梅很耐心,先从外面擦起,然后才一步步探了进去,一直到了最里面,连角角落落里都没放过。

用了整整一大把棉絮,这才把里面的脏东西清理完毕,然后才撩起被子,盖在了杨絮儿身上。

等刺激感没了,杨絮儿对着收拾脏东西的柳叶梅说:“现在回想起来,还真是有点儿不对劲,坏人放进去的好像不是人身上的东西,细细琢磨一下,有点像木棍,但比木棍圆滑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问:“当时他是在你身上的吗?”

“好像是吧,我一开始一直迷糊着,似睡非睡的,真的以为是你跟我闹腾,后来感觉不对头了,这才……”

“他会不会是玩真的?”

“不会吧,哪有那么厉害呀?”

“那会是啥呢?”

“是啊,会是啥呢?”

两个人一直断断续续地聊着,也不知道聊了多久,实在困得不行了,才双双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起床后,柳叶梅对着赖在床上的杨絮儿说:“晚上你来我家吧,一个人睡肯定害怕,我也不能整天过来陪你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不用……不怕……坏人已经来过一次了,不会再来第二次了,他能吃回头草不成?”

柳叶梅说:“那可难说,这一次他没对你下死手,就算便宜你了,说不定还会杀个回马枪。”

“破嘴,就不会说点吉利的?”

“行了,别逞能了,两个人一起睡,还踏实一些。”柳叶梅临出门时,又转过身来,说,“既然你不同意报案,那就算了,可村长那儿,咱总该吱一声吧,你说呢?”

杨絮儿爬起来,嚷着:“别……别……别告诉那个老混蛋,他满天下的一喊,多丢人啊!”

“傻逼,是性命重要?还是脸皮子值钱?告诉你,这可不是好闹着玩的,全村那么多单身女人,如果不早些把坏人抓住了,后果肯定很严重!你听我的,我偷偷去告诉村长一声,也许能对破案有利。”

杨絮儿没再说啥,叹口气,又仰身躺了下来。

柳叶梅没多想,径直去了村委会。

还不等进大门,就听到屋子里面呼天号地,吵吵嚷嚷,听上去像是有人在打架。

柳叶梅吓了一跳,她想到蔡富贵在这儿值班,会不会是他跟人家打起来了呢?

急步走过去,手扒着门框往里瞅瞅,见院子里空空荡荡的,吵闹声是从村支部屋里传出来的。

一听就知道,那个嗓门大的是村长尤一手,只听他喊道:“你身为党支部书记,只知道出去挣自己的钱,村里的事情不闻不问,你觉得自己称职吗?”

支书吴有贵比尤一手年轻几岁,明显底气不足,低声解释道:“你捎信过去,我不就回来了嘛,有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,你发啥脾气啊?”

“怎么解决?村里老出这样那样的怪事,还有那些女人,一个个被糟蹋,你解决呀?”

“谁有那么大本事啊?连警察都破不了案,我能咋办?”

“那防水浇地的事情呢,往年这个时候该灌浆了,可现在水库上头把闸门关得死死的,一滴水都放不出来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“还能咋办?上头就是不让放,说是留着县里吃自来水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送礼呗,现在还有用钱办不了的事嘛。”

“钱呢?钱从哪儿出?”

“想办法呗,你说现在的村级管理是不是……”尤一手话说了个半截子,好像突然觉得嗓子痒,探出头来咳痰。

猛抬头,见柳叶梅站在外头,就扯着嗓子问,“柳叶梅,你站那儿干么呀?”

柳叶梅站直了身子,问:“富贵呢?”

“天不亮就回家了。”

“哦,那……那……”

见柳叶梅欲言又止,尤一手跟着问一句:“你还有事吗?”

“是啊,有个事,想跟你汇报一下。”

“啥事,过来说吧。”

柳叶梅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站定,低声说:“屋里是不是还有别人?这事我想单独跟你说。”

“熊女人,就他妈的事多!”尤一手骂咧咧走出来,朝着自己自己办公室走去。

吴支书紧跟也出了屋,对着尤一手的背影说:“既然这样,我就先去县水利局问一下吧。”

“问个逑啊,不塞点钱还是白搭!”尤一手头也不回,嘟嘟囔囔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柳叶梅跟进屋来,转身见支书吴有贵已经走远,酸溜溜地说了一句:“你这个老东西,够辣的,治女人有一手,想不到连支书都怕你三分,你身上是不是长了瘆人毛啊?”

尤一手坐下来,轻蔑地切一声,说:“你也不问问他这支书是怎么当上的?要不是老子给他跑门子,找路子,对着上头的领导说好话,塞黑钱,他当个逑啊当!”

随又打量一眼柳叶梅,坏笑道:“你这个小娘们儿,我有没有瘆人毛你还不知道吗?下面多得很,要不要就地验证一下?”说完放下手中的烟卷,笑着站起来,双手真就摸索着腰带,摆出要脱下去的架势来。

“别……别胡闹……”柳叶梅赶忙制止道。

“咋啦,你不是要看看吗?”尤一手眯着眼,一脸奸诈。

“不跟你瞎闹了,我有急事跟你说。”

“操,那叫汇报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汇报就汇报。”

尤一手抽一口烟,淫邪地瞄着柳叶梅的一对饱满,说:“是不是又难受了?那就敞开来透透风吧,正好,老子也燥得慌,一起乐呵乐呵。”

“老混蛋,别老不正经了,我跟你说,昨夜里又出事了,出大事了!”

“出啥大事了?”尤一手怔了一下。

“杨絮儿她……她出事了,夜里有人摸进了她家,直接上了她的床,把她给……”

“瞧你这说话的,怎么半截半截的,闷死个人了。快说……快说……到底把杨絮儿给咋样了?”

柳叶梅朝外望一眼,小声说:“不但进了屋,还用手给摩挲了,有好几处皮肉都弄破了,好在没等着起劲下狠手,我就攥着镰刀跳了出来,这才把那个坏人给吓跑了。”

尤一手一愣神,吃惊地问:“你跳了出来?深更半夜的,你怎么会在杨絮儿家呢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跟杨絮儿打小一块长大,好得跟一个人似的。说实话,头天晚上那个坏人去过她家,结果没得手,我思量着坏人肯定不甘心,会再去,所以就过去跟她作伴了。”

尤一手上下打量着柳叶梅,质疑道:“那就奇怪了,你跟她作伴,怎么你好好的没事,偏偏把杨絮儿给搞了呢?”

于是,柳叶梅就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,然后问:“你说咋办?要不要报案?”

“你的意思呢?”

“你是一村之长啊,听你的。”

尤一手沉下脸来想了想,说:“我看这事吧,报案不报案也就那么回事,已经连续发生好几回这样的事了,案也报过,警察也来查过,还不是只打雷不下雨嘛,你说是不是?我也觉得纳闷,你说全村上下在家的没几个男人,扳着指头数都数得过来,又多数是老弱病残的,谁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呢?”

“可不是,那人简直就不是个凡人,跟个鬼似的,来去无影踪,连点动静都没有,况且祸害女人的家什都很特殊。”

尤一手一愣,问:“怎么个特殊法?”

柳叶梅说:“听杨絮儿说,那东西很硬,像根石头棒子,你说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山神呢?”

“亏你想得出,山神能那么没出息?”

“那也是个鬼!”

尤一手咧嘴一笑,露出满口焦黄的大门牙,说:“瞎扯吧你,你就不想想,那种不计后果的男人,一旦上了女人身,他还是个正常人吗?还别说,男人上了那股邪劲,应该就跟个魔鬼差不离,这事你应该见识的多。”

见尤一手一副赖皮相,柳叶梅就骂:“死老东西,反正你是没那个能耐了,还整天价想五念六的,也不怕抽空了你!”

“你懂个啥呀?还是老家什好用,耐钢火,身经百战都刚刚的!”说着说着,尤一手的眼里就有了颜色,不安分地在柳叶梅身上扫来瞄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