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不能让他白玩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岔开话题说:“你是村长,总该替我们这些女人想想吧,起码夜里头让我们睡个安稳觉啊。我提个建议,就让村里的男人轮流值班,带上点家什,满村子转悠,坏人肯定就不敢来了。”

“这法子老子不是没想过,还上过市里的广播呢,可难度很大。”

“啥难度?”

“你扳着指头算算,村里总共还有几个像模像样的男人?再说了,这年头,谁都不傻,没好处的事谁干?你要人家值班,对不起,拿钱来!”

“村里就不会出点钱呀?一个晚上补贴个十元八块的,又不是啥大数额,肯定谁也不会有意见。”

尤一手一瞪眼,说:“还要村里出钱?亏你想得出,村里还有个屁!实话告诉你,一分钱都没有了,还倒欠着人家镇上饭店里不少呢。”

“可总该想想办法呀,要不这样好不好?我们妇女先联合起来,轮流值班,你觉得咋样?”

“就你们一帮子臊娘们儿?切,把自己关在屋里都出事,更何况放在街上了,万一值班的时候出了问题,责任谁来负?还等于把一堆臭屎拉在了我们村干部的头上啊。你呀,就别操那个闲心了,好好看好自己的门得了。”尤一手粗鲁地说道。

柳叶梅啐一口,说:“人家跟你说正经事呢,你不但不支持,还跟着瞎打岔,我可告诉你,下一届的妇女主任我当定了,你可心里有个数!”

“又胡闹了不是,你让我把郑月娥放到哪儿?再说了,我都算计过了,届满还早着呢,你就耐心等着吧。”尤一手盯着柳叶梅一张玉盘脸蛋儿,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。

柳叶梅咬了咬牙根,压低声音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老驴,咋就说话不算话呢?那天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?你出尔反尔,看看我不把你的屎盆子端出去才怪呢!”

尤一手咧嘴笑了笑,没搭话,起身出了办公室,进了南墙根的厕所,里面传出了刺刺啦啦的撒水声

一会儿又折身走到了大门口,哗啦一声把门关了,随手反锁上。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,明白他要干啥了,赶忙往外奔。

却被返回来的尤一手一把拽住了胳膊,硬扯了回来。

柳叶梅挣脱着,嘴里急切地哀告着:“叔……叔……不敢了……不敢胡说了,别动手动脚的,这是办公的地方,万一被人撞见就难堪了,快放我走,我还有事呢。”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用得着这么紧张了吗?咱这可是干正事,拿拿捏捏干嘛呀?这时候村里没人,都下地了,谁还有工夫来这里呀?再说了,门都上锁了,哪一个会那么不长眼呢?来吧,别浪费时间。”说着把柳叶梅推到里面,翻身把房门也关了。

柳叶梅心里很慌乱,极不情愿地反抗着,手抓脚踢,实在无奈,干脆狠狠撞了他一头。

尤一手一个趔趄,噗一下趴在了墙上,停了片刻,随即转过身来,凶神恶煞反扑上来。

柳叶梅打一个激灵,大声喊着:“来人了……来人了……”

“谁……谁来了?”尤一手陡然消停下来,一下子吓哑了火。

柳叶梅长长嘘一口气,心里暗暗骂着:尤一手这个老驴,咋就贼心不死呢?自打那一次喝醉酒之后,就一直惦记着自己的身子,看上去不得到手是不会罢休的……

不见外面有人来,尤一手骂了起来:“你这个娘们,真是猴精,被你这么一吓,真就不管用了,瞧瞧……瞧瞧,都软成虫子了。”

柳叶梅认真起来,说:“叔,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,让人瞅见多难堪啊,刚才你那样,差点就把我给吓死了。”

“这有啥呀,叔喜欢你,亲一亲还不行呀?”

“这可不是好随便亲的,传出去,还不让人戳脊梁骨呀!”

尤一手恬不知耻地说:“你先别急着走,等我喘口气,歇一歇,然后再玩一次,好不好?”

“老东西,你还真没数了,是不是不被唾沫星子淹死就难受啊?”柳叶梅拉长了脸,毫不客气地呵斥道。

“那好,你说杨絮儿的事咋办吧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看你还是抓紧去一趟派出所吧,把情况跟所长汇报一下,让他们再来破案,就算是破不了案,至少也能震慑一下,别再出事了。”

尤一手不再说话,绛紫着一张脸,敞开门走了出去,先去开了大门,然后又返身去了厕所。

一大会儿才无精打采地从厕所里面走出来,脸上没了刚才充血的颜色,灰突突回到了办公室。

尤一手坐到办公桌前,恢复了人模样,点燃一支烟,狠狠吸一口,对着已经正襟危坐的柳叶梅说:“我看还是先别报案吧,我觉得这事啊,跑不出去还是咱自己村里人干的。”

柳叶梅仰脸望着他,问:“那你觉得会是谁干的?”

尤一手呆着脸想了一会儿,说:“还能是谁,一个村子的男人就你疙瘩叔有那些能耐,又有劣迹,恶习难改,一定是老毛病又犯了。”

“啥?咋又扯回到他那儿了?不是已经把他排除在外了吗?”

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骂起来:狗日的尤一手,一定是自己没有满足他,又想借机要挟自己了。

“不是他会是谁?”

“他都一把年纪了,身上的零件又不全乎,肯定不是他干的。”

尤一手闷头想了想,说:“我觉得有一个人也很可疑。”

“谁?”

“就是毛家那小子。”

“你……你说毛四斤?”

尤一手点点头,说:“你想啊,他在学校里都色胆包天,趁着停电糟蹋人家女生,回来后能消停?”

“他一个小孩子,哪有那么大的能耐?在学校里的那破事儿是被人栽赃了。再说了,看上去他本本分分的,不像是个坏犊子。”

“人不可貌相啊!”尤一手点燃一支烟,抽一口,接着说,“别忘了,这个熊孩子有前科啊,在学校的时候,他就犯过那方面的错误,不都说本性难移嘛,没准就是他干的!”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绝对不可能!”柳叶梅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唉,放屁专挑丑的怨,看来一点都不假,好好的一个人,咋就怀疑到自己身上了呢?

尤一手抽了一阵子烟,突然改口说:“倒也是,看上去那小子也不像个坏人,处事也算义气。”

“可不就是嘛,这事跟他扯不上。”

“如果把他排除,那你疙瘩叔就是第一嫌疑人了!”

“放屁!”柳叶梅来了火气,没鼻子没脸地嚷道,“你咋就老跟他过不去啊?瞧他那个死熊样,还能干那事吗?”

“你急啥急?我的意思是他最值得怀疑,最终还要看证据,你说是不是?”尤一手口气生硬地说。

其实柳叶梅心里也很矛盾,她也时不时地往蔡疙瘩身上怀疑,可话一旦从别人嘴里说出来,那味道就不一样了,就觉得特别刺耳,像是对方在有意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似的。

“拿不到证据,那就是栽赃陷害!”

“这事吧,其实也很简单,让派出所把人带去,锁进小黑屋,再饿上两天两夜,证据不就有了嘛。”

听村长这么一说,柳叶梅变得更凶了,咬牙切齿地质问:“你这个老无赖,你是不是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?想血口喷人是不是?”

尤一手抬头望她一眼,阴笑着说:“裤子提不提都一个熊样,我只是跟你就事说事,分析案情,瞧你那个泼妇相吧。”

“你都一口咬定了,那还叫啥分析案情?”

“不是说他嫌疑最大嘛。”

“证据?你拿出来看看!”

“没文化就是可怕,我这不是在推理嘛,真要是有了证据,还能让他那么舒服?早就他妈抓人了,那还由得他自由自在的,没事人似的。”

“放屁!肯定不是他干的,他都六十多岁的人了,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本事?”柳叶梅冷着脸说。

尤一手明显是在刺激她,摇头晃脑地说:“倒也是,如果蔡疙瘩进了大牢,那你们一家可就多出了许多麻烦,还要帮着他办理相关手续,还要帮着签字画押,还要帮着他缴伙食费啥的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呢!”

“滚!不跟你这没心没肺的人瞎咧咧了,老不正经!胡说八道!”柳叶梅气呼呼的扭头便走。

村长起身往前一步,小声说:“哎,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这一阵子挺闷的慌,今晚我去你家,记得把门留好了。”

柳叶梅止了步,回过头,瞪着他说:“你想得倒美,以后就别想那码子好事了,只知道占便宜,不知道帮别人拉屎蛋,谁还白白让个身子给你耍呀,没心没肺的东西,哼!”

“卧槽,你这个娘们儿,你属老鼠的呀,怎么挪开爪子就忘事啊,你男人跟你叔公偷看女生厕所的事儿咋就忘得一干二净了?是谁给压下的?是谁给化解的?要不然,蔡富贵能有今天吗?女人就他妈头发长见识短,老子吃你的喝你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!是理所应当的!还敢甩脸子给老子瞧,看你家以后的日子怎么过!”尤一手气急败坏地嚷嚷着。

柳叶梅觉得后背上像被人猛浇了一盆冷水,一阵透心的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