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章 难言之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姥姥个棒槌的!

一个疯疯癫癫的母夜叉,她竟然也能当老师!

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欺凌、打骂一个无辜的孩子,臭女人,你的良心何在?天理何在?

实在是欺人太甚了,老娘绝对饶不了你!

柳叶梅越想越来气,禁不住骂了起来:草泥马!孙秀红这个浪蹄子,你来村里当老师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整天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咋就能下得去那个狠手呢?

打就打了,骂就骂了,竟然还一鼓作气把孩子赶回了家,就算是孩子的作业真的没完成,也至于让你这么大动肝火吧?

是啊,不就是一点小屁事嘛,怎么处理得这么过分?

难道是另有原因,藏有蹊跷?

她会不会是把对大人的恩怨,发泄到孩子身上去了呢?

……

越想越不对味儿,柳叶梅停下脚步,找一个僻静的地方,拨打了小白脸李朝阳的电话。

一连拨了好几遍,才听到有人接听。

“喂,李老师,小李老师,是你吗?”

“哦,是我……是我……我是李朝阳,姐,你有事吗?”

“你这会儿在哪儿呢?”

“我还在教育局培训呢,还有好几天才结束呢,我都憋坏了。”李朝阳突然然后降低了声音,问道,“姐呀,你是不是想我了?”

柳叶梅一阵肉麻,应付道:“想你管啥事呢?离得那么远。”

“那你来呀,我请假跟你好好玩一玩。”

“俺可不像你,一个人吃饱,全家不饿,这拖儿带女的,咋能离得开呢?再说了,家里还有一摊子事要做,唉!”

李朝阳说:“我看你是在山沟沟里待傻了,不就是一天两天的工夫吗?怎么就抽不出来,孩子都那么大了,托付给亲戚家照看一下,你出来放松放松,享受一下城里的美好生活,怎么样?”

李朝阳的话让柳叶梅心里灵动了一下。

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好可怜,都三十多岁的人了,还没正儿八经地过上一天城里人的生活。

的确,就这么日复一日的呆在村子里,连人心都发霉了,真想出去撒撒野,透透气。

“喂,柳叶梅,怎么不说话呢?”

“不行,实在是抽不出身来,等想好再说吧。”

“有什么好想的?把孩子安置好了,来就是了,我去车站接你,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柳叶梅迟疑着,突然想起了孩子被老师赶回家的事儿,心里倏然泛起凉来,就问李朝阳,“李朝阳,你听我说,小宝被老师欺负了,还赶回了家,你说该咋办?”

“为什么呀?是孩子犯啥大错了吧?”

“没有呀,硬是说小宝的作业没写完,可我看了,明明写得好好的,肯定是故意找茬。”

“谁干的?”

“听孩子说,是那个叫孙秀红的老师。”

“哦,是她……是孙秀红。”李朝阳稍作停顿,然后问柳叶梅,“姐,那你打算怎么着?”

“我也没辙呀,这不才打电话过去,听听你的意思嘛。”

李朝阳想了想,说:“是她的话这事就不那么好办了,那女人心理有毛病,要不然她怎么能一直独身带个孩子呢?她拿着你儿子撒气,肯定也是有原因的,会不会是为了大人间的事儿,故意找茬?”

“我跟她又没啥过节,几乎就不认识,只是听杨絮儿说起过她,还能有啥过不去的事儿?”柳叶梅有些疑惑。

“你忘记你夜里去找校长的事了。”

“没忘呀,咋了?”

“前头从校长屋里出来的那个女人就是她,我躲在暗处都看得一清二楚,她肯定以为你跟校长有一腿,所以就……”

“你是说她跟校长相好,吃我的醋了?”

“差不多吧,也许还有……还有另一层意思……”

“还有另一层?啥意思?”

“你大概不知道,你男人偷看女厕所的时候,正巧看到一个女人在小解,那个女人也是她。”

“咋会那么巧呢?”

“不!这不是巧合,也许是校长刻意安排的,但咱手上没证据,不好乱说话,反正这事有点儿复杂。”

“这样说来,还真是有点麻烦了。”

“是啊,她是一个女人,虽然当时迫于胡校长的压力,但总归是白白让你家男人看了不该看的地方,所以她就郁闷了,就想着法子拿你家孩子撒气,对于一个神经兮兮的女人来说,她这样做也并不奇怪。”

听李朝阳这么一说,柳叶梅心里有底了,但却愈发为难起来,讷讷道:“李朝阳,小李老师,那你说这事该咋办好呢?”

“姐呀,你别着急,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,她这种女人,没多大心计,吓唬吓唬就服软了。”

“吓唬她?不会惹出更大的乱子来吧?”

“还能有啥乱子?”

“可……可别把孩子上学的事给耽搁了呀!”

“没事,你别管了,交给我好了!”李朝阳说得很轻巧,紧跟着又说,“你啥时候想来,提前打个电话过来,我也好去车站接你。”

“等孩子的事办妥再说吧,现在没心情。”

“你想多了,没那么复杂。”

“范老师,孩子上学是大事啊,可不敢耽误了,你尽快给想想法子,越快越好!”

“好的……好的……你放心就是了,对不起,我这边有点事儿,先说到这儿吧。”

柳叶梅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喊李朝阳的名字,便不再说啥,收起电话,傻傻地站在那儿发起呆来。

这样一来,去不去学校就没意义了,既然李朝阳已经答应帮忙了,就只能等他消息了。

吃过午饭后,眼看着到了小宝该去学校的时间了,柳叶梅心里更加忐忑起来,该咋办呢?

孩子去不去学校?

……

正琢磨着,邻居家的小女孩女孩跑了过来,站在院门口喊:“小宝……小宝……老师让你下午去上学呢。”

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,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她快步出了屋,很客气地对着女孩道了声谢,招呼让她等一下。然后又赶忙返身进屋,对儿子说:“小宝,快去上学吧。”

见小宝一脸不情愿,接着安慰他说,“老师说了,没事的,是委屈你了,就当啥事也没发生过,好好学习就是了。”

说完拿起书包,挂到了小宝的肩上,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看着小宝跟女孩一起出了大门,柳叶梅长长嘘了一口气,一屁股坐到了门槛上,心里暗暗感叹:看来这个李朝阳还真有些能耐,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事情给搞定了,真能耐!

还有,通过这件事,也足以看出他对自己是有真感情的,要不然,他会设身处地的帮自己吗?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心里泛起了一股甜甜的酥软,侧身依着门框,思绪又飞到了李朝阳健硕挺拔的肢体上……

正在恍恍惚惚的美梦中,突然觉得下身一阵疼痛。

痛感很特别,火烧火燎,针扎一般。

这是咋了?

柳叶梅试探着站起来,慢慢进了屋,把衣裤褪下来,低头一看,贴身之处竟有一滩黑乎乎血状的污物。

天呢!

咋就见红了?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,慌了神,手扒着衣裤,去外屋关了门。

然后又再折回了里间,慌慌张张把下身衣物褪了个干净,伸手从梳妆台上拿过镜子,走到了窗口前。

蹲下身来,右手握着镜子,放到合适的位置,对着痛感之处照了起来。

她看到那地方明显有些浮肿,颜色也艳红了一些,里面水汪汪一片,像是要流出来一样。

这是怎么回事呢?

难道是蔡富贵得了啥毛病,然后又传染给了自己?

不可能!

自己昨天还看了,光光滑滑的,好着呢。

那……那会不会是尤一手那条老狗干的呢?虽然不记得他曾经直接进入过自己的身子,但有没有可能,他趁着自己发晕的当口,动了手脚呢?

柳叶梅突然想起,那天去找尤一手说事,就那么面对面站着,也怪自己双腿分得太开了些,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被他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,还双臂环抱了她,猛劲搓揉了好大一阵子。

唉,那地方也太矫情了,咋就成这样了呢?

这个老不死的熊男人,心也太狠了,动动嘴皮子就罢了,还动手动脚拿人家的身子取乐开心,真他姥姥的坏了良心!

暗暗骂到这儿,柳叶梅心里灵动一下,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:尤一手这头大草驴,他如此蛮横、疯狂,变着花样的耍弄自己,会不会就是他在村子里装神弄鬼连连祸害女人呢?

也许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,看上去人模狗样,实际上心里面肮脏得像块大便,他以村长的名义当幌子,趁着村里的大部分男人都外出打工了,就在夜色之下胡作非为,拿着妇女们的身子寻刺激……

但很快,柳叶梅又否定了自己,人家可是一村之长啊,也算是个不小的干部了,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卑鄙下流的事情来呢?

再说了,他也用不着冒那么大的风险呀!主动往他身上贴的女人多了去了,等着盼着的想跟他那个啥。

看上去他也不是个随随便便的男人,对于女人来说,还是有所选择的,甚至还挑肥拣瘦,看不上眼的,连心思都不动,更不用说亲密接触了。

这样一个人,怎么会连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呢?

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柳叶梅找来了食盐,用开水稀释了,然后冲洗起来,里里外外,一丝不苟。

正洗着,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喊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