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受不了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眉目倒是没有,我只是先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“胡校长,你看这样好不好,我当干部的事就不麻烦你,你要是真有门路,就帮一把蔡富贵吧。”

“他的事我不管,你说吧,到底想不想当干部?”

“当就当,又不是当不了。”

“那就好,我来帮你操作。”

“你觉得能成吗?

“当然了,既然已经答应你了,就一定想方设法办成!”胡校长一副胸有成竹的腔调。

“你说说看,都办到啥程度了?”柳叶梅显得有些兴奋,催问道。

“你说啥?我没听清。”胡校长问道。

“问你办到啥程度了?”

胡校长把车停了下来,回头嬉皮笑脸地打量着柳叶梅,说:“着急了是不?想急知道结果吗?”

柳叶梅一看校长那淫邪的眼神,心里敲起了小鼓。

她往四下里观望着,目击之处不见一个人影,就有点儿着慌了。

“这事吧,还真是不好办,环节太多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那可不是一句话、半句话能说得清的,这样吧,咱找个僻静的地方,坐下来细细聊一聊。”

看来这个狗杂碎又心存邪念了,柳叶梅眼珠一转,说:“那就以后再说吧,我还急着去看病人呢。”

“柳叶梅,你好没情调啊,大自然风光这么美,咱们何不尽情享受一番呢?”胡校长的眼神越发肆无忌惮了。

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胡校长奸笑着说:“柳叶梅呀,做人可得长良心呢,我都已经替你跑门子,托关系了,总该回报我一下吧。”

“那就等事成之后吧,我请你吃饭咋样?”

“我不稀罕吃喝。”

“那你想要啥?”

“我就想要你!”胡校长恬不知耻地说着,伸手摸到了柳叶梅身上,试探着摸了起来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”柳叶梅无力地拒绝着。

胡校长哪肯轻意放手,就像饿极了的小猪逮住了一个大个的冬瓜,毫无头绪地猛啃猛咬着。

身子被男人的一只手紧捏着,柳叶梅身子不敢乱动,一动就扯得生疼,只得气急败坏地用手抓挠着,嘴里毫无底气地哀告着:“别……别……胡校长……这不是胡来的地方啊……快……快松手……”

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这时候不会有人来的,快……快点!”胡校长边啃着柳叶梅身上的肉肉,边断断续续地说着。

柳叶梅担心口水会闹脏自己的衣裳,那样的话,就没法进城了,便不顾一切地推开了他,气恼地责问道:“你咋这样呢?还有没有点礼数啊?拿我当啥人了?看看……看看你把我衣服给弄的吧,咋穿啊?”

说话间,已经擦身下了车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了柳叶梅,你还真生气了呀?我这不是喜欢你嘛,从昨晚就一直憋着劲,实在是憋不住了,所以就……就失控了。”胡校长辩解着,显得无所适从。

“无论如何也不能随便就那样啊,这条路上常有人来往,大多都是俺们村上的,万一被人家瞅见了,多难堪啊,你就不怕?”

“那……那咱就到山后去吧,找个没人的地方,好好闹一闹,柳叶梅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柳叶梅平静下来,说:“胡校长,胡大哥,咱们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,何必那么性急呢?等把事情办妥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,你说呢?”

“柳叶梅,你也太不仗义了吧?为了你能当上村干部,我跑前跑后的四处忙活,想着早些给你办成了。你可倒好,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我,看来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。那好,既然这样,就干脆拉吊倒,我还是回去算了。”说着扭转车头,做出一副打道回府的架势来。

“嗨,亏你还是个一校之长呢,我看你连个毛头小子都不如!怎么半道里就耍开了小孩子脾气呢?那好,你走吧,不让我沾光拉倒,我们以后谁也不认识谁,各走各的道!”话没说完,已经抬脚朝前走去。

胡善好跨在摩托车上想了一会儿,然后又点火跟了上来,超过去,停在柳叶梅前头说:“你脾气倒不小,你也不问问我今天要干啥去了?”

“你是校长,是领导干部,我怎么能知道你干啥去呀?”柳叶梅冷着脸,拉得老长。

“我去一趟镇政府,找我同学,让他帮忙把你的事情尽快解决了,这才火急火燎的嘛。”

“又不是俺逼你,谁让你对俺那么好了?”

“士为知己者死嘛,你柳叶梅对我那么好,连身子都给了,我吴某人也不能知恩不报吧?”

胡校长这么酸溜溜的一扯,倒让柳叶梅有点儿感动,她看一眼胡善好,心里柔柔一暖。

“来吧……来吧,上车吧,抓紧了。”

柳叶梅不再顾忌,偏腿上了车,身子却极力后仰着,唯恐肌肤的接触会再次勾起他的邪念。

当摩托车驶入一片长长的林荫道时,胡校长把车速减下来,侧过脸对着柳叶梅说:“柳叶梅,你们女人是不是跟男人不一样?”

“咋了?”

“男人吧,一旦有了那种想法,这心里边吧,就像生了虫子一般,酥酥痒痒的闹腾,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消停不了,很难受。你说我一会儿到了镇上,心里的火老泄不出来,还怎么有心思跟人家说正事呢?还有……还有……我那个小兄弟,老立得那么高,一时半会儿都小不下去,还有脸见人嘛,你说是不是?”胡校长的话说得坦诚,听上去确有几分入情入理。

听他如此这般一说,柳叶梅就像吃了迷魂药,竟信以为真了,也跟着为难起来。

是我,人家胡校长毕竟是为自己求人办事儿,自己不但不体谅,还那么粗鲁地拒绝人家,这也太不应该了。

想到这些,就觉得理亏,喃喃地说:“那……那该咋办呢?”

“我可不骗你,不信你瞧瞧,一直愣着呢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阵慌乱,身子却端直了,一动未动。

“真的胀得很厉害,都受不了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咋办?”

“办法倒也有,可还得你帮忙。”

“我咋帮你?”

胡校长刹住车,前后左右打量了一阵,见四下里没人,就让柳叶梅下了车,哀求说,“柳叶梅,你就答应我吧,这样受不了。”

“会被人看到的。”

“没事,我都看过了,几公里地都没有人。”

“不行……不行,不能那样,这算啥呀?”

“柳叶梅……”胡校长一把搂住了柳叶梅,猛劲往路边拖。

完了,这一回是保不住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