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下了猛药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清晰地看到,路边不远处就是一片小树林,里面黑乎乎,真要是钻进去成了事,连老天都看不见。

“你……你不……不能……”柳叶梅只说了半截话,人就软了下来,连意识都模糊了。

“没事的,这种地方不会有人来,咱们玩完就走,不会有人看见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胡校长边说边叽叽咕咕说着。

柳叶梅心里热烘烘,翻江倒海的不是个滋味儿,脑袋无限大了起来,几乎大成了一座山。

“宝贝……宝贝……来……赶紧了!”胡校长在一棵大树旁停了下来,伸出双臂,紧紧搂住了柳叶梅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校长,你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”

“没事的,赶紧脱了,一会儿就完事了,来……来……胡校长说着,一只手伸到了下面,把自己的衣服解了。

“有人……有人……那边有人呢。”柳叶梅大声喊着。

“哪儿?人在哪儿?”

“一个人在你摩托车边上转悠呢,是不是打算偷你的摩托车?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不信你看。”柳叶梅趁机挣脱开来,撒腿就跑,朝着放摩托车的路口跑去,边跑边喊,“抓贼啊……抓贼啊……有人偷摩托车了……”

等到了摩托车前,柳叶梅弯腰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,朝着前边扔去,嘴里骂着:“狗娘养的,让你偷……让你偷……打死你……打死你……”

胡校长跟过来的时候,柳叶梅已经把“贼”赶跑了,筋疲力尽坐了下来,大口喘着粗气。

“贼呢?”

“跑了,跑到那边了,好像是钻进那边的树林子了。”柳叶梅站了起来,问他,“你还想耍吗?”

胡校长朝着树林子望了望,说:“耍你个头啊,还要命不?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

“走吧!”胡校长吁了一口气,跨上摩托车,说,“多亏着你发现了,这个摩托车是上头配的,万一丢了,可就麻烦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谁让你没数的,一个大校长,天天惦记着那件臊事,能不晦气吗?”

“这不是管不住自己嘛。”胡校长说着,朝着脚下啐一口,说,“好,单凭你对我的这份情谊,我就是拿出吃奶的力气,也要把你的愿望实现了,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胡校长说着加大了油门。

柳叶梅坐到了后座上,身子轻得就像一片云。

在离镇上车站还有几百米的地方,柳叶梅执意要胡校长把摩托停下来。

胡校长说:“也没多远了,一把油门就到车站了,干嘛要停下来呢?”

“不行,车站上有我一个同学,不想让她看到你。”

“男同学?”

“女的!”

等胡校长刚刚把车停下来,柳叶梅一个侧身,就跳了下来,头也不回地朝着车站走去。

不到五十分钟的车程,客车就驶进了县城的车站。

汽车刚刚驶入停车场,柳叶梅就看见了李朝阳。

他正候在车站大门的内侧,翘首张望着,见有凤凰镇的客车开进了院子里,就尾随着一路小跑跟了上来。

柳叶梅内心一阵热流涌动,随之打起了精神,不等车停稳,她就站了起来,视线一直黏在李朝阳的身上。

一时间,她似乎有了穿越的感觉,像是又回到了初恋少女的纯情时期,那种感觉很甜,甜得似乎都要把自己融化掉了。

她脚步不停地挪动着,恨不得立马跳下车,扑到他怀里去。

好在车上没啥熟人,车门一开,柳叶梅就把乡下女人的矜持丢在了一旁,泥鳅一般,在人流中噌噌噌钻来钻去。

到了跟前,一把搂住了李朝阳的右臂。

李朝阳看上去倒还平静,笑着说:“看上去气色还不错啊,像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了。”

“你是不是笑我不稳重了?”

“怎么会呢?我倒是喜欢你活泼一些。走吧,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去吧,也好边吃边聊。”

“这一来就吃饭呀?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饭桶啊?”

“是我饿了,事多,早上没顾得上吃饭。”

“那好吧,俺陪你去吃。”

李朝阳带着柳叶梅走进了一家永和连锁店,找一张靠墙角的小餐桌,面对面坐了下来。

“你想吃啥?自己点吧。”李朝阳把食谱递到了柳叶梅跟前。

“还是你点吧,你吃啥,我就吃啥。”

李朝阳抿嘴一笑,低声说:“我倒想吃肉肉了,你给吗?”

柳叶梅脸一红,嗔责道:“不许乱说,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。”

“你想歪了不是?我饿急了,真的想吃肉了。”

“你真坏!我可没有你那么多歪心眼儿。”柳叶梅一脸嗔怒,白了他一眼,随笑了起来。

李朝阳往四下里瞅一眼,说:“我还想吃一口。”

“想吃啥?”

“想喝你那原汁原味的那个啥呀,那玩意儿才叫一个好营养。”

“李朝阳,你是不是进城学坏了?”

“咋一见面就说这种荤话呢?”

“见面不就是为了放松一下嘛,有利于调节情绪。再说了,要是一板一眼坐在一起,谈论的都是国事、家事、天下事,那还不得把人给累死啊!”

“坏蛋,反正在这种场合不许乱说,让人家听见不好,恶心死了!”

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一切听你吩咐,先吃饭,等吃饱饭再慢慢喝浆。”李朝阳说完,又诡异地笑了笑。

李朝阳喊过服务生,点好了饭菜。

等候的机会,李朝阳问道:“这一阵子过得还好吧?”

柳叶梅冷下了脸来,低沉地说:“好啥好呀,好的话我就不来找你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乱七八糟的事情多着呢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只是为孩子上学的事就让我头疼得要死。”

“不就是孙秀红找茬那事嘛,至于吗?一点小屁事,有啥好让你头痛的?对了,不是已经给你摆平了吗?”

“是啊,是摆平了。”

“那你还有啥好烦恼的?”

柳叶梅这才正色问他:“李朝阳,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,就是想问问你,你到底使得啥法子呢?就把事情给解决了。”

“雕虫小技,不值一提!”

“你就别拽了,快告诉我,究竟用了啥妙招。”

“我以身相许了,你信不信?”

柳叶梅眼睛瞪大了,质疑道:“不会是真的吧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胡说,你又没回去过。”

“她也可以来城里呀。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你至于吗?”

“为朋友两肋插刀嘛,不……不……应该说为情人两肋插刀,就算做出再大的牺牲也值!这叫义举,有啥好大惊小怪的?”

“你没骗我?”

“骗你干嘛?不就是见个面,了了草草地亲密一回嘛,又用不着投入真感情,本来就是两全其美的差事,多好啊!”李朝阳舔了舔嘴唇,一副回味无穷的轻浮相。

“滚一边去!我才不稀罕你这样的牺牲呢!”柳叶梅沉下脸来,横眉竖眼地瞪着李朝阳。

李朝阳知道她是吃醋了,正经起来,说:“这你也当真,跟你闹着玩呢,那种事怎么好随便就做。再说了,她跟胡校长有一腿,我就是有那个想法,也没那个胆量呀,胡校长知道后还不吃了我啊!”

“那你是咋制服她的?”

“说白了,她是被我唬住了,才乖乖投降的。”

“唬住了?你是咋唬住她的?”

正说着,服务生把饭菜送了上来。

李朝阳招呼柳叶梅一起吃,边吃边接着刚才的话题说:“其实吧,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复杂,据我前一段时间的观察,孙秀红虽然心里冰凉,却不泼辣,反倒胆小怕事。”

“那咋会对小宝动手?”

“她只是一时冲动罢了,不过事后肯定会后悔的,所以我就敢大着胆子给她下猛药了。”

“哎哟哟,你说话咋这么费劲呢?绕来绕去的,都快把人给绕糊涂了。”

“好,那就照实跟你说吧,我不是正在教育局学习嘛,用了办公室的座机,直接给她打了电话。”

“咋跟她说的?”

“我告诉她,说全市教育系统正在抓体罚学生的典型,听说处罚很严重,一旦发现,会直接开除,据说近期就安排到我们学校检查,要她多加小心,免得引火烧身。为了装得更像一些,我最后还叮嘱她,这消息属于绝密,一定不要走漏了风声。”

“她就那么信任你?”

“当然信了,我在她心目中是个好人,中规中矩的好男人,平日里对她也尊重,一口一个孙姐地叫着。”

柳叶梅笑着说:“你就是嘴甜。”

“没办法,这不是演戏嘛。她不但没有怀疑,反而一个劲地向我道谢,像是受了天大的恩惠似的。”

“你可真狡猾!”

“这不叫狡猾,是智取,是还击,是治病救人!她都那样了,还有啥好客气的?”

柳叶梅叹一口气,说:“李朝阳,你说我们村里的那些孩子,遇到像胡校长这样的校长,再遇到像孙秀红那样的老师,以后会有啥出息?别说出人头地了,就是正经做个人都很难,你说是不是?”

李朝阳没有回话,闷头吃着饭。

等把最后一口饭咽了下去,他才无奈地说道:“这就是现实啊!优秀的老师都留在了城里,水平差不多的也被留在了乡镇,说句难听的话,派下去的几乎全是垃圾,能把孩子教好才怪呢!”

柳叶梅听了,心里面更加煎熬,叹息一声,说:“这不就是嘛,可又有啥办法?就只能眼巴巴看着孩子变坏了。”

“是啊,学好不容易,学坏很简单,可也只能尊重现实了,一时半会儿难以改变。”

“是啊,这几天来,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儿,让小宝继续在那样的环境下,还不知道会出息个啥来。”

“那又有啥办法呢?”李朝阳敷衍一句,抬头看见柳叶梅已经放了碗筷,便问她:“吃好了吗?”

柳叶梅点了点头。

“那咱们走吧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去宾馆吧?”

“这种时候去宾馆干嘛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