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湿漉漉的一个娇人儿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呗,然后咱们再到闹市区走一走,玩一玩,不然挺累的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埋头跟在小白脸李朝阳身后。

他们来到了宽敞的马路边,叫了一辆出租,也没听见李朝阳对着司机叽咕了些啥,车子就开走了。

出租车行驶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,停在了一家名曰“凤鸣堂”的宾馆前。

这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宾馆,一座三层小楼,粉刷了乳白色的墙体,装修也简单,只在门厅上方挂了一块醒目的霓虹招牌。

柳叶梅这是第一次走进宾馆的大门,更何况还是跟在一个与自己说不清、道不明的男人身后,心里面难免发虚,甚至有些慌乱,娇嫩的脸皮子烫得很,就跟着了火一样。

李朝阳去前台办手续的时候,柳叶梅走到了落地窗前,散漫地望着窗外的风景,心里却像揣着个兔子,噗通噗通跳个不停。

看来这一次真的是要发生些什么了,想躲都躲不开,想逃都逃不掉,因为自己心里都已经有所期待了。

“姐……姐……走吧,我把你送进房间。”办完手续后,李朝阳走过来,冲着柳叶梅的背影大声喊道。

听见李朝阳喊自己姐姐,柳叶梅一愣神,随即就领会了其中的意思,他一定对着服务员撒谎了,说自己是他姐,亲姐!

这样也好,免得引起他们的猜疑。

柳叶梅是个聪明人,随即进入了姐姐的角色——

我是姐姐,他是弟弟,弟弟来送姐姐住宾馆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,还有啥值得想入非非的呢?

到了三楼,李朝阳开了门,见有服务员经过,就靠在门外一侧,对着柳叶梅说:“姐,就是这间,进屋吧。”

柳叶梅也不说话,大摇大摆进了房间。

李朝阳紧随其后进了房,随手关严了门,并按上了保险。然后转过身,猛地拦腰抱住了柳叶梅。

柳叶梅像是被吓着了,嗷地叫唤了一声,浑身瑟瑟抖个不停,秒秒钟就瘫软得不可收拾。

李朝阳立在她的背后,轻撩着如瀑的秀发,低头亲上了那截洁白的脖颈,仔细地舔舐着。

等他听到柳叶梅有了急促的喘息声,这才双手搂着柳叶梅瘦俏的肩胛,将她的身体摆正过来,想含上她艳红的双唇……

柳叶梅红着脸,挣脱了开来。

“看你,有啥好害羞的?”李朝阳松开手,伏在柳叶梅的耳根处,说:“先去洗洗澡吧,我等你。”

“要洗吗?”柳叶梅软塌塌地问一句。

“嗯,洗洗吧,家里冷,难得洗个热水澡。”李朝阳说着动手替她解起了衣扣。

“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柳叶梅边在衣襟上摸索着,边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李朝阳跟进去,帮她调好水温,抬头却见柳叶梅傻愣愣站在那儿,并不动作,就催她:“快点啊,磨蹭啥呢?”

柳叶梅羞涩地望他一眼,点点头,仍然一动未动。

李朝阳奇怪地打量着她,问:“柳叶梅,你怎么了?”

柳叶梅满脸羞涩地说:“你在这儿,我不习惯呢。”

“我们都已经这样了,还有啥不习惯的呢?”

“不嘛,你还是出去吧,我真的……”

李朝阳一笑,说一声那好吧,便走了出来,仰身斜躺在了床上。

不一会儿,便听到卫生间里传出了哗哗的淋水声,直撩得他心底酥酥痒痒,眼前全是柳叶梅无与伦比的美丽,欲念之火呼呼燃烧起来。

正想着,突然听到卫生间里传出了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李朝阳慌忙起身到了卫生间门口,焦急地问一声:“柳叶梅,你怎么了?”

“哦,雾气太大了,看不清,差点滑倒呢。”

“对了,有个排风扇的,我忘记给你打开了。”

“哦,那……那你进来吧。”

李朝阳兴奋得跟个疯猴似的,三把两把扯掉了自己的衣衫,推开门,刺溜钻了进去。

这才看见,其实里面的雾气并不大,薄薄的像一层纱,越发把浑身挂满水珠的柳叶梅衬托的光鲜娇嫩,如梦似幻,宛若天仙。

李朝阳血脉喷张,他轻唤一声,便张开双臂,把湿漉漉的一个娇人儿搂在了怀里,忘情地乱动起来。

持续了很长时间,李朝阳才挪开嘴巴,关切地问:“柳叶梅,你累吧?要不要换一换姿势?”

“不……不累。”

“那好吧,就这样多呆一会儿,很美,也很享受。”

“嗯,李朝阳,你真的喜欢我?”

“这还要问了,我要是不喜欢你,能这样吗?”

“那就好,我要的是你的真心。”

李朝阳紧握住柳叶梅的手,放在了自己砰砰乱跳的胸口,说:“你要是不相信,就掏出来看看吧。”

“俺可舍不得。”柳叶梅把脸贴了上去,呢喃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,哪儿哪儿都是真的,不信你摸……摸这儿。”李朝阳牵引着她,慢慢划了上去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我还没想好呢。”

见柳叶梅慌忙抽回了自己的手,李朝阳一怔,问:“柳叶梅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?”

“要是不喜欢的话,我能来找你吗?”

“那还需要多想吗?”

“我这可是第一次。”

“不可能吧?”

“我说的是……是把心也一起,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……”柳叶梅把话说得支离破碎。

“谢谢……谢谢你柳叶梅,我真心喜欢你。”李朝阳受到了鼓舞,愈发激情澎湃。

随后,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,此起彼伏地喘息着。

等慢慢平静下来,李朝阳才取过浴巾,帮柳叶梅里里外外擦拭干净,然后挽起她的胳膊,一起返回了房间。

很明显,这一次柳叶梅不但不排斥,反倒是付出了真情,两情相悦,心心相吸,这样的境况下,那种让男人失控、疯狂的神秘力量就会消失掉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可当她刚刚想着有所表示,耳边就响起了蔡富贵的喊声:“柳叶梅,你这个臭娘们,在干嘛呢?”

“啊!”柳叶梅失声叫了出来,狂热起来的激情火焰瞬间熄灭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李朝阳问她。

“没……没怎么。”柳叶梅说完,紧紧咬着嘴唇。

“不对吧。”李朝阳扳过她的肩头,说,“这前戏已经做得很充分了,怎么就突然冷下来了呢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听见蔡富贵在喊我。”

李朝阳笑了,说:“你呀,纯粹是做贼心虚,怎么可能呢,别说他没来,就是来了,也不敢在外面咋呼呀。”

“可是,可是我实实在在是听到是他的声音。”

“没事,你那是太紧张的缘故,产生幻觉了。”李朝阳说着,再次把柳叶梅拥在了怀里。

柳叶梅强迫自己镇静下来,试探着去接受李朝阳的爱抚,可就在这时,房间外面又响起了更为可怕的声音:“注意了……警察来扫黄了……警察来查房间了……”

一连很大,清清楚楚,喊了几遍就停了下来。

这一次,柳叶梅倒是没怎么过于紧张。可李朝阳就不一样了,他弹跳而起,窜到了一边,手忙脚乱地整理穿起了衣服。

“你咋了?”

“没听到外面有人喊吗?”

“喊啥了?”

“有警察来了,赶紧起来穿衣服,快!”

两个人穿好衣服后,喘着粗气坐到了沙发上,李朝阳清了清嗓子,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记好了,等他们问起,就说你是我姐姐。”

“警察真的会来吗?”

“嗯,看来情况紧急,要不然就不会有人通风报信了。”

“可万一……万一人家查身份证呢?”

“没事,表姐也是姐呀,再说了,咱们又没干啥,衣服都穿得好好的呢,你说是不是?姐。”

柳叶梅见李朝阳平静下来,也不再紧张,说:“这事可真不是好闹着玩的,万一被抓了,那可就难堪了。”

“可不是嘛,不光是脸面上过不去,还有更严重的处罚呢。”

“啥处罚?”

“先罚款,每人缴五千,然后再通知单位来领人。”

“还要单位来领人?”

“是啊,像我有单位的人,要一把手亲自来,你想呀,人家会轻易饶过我吗?那还不等于直接把饭碗给砸了吗?”

“那我呢?”

“村干部来领你呗。”

“就是说,还要通知村里,来人领我了?”

李朝阳点点头,说:“是啊,怕是要村长亲自来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

两个人正说着,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。

“别动……别动……你呆在那儿,我来。”李朝阳按住柳叶梅,轻手轻脚走到了门前,贴在门缝上听了起来。

见外面没了动静,就试探着问:“外面有人吗?”

“开门!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警察!”

李朝阳不敢怠慢,拉开门,探头看出去。

走廊里竟空空如也,别说是警察了,连个打扫卫生的都没有。

咦,这就奇怪了,明明听到一个粗声大气的男人回答了自己,怎么转眼间就没了呢?

“咋了?”柳叶梅问。

李朝阳说:“也没看见有警察呀。”

“你傻呀,盼着警察来是不是?”

李朝阳退了回来,一脑门子官司。

柳叶梅说:“你一定是听错了。”

李朝阳摇摇头,说:“没错,一清二楚,是个男人,一个粗声大气的男人,听上去很横。”

“我咋就没听见?”

“你是被吓破了胆,耳朵失灵了。”

柳叶梅白他一眼,说:“你说得那么吓人,能不怕吗?”

李朝阳皱着眉,来来回回走动着,边走边说:“不对……不对……这里面一定有文章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还能有啥文章?难不成是闹鬼了。”

李朝阳说:“这事还真是有点儿蹊跷,一大早我就眼皮跳,说不定真有鬼找上门来。”

“我看你是自己在吓唬自己。”

李朝阳走到了窗前,透过玻璃望下去,随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我靠,还真是有警察来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