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情不得已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走过来,顺着李朝阳的视线望下去,见一辆警察停在楼下,红色的警灯闪个不停。

“怕了吧?”李朝阳问。

柳叶梅淡然一笑,说:“又没干坏事,怕啥?”

“不是差一点就办了吗?”

“天意呗,看来是不让干。”

“万一被逮了,光溜溜地被他们录了像,再往电视节目里那么一播,那还不得丑死啊!”

柳叶梅没有说话,心里面说不出是个啥滋味,姥姥!这城里有啥好?偷一回汉子都不容易,哪比得上农村呀,铺着地,盖着天,由着性子干。

过了一会儿,李朝阳转过身来,说:“走了,没事了。”

“警察走了?”

“警车开走了。”

“人是不是还在?”

“估计已经走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咱接着睡吧?”

李朝阳瞪大眼睛问柳叶梅:“你还有那心思?”

柳叶梅脸微微一红,说:“不是……不是为了你嘛。”

李朝阳说:“这一惊一乍的,早就软得没型了,不过倒也好,免得一时冲动犯错误。”

“那我还是回去吧。”柳叶梅脸上没了色彩,脸上灰突突起来。

“干嘛呀你,好不容易来一回。”

“你都吓成那样了,还有啥好玩的呀?再说了,家里还有孩子呢。”

“让别人帮着照顾一下呗,一会儿我带你出去逛逛。”

“不了……不了……我又没跟孩子说去哪儿了,万一他爸打电话过来,会怀疑的。”

“那也不行,你就这么走了,我心里不舒服。”李朝阳转过身来,拥住了柳叶梅。

柳叶梅朝着门口望一眼,见房门紧锁,便乖巧地依偎上来,小猫一样。

突然,李朝阳感觉胸前一阵凉意,低头一看,才知道是柳叶梅哭了,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稀里哗啦往下滚,却没有哭声。

“柳叶梅,你怎么了?”

柳叶梅叹一口气,没说话。

“你是不是后悔来这一趟了?”

柳叶梅摇了摇头。

“那是……那是我伤害你了?”

柳叶梅紧咬着嘴唇,还是摇头。

李朝阳帮柳叶梅擦干眼泪,急切地问:“干嘛要哭?”

柳叶梅双手掩面,又哽咽起来。

李朝阳说:“平日里觉得你是个爽快人,怎么突然就变成闷葫芦了?有啥话你倒是说呀,都快急死个人了。”

柳叶梅竟放声哭了起来,哭声很压抑,泪水从指缝间不断地溢出来,噼里啪啦落在了地上。

“别……别这样,你这样我也不好受。”李朝阳用力搂住了柳叶梅,亲吻着她蓬乱的头发。

哭过一阵子,柳叶梅突然停了下来,用手背胡乱抹着满脸的泪水。

李朝阳松开手,从自己包里取出了纸巾,抽出一沓递给她,不忍心再问啥,手足无措地立在那儿。

等擦干了眼泪,柳叶梅竟然噗嗤笑了起来。

“柳叶梅,你没事吧?”

柳叶梅擦干了眼泪,一脸轻松,说:“没事了。”

“没事你哭啥呀?”李朝阳再次搂住了她。

“吓着你了吧?不知道为啥,想到要回去了,眼泪就忍不住了。”

“不是不让你走吗?”

“能不走吧?我们俩本来就不该在一起,虽然你有情,我有意,但那毕竟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儿。”

“柳叶梅,你别这么说,我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不!我们很遥远,包括这个房间,这座城市,都不过是一场梦……”

李朝阳痴痴盯着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,说:“柳叶梅,想不到你这么伤感,搞得自己跟个林黛玉似的,对了,你听过时下很流行的一句话吗?”

“啥话?”

“不求天长地久,只求曾经拥有。”

“没有,那话啥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活,我们虽然不能天天在一起,但是我们曾经真实的拥有过,至少有一份真感情在心底,这还不够吗?再说了,我李朝阳也绝对不是那种随意之人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柳叶梅抚摸着李朝阳的胳膊,苦笑着说:“你给我的足够多了,即使这只是一个梦,我都觉得值了。我的家在桃花村,那里才是我的家,才有我的一切,这边的一切都与我无关。”

李朝阳沉吟片刻,说:“柳叶梅,人世间的一切,只是个缘分而已,你我相遇相知,都是命中注定,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。”

柳叶梅点了点头,说:“嗯,我已经知足了,说实话,我不该招惹你,我有家庭,有孩子,天天有一大堆的家务事要干。可自打遇到你,心就乱了,就管不住自己了,总想着跟你待在一起。”

“可我觉得吧,你虽然在乡下,生活照样可以浪漫,人生就是这样,各有得失。”

柳叶梅激动起来:“我自己的心我最懂,可有啥办法呢?你以为我就心甘情愿呆在那个穷山沟里吗?我就不想变成一只金凤凰,飞到大山外面来吗?可又有啥办法呢?”

“那就学着去改变呗。”

“改变?有那么容易吗?不要说我了,就连我儿子想爬出那个穷山沟都不容易,只能一辈辈、一代代延续下去……”

李朝阳见柳叶梅又眼泪汪汪起来,就安慰她说:“要有信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

“难呢!”

“机会还是有的,要有信心。”

柳叶梅双眼直直地盯着窗外,默默说道:“不公平,太不公平了,为啥就该我们受欺负?”

“对了!”李朝阳突然激动起来,提高声音说:“这还简单呀,让你儿子好好学习,等考上大学,就可以到城里来了。”

“唉,这恰恰是我的一块心病啊!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,能出息个啥?早晚还不得跟他爹一个样,只能做个人下人,就算到了城里来,谁又会把他们当人看?”

李朝阳心里明白,柳叶梅之所以哭得如此伤心,无非是两点:一来是感受到了城乡的差距,让她有了强烈的失落感;

这二来嘛,就是他儿子小宝的教育问题,这是她最揪心的事儿。

想到这儿,李朝阳安慰她说:“其实啊,让小宝改变一下学习环境,也未必就是多么难的事情。”

“怎么样才能改变?”

“转学,转到城市里来读书。”

“咋转呢?”

“你们可以把家搬到城市里呀。”

“那可能吗?”

“你可以去找一份工作呀,凭着自己的双手,养活个家并不难。”

柳叶梅摆了摆手,说:“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?不过,我觉得,只要是上头的点点头,多投点钱过去,多安排几个好老师,那不就行了嘛。”

“会的,肯定会的!”

“瞎扯,用不着安慰我。”

“不是安慰你,我正在预谋一个计划。”

“啥计划?”

“我想把胡善好的轰下台,赶出桃花村,然后再换一个好校长,那样的话,就会好起来了。”

“听说那个人关系棒着呢,谁轰得动他呀?”

李朝阳想了想,胸有成竹地说:“会的,我有预感,用不了多久他就该滚蛋了。说实话,他根本就不配当那个校长,不信你等着瞧!”

柳叶梅搓了一把脸,说:“我才不抱那个希望呢,不过你那句话说得倒是中听,还是听天由命吧!”

李朝阳亲一下柳叶梅的腮,说:“我觉得你命挺好啊,天生丽质,美人胚子,这可不是谁想有就有的。”

柳叶梅望着李朝阳,问一声:“我美吗?”

李朝阳点点头。

“那你娶我吧!”

李朝阳知道柳叶梅是在开玩笑,就接着话说:“那好吧,你这就回去离婚,我娶你。”

柳叶梅扑哧一笑,说:“没吓着你吧?逗你玩呢,放心好了,我不会缠着你的,更不会影响你的生活,等哪一天你不想跟我好了,连招呼都不用打,转身走人就是了。”

“看你,把我看成啥人了?我跟你好,那是天意,不会轻易放弃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好了,不说了,我真的该回去了。”柳叶梅平静了下来。

“我都已经请假了,打算带你出去玩玩,连路线都选好了,先去植物园,再去动物园,然后就去百大超市……还有……还有晚上我约几个同学一起去歌厅,唱唱歌,好好放松一下,你看好不好?”

“还是改日吧,好日子可不要一天过完了,你说呢?”

“真的要走呀?”

李朝阳想了想了,咬着柳叶梅的耳垂说:“柳叶梅,都已经来了,咱们就亲热一回吧,好吗?”

“不,这会儿真的没心情了。”

“没事,警察都撤走了。”

“不行,万一就潜伏在外头呢?我可不想让村长来领人,那样的话,还不如死在这里算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小李老师呀,别贪图一时痛快,那东西不好玩,是个盐罐子,不是个蜜坛子。”柳叶梅挣脱开来,抻了抻衣服,说,“还是回去吧,我轻易不出门,在外面心里不踏实。”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我真心希望你留下。”

柳叶梅笑一笑,说:“好了……好了,我知道了,你要是累了,就在这儿睡一会儿吧,我该走了。”

李朝阳满脸遗憾,说:“那我去送送你,来一趟,啥事都没干就走,空欢喜了一场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