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章 黑乎乎的怪物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的脚胖乎乎的,很有肉感,脚背的肤色白皙细腻,透出健康的粉红,几乎呈半透明状,脚背和内侧的静脉血管清晰可见。

她那五个脚趾头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,圆嘟嘟,就像嫩藕一般,依次排开,晶莹剔透,圆润雅致,就连趾甲都是玲珑亮洁,宝石似的。

陶元宝眼睛都直了,痴痴地看着,不住地咽着唾沫,心里感叹着:俺那个亲娘来,天下咋会有这么美、这么养眼的脚丫子呢?

这那还是一双脚呀,简直……简直就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啊!

柳叶梅只顾自己揉着,全然没在意陶元宝那双充血的眼睛,正饿狼一样贪婪地盯着她的小脚丫。

“柳叶梅,伤得厉害吗?”陶元宝蹲了下来,右手试探着按在了柳叶梅的脚背上,轻轻摩挲开来。

柳叶梅一哆嗦,差点失声叫出来。

刚想把脚抽回,却被陶元宝双手紧紧握住了,嘴里不停地唏嘘着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的小脚丫可真美……真好看……我可从来……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脚丫子……”

柳叶梅心里一阵灵动,软乎成了一汪水,呢喃道:“哪里就美了?不就是一只臭脚丫子嘛……”

“不臭……好香……真的好香……”陶元宝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挨个儿捏着柳叶梅胖嘟嘟的脚趾头。

柳叶梅突然冒出一句:“陶元宝,其实你身上也有一种香味儿。”

“是吗?好闻吗?”

“嗯,香喷喷的,你一个大男人家,哪儿来的香味儿?”

“哦,香吗?你闻到了?可能是下生带来的吧。”嘴上说着,眼睛却不舍得离开那只在他看来美妙绝伦的脚丫子。

柳叶梅心里有暖暖的潮汐在一阵阵涌动,身上也开始躁动起来。

好在她还算理性,想到这光天化日之下,坡下干活的人四下里都是,很容易被人瞅见,一旦传出去,那可跟黑灯瞎火里的偷腥不是一码子事了,大白天价都明目张胆地偷了,那还有救吗?

这个问题很严重!

想到这些,柳叶梅不寒而栗,惊乍地叫了一声:“有人来了!”

随即抽回了自己的脚,起身趿拉上鞋子,抓起袜子就一崴一崴地朝前跑去。

陶元宝没追,也没喊,只是杵在那儿,望着柳叶梅的背影直发愣。

柳叶梅蒙头蒙脑,走出大片的麦田,又拐过了山根下的那片杨树林,这才放缓了脚步,觉得脚踝处的痛感好像已经没了,似乎已经完全好了起来。

熊女人,你咋就变了呢?

变得就跟个潘金莲似的,真不要脸!

柳叶梅心里骂着自己,却感觉异乎寻常的轻松,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脚,还是因为陶元宝。

她端正了自己的脚步,试探着加快了脚步,奔着东坡下的麦田匆匆赶去。

当她绕过岭后的土坎时,意外地看见一团黑雾从北面腾空而起,飘飘荡荡游动着。

一阵凉风吹过,那黑雾瞬间就化成了一块黑云,黑云翻转着,积聚着,莫名其妙地就下起雨来。

雨不大,细如牛毛,唰唰淋下。

老天爷!

这是在做梦吧?

是啊,恍恍惚惚,飘飘摇摇,眼前的一切一切都如梦似幻。

难道是因为刚才跌了一跤,磕坏了脑袋,这才产生了错觉?

柳叶梅把眼睛瞪得跟鸡蛋一样大,一眨不眨地紧盯着那小片的黑云,屏住呼吸,心跳如擂鼓。

这是咋回事呢?

是真是假?

晴天白日的,从哪里来的云彩?

黑布一样的大小的云彩,又怎么会下起雨来呢?

这也太神奇了,都活了小半辈子的人了,从没见过这样的光景,难倒是遇见鬼怪了不成?

正胡乱琢磨着,雨就停了下来,黑云也渐渐淡了,变浅,眨眼间就没了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俺的亲娘来!是不是要死了,要不然咋会看见异界的光景呢?

柳叶梅用力晃了晃脑袋,又伸手在自己的大腿根处狠狠拧了一把,等她完全苏醒过来,这才感觉到已是周身麻凉,毛发倒竖,几乎都要瘫倒在地了。

不!

不!

这不是真的,肯定不是真的!

一定是这段时日来,身边的闹心事儿发生得太多,又整天与那些不要脸的“野男人”搅来缠去,身心都跟着焦虑纠结,把自己的心智都给搞乱了,所以才出现了错觉,误把梦境当现实了。

自我排解了一番,柳叶梅才慢慢恢复了平静,再抬头朝远处望了望,隐约看见前方的岭头上有人在干活,胆子就稍稍大了起来,迈开步子,吃力地爬上了泥潭边的矮堤。

当她站到堤坝,低头朝着水坑看过去时,眼前的一幕再次使她毛骨悚然起来,顿时傻在了那儿。

她看见泥潭畔边,有一条足足有两米多长的泥鳅,正在不停地扭转着身子,头颅高昂,足足有碗口般大小。

老泥鳅直视着天空,浑身暗黄,散发着幽黯的光亮,嘴巴两根长长的触须,直啦啦挓挲开来,一挑一挑拨动着,嘴巴半张,吱吱往里吸着气,把漂浮在上方的片缕浮云吸进了肚子里。

那块黑云跟刚才看到的差不离,上端翻涌不止,下摆却越来越细,像是倒垂着的一根尾巴,末端正含在老泥鳅半张着的嘴巴里,一点点下沉,收缩。

柳叶梅完全被吓傻了,肌肉紧绷,瑟瑟颤栗,似乎连呼吸都要停滞了。

只是眨眼间的功夫,那块黑影就彻底没了,被老泥鳅吸进了肚子里,上方的天空顿时晴朗如初,没了一丝阴影。

再看那根老泥鳅,它啪啪甩动了几下尾巴,再把硕长的身子拉直了,陡然立起,旋转着打了一个挺,随即一阵轻雾缭绕,吱溜一下钻进了黏糊糊的淤泥里,潭水顿时平静下来。

见鬼了,一定是见鬼了!

柳叶梅胸腔里涌起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惧,几乎就要崩溃了,她想哭,想叫,但又被一种强烈的恐惧控制着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打一个寒颤,她扭头就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,不料脚下一绊,摔倒在了地上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慢慢苏醒过来,爬起来就怕,被追赶着一般,跌跌撞撞,屁滚尿流。

到了村里,柳叶梅没有回家,直接朝着杨絮儿家奔去。

到了杨絮儿家,哗啦一声用力推开大门,目光呆痴,直接进了里间,一头扑倒在床上,顺手撩起被子,顾头不顾腚地把自己包裹了起来。

正在打扫卫生的杨絮儿停下来,傻傻地望着柳叶梅,心里念叨着:这女人完了……完了……看上去是真的疯了……

当她放下笤帚,蹑手蹑脚走进里屋,看着裹在被窝里瑟瑟抖动的柳叶梅时,她害怕了,不敢再往前半步,远远站着,小声问道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咋了这是?”

柳叶梅半天不语,只是隐隐听见咯咯的牙齿磕碰声。

“你到底咋了?浪逼,你倒是跟我说说呀,是不是被人给糟蹋了?”杨絮儿急了,大声催问道。

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……我看到鬼了……看到妖魔了……”柳叶梅捂在被窝里,声音颤颤地说。

“你看到啥了?”杨絮儿断定柳叶梅一定是中邪了,要不然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会弄出这个模样来呢?

“太吓人了……太可怕了……我长这么大……可……可从没见过那么大的……”

“没见过那么大的?你的意思是你看见男人那玩意儿了?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俺没心思跟你啦那个。”

“那是咋了?”

“那东西太……太可怕了,又黑又长,还有一个尖尖的脑袋。”

“操,那不还是男人那活吗?”

“没心思跟你开玩笑,都快被吓死了。”

杨絮儿走近了,在被子上拍一把,说:“别弄出那个死熊样子来了,你起来,起来喝点开水,慢慢跟我说,你到底看到啥了,什么东西那么黑,那么大了?让我也见识见识”

说完去取了杯子,倒满开水,转回到床前,俯下身低声说道,“柳叶梅你起来,镇静一下,可别再自己吓唬自己了。”

柳叶梅这才伸手撩开捂在头上的被子,坐起来,满脸仓惶,两只眼睛圆瞪着,直直盯着杨絮儿。

杨絮儿把杯子递给她,说声:“喝点水,冷静一下,没事,有我呢。”

柳叶梅接过来,一口气把杯中的水喝了个干净,抹抹嘴,说:“浪货啊,没跟你瞎闹啊,你正经点好不好?”

“那就是疯了!”

“我要是疯了,早把你下面给撕烂了!”

杨絮儿一笑,接过空杯子,嘟囔道:“还没疯?没疯能那样。”

“我看见东西了,是个很奇怪很奇怪的东西。”

“啥东西?在哪儿?”

“好可怕的东西,做梦都没遇到过。”

“俺就不信了,天底下还有让你怕成那样的东西?打小你就天不怕、地不怕的,这时候咋就被吓成鼻涕了?”

“你个死浪B,你想都不敢想……吓……吓死我了呀!”柳叶梅要哭出来的模样。

“看见啥了?快说啊,闷死我了。”

“我去东坡下的麦田,在经过那个烂泥潭时,你猜我看到了啥?”柳叶梅终于镇静起来,说,“看到了一条立起来比人都高的泥鳅,眼比鸡蛋还要大,直放寒光……”

不等把话说完,脸上再次布满了恐惧,瑟瑟抖动起来。

“柳叶梅,你没发烧吧?”

“没。”

“要不就是看走眼了。”

“没……没……”

“那就是睡着了,做了个梦,对吧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