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到了真龙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脑子进水了呀,在野外咋睡啊?就是摔倒了,迷糊了一会儿,也没做梦啊。”

“没做梦才怪呢,尽说胡话。”

“这大白天价,那个东西就明晃晃横在边上,怎么会出错呢?”柳叶梅呆滞地说。

杨絮儿哦了一声,转动眼珠想了一会儿,然后对柳叶梅说:“你冷静点儿,别害怕,就算是你真的看见了,那也没啥。”

“没让你看见,能不怕吗?”

“其实我早就听说过,那个赖水坑里有个怪鱼,有时候深更半夜的会钻出来,趁人不备的时候,弄出点啥动静来。但只是听见过声音,可从来没人亲眼见到过,更不知道到底是个啥。”

“死杨絮儿,你咋不早点告诉我我,要是知道那地方有怪物,我绕开走就是了,可把我给吓死了。”柳叶梅带着哭腔说。

“那还是小时候听说的,还以为是老人讲傻话呢,根本就没拿着当回事儿,半信半疑,有啥可说的。”

柳叶梅长长嘘了一口气,说:“这下,我可是见识了,做梦都想不到啊,在那么小的一个烂泥坑里,竟然还有那么大的一个怪物,并且还……还……”

杨絮儿往前一步,急切地问:“还咋了?”

柳叶梅就把那根老泥鳅吞云吐雾,施法降雨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杨絮儿听完后,脸色陡变,仓惶惊悸,嘴巴大张着,下颌都要掉下来了,愣了半天才唏嘘道:“天呢,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事?”

“死杨絮儿,不是真的我能被吓成那个样吗?实打实地看见了,当时感觉自己都要死了。”

“一定是那个老泥鳅成精成仙了,耐不住干旱,这才出来施展自己的神通,淋点雨水湿润一下。”

“是啊,也许真的就是那么回事儿,那块云彩也小得很,就在怪物头顶上的半空中,看样子也就一床被子那么大,薄薄的,淋下的雨很稀、很细,就像一缕乱麻。”

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杨絮儿疑问她:“它怎么会大白天价现身了呢?并且还被人看到了,偏偏看到的又是你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

“是啊,咋就让我碰到了呢?会不会……会不会是我要死了呢?”柳叶梅越发惊恐起来。

杨絮儿埋头沉思一阵,突然抬起头,说:“你起来,快点!”

“干嘛?”

“去找黄仙姑问问去。

柳叶梅迟疑着,说:“算了,还是别声张出去好,我们家的乱事已经够多了,再这么一搅合,那还了得,免不了又说我装神弄鬼。再说了,这可是封建迷信,万一传到上头去,说我散播谣言,妖言惑众,那可不是好玩的!”

“你傻呀,要是个凶兆呢?也好求黄大仙给破解一下,要不然,你心里能踏实得了?万一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咋办?”

柳叶梅仰起头,闭目无言,然后擦身下床,跟在杨絮儿后头出了门。

走在胡同里,她觉得身子轻飘飘,像是依然在梦里一个样。

黄仙姑果然灵慧,不愧是半仙之体,她像是早有预知预见似的,早早搬个矮凳坐到了院子里的树荫下,候在那儿,双目微瞑,干瘪的嘴唇念念有词。

杨絮儿轻轻推开了院门,牵着柳叶梅的手走进了院子。

“你们来了呀。”黄仙姑低吟一声。

“哦,我们来了,表姑你最近还好吧?”杨絮儿跟黄仙姑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老亲,一直亲热地唤她表姑。

黄仙姑睁开眼睛,目光一下子就黏在了柳叶梅的脸上,目光虽然浑浊,但却散发着阴森而刻毒的光芒。

柳叶梅觉得一股慑人的神秘力量向自己袭来,不由得往后倒退了一步,身上也瑟瑟抖动起来,赶忙低了头。

“是不是遇到啥蹊跷事儿了?”黄仙姑问。

柳叶梅心头一紧,暗暗捏了杨絮儿一把,紧张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“是啊,表姑,柳叶梅她是看到怪事了。”杨絮儿赶忙替柳叶梅回应道。

“看到啥了?”

杨絮儿拍一拍柳叶梅的肩头,说:“表姑问你呢,你把过程前前后后跟表姑说一说吧。”

柳叶梅这才平息了一下慌乱的内心,把事情的原委细细道来。

黄仙姑听罢,紧闭了双眼,嘴里默默念叨了足足有五六分钟,然后才张开她那张皱褶丛生的嘴巴,说:“你遇到的是一条真龙,至少已经有五百岁了,日久天长,有了一定的道法。”

“表姑,它那么大的能耐,咋还会露出真身,被凡人看见呢?”杨絮儿插话问道。

黄仙姑再往柳叶梅脸上瞄了一眼,说:“神仙也有个闪失的时候呀,一不留神就现身了呗。

再说了,那也不是谁想看就能看到的啊,咱们村里祖祖辈辈这么多年,听说只有上辈子的一个独眼大侠看见过,可他也只是打眼看了个影子,不等看仔细就吱溜钻进水里去了。可没你看得那么仔细,不但模样看得清楚,还细瞧了它兴风作浪的气势,又是云,又是雨的,这就稀罕了。”

“表姑啊,北坡上的那个死水坑能有五百年了吗?”杨絮儿似乎有点儿质疑,紧接着问道。

黄仙姑掐指一算,说:“那个水坑的确没有那么多年,也就几十年的光景,可那龙是从三百里之外,一个叫黄龙潭的地方迁过来的。”

“切,好好的地方不待,干嘛跑到这么个臭烘烘的泥水坑里呢?”杨絮儿很好奇。

“那些神灵也像人一样,都有自己的岗位,也有上层掌管者,它一定是被指派来的吧,大概也是身不由自己吧。”黄仙姑故作玄虚地说。

“表姑,你说得那么玄乎啊,那么远的路,又没有直通的河,它是怎么来到这地方的呢?”

黄仙姑上上下下打量着杨絮儿,冷着脸说:“你这个孩子,是不是信不过表姑呀?”

杨絮儿赶紧收敛了笑容,恭维道: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怎么会信不过表姑呢,您老可是响当当的半闲之人,名震四方,方圆几百里谁还不知道您老神通广大啊!”

几句话把黄仙姑逗得心里乐开了花,笑骂道:“死丫头,就你嘴皮子溜,会说道。”

柳叶梅立在一边,一直紧绷着脸,神色仓惶,见黄仙姑停下话头,忙问道:“表姑,你给掐捏一下,是不是遇见那个神物不吉利呀?”

黄仙姑真就闭上眼睛,掐起了手指,默念一阵后,说道:“如果是八字软弱之人,那肯定不是好兆头,说不定真就此魂飞魄散了。但如果是被命硬之人碰到了,那反倒不是啥坏事,旺上加旺,必然要出人头地啊!”

“那我的八字呢?”柳叶梅急地问。

“你的八字硬得很,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。”

“哪会咋样呢?”

黄仙姑轻松一笑,说:“如果是男人,就注定是强阳之体,尝遍百花不败阵;可身为女儿身,那就是……”

见黄仙姑停下了话头,杨絮儿追问道:“就是啥呢?表姑。”

“那就是骑遍百龙不败阵,吸进天日落昏沉,女人中的女人啊!”

“啥意思呀?表姑,你说清楚点不行呀。”杨絮儿没听懂黄仙姑的话,接着问道。

“柳叶梅明白,让她告诉你吧。”黄仙姑笑了笑。

柳叶梅表情轻松下来,微红着脸白了杨絮儿一眼,又转向黄仙姑,问她:“我还是担心有啥不好,您老能不能帮着给破解一下呢?”

“你自己去那个龙窝烧点香纸,祭奠一下,也就没啥事了。”

“我可不敢再去那个地方了,还是麻烦表姑吧,中不中?”柳叶梅脸上浮出了几丝怯意。

黄仙姑想了想,不情愿地说:“这样的事我一般不去做,本来就是泄露了天机,再去替人求情,明摆着是折我的寿嘛。”

杨絮儿笑着说:“表姑,您是神仙,不老之体,咋还会害怕折寿?柳叶梅这事啊,就拜托您老了。”说着,就转身冲着柳叶梅说,“拿点钱给表姑,让她置办些香纸啥的。”

柳叶梅手伸进裤兜里,摸摸索索着,问:“表姑,办这事儿,需……需要多少钱呢?”

“没多没少,随你便吧。”

柳叶梅就从钱夹里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,递给了黄仙姑,问:“这些够吗?”

黄仙姑没吱声,顺手把钱接了过来,塞进了自己的裤腰中。

杨絮儿跟在后头,去了柳叶梅家。

等进了门,杨絮儿就嗤嗤笑了起来。

“浪货,你笑啥?”柳叶梅瞪她一眼。

“柳叶梅,你果然厉害,竟然是个能骑百龙主儿,并且还依然新鲜,不褪色,那不成窑姐了?”说完哈哈大笑起来。

柳叶梅不笑,也没接话,坐在那儿,双眼直直的,就像个呆子。

“柳叶梅,你怎么了?不会是把魂给下丢了吧。”

“滚!丢你个头啊!”

见柳叶梅回过神来,气势汹汹的瞪着自己,杨絮儿就笑了朝外走去,边走边说:“那我可真走了,家里的牲畜还等着喂呢。”

“走吧……走吧……我也该做饭了。”柳叶梅站了起来,打一个哈欠,拿起扫把,扫起了院子。

就在这时,蔡富贵一步闯了进来。

“下午忙啥去了?怎么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啊?”

蔡富贵没吱声,站在柳叶梅跟前,先是呼呼喘了两口粗气,冷着脸喝问道:“你说吧,去县城干啥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