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旱透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去买衣服了呀。”

“衣服呢?你买来的衣服呢?”

“看上眼的很贵,看不上眼的不想买,所以就空手回来了。”

蔡富贵冷笑一声,说:“骗鬼啊!你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是不是?我告诉你,清楚着呢!”

柳叶梅心头一揪,难道自己去县城找小白脸约会的事情被他知道了?

不会呀,听陶元宝的意思他们一直在一起,根本就没有时间跟踪自己,怎么会被他看到呢?

对,一定是他疑神疑鬼了,才故意这样说着诈唬自己,便大声叫嚷起来:“蔡富贵,你神经病呀?你说,我干啥了?干啥了?”

“你干啥自己不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你娘个头啊?你说我干啥了?说!”

见柳叶梅红一副泼妇相,蔡富贵不再说话,一头扎进了里屋。

柳叶梅又不依不饶地骂了一阵,见蔡富贵没有回应,心里面也就踏实下来,走进灶房做饭去了。

儿子小宝没有回家,放学后直接去了二奶家,两口子默默吃过晚饭后,就各自睡下了。

一夜无话,没有故事。

第二天上午,蔡富贵扛了铁锹,说一声:“药苗子那块地的堤堰塌了,我去垒起来。”

柳叶梅哼一声,算是做了回答,本想着起床,可感觉头昏脑涨,干脆重新趴下来,继续睡她的了。

半饷的时候,杨絮儿推门进了屋,见柳叶梅还在睡,就大声喊了起来:“浪货,昨天夜里是不是折腾厉害了?”

柳叶梅一声不吭,动都没动一下。

杨絮儿又喊过几次,仍然不见应声,就有点儿害怕了,担心她有啥不测,近前探手试了一下,鼻息倒也均匀,体温也正常,像是没啥大碍,便和衣躺在柳叶梅身边,默默陪护着她。

……

临近正午的时候,柳叶梅醒了过来,抽身坐起,摇晃着正在熟睡的杨絮儿,问道:“杨絮儿,小宝呢?”

杨絮儿睁开眼,嘟囔着说:“你还顾得上儿子呀?一直死睡,还以为你就这样一觉不醒了呢。”

“你这浪货,咒我死有你啥好处?蔡富贵又不会娶你续弦。”

“滚,乱放屁!”

“问你小宝哪里去了?”

“小宝都快成他二奶家的人了,用不着你牵挂着,他二奶比你这个当妈的都好,都上心,你还有脸问!”杨絮儿睁开眼睛,瞪着柳叶梅说。

柳叶梅惨淡一笑,说:“我也不知道是咋了,头一着枕头就迷糊了过去,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,眼睛想睁也睁不开,身子就更动不了了。还做了那么多的梦,云山雾罩的,也记不清究竟梦见了些啥。”

“还说呢,我都快被你吓死了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轻松多了,头脑也清醒了,就是觉得肚子饿得厉害。”

“你还知道饿呀?那就自己起来做点吃的吧,我一直提心吊胆地守着你,困得要命,继续睡了啊。”杨絮儿说完又闭眼打起盹来。

柳叶梅下了床,随便吃了点东西,这才觉得精神气儿足了,心里也亮堂起来,像是昨天的事情压根儿就没发生过一样。

她走出屋,抓把粮食,喂起了鸡。

“嫂子……嫂子……”

柳叶梅抬头一看,见是毛四斤站在门口,就问他:“咋了,哭丧着脸干嘛?是不是又遇到麻烦了?”

“你才遇到麻烦了呢!”

“说,找嫂子干嘛?”

“你昨天去北坡了?”

柳叶梅一愣神,问他:“你看见了?”

“不是我,是有人看见了。”

“谁……谁看见了?”

“谁看见并不重要,只要你没事就行。”

“那人还看见啥了?”

“只说看见你一个人乱跑,疯疯癫癫的,担心你会出啥意外,所以就让我过来看看你。”

柳叶梅心里阴沉下来,她并不在意遇见“神龙”那事,而是担心自己跟陶元宝在麦地里腻腻歪歪那一幕被人偷看了,就说:“是谁心眼这么好使呀?你告诉我,我也好当面谢谢他。”

“你这不好好的嘛,谢个屁啊!”

“咋了,你还盼着嫂子出事啊?”

“没事就好。”

“你找嫂子就为这事儿?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,其实我是来找富贵哥的。”

“你找他干嘛?”

“没多大事情,就是说说话。”

“哦,他好像去北坡了。”

“那就算了,我走了。”

见毛四斤一副神神道道的模样,柳叶梅越发好奇,就问:“毛四斤,你去哪儿?”

“去村委会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村长喊我。”

柳叶梅追出了院门,冲着蔡富贵的背影问:“告诉我,那人是谁?”

“外村的,我也不认识。”

见毛四斤脚步匆匆走出了胡同,柳叶梅收住脚,心里面乱成了一锅粥:看来陶元宝说得没错,毛四斤这小子也不简单,他背后还真是有一手,可得提防着点儿……

但很快,柳叶梅就否定了自己——他不就是个傻儿巴叽的毛孩子嘛,哪里来的能耐?

扯淡!

胡扯淡!

干脆就不再去多虑,回屋对着正在酣睡的杨絮儿招呼了一声,再把里外的门都闭紧关严了,这才径直奔着后洼的麦田去了。

到了麦田,她看到地垄里已被浇了个透湿,有些低洼的地方还积着明晃晃的水,昨天还黄枯枯的麦苗儿这时候已经泛起了绿色,叶片儿也支棱了起来,在微风的吹拂下,簌簌抖动着。

柳叶梅不由得感叹道:陶元宝这人果然不错,是个真爷们儿!

想着想着,心头竟然暖暖一阵潮动。

在地头地尾看了个遍,又去陶元宝家的麦田看了看,便扭头朝着东坡的那块麦田奔去。

这次她是绕道过去的,远远地避开了那个烂泥潭,她害怕再次遇见那个被黄仙姑称之为“龙”的怪物,只是一次就足足把她的胆子给吓破了,现在回想起来,仍然还是毛骨悚然。

来到东坡麦田里,柳叶梅的心情顿时揪了起来。

她看到自家的这片麦子已经少见了绿色,就连刚刚抽出的秸秆儿都变成了枯黄色,看样子再有几天见不着雨水,就彻底绝产了。

柳叶梅心急火燎地在麦田里走着,随着太阳的升高,小麦的叶子眼瞅着泛起白来,一点点卷曲,走动时裤管儿轻轻擦上去,都有了唰啦唰啦的干燥声。

走累了,她才驻足在地头,朝着水库的方向望去,心里就默念起来:如果这时候水库里能放水就好了,自己的麦田隔着渠道又不远,一旦放水,几十分钟就能把整块地给灌透了。

往年遇到这样的干旱天气,早就开闸放水了,那还等到麦子干成这个模样呢?

可不知道为什么,今年的路数硬是变了,眼睁睁的看着庄稼干透旱死,就是滴水不放。

柳叶梅越想越觉得不对味儿,水库里明明是蓄满了水的,为什么偏偏紧关闸门不放,这不是成心跟咱庄户人过不去吗?

他们这样做,跟图财害命还有啥两样呢?

再往深处想想,那水库本来就是老百姓齐心协力、一锨一镐刨出来的,到了用水的时候,反倒落到别人手里掌管了,这算是哪一档子鸟事啊?

天理难容!

不行,不能眼睁睁看着麦子旱死,必须去问问那些管事的,凭啥不给放水?至少也得给个说法吧。

柳叶梅脚步匆匆,直奔着村委去了。

隔得很远,就听到高高的院墙内人声嘈杂,还不是有人骂骂咧咧,听上去也是与放水浇地有关的事情。

快步进了院子,这才看清院子里已经站满了几十号人,个个火气十足,把支书吴有贵围在了正中间。

吴有贵哭丧着脸说:“大家有火也不能朝着我发呀,又不是我不让他们放水,明明是上头有文件,死活不让放,我一个小小的支部书记又能怎么样?”

有人就质问道:“为什么不让放?水库里的水不就是用来浇地的吗?关键时刻反倒用不上了,满坡的麦子都旱死了,他妈的眼睛抹屎了咋地?”

“上头的意图已经改了,可不是那么回事了,浇地成了次要的了,人喝才是第一位的。”

“家家都有井,谁喝水库里的水啊?”

吴有贵无奈地说:“人家是留着给县城里的人喝的,怕天继续旱下去,城里头没了水喝,所以才让留着的,文件上说得很死,滴水不让放。”

有人就骂开了:“他妈了个逼的,水库是我们村里祖祖辈辈一茬接着一茬地打出来的,凭什么连自己浇地的权利都没有了?就这么无私地奉献给他们了不成?我看上头的心眼是长偏了,宁愿让我们饿死,也不想让他们渴着,这算哪门子道理?”

吴有贵气得脸色铁青,说:“你们有点全局观点好不好?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,上级领导站的角度比咱高,既然下了红头文,那就是很严肃的事情,关键时刻还是保证饮水为主,毕竟眼下还饿不着咱,你们哪一家囤里的粮食不够吃个三个月的?人家想得肯定比咱周全。”

“周全个屁!我看他们是自私,妈拉个巴子,别在这儿废话了,咱去把坝给掘了!”有人愤然叫嚣道。

“不怕蹲大牢你就去掘,谁也没拦着你。”吴有贵扔下一句,瞅个人缝钻了出来,灰溜溜逃走了。

有人跳着脚骂了起来:“妈逼!连老百姓的死活都不放到心上,还当你奶的啥村官?去死吧!”

“人家当村支书可不是为了你!”

“我日!那是为了你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