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排毒法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的脸莫名地红了起来,解释道:“我不需要服务,我是来找你们老板的,真的!”

小伙子微微一笑,说:“对不起,大姐,老板今天出差了,既然您是老板的客人,那我更应该热情相待了,您里面请吧。”

小伙子的一言一行,再加上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水味儿,都令柳叶梅有一种难以克制的亲近感。

在小伙子的一再邀请下,竟然懵懵懂懂地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。

走过一段灰暗的通道,右拐,走了没几步,小伙子停下脚步,轻轻推开了一扇木板门,客套地礼让一声。

一股奇异的气息扑面而来,味道很浓烈,像是烈日下玫瑰花香味儿,里面似乎还掺杂了淡淡的鱼腥草味道。

房间很小,刚刚容纳下一张单人床,在暗红的灯光照射下,显得压抑、逼仄,但却散发着湿乎乎的暧昧气息。

柳叶梅立在门口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迟疑起来。

但她的意识却瞬间迷乱起来,觉得整间屋子就像一个充满了无穷诱惑的世外桃源,欲罢不能。

就在这时,小伙子不失时机地在她后背上亲昵地拍了一把,嘴上说道:“来吧,先放松一下,我会让您飞起来,让您体会到梦幻一般的感觉……”

柳叶梅听罢,已经浑身**,晕眩起来,果真就轻飘飘的,就像是被风吹起来了一般。

等飘进屋来,柳叶梅就不再是柳叶梅了,她双眼迷离,心旌摇摇,满眼都是飞舞着的粉红色花瓣。

而她自己也俨然成了一只硕大的蜜蜂,扇动翅膀飞舞着。

“大姐,您躺下吧,请。”

柳叶梅木偶一般坐到了床上,醉眼迷离地看着小伙子蹲**来,伸出一双白皙修长的手,帮她脱掉了鞋子,又在她被肉色薄袜紧裹着的光滑脚背上轻轻抚摸了几下,煞是爱怜地揉捏着,轻声说道:“大姐,你的脚长得真美,真好,就跟艺术品一般。”边说边并拢了她的双腿,抱在怀里,缓缓送到了铺着雪白单子的床上。

只是这个短暂的过程,柳叶梅就已经恍若神仙了,似乎又慢慢幻化成了一只沉迷在花丛中的蝴蝶,舞动起美艳无比的翅膀,感受着扑鼻的花香。

“大姐,先脱掉您的外衣好吗?”小伙子说着,把手伸向了她的胸前的衣襟上。

柳叶梅打一个激灵,突然清醒过来,忽的坐了起来,脸上依然带着**,眼睛却满含诧异,问道:“咋还要脱衣服呢?”

小伙子悠然一笑,解释道:“我先给您按摩一下,活络一下筋骨,让你彻底放松放松,如果穿得太厚,效果不是很好。”

柳叶梅又纠结起来,对着小伙子说道:“大兄弟,我……我不是来按摩的,我是来……来……”

“大姐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柳叶梅摇着头说:“不……不,我是来找陶元宝的。”

“不是告诉您了吗?我们老板他现在不在,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回来,您边等他边放松一下多好呀,您说呢?”

柳叶梅哦了一声,见小伙子倒也端庄可爱,很会体贴人,挺招人喜欢,心里就又开始活泛起来,但仍免不了有些担心,怕被他的外表欺骗了,就问他:“那你告诉我,按摩一下需要多少钱呢?”

“也不多,店里的定价是五十元,您是老板的熟人,再给你打个狠折,三十元怎么样?”小伙子诚恳地说。

不就是区区三十块钱吗?用得着一惊一乍的了!

柳叶梅想了想,不免自嘲起来,是啊,自己的确太寒酸、太土气了,怪不得让人瞧不起呢,不就是做一下按摩嘛,也好活络一下筋骨,舒缓一下疲劳,有啥好怕的呢?

自打那天在麦田把脚崴了,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呢,正好让小伙子给推拿调理一回。

“大姐,您好像信不过我。”

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“那就是没看上我了?”

“也不是。”柳叶梅脸上一阵不自然,解释说:“大姐这是第一次来这地儿,有些拘束,放不开,大兄弟你多担待些啊。”

小伙子坦然一笑,说:“没事,这很正常,来我们这儿的女宾多着呢,很多第一次也都是跟你一样的心理,等多来几次,慢慢就会习惯的,就会彻底放得开了。”

“是吗?来的都是些啥人呢?”

“哦,多着呢,有城里人,也有乡下的,还有一些很大很大的领导,对了,连高级白领也经常来呢。”

“连领导都来这儿?怪不得……”柳叶梅边小声叽咕着,边乖乖躺了下来,双臂、双腿并拢,直挺挺仰卧着。

“大姐,您尽管放松些,这样绷着可不行,没法做的,您放心,这屋只有咱两个人,您尽管放松就是了。”

柳叶梅便乖顺起来,任由小伙子摆布着,调整着她的卧姿。

小伙子的手很柔软,虽然隔着衣服,但感觉酥酥痒痒,微微过电一般,那感觉很特别,柔柔的、暖暖的,就像一团毛茸茸的软物轻轻挠着自己心房,直挠得人想哭、想笑、想叫……

这样的感觉之前曾经体会过,但不多,更多的体会是在梦中。

“姐,闭上您的眼睛,轻缓呼吸。”

柳叶梅慢慢阖上了早已迷离的双眼,松散地摊开了四肢,浑身的肌肉也松弛下来。

小伙子先在柳叶梅的四肢上按压、揉捏了一阵子,然后再轻柔地脱掉了她的袜子,岔开手指,与那一排精致粉红的脚趾交叉了,来来回回磨蹭着。

再从大拇趾到小脚趾,挨个儿抻拉着,他的手劲柔和,手掌柔若无骨,抚在上面,就像一条绵软的鱼儿游在上面……

柳叶梅**成了一滩泥,面色染红,醉眼迷离。

小伙子攥着她的脚,很用心地把玩了一会儿,然后顺着光滑的小腿一路上移,按摩起来。

当按到柳叶梅的腿根部位时,小伙子的一只手有意无意地在触到了不该触碰的地带,随意打探了几下。

只是这蜻蜓点水一般的小动作,便让柳叶梅一阵晕眩,难以自控地哦哦“惨叫”了几声。

小伙子好似没听到,也许真的是不解风情,手随即便离开了,再上移,抚到了她的下腹部,轻轻搓揉起来。

该死的小东西,你这算是啥手法呀?那地方最痒了,最需要“按摩”一会儿,你却偏偏忽视了。

柳叶梅多多少少有了些怅然若失的滋味,整个身体里面空空荡荡,感觉就像个空布袋。

好在她还算理性,咬牙切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不易察觉地并合了双腿。

说到底,小伙子的手法真的不错,触摸在肌肤之上是一种柔柔的感觉,就像丝巾撩在上面,但传到肌理深处时,就有了恰到好处的力道,切很暖,就想一条滚烫的虫子在游动。

这让柳叶梅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。

突然意识到,自己在跨进这间屋子之前完全就是死水一潭,而经过一番推波助澜后,已恢复了潮动与激情,慢慢复苏了,从里到外都荡漾起了暖煦煦的涟漪,整个人都处在烂漫的春光里。

特别是小男人那双硕长的手指在她身上轻轻推揉时,那种感觉尤为特别,人就像变成了一枚漂浮在温水里的树叶子,随着柔和的暖风,悠悠荡荡,惬意而安然。

此时的她真想褪掉身上所有的束缚,完完全全把自己袒露出来,也好让那双手带给自己更多、更美好的感受。

“大姐,这样的力度还行吗?”

“嗯个,行。”

“我的手法还舒服吗?”小伙子继续问道。

“嗯,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”柳叶梅闭着眼睛回答道。

“姐,最近一段时间,你没感觉到很疲惫不堪吗?”

“你咋知道?”

“我手上有味蕾。”

“味蕾是啥?”

“就是能闻透你身体的功能。”

“你这么厉害呀?”

小伙子抿嘴一笑。

柳叶梅说:“是啊,最近一点时间,老觉得疲惫,就像天天挑着一副胆子似的,足足有千斤重了。”

“姐,我能告诉你实情吗?”

“咋了?”柳叶梅心头一揪。

“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。”

“哦,那你说吧。”

“你身体内有很多毒素呢,像是五脏六腑里面都有了。”

柳叶梅紧张起来,睁开了眼睛,问道:“有毒素?你怎么知道我身体里有毒素呢?”

“大姐你别害怕,人人身上都是有毒素的,只是有轻有重,有多有少而已,我是学这个专业的,所以能从你的身体纹理和肤色上分辨出来的。”

“那……那该咋办呢?需要去医院吗?”

“也可以,但是要住院治疗,只是治疗费就得好几万。”

柳叶梅瞪大了眼睛,问小伙子:“要那么多呀?”

小伙子点点头,说:“是啊,医院的手法太老套,程序也复杂,在我这儿可以轻松搞定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你能帮我治疗?”

“是啊,我可以帮你推引出来,你放心好了,保准让你体内干干净净起来,不但不会生病,整个人也就轻松多了,做过之后,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至少年轻十几岁,不……不,几十岁。”

“真的吗?你还有哪能耐啊?”柳叶梅喜不自禁地问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