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不由己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啊……是啊,学有所长嘛,这点功夫我还是有的,如果姐信得过我,我就帮你推引出来。”小伙子点点头,胸有成竹地说。

“那好吧,可得谢谢你了。”柳叶梅如释重负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“姐,这样可不行,外面穿着这么多衣服,你让我怎么个推法呀?”小伙子显得有些为难。

柳叶梅迟疑着,说:“那……那多不好意思啊?我是个女人,你是个男人,又单独在一间屋里,这……这不合适吧?”

“姐,你还真封建啊!”

柳叶梅心里一堵,突然阴暗起来,甚至感觉自己很畏琐,很狭隘。

唉,看来自己充其量就是个农村娘们儿,虽然平日里沾沾自喜,总觉着自己小模样儿俊俏,人也算聪明活泛,但现在看来,骨子里那些俗气的本质是改变不了的,就连血管里流淌着的血里,都满含着土腥味儿……

“姐,你在想什么呢?”小伙子立在床前问道。

柳叶梅躺在那儿,望着他问:“你觉得姐土气是吗?”

“不……姐一点不土气,长得可洋气了,只是……只是思想守旧了一些罢了。”

“那咋样才算不守旧呢?”

小伙子温和一笑,说:“姐,现在都啥年代了?你还把自己束缚在硬壳里,要彻底把人性放开才是,那样才是享受人生。不过你现在这样,也不能全怪你,因为咱们这里毕竟是乡下,见识的少了些,慢慢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城里人就放得开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……那她们都放开到啥程度呢?”

小伙子想了想,说:“怎么说呢,就像我现在跟你做按摩吧,如果是城里的时髦女人,她们早就把自己解放出来了,连一层薄薄的隔布都不要,喜欢的就是那种最原始的接触和感受。”

“不会吧,那样怎么好意思呢?”

“姐呀,看来你真的是需要解放思想了。”小伙子笑着说,腮边显出了两个好看的小酒窝,越发衬托出了他的优雅俊朗。

柳叶梅紧咬着嘴唇,想了想,说:“那……那我也学学她们。”

“姐的意思是也想解放一下?”

“是啊,你就帮我脱了吧。”柳叶梅说着,闭上了眼睛。

小伙子应一声,手就放到了柳叶梅的衣扣上,一粒粒解开,然后剥香蕉一般,麻利地褪掉了她的外衣,刚想伸手去扯里面的,却被柳叶梅制止了,并把他的手推了出去,害羞地说:“别……别脱那个嘛……多……多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“看来姐还是放不开,那就算了,让毒素待在身体里吧,不过我得给您提个醒,那是很危险的,一来二去是会癌变的。”小伙子淡定地说道。

“啥?啥?癌症!”柳叶梅呼一下爬了起来,胸前的一对丰满豁然弹了出来,很不服气地跃动了几下。

小伙子扫了一眼柳叶梅的胸前,不易察觉地沿口唾沫,说:“是啊,姐,你知道癌症是怎么形成的吗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癌症形成的根本因素,就是毒素积累,身体里难免有毒素,但要及时清理,要是放在身体里面,日积月累就必然会形成肿瘤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那肿瘤就是癌症了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那……那我呢?”

小伙子在柳叶梅的软处摸了几下,煞有介事地说:“里面也不见肿块,但弹性差了点儿,这说明……这说明……”

“说明啥?”

“说明虽然有毒素,但还没有形成肿瘤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赶紧给我排出来呀。”

“可……可姐太保守了呀,不脱衣服怎么排?”

柳叶梅脸红起来,说:“姐可从来都没当着外头脱过。”

“姐也太封建了,就是个小老太,要学会新生活,要豁达,要开放,要拿得起,放得下!”

“小赖孩,你还教训我呢?就你不封建,就你拿得起,放得下,那……那你咋不脱呢?”柳叶梅嗔怒地说着,撅起了红艳艳的嘴唇。

小伙子读懂了女人的意思,虽然听上去她是在反问,但话音明显含有期待的成分在里面,这说明她内心的火焰已经被点燃,甚至连她光滑的肌肤都已经有了潮润的蒸腾之象。

女人越是这样,小伙子却表现得越是镇静自若,气定神闲。

他悠然地铺开手掌,从柳叶梅的脖颈下,锁骨间慢慢往下推着,边推,边往前靠近,几乎完全贴在了女人身上……

那两只抚在柳叶梅娇嫩肌肤上的手,虽然质感柔软,却又暗含力道,酥酥痒痒,热热乎乎,直渗骨髓。

特别是从胸部到小腹处的这一段,那双手简直就是在施展魔法,直把腹腔内搅动得暗流涌动,暖波荡漾。

当他双手叠加,轻轻按压在她精致圆润的脐部时,柳叶梅分明清清楚楚听到了哗啦啦的水流之声,奔涌而下,倾泻而流……

“嗳哟哟……嗳哟哟……”柳叶梅低声“惨叫”起来。

“姐,咋了?疼吗?”

“嗯,不……不是疼,是……是……哎哟哟,姐也……也说不清是个啥滋味啊。”柳叶梅呢喃着。

“姐,放心好了,这是个好苗头。”

“啥好苗头?”

“这说明,姐身体里的恶水已经从上而下,集中到了堤坝口,一会儿我就帮你清理出去,保证给你清理得干干净净,那样一来,姐就会轻轻松松,舒舒服服,就会更加漂亮,更加美丽,更加惹人喜爱,真的,姐。”小伙子默念咒语一般叽咕着。

“嗯,好,快点吧,看来你说得对,姐真的中毒了,哎哟,都受不了了,可恶的毒素,简直要了我的命了。”柳叶梅看上去像是真的很痛苦,以至于脸部肌肉都开始扭曲起来。

“姐,那就把身上的妨碍都去掉吧,要不然,不好操作,会影响效果的,好不好呀?姐。”小伙子并无强求,而是以商量般的语气说道。

柳叶梅真的就中了魔法似的,翘起双腿,伸手勾住了腰间的束缚,一把扯了下去,随意扔在了一旁。

小伙子朝着她新露出的部位偷偷打量一眼,便轻声说道:“姐,你身体里有阻隔,所以才水流不畅。”

“那咋办?”

“你要是信得过我,就彻底放松下来,我拿出看家本领来,再帮你做一次细致的疏通。”

“嗯,信得过……信得过……快……快开始疏通吧。”柳叶梅说完,身体抻直,闭上了眼睛。

“嗯,好的……好的……一定让你心醉如酥,畅快若仙。”小伙子说着,就翻转过身子,双膝跪在床上,俯下身来,含了上去。

柳叶梅浑身的血液一下子火热起来,沸腾得像是开了锅,搅动得整个人都翻滚起来。

小伙子不紧不慢,异常从容。

他吸了一会儿,然后起身,并不太大的动作,只是捏住了柳叶梅的玉手,轻轻放到了自己身上,颤颤地唤了一声:“姐。”

“弟弟……你快点吧……快排毒吧,再不排出来,我就要死了,喔喔……”柳叶梅带着哭腔应道。

“嗯,好,我这就给你排毒。”

“你用……用啥排呢?”柳叶梅问道。

“就用这样。”小伙子随手掂了掂。

柳叶梅哦了一声,用手胡乱划拉起来,脚后跟踩在床上,一下一下乱蹬乱踢着,看上去一场难受。

“就是不知道尺寸合适不。”

柳叶梅闭着眼,喘着粗气说:“合适……合适……正合适。”

“姐,你愿意接受这种治疗吗?”

“愿意……愿意……再不排毒就要死了,要死了……”

“那好吧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“嗯,快……快点……排吧……排吧……”柳叶梅一把扯住了小伙子的头,猛劲撕扯着。

小伙子被拽疼了,说:“姐,你的毒素很多啊,都快把你憋疯了。”

“是啊,好难受的。”

“没事,已经开始引流了,你坚持一下。”

……

可就是这样的胡言乱语,让柳叶梅颇觉新鲜,如痴似醉,简直已经忘乎了所以然。

小伙子这才按部就班,一双小手灵巧游动,如蛟龙翻腾,进进出出为她引流排毒了。

如此这般地反复几次,柳叶梅却支撑不下去了,浑身耸动,抽搐不已。

小伙子只得停了下来,从兜里拿出一个消毒面巾,说:“大姐,毒液太多,我给你擦一擦吧?”

柳叶梅平静了许多,但却依然面色红润,她娇羞地说一句:“不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“不,这是我们的工作,我来吧。”

这时候的柳叶梅反倒有些不自然起来,她用手中的衣服遮住身子,慢慢躺了下来。

小伙子撩开衣服,边擦边说:“大姐,你身体的毒素真的很多哟,颜色也深,如果继续放在身体里面是很危险的,搞不好就会发生病变的。”

“真的吗?有那么严重吗?”柳叶梅低声问道。

“可不是嘛,这就是癌变的前兆啊。”

“真有那么严重?”

“真的,都已经结块了,不信你看。”

柳叶梅睁开朦胧的眼睛,瞄了一下小伙子的手中之物,差点吓晕过去,那竟然是鸽子蛋大小的一块黑色脏物,看上去就像一块刚刚拉出来的牛粪。

慢慢回过神来,才说:“兄弟,你可不要吓唬姐呀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