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被要挟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伙子正经道:“姐,我怎么会吓唬你呢?这些东西就是癌症元素,待在身子里久了,百分百要凝结成病毒的。”

“你还在……还在吓唬我呀?”

“不是,姐你想歪了,我有必要吓唬你吗?这确实是毒素积淀多了的缘故,是有科学依据的,我要是我胡说八道,那可就违犯职业道德了。”
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

“姐,好在你幸运,遇到了我,要不然,后果那可就难以想象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是这样排出来后就没事了?”

“是啊,这样一来,就基本把身体里面的毒素排泄干净了,但这并不代表着一劳永逸啊,毒素可是防不胜防的,说不定啥时就再次侵入了。所以嘛,我建议你,以后隔三差五的就来排一次,这样更加有利于你的健康,保证你健康长寿,请记住我的工号,是八号。”

“哦,好的……好的……”柳叶梅把额前的乱发梳理了一下,问小伙子,“小兄弟,你叫啥名字?“

“胡高尼。”

柳叶梅一笑,问:“你咋叫这么个名字?”

小伙子说:“姐,你别想歪了,这个名字是我爹找了八个风水大师,才给测算出来的,高兴的高,尼姑的尼,记住了吗?”

“嗯,记住了。”

“那好,下一次来,直接报上我的工号就行了。”

柳叶梅木然哦了一声,随后又补充一句,说:“小兄弟,老这样治疗,多不好意思啊?”

小伙子直起腰,扔掉了手中的脏纸,说:“这是治病救人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坐起来,并不忙着穿衣服,打眼瞅向了床边的废纸篓,看到里面满是沾满了污物的卫生纸,脸上有了悸色,唯唯诺诺地说:“这么多呀,怪不得有时候感觉身体特别不舒服呢,难倒就是毒素多了的缘故?”

小伙子接话说:“这还要说,必然的,好好的身体里面藏着那么多的毒素,不累死你才怪呢!”

柳叶梅呆呆看着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“好了,姐,你也用不着那么害怕,只要是定期来排一排毒就没事了,保你长命百岁,万事大吉!”

柳叶梅嗯啊嗯啊的答应着,脸上的红润已经慢慢地消退,隐隐露出了几许惊悸之色。

小伙子望她一眼,催促道:“大姐,快些把衣服穿上吧,外面还有等待的客人呢。”

“哦,她们也是来排毒的吗?”

“大部分都是的,有很多老客户,她们都是隔一段时间就来排一次的,很多都是从很远的城里来的。”

“看不出,你手法那么好。”

“可不是嘛,很多人一个月来好几次呢,但愿你也能常来。”

“嗯,会的……会的……会常来的。”柳叶梅这才完全回过神来,急急忙忙穿起了衣服。

待她穿戴齐整,擦身下床,从兜里摸出了钱夹,抽出了一张五十元的纸币来,递给了小伙子。

小伙子没接,委婉地说:“姐,我帮你排毒心切,忘记提前告诉你了,只是按摩一项服务的费用是三十元,这排毒的价格相对还要高一些的。”

柳叶梅瞪大了眼睛,问道:“那……那是……多少呢?”

“只是排毒一项就二百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是那两项加起来,就是二百三了?”

“大姐,看来你真的不太出门,外面的一些规矩也不太懂,我都帮你忙活了半天,人都累了个半死,况且我还是个没结婚的人,你总归得给我点小费吧,权作是酬劳,您说呢?”

“你还要小费?”

小伙子点点头。

“多少?”

“您看着给就是了,不在多少,只在心意。”

柳叶梅有些心疼了,但已经到了这般天地,哪还有回头的余地,也就只好狠了狠心,又从钱包里掏出了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,极不情愿地递给了小伙子。

小伙子伸手接过钱,眼睛都没眨一下,边往口袋里塞,边冷冷地道了一声谢,然后引领着柳叶梅朝外走去,一直送到了门厅,模式化地道一声:“大姐,欢迎您再来。”

柳叶梅顾不上回应,低着头直奔门外走去。

刚刚走到门厅,突然听到一个男人喊道:“喂……喂……嫂子……嫂子,你来了?”

“啊。”柳叶梅被吓了一跳,循着声音望去,见吴法天吴法天从右边的通道路走了出来,眼皮蹦蹦一连跳了好几下。

“嫂子,你来干嘛了?”

“哦,来……来……治病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是理发……理发……”柳叶梅慌里慌张,语无伦次。

吴法天来到了柳叶梅跟前,一脸奸笑,紧盯着柳叶梅粉扑扑的美脸蛋,说:“你头发还是老样子啊,不会是剪其他地方了吧?”

“滚,胡说八道!”柳叶梅板起了脸。

吴法天这才正经说:“嫂子,你用不着骗我,实话实说吧,我在这儿做总管,办公室里有监控,不管是谁,只要进了屋,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,你明白了吗?”

“你……”柳叶梅脸唰一下红透了。

“嫂子,用不着害羞,这都是人之常情嘛。”吴法天说着,轻轻拽了拽柳叶梅的手,说,“到这边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柳叶梅被动地跟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,问吴法天:“有事吗?”

吴法天问:“那小子给你治病了?”

柳叶梅点点头。

“觉得效果怎么样?”

“还……还行吧,就是按摩了一下,活络活络筋骨,这时候感觉身上轻松点了。”

“嫂子,你用不着遮掩了,我都懂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你都……都看到了?”

“是啊,我是总管嘛,主要任务就是看监控。”

“连治病的房间也有监控?”

“是啊,为了客户的安全嘛,必须要加以防范。”

“这……这叫啥事啊?都让你们看去了,那不犯法吗?”

吴法天不屑一笑,说:“这是特殊单位,法律根本就不管,网开一面,嫂子你懂吗?”

柳叶梅没说话,紧紧咬着嘴唇,几乎都要咬出血来了,呆着脸想了想,转身就走。

“嫂子,别急着走啊!”吴法天一把扯住了她。

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“嫂子,你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吴法天小声说。

柳叶梅心一横,回头问他:“你真的看仔细了?”

“这还用得着怀疑了。”

“那你说,都看到啥了?”

吴法天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来,说:“嫂子,那个过程,我还真是说不出口来,太……太他妈脏了。”

柳叶梅脸由红变白,毫无底气地说:“你说了人家也不信,肯定会说你拿瞎话骗人。”

吴法天冷冷一笑,说:“嫂子,要不这样吧,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我要你看看你治病过程的录像。”

柳叶梅脊梁骨一下子被砸断了,软了下来,小声说:“兄弟,法天大兄弟,嫂子平日里对你不薄吧?”

“是啊,嫂子对我挺好的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就放嫂子一马好不好?”

“我没想怎么着呀。”

“那好,你去办公室把录像资料删了。”

“行,要不……要不这样吧,你来办公室,我当着你的面删掉!”

“办公室里还有别人吗?”

“没有,就咱俩。”

“那不好,孤男寡女在一屋,人家会说咱闲话的。”

“嫂子,你来嘛,我早就想找你了,有很重要的事情想求你帮忙,完事就让你走,我保证!”吴法天说着,攥住了柳叶梅冰凉的小手。

柳叶梅早就知道吴法天自打吃了蔡富贵给的怪药之后,流氓成性,一旦进了他的办公室,肯定会被他压成烂泥。

于是就挣脱开来,说:“有话在这儿说吧,又没人听得到。”

“很私密的话,必须关起门来说。”

他这样一说,柳叶梅就更加警觉了,断然拒绝他:“不中!要说就在这儿说,不说就拉倒,我还急着回家呢。”

“嫂子,你就不给老弟一点面子?”

“这与面子有啥关系呀?”

“嫂子,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,我帮你把录像删掉了,你可得帮我把事给办了,要不然……”

“你在威胁嫂子?”

“不是,那不叫威胁,只是个条件。”

“那好,你说吧,啥事?”

吴法天贼兮兮地朝四下里瞅瞅,见身边无人,就说:“嫂子你别想歪了,我只是想求你做个好事。”

“好事?啥好事?”

“想求您做个红娘。”

“做红娘?”

“是啊,我跟曹山妮都好了那么多年了,一直没人给正经牵个线,感觉嫂子是个有威信的人,所以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你这阵子已经跟曹山妮好上了?”

“可不是嘛,我经常去她家找她。”

“你找她算不得啥,她主动去找过你吗?”

吴法天头一低,嘟囔道:“她也……也主动找过那么一两回,可就是不稳定,时冷时热的,不太正常。”

“这不就是嘛,可千万别弄个一头子热啊。”

“这不就是嘛,所以我才想求嫂子帮忙保个媒,把话跟她挑明了,可以的话,就举行个仪式,订个婚啥的,你看中不中?”

柳叶梅知道他这事一厢情愿,不靠谱,就推脱说:“现在谁还托媒人说合呀?自己谈就是了。”

吴法天叹一口气,说:“我也不止一次问过,可情况特殊,她一直都不肯答应。”

“情况特殊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怎么个特殊法?”

“我觉得吧,是有人在中间插了一杠子。”

“谁插了一杠子?”

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是你家富贵哥偷偷跟她相好,现在看来,那只是一场误会,不是他,而是另一个人。”

“谁?那个人是谁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