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小媳妇遭殃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毛四斤!”

柳叶梅这才恍然大悟,记起蔡富贵曾经跟自己说起过,想撮合曹山妮跟毛四斤谈朋友,也好给癞皮狗吃一颗定心丸,免得他再死缠烂打,可后来也就没了下文。

这时候癞皮狗自己提出来,柳叶梅不敢直接把事儿挑明了,她担心癞皮狗一怒之下,会干出更加野蛮的事情来,就婉转地说:“不会吧,没听说他们之间有那种关系呀。”

“没有才怪呢,我又不是没遇到过。”

“你遇到啥了?”

“我看到他们在一起了,所以才断定,是毛四斤在我跟曹山妮中间插了一杠子。”

“照你这么一说,曹山妮她根本就不喜欢你,是不是?”

“我感觉她是各爱一半吧,就看谁更主动了。”

柳叶梅看得出,吴法天纯粹是自作多情,可这时候又不好直接把话挑明了,万一把他给惹毛了,说不定真会把自己的丑事给捅出去,先给他一点希望,堵住他的嘴再说。

于是,柳叶梅点头答应下来,说回村就去找曹山妮,拿出吃奶的劲儿,一定争取帮他把事给办成了。

吴法天喜上眉梢,千恩万谢。

柳叶梅说:“既然这样,你就赶紧回去把录像删了,要是走漏半点风声,曹山妮那边可就没指望了。”

吴法天满口答应下来,屁颠屁颠回了办公室。

柳叶梅回村之后,直接去了毛四斤家,问他到底喜欢不喜欢曹山妮。

毛四斤一脸木讷,没说喜欢,也没说不喜欢,只问柳叶梅:“嫂子,你咋突然问起这事儿?”

“别先别问我,给个痛快话,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?”

“不喜欢!”

“那好,我这就给她做媒去。”

“男的是谁?”

“是谁你就甭管了。”

“是不是吴法天?”

柳叶梅知道这事瞒不住他,就说:“是他,那小子求我了,看上去是真心喜欢曹山妮。”

“那不中!”毛四斤冷下脸来,说,“嫂子,你咋就不长脑子呢?吴法天那样的垃圾怎么配得上曹山妮呢?那不是睁着眼把人家往火坑里推吗?”

“你这人咋这样?自己不想要,还不让别人沾手,有毛病呀你?”柳叶梅不乐意了。

毛四斤说:“嫂子,曹山妮人太实在,实在得有点儿傻,她跟吴法天压根儿就不是一路货色,能在一起过日子吗?”

柳叶梅故意嘴硬,说:“吴法天人品是不如你,可人家有钱呀,家境比你强百倍,曹山妮要是真能嫁给她,那是她的福分,可以天天吃香喝辣,也用不着再去放羊了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“有钱就可以任性了?就可以想娶谁就娶谁了?”

“反正的女孩,有几个不喜欢钱的?”

“你就敢说我会一直穷下去?”

“那是以后的事,反正眼下你没人家有钱。”

毛四斤受了侮辱一般,气得连鼻子都搬家了,大声喊道:“我就不信了,她曹山妮就会认钱不认人,我今天把话撂这儿,吴法天跟她没戏……没戏,绝对没戏!”

柳叶梅很少见毛四斤发脾气,见他这样,就猜想他心里也许还真是装着曹山妮,傻乎乎问一声:“你咋了这是?”

“你让吴法天死了那条心吧,我这就去找曹山妮。”

“你找曹山妮干嘛?”

“操,让她离吴法天那个熊玩意远一点,要不然就得吃屎!”毛四斤说完,拔腿朝外走去。

柳叶梅傻傻一笑,跟在后头出了门。

回到家里,柳叶梅心情突然烦躁起来,身上也跟着忽冷忽热,不由得又想起了小伙子帮自己排毒的那一幕。

仔细想来,那场面确实有点儿不堪入目,甚至说很下流,可……可那真叫一绝啊,明明是治病,却一点都不疼,还舒服得要死要活。

那是啥滋味儿?

说不上来,像是有无数条柔软的小虫子在自己心里面爬,有点痒,却很受用,就像中了魔法一样。

对了,会不会是小伙子故弄虚玄,欺骗自己呢?

无非是想赚自己的钱,就对自己下了魔咒,可自己身体里排出的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又怎么解释呢?

又想到了陶元宝,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去了他店里,还干了那种事儿,会怎么看自己呢?

还有吴法天,他手上可有铁证的,万一曹山妮的事被毛四斤搅黄了,那麻烦可就大了。

他会把那是传播到村子里,也就一阵风的工夫,便会人人皆知,那自己还有脸见人吗?

对了,还有那二百五十块钱,自己平日里省吃俭用,啥时候舍得一次花这么多钱呢?

那钱可是老公前几年撇家舍业,在外面吃苦受累挣来的呀!

柳叶梅后悔起来,无地自容,心虚得要是,想到要是被蔡富贵知道了,他不打死自己的才怪呢。

回家后,见蔡富贵不在家,心里面稍微踏实了一点,冷静了一会儿,就打电话问他去哪儿了。

蔡富贵说跟村长在镇上。

柳叶梅一听在镇上,心里就越发慌乱了,亲娘来!他会不会看到自己走进了洗浴中心呢?

听不见柳叶梅说话,蔡富贵就说:“你别等我吃晚饭了,我跟村长在外面有应酬呢。”

柳叶梅无力的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,心不在焉地做起了晚饭来。

吃过饭后,她正闷头刷着碗,杨絮儿推门走了进来。

一进门,杨絮儿就问道:“一大下午你跑哪儿浪去了?”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阵,表面却很冷静,说:“腿长在我身上,我想去哪儿是我自己的事儿,你管得着吗?”

“浪货,我下午过来是想告诉你,黄仙姑今天去帮着你去水坑边祭奠了,还噼里啪啦放了很多鞭炮。我站在村头望了望,见引去了很多人,黑压压地围在水坑边,瓮一样,热闹着呢!”

“黄仙姑手脚倒也麻利。”柳叶梅淡淡地回一声。

“受人之托,替人消灾,她这也是为了自己行善积德呗。”

“你今晚不回去睡了?”

“不回了吧,吓死俺了。”

“咋了?”

“听说昨天夜里,西胡同那边又有人家进坏人了,我可不敢一个人回去睡了。”

柳叶梅一怔,转身面对着杨絮儿,正色问道:“是谁家进人了?”

“听说是韩大双家。”

“他老婆不是叫许翠翠吗?”

“我只知道姓许,不知道叫啥名字。”

柳叶梅弯腰拿个凳子递给了杨絮儿,自己也跟着坐下来,催问道:“快说说,具体啥情况,许翠翠伤到了没有?伤得咋样了?”

杨絮儿坐下来,斜一眼柳叶梅,说:“你急啥急?韩大双家与你又没啥关系,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主儿。”

“死杨絮儿,你是猪啊,咋这样说话?都是一个村子的乡里乡亲,男人们又都赶着外出打工了,哪家遭着这样的事儿,谁能不揪心啊?你啥时变得这么没人味了?”柳叶梅训斥道。

“就你好,成活菩萨了!有能耐你把那歹人抓住啊!看你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本事。”杨絮儿不屑地说道。

“你还不用刺激我,我柳叶梅还真有那份野心,只是时机不到罢了,不信你就等着瞧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惊掉大胯骨的!”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。

“你啊,可别白日做梦了,一个女人家,还是规矩点好,看好自家的门,管好自己的身子行了,你以为你是花木兰呀?还不就是一个围着锅台转的庄户娘们吗?瞎哼哧个啥呀!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闭上你那张臭嘴吧,你就别再随随便便泄我的气了,快说说韩大双家的事吧,人到底伤到没?”

“人家没事儿,好好着呢!”

“会没事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这还有啥好怀疑的,上午我还亲眼看见她去村委了。”

“她去村委干嘛?”

“这还不明摆着的,汇报情况呗。”

“快说说看,到底发生啥情况了?”

“别看人家小媳妇娶进村才没几年,可我觉得人家一点都不比咱这些老帮子差,厉害着呢。”说到这儿,杨絮儿站起来,倒水喝去了。

“这时候你喝啥水啊?倒是快跟我说说啊!”

杨絮儿不接话,端着水杯坐回到凳子上,触唇试一下,觉得有点儿烫,就努嘴吹起来。

柳叶梅急得直跺脚,嚷道:“死杨絮儿,你哪辈子没喝够水啊?倒是快说说究竟是啥情况呀!”

直到喝下了半杯子水,杨絮儿才抬起头来,说:“这事啊,可不是一句话半句话能够说清楚的,真真假假,迷迷糊糊,连我自己都弄不清楚哪才是真,哪才是假了。”

“有那么玄乎?你就别在那儿蒙人了。”

“切,我嘴皮子再痒痒,也不至于拿人家小媳妇说事吧,再说了,谁家遭了那样的事都吓得要死要活的,怎么好随便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呢?”

“哟……哟……看不出来哈,你杨絮儿啥时变成活菩萨了?那你到底知道了些啥,都说给我来听听。”

“浪货,你就是个庄户娘们儿,八辈子也成不了菩萨。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你就别拽了,快说吧。”

“那我就先把上午听到的说给你听吧,就是上午在街头,听那帮子娘们儿嚼舌的话。”

“咋回事?”

“听说那贼人挑开门进去以后,黑灯瞎火地就摸上了床,当他把手探进了床上那人时,你知道他摸到了啥?”

“摸到了啥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