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 两种声音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杨絮儿扑哧一笑,说道:“贼人摸到的不是女人的身子,而是摸到了一根……一根……”

“一根啥呀?你老牛大憋气啊!”

“贼人竟然摸到了男人的那个杂碎。”

“是她家男人回家了?”

杨絮儿摇摇头说:“肯定不是她家男人了,你猜是谁?”

“死杨絮儿,你今天这是咋了?想闷死我啊?”

“是……是村长……村长。”

“尤一手?”

“嗯,是他。”

柳叶梅眉头一蹙,回问一句:“咋会是他呢?”

杨絮儿冷笑一声,阴阳怪气地说:“这还要问我?还不是明摆着的事儿,简单得比放个屁都容易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村长正躺在许翠翠的床上?他们俩是不是正那个呢?”柳叶梅心里有点抓急。

“这事不好说,也许是那些娘们儿闲着没事,胡乱放屁,可不能当真。不过吧,尤一手那个老东西,色胆包天,没准也能做得出来。”

“可人家许翠翠是刚刚过门没几年的新媳妇呀,连孩子都没生育养过,她就甘愿让那只赖皮猪沾自己的身子?”

杨絮儿叹息一声,说:“就算是她心不甘,情不愿又能咋样?谁让尤一手是村长呢,村长打心想要你,不给能行吗?以后还想不想在村里混日子了?”

“先不说他们俩的事儿,接着说那贼人摸到男人那玩意儿后又咋样了?是不是……”

“只听说那贼人扭头便想溜,却被村长顺手牵羊了,一把勒住,可惜只扯掉了一块布绺子,那人挣一把毛,还是给溜掉了。”

柳叶梅咬着牙根,恨恨地说:“这个老怂虫,整天价只知道耍娘们儿,关键时刻就成熊包了,麻痹滴,没用的死东西!”

“你恨个啥?又不关你的事儿。”

“他一个大老爷们家,到手的鱼又让他给放了,就算是抓不到,哪怕只是看一眼贼人的模样,或者是听一听贼人的声音也行呀!这么好的机会,你不觉得可惜了吗?早一些把贼人抓到了,村子里才能安宁下来啊!我们心里也就安静了,杨絮儿你说是不是这理儿?”

“可也是啊,这一阵子村里老出事,弄得人心惶惶的,吓死人了!”杨絮儿说到这儿,打一个嗝儿,接着说,“真想把自家男人给叫回来,踏踏实实刨坷垃种地得了,为了多挣几个钱,整天提心吊胆的,说不定啥时还真就把个小命给搭上了。”说完竟眼泪汪汪的,伤感起来。

柳叶梅反过来安慰她说:“看你说哪儿去了?眼下的乱只是一时,坏人不会长久,很快就会被抓到,毙了他!”

见杨絮儿泪眼汪汪,沉着脸不说话,柳叶梅就岔开话题问:“你不是说还有另一个说法吗?”

杨絮儿这才抹一把眼睛,说:“我也是下午才听郑月娥说的,同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“她说啥了?”

“她说这一阵子村里老出事,村长心里不踏实,夜里睡不着觉,就出去满村子转悠,算是义务为百姓站岗放哨了。当他转悠到韩大双家附近时,听到了女人的惊叫声,于是就奋不顾身地冲了进去,把贼人给吓跑了,这才保住了韩翠翠的清白之身。”

柳叶梅惨淡一笑,问杨絮儿:“这事儿你信不?”

“谁知道呢,听上去像是真事似的。郑月娥还说了,这事都已经上报给党委政府了,我估计如果不是真的话,是不会上报的。”

“咋个汇报法是他们干部的事儿,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嘛,舌头一扁就能换个说法,再说了,这事吧,除了许翠翠自己,又没第二个人能够证明,还不尽着他们编造了。”

“那万一翠翠再给捅破了呢?”

“你以为许翠翠是你杨絮儿呀?傻逼一个!”

“滚吧你,就知道糟践我的能耐!”杨絮儿不乐意起来。

柳叶梅咧嘴一笑说:“看看你这人吧,一句玩笑话也当真。跟你说实话,我倒相信第一种说法,那才像真事儿。”

“谁知道呢,反正郑月娥满大街的在游说,看那模样一点不像作假。”

“狗曰的,还不如上大喇叭里吆喝吆喝呢,那样效果更好!”

“柳叶梅,你的意思是,村长救人是假的了?”

柳叶梅站起来,抻一抻懒腰,说道:“不管那些,只要没伤害到人就好,其他的爱咋着咋着吧,懒得费那个脑筋,有空还不如躺床上打盹呢。”

两个人不再说话,相继上床躺下,拉灭灯,可柳叶梅翻来覆去睡不着,她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男人蔡富贵。

这一阵子他跟村长走得近,几乎天天黏在一起,不会也跟着学坏了吧。会不会村长干坏事的时候,就是他在为他望风站岗呢?

想来想去,她干脆爬了起来,为了不打扰杨絮儿,摸黑穿上了衣服,走了出去。

临出门时,顺手拿起了菜墩上的菜刀,夹在了腋下。

柳叶梅照直来到了村委会,看见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了,里面的灯却亮着,便趴在窗子上朝里面张望着。

见自家男人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心里这才安静下来,就轻轻喊起了蔡富贵的名字。

“谁?外面是谁?”蔡富贵没听出是老婆柳叶梅,一咕噜爬起来,抄起旁边的一根木棍走到了门前,大声喝道,“外面是哪个狗日的?”

“你才是狗日的呢!”柳叶梅回了一声。

蔡富贵开了门,问柳叶梅:“你咋来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睡不着,担心你出事,就过来看看。”

蔡富贵说:“我一个大男人家,能出啥事?睡你的就是了。”

柳叶梅迈进屋来,问蔡富贵:“村长让你天天在这儿值夜班,说时候是个头呀?”

蔡富贵说:“听村长的意思,好像要等到正式任命下来后了。不过值就值呗,听说以后还给发点补贴。”

柳叶梅问:“能给兑现吗?”

蔡富贵说:“村长说话能不作数?”

“那可难说。”柳叶梅说着,朝着门外望了一眼,接着问蔡富贵,“听说韩家媳妇许翠翠家,昨天夜里进坏人了?”

蔡富贵点点头,说:“好像是。”

柳叶梅跳着脚,喊着蔡富贵的耳朵问:“我听说村长正躺在小媳妇的床上,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回事?”

蔡富贵摇摇头,说:“听村长的意思,好像他发现了贼,才摸进了屋去救人的,要不然小媳妇一准被糟蹋。”

“不会吧?是不是老东西跟小媳妇相好,被贼碰了个正着?”

“不可能吧,村长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会惦记上一个小媳妇呢?”蔡富贵放下手中的木棍,说,“我正在构思一个稿子呢,打算把村长救小媳妇的事编成故事。”

“别,你先别急着写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那事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,也许事情恰恰相反,你要是写出来了,还不被知情人骂死呀!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蔡富贵看了看墙上的表,说,“都快十点了,你赶紧回家睡觉吧,走,我送送你。”

“用不着你送,我带着武器呢。”柳叶梅说着,把腋下的菜刀抽了出来,说:“谁要是跟动我一根毫毛试试,一刀劈死他!”

蔡富贵笑了笑,说:“尽吹牛,我又不是不知道你,真要是遇到坏人,怕是连刀都握不住了。”

“又在门缝里看人了不是?”柳叶梅转身朝外走去,说,“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值班就成了,可千万不要跟着村长出去转悠,知道了吗?”

“村长说了,他负责带人在外面巡逻,我只管在这儿值班。”

“那就好,走了!”柳叶梅说完,快步走进了夜色里。

这下心里面踏实了,回家后,她关严了里里外外的门,直接去了西屋,脑袋一沾枕头,就睡了过去。

天刚蒙蒙亮,仍在睡梦中的两个女人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醒了。

柳叶梅下了床,走到了东屋,问道: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……外面啥动静?是放鞭炮吗?”

“可不是,这么快又过年了似的。”

“干嘛呢这是?村子里不会又发生大事了吧?”

“快起来,看看去!”一上好赶热闹的杨絮儿躺不住了,一骨碌爬起来,急急忙忙穿起了衣服。

见柳叶梅不想去,她就大呼小叫着说:“走……走……走啊……看是不是抓住那个贼人了,要不然咋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呢?”

“你以为那贼比你还笨呀,就那么容易抓?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去看你的吧,我还想睡呢。”柳叶梅说着,又爬上床,闭上眼睛后,不忘再叮嘱一句,“可别忘了把门给我反锁了。”

“懒母猪!就不锁,偏让公猪溜进来糟蹋你。”杨絮儿只是嘴上说,出门的时候却仍不忘把门反锁了,一溜烟地跑出了胡同。

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一直响个不停,搅得柳叶梅没了丝毫睡意,虽然仍有些头昏脑胀,但也只得爬起来,叽叽咕咕骂着:麻痹滴,这一大早的闹腾个熊啊?吃饱了撑得慌……

下了床,踢啦着拖鞋来到了院子里,洗把脸,又简单拢了拢头发,饭也懒得吃一口,刚想出门看个究竟,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却从外面闪了进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