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 举起了斧头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这老鸟人,尽做小人事儿!我明明是崴脚了,伤得还不轻,当时都站不起来了,还多亏了人家陶元宝跑过去帮我,又是揉脚,又是按摩的,最后才勉强站了起来,怎么到了你眼里就成那脏事了呢?你说你不是心里龌龊是啥?”柳叶梅一脸恼怒,接着呵斥道,“好了,你既然把我看成那样的下三滥,以后就别再缠着我了,你走!这就离我远远的,快滚!”

“你的脚不是好好的吗?也没见伤到啊。”

“那是你瞎眼了!我一脚踩空就扑倒了,脚脖子疼得要命,还能好好的?好你个头啊好!脚长在我的身上,你当然不知道了!”

尤一手见柳叶梅真的生气了,就立马换成了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情,说:“那敢情是我真的没看清楚,脚真的伤到了吗?现在还疼吗?让我看看。”说着便哈腰去摸柳叶梅的脚。

柳叶梅脚上一用劲,把尤一手蹬了四脚朝天。

“看你一副笨猪相吧。”柳叶梅忍俊不禁掩嘴笑了起来。

尤一手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就连喘息声似乎都没了。

“哎,你就别装相了,快起来吧。”柳叶梅朝着他喊一声,却仍不见尤一手有丝毫动静,心里就着慌起来,赶忙弯下腰,把一只娇嫩的手触到了他的鼻下,想试一下他的呼吸。

岂料,尤一手猛然一个翻身,直愣愣就把柳叶梅压在了身下。

柳叶梅哪儿经得住这一惊一乍的把戏,人一下子就瘫软下去,任凭一双粗粝有力的手在她胸前以及腿间活动起来。

“骚娘们,好多天没让我耍耍了,想死我了……”尤一手边胳肢着柳叶梅,边吭吭哧哧地嘟囔着。

这时候的柳叶梅镇静下来,憋一口气,把手忙脚乱的尤一手从身上掀了下来。

尤一手那肯罢休,跟着又扑了上来。

柳叶梅眼疾手快,一把就握住了立在床尾的一把劈柴斧头,高高扬起来,凶巴巴地威胁道:“尤一手,你再靠前试试,再靠前一步……我……我就劈死你,劈你个稀巴烂!”

尤一手真的就被镇住了。

他故作轻松地说:“瞧瞧你吧,就这样待老叔啊?我这不是也想帮你解决解决内需问题嘛,真是个不知道孬好的女人,没劲……没劲……”

“哼,明明是你流氓成性,想着法子占人家的便宜,还把人家也想得那么下三滥,你真不是个东西!”柳叶梅不依不饶。

“那不是跟你逗乐子吗?好了……好了……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脚到底伤成个啥样子了,你倒不识相,来,让我看看吧。”尤一手身子僵直着,手却摸在了柳叶梅的脚踝上。

“现在已经好了,用不着你看,滚一边去!”

“你说你这个女人啊,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?才几天工夫啊,之前还舔着脸哀求我,怎么这就翻脸不认人了,是不是觉得天下太平了?没事求我了?再说了,你不是还指望着当村干部吗?这样的态度怎么能行?”

“那与当干部有啥关系?”

“有,关系可大了,至少这是个态度问题,你懂不懂?”

见柳叶梅呆着脸,不再说话,尤一手便起身往上爬,嘴里叽咕着: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我今个儿还真就不稀罕你了,走……走……我这就走。”

“死老东西,你也怕唬呀!”柳叶梅放下斧头,挤出了一抹淡笑。

尤一手站在那儿,阴沉着一张脸说:“我看你不像是在吓唬我,倒像是真想一斧头砍死我,这说明啥,说明恨之入骨了!”

柳叶梅抿嘴一笑,说:“瞧你吧,看上去气壮如牛,实际上是胆小如鼠,这一回我算是看透你了。”

“日个狗的!我用得着怕你这么个小娘们了,老子只是觉得扫兴罢了。”尤一手脸上依然冷森森。

“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嘛。”

“有拿着斧头闹玩的?”

“叔,看看你吧,一点不像个男人,你要是实在不相信就看看吧,我那天真的是伤到脚踝了,这不,就这儿……这儿……”柳叶梅说着便蹬掉了鞋子,一把扯掉了脚上的丝袜,把一只嫩红精致的脚丫子亮在了尤一手面前。

尤一手站在原地没动,满含怨气地说:“你这个不知趣的小女人,真是不识好歹,老子算是看走眼了。”

“谁不识好歹了,俺只是嘴上说说罢了,心里……心里可一直感激着你呢,老东西!”

“甭拿好听的骗老子,心在你肚子里面,俺又看不着。”

“看不着就对了,凭啥让你看?”

“你不让我看看透,我咋帮你?”尤一手说着,往前一步,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。

就在这是,只听见院门哗啦一声响,随即一个男人在喊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村长在你家吗?”

村长瞬间冷了下来,僵成一根木桩。

柳叶梅三魂丢了俩,剩下的一个回应道:“没呢,没见村长啊。”

外面的男人说:“不对呀,有人看见他来你家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他咋会在我家呢?你找他干嘛?”

“上头来人了,急着找他。”

“那你都别处找找吧。”

两个人静止在那儿,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才活泛过来。

尤一手站起来,把软得不成形的身子收拾停当,问柳叶梅:“那人是谁?谁找我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也没听清。”

“操,怪了,声音那么陌生。”

“是有点怪。”柳叶梅起身,慢悠悠穿着袜子,问尤一手,“你过来的时候,有人看见了吗?”

“没,胡同里连个人影都没有。”

柳叶梅浑身一阵发凉,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“没事,反正又没看见啥。”尤一手冷静下来,摸出香烟抽了起来。

柳叶梅站起来,埋怨道:“你呀,玩的也太过火了。”

尤一手吐一口烟,说:“你也别怪我,谁让你那么招人的,再说了,你自己不是也……也想了嘛,还嫌我。”

“谁想了?没数的东西!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你这熊娘们儿,想骂就骂吧,我眯上一会儿,先养养神,一会儿再说话。”尤一手说完,就往屋里走。

“这大白天价,你睡啥觉啊,不是说上边来人了嘛,你还不赶紧去村委会看看去。”

“没事,估摸着也就是个跑腿的,先晾他一会儿。”

“快走吧,万一被人给撞见,咋还说得清?”

“撞见怕啥?不就是睡个觉嘛。”

“没脸没皮的!”

尤一手闭着眼,咧嘴一笑,没再接话。

“起来,我该去干活了。”

突然,外面又响起了“砰砰砰”的捶门声。

尤一手跐溜一下溜到了窗前,伸长脖子朝外张望着。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大白天价你关啥门呀?抱窝呀你。”

听见是杨絮儿的声音,柳叶梅这才松了一口气,伸手把尤一手按在了床上,一个人趿拉着鞋朝外跑去,哗啦敞开屋门,冲着外面喊一声:“浪货,俺正换衣服呢,不关门咋行,你咋呼啥呀?”

“浪货,这半晌不夜的你换啥衣服啊?用得着把里门外门的都关得紧紧的了?”

“谁像你啊,不怕光溜溜的亮给别人家看,没羞没臊的!”

“哼,肯定是有鬼,是不是屋里头钻进男人去了?”

“滚,你就知道那个。”柳叶梅赶忙转移话题问,“咋又回来了?”

“嗨,柳叶梅,这一回,你可给黄仙姑找着挣钱的门路了!”杨絮儿说着,把屁股拍得啪啪响。

“咋着了?你倒是快说呀。”

“走……走……”杨絮儿扯起柳叶梅的衣袖,朝外走去。

柳叶梅本不想跟她去,但想到猫在屋里的尤一手,就顺脚迈出了门槛,嘴皮子倒显得极不情愿:“死x,你带我去哪儿呀?还打算去看看麦子呢。”说话间早已把院门给锁了。

杨絮儿头也不回,边走叽叽喳喳说:“快去你北坡的烂泥坑看看去吧,黄仙姑正在施法呢,引来了不少人,又是烧香又是磕头的,黄仙姑挨着个的给人家卜卦,都排起长队了,听说很多人都是打外地过来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这还假的了,不信你亲眼看看去。”

“那些人是咋听说的?”

“谁知道啊,一阵风似的就来了那么多的人。要不人家怎么是仙姑呢,这就是能耐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这倒是,不服不行!”

“柳叶梅,你知道黄仙姑给人家卜一卦收多少钱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最少一百块,还有人大方得很,直接就扔三百、五百,这下她可发大了。”杨絮儿一脸馋相。

说话间,两个人就出了村子,抬头望去,已经隐约看到了远处腾空而起的黑色烟雾,鼻息间也被一股很冲的纸灰气息缭绕着。

柳叶梅突然一阵心慌,身上也跟着麻凉起来,直冒虚汗。

恍惚间,她看见那个能腾云降雨的“大泥鳅”在眼前扭动起来,活灵活现,清晰得很。

“柳叶梅,你咋了?不舒服?”

柳叶梅打一个激灵,手抚着额头,有气无力地说:“杨絮儿,我不想去那个地方了,有些瘆得慌。”

“黄仙姑说那是个正道的神,是个好仙,好仙你怕他干嘛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